2021-10-08 11:30:43| 人氣32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正當懷疑

回到酒店,陳嘉達一心想著的就是洗個熱水澡,喝杯雙酚威士忌,然後倒頭大睡一覺。六個小時是太奢侈的事,四個小時才是做他這種工作的實際睡眠數字。就要打開自己的房門,放心不下鎮上的每一個老師會不會收到古斯的預警,陳嘉達收起進自己房間的念頭,返身推開了面對自己房間作為案情指揮中心的酒店房門。

陳嘉達意外的看到房間裡綾芫霞,夏里斯,還有金廣陵正在大快朵頤吃著。義大利薄餅,炸雞,薯條卻完整不動的還在外賣送來的盒子裏。那他們到底在吃著什麼?嗅了嗅房間裏飄著的味道,陳嘉達恍然明白過來了,泡麵!最後吃泡麵是什麼時候陳嘉達都忘了!

「嗨,回來了?你真的要嚐嚐綾探長做的…綾探長你剛教我說這麵的中文名字是什麼?」夏里斯指了指另一張椅子示意陳嘉達坐下再說。

「即食公仔牛肉麵。你回來了,我給你去做一碗。」笑了笑,綾芫霞話是回答了,可卻是衝著說給陳嘉達聽的。

「這個好吃。」夏里斯繼續吃他的麵邊說。

連一向堅持吃「健康」食品的那個金廣陵居然也在吃著加了午餐肉和雞蛋在裏面的「加工食品」。

「嗯,你的麵好了。」正想的出神的陳嘉達經綾芫霞遞給自己的麵終於想起了這是以前他和綾芫霞在一起為省時間最常吃的東西。

「他兩個外賣叫的東西都是千篇一律,我就自己去超市買來麵和其他的兩樣食材。居然有市場。他們都聯絡上教區的成員了嗎?」問完,綾芫霞美滋滋地看著陳嘉達一聲不響的吃乾抹淨著碗裡的麵。

「他們發動了鄰里社區義工居民給縣教育局的所有成員聯絡,大約今晚就可聯絡所有成員。如果一切順利能保障他們在以下的二十四小時內不受到攻擊,兇手的犯案模式就會被打亂,希望這可以起到一定程度的阻攔效果。」

「讓他知道我們已熟知他的計畫,打亂他的佈署。」金廣陵吃的津津有味的贊同著。

「對,所以你們今晚最好爭取最大的休息時間,明天一早我們就得跟時間和兇手賽跑,把主動奪回來。」陳嘉達說。

「六個小時的休息什麼都夠了。」夏里斯消滅完麵條後開始掃蕩桌上的其他食物。

陳嘉達笑著說:「對一個海豹突擊隊員來說這不就是最平常不過的事情?」

「回答長官!是的!」夏里斯誇張的丟下手裡的雞腿,以標準的站立姿勢回答把本來有點緊張的局面變得輕鬆了不少。

「你覺得古斯應付得來嗎?」綾芫霞不露痕跡的問。

「這個我想應該沒有問題吧。」陳嘉達有所警惕的說。「你們覺得呢?」

夏里斯,金廣陵和綾芫霞這時都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夏里斯和金廣陵都沒有直接跟古斯共過事,所以沒有回答。只剩下綾芫霞當晚跟古斯一起前往靜湖附近的社區尋找過兇手用以運載被害人的車輛。「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對你所問的問題起不起到作用,所以我當時沒有跟大家提起。」綾芫霞有點欲言又止的說。「當晚找到失車後,他帶了我去他老婆開的便利店吃了點便利食品。閒聊中,他老婆有意無意的提起她擔心古斯會不會因為參與調查這起兇案而受到槍傷。我當時開玩笑的跟她說,這一層她不用擔心,我們要找的兇手不使用槍械,他愛用的是刀割。」

各人聽了都笑了。只有綾芫霞和陳嘉達互相看了眼,陳嘉達沉聲問:「她聽後有說什麼嗎?」

夏里斯和金廣陵一下就感應到問題的嚴重性。馬上都停止了玩笑的心情等待著綾芫霞的答覆。

「她沒說什麼,只是我的感覺就是,如果一個警察背後的家人對他的職業抱著負面的情緒,很難擔保作為警察的會不會也受到不多不少的影響。」

其他三人聽完後都沈默了下來。這可是說出了千千萬萬個執法人員的心聲啊。

「嗨,大家今晚儘量多休息以應付即將來臨的週末吧。」陳嘉達為免掃了大家的氣氛,打著圓場說。

「既然組長都這麼說了,也是我回去的時候了。」綾芫霞笑著說。

「我陪你出去吧。」陳嘉達表示。

「不用擔心,我會保護自己的。」綾芫霞邊說邊指了指腰後的配槍。

「你來度假卻讓你捲入了進來,真的不好意思。」

「這不是比度假更度假嗎?反正沒事做。」

反正沒事做。陳嘉達聽了後一股暖流流遍了腦海。



一前一後,他倆從酒店樓梯走到大堂。

「一個人回去的,我送你。回來剛好可以再跟進一下古斯的進度。」陳嘉達說。

「這樣的案件,我明白你會想做的處處滴水不漏…我想喝杯酒,你呢?」綾芫霞看著大堂外的夜色說。



在大堂酒吧可以看到大堂進出動靜的座位坐了下來。他要了下酒的炸蝦,炸干貝,朝鮮薊。順便要了杯雙份威士忌。綾芫霞點了龍舌酒。淺嚐著加了點清水以讓酒更香醇的威士忌,他看著她把鹽熟悉的塗在杯沿,一仰頭,乾了杯裡的晶瑩。

