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31 08:46:46| 人氣314|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正當懷疑

病理學醫官雷諾醫生跟他的助手相比就完全沒有後者的排外敵意。粗略的為陳嘉達,綾芫霞,還有古斯說明了解剖室的安全手則後一邊熟練的帶上手術用醫用手套,邊解釋:「我已經經常告誡黛琳別老是對不是本地的同行用不禮貌的口吻說話。她人很盡職,就是有改不掉的排外情緒。也難怪,上次外來的幾個專家大刺刺的走進來,不到五分鐘就吐了好幾次。吐可以,但請到外頭去。我不允許在這把應該保持乾淨的環境帶來污染。各位應該沒有異議吧?」

「絕對不允許在這吐。明白。」陳嘉達看了看兩旁的各人,看到沒有異議,就代各人回答。

被害人,維多利亞夢納絲的屍體已被專業徹底的為今天的解剖做了完善的處理工作。一絲不掛,躺在擦的發亮的不鏽鋼解剖用床上。除了血色盡退帶來的蒼白,頸部以上的五官看來跟一個熟睡的人一樣顯的安詳。但是當眼睛看過安詳的五官再往胸部下移,各人都會被死者腹部上所顯露的在心裡發毛。

在死者的胸骨位置到臍孔,死者被利刃一刀從上往下割破。兇手然後又在死者腹部上以帶有某種儀式的連續橫著的在上,中,下再割了三刀。

第一刀就可致命。何須另外的三刀?

腹部橫割三刀。

三月三號。

每次殺三個。

每個相隔三天。

消失三年。

然後重複。

三,顯然對兇手帶有某種重要的意義。

對於一般的聯調局探員來說觀看解剖是一件可有可無,非要案情複雜都毋需參與的事情。但對陳嘉達來說觀看解剖已可以說是一件家常便飯的事。從他進入局裡,他就不下觀看了十多次以上;其中有幾次是剛開此受訓期間的必要訓練,外加參與國外觀摩性質的交流研討,其他的就是他在辦案期間親力親為的劍及履及。他對將要看到的是早已有了個譜。

綾芫霞以前的工作就是內政處理。根本沒有機會目睹過解剖過程。但對於一個能親手為殉職拍檔報仇,以行刑式連續處決兩個對方敵手的她來說,這不會為她帶來多少困擾。報仇也好,謀殺也好,過失殺人也好,冷血到如此境界的,她也可以算是個站在正義一邊的冷血動物。小菜一碟。

但對於古斯,一個在這麼一個民風純樸社區長大進而成為當地唯一警探的人來說,這是他進入警界裡第一次實打實的要跟明晃晃的內臟來個近距離遭遇戰。要明白,古斯跟血最近的距離就是調查車禍中的皮外傷。所以現在的古斯臉色發白泛綠。

「記得別吐。」陳嘉達附耳提醒古斯。

「你們不介意我先出去走走吧?」

「一點都不。你可以去檢查一下她遺留下來的私人物品,CSI的人應該看過的。但還是麻煩你一下。」陳嘉達在帶上口罩後跟古斯提出。

古斯如臨大赦的急步走了出去。陳嘉達眼尾的餘光瞄到剛剛才認為古斯,才是她心裡當地的正牌英雄,雷諾法醫的助手黛琳投向古斯的失望眼神。唉,古斯以前在這地頭建立起來的神探形像都被今天的退堂鼓全數摧毀。也禮貌的跟對方點了點頭,各人又再次把焦點集中到法醫雷諾的身上。

目睹了古斯的離去,法醫雷諾不甚滿意的搖了搖頭,然後開始錄音:「S縣法醫辦公室,資深法醫助理黛琳,協助S縣法醫辦公室主法醫雷諾負責解剖維多利亞夢納絲,年齡,28。「還有在場的是聯調局探員陳嘉達,S市警探綾芫霞。S縣資深探員古斯缺席。」

「更正。正式的職位是特別搜查官。」陳嘉達對職位的高低沒有興趣,他知道有很多基層探員一旦升了高職位就立即變的大擺官僚主義的每每以理論派代替原來的實踐派。但他的這種想法被G先生改變了。「我明白你對於職位高低,頭銜是否有信服力的想法。但是如果你真正想要做一番事業,你的職位和頭銜是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剛出道的陳嘉達真的被嚇到,忙問:「驚喜?」

「打個比方說。以一個普通的探員頭銜,你可以看絕密檔案嗎?你可以參加重要活動跟會議嗎?還有,你可以調動你管轄區外的人手嗎?做我們這一行的就應該有做我們這一行的氣勢。我不是說你可以隨意用職位去呼風喚雨,但偶一為之也是人之常情。」

所以陳嘉達今天就偶一為之的使出了他的職位來壓壓他根本不喜歡,具排外傾向的法醫助理和她上司的氣焰。

所以,適度運用權力是讓事情變得更好的方式之一:

在以下來的時間裏,雷諾醫生和他的助手有條不紊而迅速的把夢納絲的外部和內部檢查來了個徹底的解剖檢查。看著助手在忙中做數碼錄影,趁有可空檔,雷諾打開的話盒:「陳隊長,這麽看來你不是來自聯調局派駐在這邊的指揮官?我以為我們S縣是屬於你們在西部地區管轄的範圍了內。」

「法醫先生,我部屬聯調局下的MRT組。」

「沒聽過。是不是跟ERT一樣的組織。他們在這邊有一種分部。這些年來不多不少也跟他們打過交道。」

「ERT。證物鑒證組。有一點相似。他們是受過專業訓練,專門負責證物鑒證和處理的部門。但是他們能夠提供支援的範圍有限因為他們都被固定在劃分嚴格的區域裏。我們的MRT就是因為他們不夠機動而發展出來,更具機動能力的流動鑒證系統。就好像這一件案為例。因為為它是跨州,跨部門,還有就是因應到有些案發現場是在普通交通工具沒辦法進入的地形,還有就是為一些缺乏科技鑒證的當地執法機構提供迅速的支援。所以這次過來就是看看們能否利用我們機動辦案的靈活性去盡快破案。我們不單負責正常的收集和分析所有與犯罪有關的物證,以得出有關嫌疑人的結論。 我們還負責全方位的案件偵辦工作。」

「我們這不算是地處人煙稀少,缺乏交通工具的地方吧?說到底S縣還是比其他縣人口稠密的。」

「這就要從最新的被害人所被發現的地點說起。她是在被地處S縣和其他鄰縣重疊的地方,靜湖被發現的。不單是這樣,我們相信夢納斯的死跟其他幾個發生在以往六年之間,橫跨兩州的謀殺事件是有關聯的。」

「系列殺手幹的!」雷諾醫生衝口而出。大概是覺得自己有點失態。恢復職業冷靜了後,繼續說:「兩位,死者的死因是因為她身上被割的四刀所帶來的大量出血而引致。以我的觀點,第一刀,也是首先奪去死者生命的一刀。你們看,第一刀進入的深度已刺破了死者的胃部,然後隨著刀往下拉,刀刃把死者肚中其他的主要器官也割斷或是毀壞。你們再看看這,這一刀下來沒有停頓過的跡象,這代表兇手有著驚人的臂力。」

「另外的三刀同樣致命嗎?」綾芫霞低頭審視著驚心動魄的刀鋒所過處問。



台長: uni2019
人氣(314) | 回應(1)|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uni2019
費盡洪荒之力也只能寸進。慚愧慚愧。
只能今晚繼續開膛切腹。
2021-07-31 08:49:0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