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4-06-03 21:58:42| 人氣1,236|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做不了新娘就做你祖娘10---田螺先生

推薦 6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別鬧了惜惜,你有沒有前男友,我會不知道?」

 

林邑語氣和臉色都很冷。

 

「你不知道不是因為我沒有,而是我有邊界感,我和他斷了乾淨,不像你藕斷絲連,你沒聽說嗎?把心空出來,後面的人住進來才會舒服。既然你做不到,那我也做不到,剛好而已……」

 

說完,杜惜惜又轉身,趴在墳包上哭,親愛的你怎麼放我一個人blablabla……

 

 

 

林邑快被氣死了,他看了看墓碑,上頭沒字,而且都長青苔了。

 

「妳看妳看,這墳上連字都沒有,一定是年代太久遠被磨掉了,這個沒有五十年也有上百年,妳前男友是鬼嗎?」

 

 

 

「不是。他只不過像墨翟一樣,是個節儉的人,他的身後事辦得很簡單,墓碑也不刻字,是因為他想把錢拿去幫助更需要幫助的人,遺愛人間,他說墓碑只是個標記,讓親友知道他葬在那裏,不需要華麗,我從來沒看過比他更善良,更有擔當的男人……」

 

杜惜惜說的跟真的一樣,說到自己的心,都因為痛失英才而悲從中來了!

 

「我才不信,妳是讀文學的,最會編了,咱們家那些手遊劇情都妳編的……不要鬧了,跟我回去!」

 

「不,我還要跟他說話,去照顧他的家人,沒空跟你回去,你去找安蕎,去找安家爸媽吧!」

 

「杜惜惜妳神經病!」

 

「怎麼?這樣就受不了了?你不知道你就是一直這樣對我的嗎?咱們公司辛苦賺到的錢,你四百萬一眼不眨的就給安蕎留學,我弟留學的錢你怎麼不一起出呢?」

 

「惜惜別說氣話,妳爸媽和妳都很有能力,妳爸媽都領月退,妳也是我們俞林的股東了,但安伯父安伯母沒有收入身體又不好,安蕎也還在讀書,他們真的比較困難……」

 

林邑憋著氣,耐著性子解釋。

 

「喔,因為我爸媽年輕時的努力,有了經濟無虞的退休生活,我每天加班加到爆肝了成了俞林經理和股東,所以我們能力太強,活該承受這些?」

 

說完,杜惜惜又撲到墳包上。

 

「親愛的,你在九泉之下一定很牽掛你的家人吧?沒關係,我把俞林科技10%的股票都給他們,照顧他們以後的生活,你就不用擔心了,好嗎?」

 

「妳不要亂動股份,妳知道這種事很可能會讓俞林易主……乖,咱們回去,老公給妳買愛馬仕……」

 

說完,林邑不管杜惜惜的掙扎,將她扛在肩上,塞到車副駕裡!

 

 

 

下山一路上,杜惜惜氣得不想說話。林邑找話題跟她聊了幾句,見她沒回應,便也不再說話。

 

一到家,杜惜惜也沒讓林邑上去,逕自上了樓。

 

林邑重重嘆了口氣。他實在很頭痛,該如何讓杜惜惜相信,他照顧安家和跟杜惜惜在一起根本不會牴觸?

 

在樓下待了半晌,林邑才開車走了。

 

 

 

杜惜惜當然知道,林邑目前純粹是想照顧安家,沒有越軌的行為。但安蕎對林邑是有所圖謀的,所謂女追男隔層紗,如果放任他繼續照顧下去,總有一天會出事的。

 

有安媚濾鏡,林邑根本看不清楚這層關係。

 

或者他看得清楚安蕎的企圖,但他覺得反正左擁右抱又不吃虧?

 

如果是這樣,那就更可惡了。

 

想到這裡,杜惜惜拿起沙發上的抱枕,朝牆壁砸去!

 

 

 

隔天,杜惜惜照常去上班,但把林邑當空氣,有公文需要林邑簽署的,她都找李秘書去送。

 

俞景明他老婆鍾沛怡,現在是美術總監,看他們兩個人怪怪的,問杜惜惜怎麼了,杜惜惜也不講,俞景明倒是心知肚明,他太了解林邑了,跟鍾沛怡說,肯定又是林邑忘不掉安媚,兩人鬧齟齬了。

 

他們夫妻二人都覺得,林邑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以後杜惜惜受不了跑了怎麼辦?鍾沛怡去跟林邑聊了一下,要林邑將心比心,如果杜惜惜也去照顧前男友的家人,他可以接受嗎?

