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4-06-01 15:52:37| 人氣1,29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印地安的夏天15---你也是我的嗎(BL慎入)

推薦 6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江潛醒來的時候,眼裡除了醫院潔白的天花板,就是沈麟樹頭纏著繃帶,那張狼狽的臉。

 

因為剛醒,腦子還沒開始運作,一片空白,他呆滯地看著沈麟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漸漸地,意識復甦,他努力回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記得喝了媽媽昨晚榨的柳丁汁後,就開始暈眩。

 

直到撐不住倒在桌上,身體動彈不得。

 

雖然動不了,但五感還是有些微地殘存。

 

他聽見繼父回來了,也聽見沈麟樹和繼父的衝突。

 

意識到此結束。

 

現在除了剛恢復意識的暈眩,身體並沒有什麼異狀。

 

而沈麟樹守在病床,那是沈麟樹救了他的?

 

 

 

江潛伸出手來,慢慢撫上沈麟樹的臉頰。

 

他現在還說不出話來,如果可以,他想對沈麟樹說,真好,有你在。

 

 

 

沈麟樹的腦子是又痛又沉,醫師說除了外傷,就是輕微腦震盪。江潛也洗了胃,兩人都必須留院觀察。

 

看見江潛醒來,沈麟樹鬆了口氣。

 

「還有什麼不舒服的嗎?」

 

沈麟樹任江潛摩娑著他的臉,下意識將自己的手心,搭在江潛額頭上。

 

 

 

江潛想起了,媽媽說那柳丁汁,是她親自榨的。

 

他的身體原本沒有不舒服,會暈倒,肯定是食物裡下了藥。

 

然後,繼父回來了。

 

他不敢想,如果沒有沈麟樹,他會遭遇什麼。

 

媽媽很有可能是共犯。

 

想到在見到媽媽前,自己對修復親情的期待,江潛的心臟就像被巨斧一擊劈開,痛得要命。

 

淚水在江潛的眼眶裡打轉。

 

 

 

「沈麟樹……我沒有媽媽了……」

 

江潛嗚的一聲,側身緊緊抱住沈麟樹,將臉埋在他懷裡顫抖。

 

沈麟樹一手抱住江潛的頭,另一手在他背上摩娑。

 

「別怕,沒事了,你還有我……人渣沒有得逞,我下次再打死他……」

 

 

 

醫生來看過江潛後,說江潛已經沒事了,只是剛恢復,身體還有些虛弱,讓他再休息休息。

 

然後,他又問沈麟樹的狀況,見沈麟樹對答如流,也沒有嘔吐的症狀,問題不是太大,醫生說讓他們留在這裡一晚,明早就可以出去了。

 

 

 

他們倆個的病床就在旁邊,醫生和護士走後,沈麟樹把江潛往旁邊推,自己爬上了江潛的床。

 

「你幹什麼?這是單人床。」

 

江潛對沈麟樹突如其來的動作覺得怔愣。

 

他們兩個的身形都不算單薄矮小,擠一張單人病床不舒服,而且很滑稽。

 

沈麟樹又不是沒床躺。

 

 

 

「這樣我們就可以不用直播睡覺啦!」

 

沈麟樹笑著說。以前想和江潛睡還得靠視訊,現在終於可以直接躺在一起啦!

 

因為床太小,隨時會掉下去,沈麟樹只好側著身,把江潛抱得緊緊地。

 

 

 

「你幹什麼,這裡是急診處,大家都在看……」

 

江潛紅了臉,用了點力,伸手去推沈麟樹。

 

沈麟樹哀叫了一聲!

 

 

 

「怎麼了?我碰到你傷口了?」

 

江潛收了手,慌張地問。

 

「我有腦震盪……不能推…..唉,頭又開始痛了……好痛……」

 

沈麟樹把頭埋進江潛頸窩。

 

心疼了一下,江潛不敢再動了,擔心沈麟樹有個閃失。

 

幸好,病床間為了診療隱私,都設有布簾,江潛請走過去的護士幫他們拉上布簾,這才沒太引人注目。

 

不過,沈麟樹因為不舒服,除了抱著江潛,也沒太多踰矩的舉動。

 

江潛嗅著沈麟樹頭上,不斷傳來的藥水味。

 

互相擁抱著的此刻,才真真實實地感覺到,擁有了眼前的這個人。

 

 

 

「沈麟樹,你幹嘛對我這麼好?」

 

