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4-06-08 15:37:12| 人氣1,070|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做不了新娘就做你祖娘11---霍雁書

推薦 3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不知道暈了多久,杜惜惜再度轉醒,發現自己躺在沙發上,眼前是天花板上的吊燈,沙發有點窄,她想伸展一下,卻發現有所阻礙。

 

腳邊,林邑正在一邊吃洋芋片,一邊看電視。

 

 

 

杜惜惜心上吊桶放了一半,慢慢坐起身,想要跟林邑訴苦,說她的房子有鬼。可隨著意識越來越清晰,她又發現不對之處。

 

她記得,她暈過去前抱過那個鬼,好像也是穿這樣,白上衣黑長褲。

 

而且,那個鬼,跟林邑長得也有點像。

 

所以眼前這個,到底是林邑,還是鬼?

 

 

 

「林邑……鬼?」

 

那吃洋芋片的人(),察覺杜惜惜醒來,微笑道。

 

「很好吃,要不要吃?」

 

 

 

杜惜惜愣愣地看著他遞過來的洋芋片,看清了他的臉。他不是林邑。

 

所以,他是那個鬼?

 

雖大部分時間杜惜惜都是暈過去的狀態,但到目前為止,她和鬼也相處一段時間了,沒有剛才看到他瞬移那樣害怕了。

 

「鬼……有味覺嗎?」

 

鬼說洋芋片好吃,太奇怪了。

 

 

 

「本來沒有,但我有。妳想聽原因,我講給妳聽啊!吃一片吧。」

 

鬼將洋芋片袋子朝杜惜惜遞了遞。

 

吃東西可以舒緩極端情緒。也許杜惜惜可以心平氣和地看祂。

 

杜惜惜看著鬼,慢慢地,警戒地將手伸過去,拿了一片,塞到嘴裡。

 

 

 

「那座山靈氣不錯,妳看埋了那麼多人就知道。我應該是死得夠久,吸收靈氣,有了道行,所以有了形體,也能吃東西。」

 

說著,鬼又吃了一片。

 

「你是……那座無字碑裡的墓主?」

 

不然,杜惜惜不知道她和靈異圈子有甚麼交集,除了前兩天被氣到去亂哭墳。

 

「嗯,我一直待在那裏,可那天妳叫我親愛的,叫得那麼情真意切,還把我跟墨翟比美,我無聊了百年,真的,很感動……

 

鬼笑道。

 

「我就跟妳回來了。妳那天哭得那樣慘,我想看看有沒有幫得上忙的地方。」

 

「那……我怎麼不知道你跟著我回來?」

 

不是有形體嗎?

 

「我可以以人的型態出現,也可以跟一般的靈體一樣,以氣的方式存在,當我是一團空氣的時候,妳當然看不見我。」

 

原來如此。杜惜惜想,但又馬上想到什麼似地,叫道。

 

「那我這兩天,睡覺,洗澡,上廁所……你都在?」

 

 

 

「嗯……不過妳放心,我沒有跟著妳,我雖然在妳家,卻都在做自己的事,妳進浴室的時候,我都在研究電視怎麼轉,爐子怎麼用,或者欣賞外面的風景。」

 

「妳這裡好高,整個城都望得到,我以前的房子也不過兩層樓而已。」

 

 

 

「你說你已經死了一百年了,百年前兩層樓算洋樓了,你很有錢?」

 

杜惜惜沒見過鬼,突然在她面前出現一個,她感到有些好奇。

 

「百年前,我們家,是北斗莊首富,霍家。」

 

北斗莊,是這個城市S市的古地名。

 

杜惜惜讀的是中文系,課程中也少不了歷史田調,北斗莊霍家她可知道了,產業遍及茶葉、絲綢和地產,百年前最賺的行業,霍家均有涉獵。霍家第一任家主的墳,在市郊幾公頃大,氣勢磅礡,目前被改建成公園。

 

是說霍家那麼有錢,鬼的墳怎麼這麼寒酸,連字都沒有?

 

 

 

「我叫霍雁書,是霍家第三代家主。」

 

家主?那更不應該啦,怎麼一個家主的墳這麼寒酸呢?

 

甚至還沒安媚的墳氣派。

 

「所以,你真的像墨翟一樣節儉啊?你的墳很……簡單啊!」

 

除了節儉,杜惜惜再也想不出霍雁書的墳那樣寒傖的原因了。

 

 

 

「不是。我不是個特別節儉的人。妳也發現了,我的墓特別簡陋,碑上還沒有文字。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

 

霍雁書一面說,一面突然飄起來,飄到冰箱那裏,拿了兩瓶可樂過來。一瓶遞給杜惜惜。

 

真當成自己的家了。

 

「我猜,我的墳的狀態,跟我的死因可能有關係。」

 

 

 

「所以,祢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杜惜惜喝著可樂。

 

「妳有沒發現整片山頭的墓,只有我待得最久,其他人都投胎去了……算了妳也看不見……

 

