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6 05:55:22| 人氣1,30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你我,從這揭開

羅慧在心裡默默感謝那些女性雜誌的專欄作家。在專欄裏是羅慧學會了如何處理讓男人延遲高潮的技巧。圖文並茂!

雙眼注視著鄰居忍耐難當的表情,羅慧知道以下的動作如有任何差錯對自己將要的會是極度危險。

小心奕奕的把唇中的男性堅硬退出。傲視著羅慧,在眼前散發著口液和已摻雜了精液的陽具在閃耀,昂首,跳躍。絕對不能有一點的觸摸,不然前功盡棄。就這樣羅慧靜靜的等待著鄰居堅硬的陽具經歷著將要高潮的洗禮。「好點沒?」羅慧抬頭問。

「嗯。你呢?」鄰居的手卻還是握著柔軟如棉的36D,調戲著羅慧乳頭。

才剛開始,羅慧本來要告訴對方。但是女兒家的心態還是戰勝了直說的坦白。不直白,不代表不能直接表現。

籤手握著對方陽具頂部,拇指穩穩按在對方龜頭的密縫下方。就是過來這麼久,羅慧還是感到陽具要噴射而出的在抖動。

「嗯...」鄰居再次忍的辛苦。

「Shhhh…」羅慧豎起食指在唇邊示意對方忍耐下去。

就這樣,鄰居陽具的跳動歸於平靜。羅慧機不可失的再次握著手中的物具,慢慢前後套動。

「不出來,這樣來也好,是嗎?」羅慧對著堅挺的手中物具說。

「嗯!」鄰居閉目享受著再次登頂的感覺。

「躺下好嗎?」羅慧輕推了坐在床沿的鄰居。

白皙豐盈的臀在吊帶黑絲襪襯托下,在深紅陽具上方等待著。低頭看著手裡陽具龜頭冠狀的比例,我那可以嗎?會不會痛?會不會把他壓斷?自己夠濕去迎接他嗎?他會堅持多久?我會高潮嗎?這很佔據羅慧的慾念。剛才對方的口是讓自己嚐到甜頭,但自己的手指沒能把自己下體的空虛感充實。手指頭跟真正的陽具相比...當然是這個!說到做到!羅慧騰出一手在自己嘴裡取出唾液在自己私密部上慢慢按著,另一握著對方下體的手在為自己調教最佳進入角度。

「讓我。」鄰居的手伸到羅慧的粉色私密處為羅慧撥開陰唇,羅慧濕滿唾液的手得以把唾液塗在緊密結合部之間。

「嗯。」低頭看著極度煽情的互動。跪坐在對方身上的羅慧再也忍不住的把手裡握著的堅硬物抵著自己的外陰,慢慢的感受著擠迫,帶點撕裂的滿漲感,把陽具前部納進體內。鄰居的雙手默契的繼續在羅慧的陰核打轉,羅慧感到自己更濕了,濕滑連帶也把剛才剛進入的逼漲感慢慢消除,隨之而來的是貪婪的把整根陽具據為己有!低頭看著自己的陰部把對方整根吞沒,自己的綢濕已呈白沫在陽具根部蔓延。

雙手抵著身下鄰居的胸膛以保持平衡。採前跪式,雙膝抵受著盤骨帶領腰枝的搖動。時深,時淺,時急,時慢,再混以上下左右的套動,羅慧迷失了。

前傾姿勢,鄭俊山眼前是高高在上,雙乳上下左右搖晃,微閉眼的羅慧把自己的陽具盡情的在搖套。

一股熱流在蠢蠢欲動,分不出是誰的肌膚在私密處裡彼此摩擦。花心深處有一道吸力在絞吸著鄭俊山的頂端。要不是騎者的綢濕,鄭俊山是寸進難移。吸絞在忽強忽遠,一波波的把抵著花心的陽具龜頭包含,吞扯,磨蹭。雙手握著天賦的完美乳房,粉紅乳頭在搖盪的乳房中就像大海裡的孤舟,在搖盪,在無助的散發著最原始的呼喚。

視覺的享受,身體被無盡的刺激,要不是剛才無射精的經歷了一輪高潮把敏感度大大降低,只怕現在的鄭俊山已丟盔棄甲了。就是如此,

臨界點還是來了。

「慧,慢點...」

低頭看著鄰居健康金黃的膚色,看著對方急迫的需求,被對方軟性摧殘著的雙乳,感受著對方在自己體內的陽具在逐漸變的硬如磐石,感受著自己體溫的攀升,陰道壁的緊密張合,細嫩花心的收縮,羅慧心裡升起一股無與倫比的征服感!

更激的搖搖晃晃,羅慧向極樂攀升!

「慧!讓我出來!」鄰居半呻吟半掙扎的說。

「出吧!」羅慧沒聽懂。

「不可以在裡面!」

「為什麼!出來!」羅慧是臨界點前別打岔!

「我們...沒...有安全措施!」鄰居深呼吸著在推遲發射。

這一層嘛,我的人生序列,安全第一。算無遺策的羅慧在讓對方牽上手的同時已計算好了的。

「來?不來?」羅慧極盡挑逗,下體極度泛濫,腰間在輾壓著粗大。

「想!」

「那就放心上壘吧,這一局是安全期!」

「啊!」嘶叫著的羅慧還沒把話說完,一股滾熱直接把花心灑了個滾燙!




台長: uni2019
人氣(1,307) | 回應(1)|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悄悄話)
2021-05-16 11:16:14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