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6 10:17:53| 人氣145|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你我,從這揭開

「我沒來遲吧?」踏進羅穎位於山麓地區,一棟設計古色古香的房子後,羅慧說。

羅慧其實是應姊姊邀請,週末禮拜天過來一聚而來的。在電話裡姐沒有掩飾她真正的意圖,羅穎要來個單獨審訊,把羅慧和那個鄭俊山之間的來龍去脈非要在今天搞個水落石出不可。如非那個週末,那個讓羅慧整整累的七葷八素,糟糕至極的週末。羅慧是一如往常的會把邀請推掉的。但是世事無絕對,你越是逃避,它就越是跟你過不去。當晚,不,是整整兩天宅在床單上度過後,在此其中羅慧因為體力不勝負荷,在鄭俊山的床上給了公司電話,「今天感覺很糟糕,我大概需要一兩天復原一陣子。」放下電話,被自己的說詞逗得大笑不止的羅慧又被抱著在床單上一壘跑,二壘偷,三壘...全壘打!

終於收拾心情上班後,佔據羅慧的卻又是無法無天的畫面。我真的愛對方嗎?還是因為貪新鮮,人有我有的嚐過就後悔莫及的發春期?剛好羅穎邀請。誰會比自己這個對男女感情總會抱著冷靜的姊更勝任呢?羅慧就決定輕車簡從的單刀赴會。不會是老爸常掛在嘴邊的鴻門宴吧!

「不會啊,來的剛好。」身穿一集向日葵連衣裙,外掛圍裙,頭上繽著法式辮子的羅穎在廚房裏跟羅慧招呼著。

「這給你。」羅慧把那個鄭俊山給自己的又一瓶醉檸茶遞給姊。

拿著酒瓶看著,羅穎竟然很識貨的說:「這東西在網上正大行其道,我剛做了小牛骨。這正可以去油解膩。」

羅慧正要開口說好,但轉念一想,姊自己說她做的菜油膩就可以,別人說什麼都會招致一輪質問。唯有:「姊,您做啥都好吃。」

「口甜舌滑!我來問你。」羅穎省去許多廢話,直接入戲。

「姊夫和櫻櫻呢?」羅慧發現平常總是姊,姊夫圍著女兒轉賣命做女兒奴的居然父女同時湊巧失蹤,姊是費了一番心血來跟自己來個私密聊天了。

「他倆去做深度父女溝通了。請不要岔開話題,老實作答。」

比鴻門宴更難受。

「你那晚跟鄭俊山發展如何!」直接強棒出擊!

有沒有搞錯,單刀直入的一刀見紅?羅慧更發現自己已被逼進奇門遁甲也無補於事的不利地形:羅穎廚房裡的一角。只好在牆角附近,唯一的椅子坐下。這椅子不是在客廳的嗎,這麼巧會在這!唉,天羅地網,還是坦白交代吧。「還好。」羅慧看著窗外盛開著的牡丹說。

「這就是說你喜歡對方了。」

喜歡可能已是低估了鄰居在羅慧心裡的份量。不是羅慧要的,但羅慧卻是身不由己的沈浸在愛河裏。

「可能吧...對,喜歡。」羅慧加重了語氣。

「那就對了。」羅穎一把拉了張椅子坐在妹妹旁邊,讚許的說。

「說吧!」羅慧知道姊的人生哲學課要開授了。

「說什麼?」羅穎大反其道的問。

「你的感情哲學分析嘛。」

台長: uni2019
人氣(145) | 回應(2)|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悄悄話)
2021-05-16 12:40:59
(悄悄話)
2021-05-16 14:33:28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