「其他人都投胎去了……所以安媚也已經不在那裏了?」

 

「妳是說,那個林邑拜的墳嗎?」

 

霍雁書笑道。

 

「我就沒看那墓主出現過。」

 

 

 

「意思是她投胎去了嗎?」

 

杜惜惜覺得霍雁書話中有話。

 

「不是。她壓根沒出現過。妳們林邑,沒參加那個安媚的下葬儀式吧?」

 

「那墳裡沒死人,就是個衣冠塚,所以墓主沒出現過。」

 

霍雁書的表情,就像在看林邑笑話。

 

 

 

「什麼意思?是說安媚沒有葬在這裡,或者……安媚沒有死?」

 

如果霍雁書說的是真,這也太勁爆了吧!

 

「兩者皆有可能。但不管如何,林邑一直跟那座墳說話,墓主怎麼也聽不到的。」

 

 

 

如果林邑拜錯墳,或者安媚其實沒死,那可真是太狗血了!

 

沒死的白月光還叫白月光嗎?

 

杜惜惜開始在想,要不要跟林邑說這件事。

 

 

 

「那……為什麼大家都去投胎了,你卻沒有呢?」

 

聊到這裡,又是洋芋片又是可樂,一人一鬼就好像老朋友閒話家常了。

 

 

 

「因為我的心裡牽掛著兩件事。就是一般人說的,執念吧。執念不消,沒法甘心喝下那碗孟婆湯。」

 

霍雁書的表情變得嚴肅。

 

 

 

「什麼事?也許,我可以幫你。」

 

杜惜惜想,現在自己好歹也算個小富婆了,有錢好辦事。

 

大家都去投胎了,只有霍雁書沒去,跟人家不一樣,可見不去投胎,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剛死的時候,我懵懵懂懂的,什麼也不知道,只是在看到那碗孟婆湯的時候,心下很排斥,就像有什麼事情未完成,不甘心。」

 

霍雁書的視線飄向遠方,沒有聚焦。

 

「隨著道行越來越深,我才慢慢明白,心中牽掛未完成的,到底是什麼事。」

 

「其一是,我的死因。」

 

「其二是,我死後,我的妻子和孩子,他們過得如何了?」

 

「霍家內鬥嚴重,縱使我是名正言順的家主,私下想奪權的人也不在少數,暗潮洶湧,我死得太倉促,來不及安排,擔心她們被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堂兄弟們為難。」

 

說著說著,霍雁書的眼眶竟然紅了。

 

 

 

看多了宮鬥宅鬥劇,杜惜惜能理解霍雁書的擔心。她安慰霍雁書。

 

「雖然都是一百年前的事了,但畢竟霍家是個顯赫家族,而你也算個名人,應該還是有蛛絲馬跡可以查的。」

 

「妳打算怎麼幫我?」

 

「我們念中文系的,查古籍資料最在行了。就算暫時查不到,你就先待在我家做傭人,我不會虧待你的。一個月給你三萬塊包吃包住。」

 

「你們的三萬塊多大?」

 

「大概可以買半兩黃金。」

 

霍雁書一付看到鬼的樣子,看著杜惜惜。

 

半兩黃金開什麼玩笑?他霍家一個打掃下人一個月都給一兩黃金了。

 

霍雁書飄了起來,開始在室內繞圈圈,杜惜惜叫他他都不理。

 

 

 

「嫌少啊,過分了,我包吃住耶。」

 

杜惜惜跑起來追霍雁書,但怎麼追都追不上。

 

霍雁書越飄越快,杜惜惜一邊氣喘吁吁,一邊頭都暈了。

 

是說,窮人見識短,妳怎麼可以拿半兩黃金,來羞辱百年前就日進萬金的霍家當主呢?

 

台長: 陳跡

陳跡
其實現在的三萬台幣是1/3兩黃金
所以杜惜惜是個慣老闆XD
2024-06-08 16:47:57
其石山人
古時候的富人是真有錢,我剛去維多利亞旅遊,參觀過一位19世紀富翁的城堡豪宅,他當時是煤炭大亨,身家雄厚,現代人中樂透頭獎6千萬加元(台幣1,349,161,800元),還比不上他的錢多。
2024-06-08 21:35:25
版主回應
哈哈是啊
其石大的補充說明很有力
關於霍雁書的說明
因爲我不大了解台灣百年前的富豪是什麼樣子
我有參考高雄陳家
陳家掌門人陳中和的墓園很大
裡面的棺槨已經遷走了
墓園變成一座公園
就在我家附近
旁邊還有捷運五塊厝站
莊嚴肅穆
另外霍雁書說他家打掃佣人月薪一兩黃金
換算今天的黃金價格
月薪高達九萬
有杜拜拾荒的既視感
2024-06-08 22:12:50
旅人
端午佳節快樂
早安安
2024-06-09 09:33:59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