江潛撫著沈麟樹的髮。

 

「我,什麼都沒有……你圖我什麼?」

 

「潛寶,你要記得,自從我救了你,你整個人都是我的。」

 

沈麟樹說話有氣無力地,但態度很堅決。

 

「所以你只能看我,不准看別人,男的女的都不准。」

 

 

 

「那……你也是我的嗎?」

 

「嗯。」

 

「可是,我們都是男生……」

 

「那又怎樣?我爸和我媽一個男的一個女的,你爸和你媽一個男的一個女的,他們在一起就很好了?」

 

沈麟樹抬起頭來。

 

「他們搞出了多少事,禍害了多少人,你不清楚嗎?」

 

那倒是,生活中的狗屎爛蛋,不都是他們那異性戀父母搞出來的?

 

 

 

「那……沈麟樹,我們……要在一起嗎?」

 

「我們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嗎?都睡過那麼多次了,沒在一起,你抱著我幹嘛?」

 

是直播睡覺很多次,只不過你在你家睡,我在我家睡。

 

「那,如果被張導知道,他應該會掐死我們。」

 

「哈,是嫉妒,那個沒人愛的糟老頭肯定嫉妒我們。」

 

兩人難得睡在一張床上,又開始正視彼此心意,聊了一些肉麻兮兮的話。

 

 

 

「那潛寶你要不要直播洗澡給我看?」

 

「哼,原來你那麼早就對我有非分之想。」

 

「不要也行,可以直接一起洗。」

 

「沈麟樹你作夢!你才十七歲別想那些有的沒的。」

 

「宋朝男子十五歲就可以結婚,咱們十七歲都算老了。」

 

「歷史讀得好了不起?我們是宋朝人嗎?」

 

「那不結婚,親一個先?」

 

沈麟樹的唇就要湊過來。江潛不敢推他,怕他頭痛,只能一直躲。

 

床又小,沒地方躲,兩人差點翻船了!

 

「不要,這裡是公共場所……」

 

「簾子拉起來了,又沒人看到。」

 

 

 

兩人正在拉扯間,簾外走廊,突然傳來一陣急促卻熟悉的聲音。

 

「護士小姐,妳說我兒子沈麟樹就在這裡嗎?他的傷勢嚴不嚴重?」

 

是沈麟樹他媽的聲音。

 

 

 

像被炸彈炸到,沈麟樹馬上跳起來,跑回他的床位躺平了。

 

剛才還死皮賴臉,現在嚇得跟鵪鶉似地,看得江潛暗暗發笑。

 

 

 

「阿樹!」

 

揭開布簾,沈麟樹那個不化妝也很漂亮的媽陳薇跑了過來,看到沈麟樹頭上的紗布,眉頭皺得很緊。

 

「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傷成這樣?」

 

「皮外傷而已,醫生說休息幾天就好了。」

 

沈麟樹解釋道。

 

「不行,你是三槐集團的兒子,可以這樣任人亂打的嗎?」

 

陳薇怒道。

 

「到底誰打的?我去告他!」

 

 

 

原本,這件事是江潛的隱私,沈麟樹不大想說,擔心江潛不想讓人知道。

 

可他媽說要告人渣?那敢情好啊!告死他,這樣他就不敢再來找江潛的麻煩了,是個治本的辦法。

 

什麼蓄意傷人,猥褻未成年,下藥,妨害性自主,不關個幾年,都算台灣沒法律啦!

 

他很想說,但顧忌江潛。他偷偷看了江潛一眼。

 

 

 

沈麟樹因為救他,被人渣打成這樣,江潛只有心疼。他自己沒法制裁繼父,但如果沈媽肯出面告他,就能為沈麟樹討個公道。

 

至於他自己,什麼不堪的隱私被揭露,他一點也不在意,只要沈麟樹好就好了。

 

 

 

「阿姨,沈麟樹是為了救我,才會被人打傷的。」

 

太想幫沈麟樹討公道,江潛開口道。

 

 

 

最近這篇超超有fu

就先寫這篇了

事實上這篇印地安故事結構我已經飆到結局(連所有梗都構想好了)

要一口氣寫到結局也是可以的

 

 

台長: 陳跡

Camille
或許可以轉換嘗試
看一部小說最短多久完成?
2024-06-01 16:09:31
版主回應
哈哈是喔
一個禮拜飆完這部作品
好像蠻有趣的
我預計它大概四十到五十集之間
2024-06-01 16:14:5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