「呼!好久沒喝了。陳嘉達!好久沒撐檯腳了!還好嗎?」綾芫霞手托香腮,凝視著他的眼眸深處,問。

忽然間,他不想她離去。可是出於慣性,他說:「希望太陽出來的時候古斯可以聯絡到所有的人。」

「今晚不談正事。」她放了炸蝦,乾貝,朝鮮薊,每樣各一的在他的碟面上說。忽然間,他好想知道他倆自從警校畢業後她過的好不好,適不適應當差的工作?他好想告訴她她剛做的即食麵跟以前一起的時候她做的還是一樣美味。久別的重聚,沒有驚訝,無需激情的擁抱,彼此間彷彿又回到了以往一樣的熟識。彼此聊著過去的點滴,彼此分享著滄桑和無奈。彼此分享著只有讓對方深深的走進過內心角落的感覺。

兩人就這樣輕鬆的傾談著,「在記者會上,真的沒想到你會化身為另一個人。有幾次我說到一半真想讓那個局長自己去應付那些記者。」陳嘉達說。

「你說的挺好的,為什麼?」綾芫霞是明知故問。答案還是要經過對方親自說出口才是她所要的。

「誰敢擔保你一個人混在人群裏會不會發生什麼事?」陳嘉達回答。

「比如呢?」

「比如兇手忽然兇性大發找一個漂亮的目標下手。又比如,你在沒有後援下就去多管閒事,萬一那個毛頭身懷武器,再比如,你受了傷。」陳嘉達當時聽了綾芫霞在沒有任何保護情況下抓了個混混真的是有點氣的。

「哦…原來是因為這樣啊。我怎麼好像看到警局大樓五樓左方的窗後似乎有阻擊手的身影呢?那才是我膽敢出手的原因啊。別把我看成真不怕死。」說完綾芫霞已先自笑了起來。

「根據兇手的模式,如果他下一個目標是教師,我擔心以這裡的教師人數,警方有沒有足夠的警力去為每一個教師提供保護措施。」陳嘉達看著杯裡的琥珀色澤,自言自語的說。

「阿達,你已經把所有應該做的都做了,如果我們因為在這次的記者會上給外界透露的訊息可以讓兇手改變策略,那不就代表這是我們的第一勝利嗎?」

陳嘉達舉手示意侍應添酒,等侍應離開後,說:「那是最理想的,但是如果兇手挺而走險的繼續他的殺戳呢?別忘記教師之後他的目標就是你我一樣的執法人員。」

「一個在蒙大拿州,一個在俄亥俄州,兩個同是男性的警員。」綾芫霞也又陷入了思考中。「這其中有什麼關係呢?我記得他殺害的第一名教師是在俄亥俄州的一名白人女性,另一名教師被害人是一名在蒙大拿州的非裔大學男教授。四女三男,以護士職業為多數,緊跟著的是教員職業和警察人員。對方究竟是根據什麼來選定目標的呢?」

「阿金已進行著對所有死者的生前背景深入的調查,在有所發現之前我們只有不斷的為所有會成為兇手下一個目標的提供預警啟事和某種的保護措施。」

「你在記者會中找我,為我提供保護是因為你不想再有人死,特別是幹我們這種工作的人再被殺害。」

陳嘉達沒有說話,因為綾芫霞說的一點都沒有錯。他點了點頭。

「哈!明明說好不談公事的,你看食言的卻是我。」在把今晚的氣氛完全摧毀之前,綾芫霞扭頭看了看接近打烊,正在收拾酒吧吧台的酒保,說:「晚了,也要回去了。我想我喝多了,你也是。我自己要計程車就好。」

看著酒吧慢慢變暗的照明。

「留這。」陳嘉達把手按在對方放在桌上的手背上說。

揚了揚眉,她給了他一個你、肯定、你、在說什麼的眼神。然後把耳邊的秀髮撥到耳後,探著頭,靜靜的,一字一句的跟他說,「如果可以,我寧願現在馬上就吻你。」

沒有微醺帶來略帶遲疑的語氣,有的只是半調侃,半促狹的認真。

「你說呢?」他也回以一個帶揚眉的神態。

她笑了,笑意首先在雙唇上顯露,連帶著酒窩的呈現,然後笑意在眼眸中氾濫。戀愛中的女人最是美麗,陳嘉達眼前的綾芫霞绮豔耀目。

「還是…你想繼續這樣坐下去?嗯?」這次綾芫霞在陳嘉達的耳邊吹氣如蘭的提議。

























台長: uni2019
人氣(326) | 回應(1)|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uni2019
培養一下感情先再做正事。辦案啦,別想斜了~~
爸,你真會替我們著想。
2021-10-08 11:34:2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