 

林邑沒說話,他想起昨天杜惜惜哭墳的樣子。雖然知道那墳不是她前男友,杜惜惜只是借題發揮,但如果真有個前男友需要照顧,他可能,也許不能接受。

 

但人就是這樣,林邑覺得自己照顧安家,是因為自己知道分寸,絕對不會做逾越分際的事。

 

只是,同樣的狀況,他可能會因為無法相信杜惜惜而不能接受,又怎能怪杜惜惜不相信他?

 

最後,以鍾沛怡答應幫林邑訂個愛馬仕包,送給杜惜惜而結束話題。

 

 

 

因為還在生氣,杜惜惜今天也沒加班,到點就打卡下班了。

 

因為安家人沒有謀生能力,所以林邑格外照顧他們,這讓認真工作的自己看起來像個笑話。

 

不如回家追劇,還能補充她的手遊編劇靈感。

 

 

 

回到頂樓23樓的住家,打開大門,杜惜惜愣了一下。

 

晚上七點,一片亮堂。

 

奇怪,我早上出門沒關燈嗎?

 

不可能吧?小時候沒關燈,被媽媽罵到一佛出世二佛涅槃,她早就養成關燈習慣了。

 

難道,林邑來了?或者爸媽?

 

杜惜惜將高跟鞋脫在玄關,換上拖鞋走了進去。

 

 

 

然後,她又微微一愣。

 

她記得昨晚追劇沒吃完的洋芋片,連袋子都丟在茶几上,冷氣毯也丟在沙發上,水杯也沒收,怎麼現在茶几沙發乾乾淨淨,整整齊齊?

 

 

 

「爸?媽?」

 

杜惜惜叫了幾聲,沒人回應。

 

「林邑?別白費功夫了,我不會原諒你的!」

 

杜惜惜在室內叫半天,都沒有人回應。

 

途中經過房間,早上忙上班,從被窩爬出來就去上班了,棉被也沒有摺。

 

但現在摺好好的放在床邊,豆腐一樣的。

 

難道自己記錯了?或者被林邑氣到腦幹缺失?老人癡呆?

 

她才26歲啊!

 

 

她衝進房間,打開衛浴的門,沒有人,卻發現髒衣籃裡換下來的衣服沒有了!

 

她向來是星期六日洗衣服,今天星期三,籃子裡不可能沒有衣服。

 

彷彿受到很大的打擊,杜惜惜看著空蕩蕩的洗衣籃,慢慢地倒退,退出浴室。

 

 

 

家裡進賊了?杜惜惜冷汗涔涔,沁了出來。

 

她躲在床沿,壓低聲音,打手機請保全上來。

 

然後,反手拿起床頭櫃上那隻大檯燈,慢慢走出房間。

 

 

 

杜惜惜貼著牆壁走,戰戰兢兢地看向室內每個角落。

 

沒有人,都沒有人,那她煥然一新的家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的害怕在來到廚房時達到顛峰。

 

 

 

瓦斯爐上有個鍋子,下頭文火慢慢燒著,鍋裡勾了芡的大滷湯正在冒泡泡。

 

香味四溢。

 

一旁是煮好了的麵條,過了冰水冷卻了的。

 

但還是沒有人。

 

 

 

我不會煮大滷麵,所以這個一定不是我自己煮,但是因為老人癡呆所以忘了的。 

 

 

 

「啊!鬼……有鬼…….

 

杜惜惜叫了起來,也不找了,砸了檯燈就要奪門而出!

 

 

 

杜惜惜沒有去找陽台,否則她就會看見,陽台落地窗外,站了一個人,剛晾完衣服,正在吹高空涼涼的風。

 

那個人聽到杜惜惜的慘叫,以為出了甚麼事,也沒多想,馬上瞬移到杜惜惜面前!

 

就擋在杜惜惜和大門中間。

 

 

 

真的……是鬼……

 

杜惜惜看到那個「鬼」,反而叫不出來了,腿一軟,暈倒在地上!

 

 

 

「啊,對,我是鬼,人都是怕鬼的,突然出現在她面前,難怪她會嚇暈......應該要緩一些……」

 

那「鬼」一面自言自語,一面扶起杜惜惜上半身,正想去掐她人中。

 

 

 

突然,門鈴響了。

 

保全在外面拍門。

 

「杜小姐…..杜小姐您怎麼了?開個門吧……」

 

「鬼」聽見了,先將杜惜惜抱起,放到沙發上,拿冷氣毯子幫她蓋上,然後去開門。

 

 

 

門一開,保安就看見一個穿著長袍,留著長髮,雖然長得很清俊,身材頎長倒三角,但造型不倫不類,活像本土劇「戲說台灣」裡走出來的男人站在門內。

 

「你是誰?我記得杜小姐是獨居的。」

 

「喔,我是她朋友,她不大會整理房間,我來照顧她的。」

 

「鬼」親切地笑道。

 

「對了,我正在煮大滷麵,有多煮,保全大哥要不要也來一碗?」

 

說完,「鬼」走向廚房,提了那鍋大滷湯,出來給保全看。

 

挺香的,令人食指大動。

 

既然可以在裡面煮東西,可見真是朋友了,那保全道。

 

「不必了,我還在值班,那麻煩你跟杜小姐說我們來過了,有事再call我們。」

 

說完,保全就走了。

 

 

 

「鬼」關上門後,又提著鍋子,飄回廚房去了。

 

放下鍋子,他飄回杜惜惜身邊。

 

要怎樣才能弄醒她時,不讓她大驚小怪呢?畢竟自己又不會害她,沒必要大呼小叫的。

 

嘆了口氣,「鬼」又飄進了杜惜惜的臥室,打開她的衣櫃。

 

他今天研究這個地方的時候,記得這個櫃子裡,有他們這個時代的衣服。

 

林邑有時會過來,杜惜惜的衣櫥裡,有林邑的衣服。

 

穿得跟他們一樣,就不會大驚小怪了吧。

 

「鬼」挑了一件白襯衫,黑色長褲換上,林邑的衣服,他穿起來正好合身。

 

再把長髮紮起來,飄到鏡子前端詳了自己一番,果然很像現代人了。

 

 

 

再度回到杜惜惜身邊,他伸出右手,掐了掐杜惜惜的人中。

 

杜惜惜睜開眼睛。朦朧中,她好像看見林邑。

 

「林邑我告訴你,有鬼……有鬼啊……」

 

杜惜惜馬上跳起來,將「鬼」緊緊抱住。

 

不過,很奇怪,林邑的皮膚怎麼這麼冰冷?

 

 

 

杜惜惜鬆了手,抬頭看對方的臉,是林邑沒錯啊?

 

乍看很像,但隨著杜惜惜意識越來越清楚,這才看出,那個人雖然穿著林邑的衣服,身材輪廓也跟林邑類似,但他不是林邑。

 

她記得昏倒前看到一個「鬼」。

 

杜惜惜倒抽一口氣,睜大了眼睛……

 

看上去又要暈倒了。

 

「惜惜,妳別暈啊,我就是妳親愛的……」

 

那「鬼」還沒說完,杜惜惜又暈了。

 

算了,等她自己醒過來吧。

 

 

 

那「鬼」在杜惜惜腳邊坐了,打開電視開始看劇。他其實昨晚就跟著杜惜惜回來了,用了一天的時間摸索這間屋子,還有各個家具電器的作用,今天才能用瓦斯爐煮出大滷麵,還能開電視看。

 

他們那個時代沒有這些東西,幸好他從小學東西就快,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天才。

 

「鬼」一邊從茶几下方的櫃子裡,拿出昨晚剩下的洋芋片,吃了起來。

 

他死得夠久,於是練成了個,有形體也可以吃東西的「鬼」。

 

 

 

 

台長: 陳跡
人氣(1,236) | 回應(2)| 推薦 (6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做不了新娘就做你祖娘 |
此分類下一篇:做不了新娘就做你祖娘11---霍雁書
此分類上一篇:做不了新娘就做你祖娘9---哭墳

其石山人
靈異故事情節出現,倘若能再加入一些科幻,就比路痕、純純男子漢他們的「文字跑」超前一大截。

加油,期待!
2024-06-03 22:20:09
秋天
嗯,其實 ... 前男友是竹野內豐啦 (誤)

(上集看到她去哭墳,就覺得一定會出事 XD)
(我有偷偷想,安媚會不會附身在杜惜惜身上耶)
(但 ... 還是帥氣的男鬼,比較是你的菜,哈哈哈)
2024-06-04 00:10:49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