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4-05-26 01:22:26| 人氣36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之死亡業火1---火座前傳其一

推薦 2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弋陽城是天爵王朝的第二大城。有別於第一大城潭州城,為王朝的政治中心所在,弋陽城是王朝第一大商業中心,繁榮的經濟養活了無數百姓,論人口,這裡比潭州城還多。

 

這裡是馳道和運河匯集的中心。交通運輸都很便利,國人或者外邦人要來這裡做生意都十分方便。

 

當然也有更多的流浪者,在這城市的夾縫中討生活。和其他城市比起,弋陽城暗旮旯角裡的屑屑,都可以讓他們的日子撐持下去了。

 

 

 

何商是個孤兒,今年十二歲,長期的流浪生活讓他記不住自己到底是哪裡人了,他也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有印象以來,他就在弋陽城一間花樓裡,替那些漂亮姐姐俊美哥哥端茶倒水,他沒有父母,花樓的老鴇月娘勉強算他媽媽吧?

 

其實月娘對他不壞,常常摸著他說,這麼俊俏的臉蛋,快快長大吧,長大跟你明柳哥哥一樣,那些富商巨賈爭著給他送錢財,到那時你就出頭了。

 

媽媽我也是,盆滿缽滿的。

 

說完,月娘會笑得很開心,順手遞給他一片桂花糕吃。雖然他是最下等的童僕,但月娘在吃食和勞役上沒有虧待過他,甚至算得上嬌養他,準備等他長大待價而沽。

 

何商不大知道月娘說的是什麼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會是如何。六歲之前在花樓的日子,總之不算太差。

 

在他六歲那年,月娘病死,繼承的牡丹媽媽後繼無力,越經營越慘淡,又加上其他新式花樓入駐的夾擊,撐了兩年的花樓終於收攤了。

 

花樓裡比較小的童僕,都被一些紅牌的哥哥姊姊接走伺候他們了,但八歲的何商沒地方去。

 

也有哥哥們找過他,但何商的潛意識覺得,既然這種謀生方式會走向收攤的命運,就是它不夠好。

 

應該還會有其他更好更長久的選擇。

 

 

 

離開花樓,拿著微薄的資遣費,何商開始四處尋找機會。

 

但,機會不是那麼好找的。尤其,一個瘦弱的十二歲孩子,店家看他年幼可欺,就算願意給他工作的機會,也會想辦法苛扣他的薪水,何商就這樣做了好幾次白工。

 

後來,他選擇在一間規模不大的客棧打雜。客棧老闆為人苛刻,有時還會打罵員工,他常常被扣到月薪都沒了,不過因為客棧供吃住,雖然吃的是剩菜剩飯,住的是偶爾看見老鼠的柴房。

 

但安定的生活比什麼都重要。先把生活安定下來,才能去想其他的。

 

老闆見他不怎麼計較薪資,便也讓他待下來,但何商什麼都得做,外堂跑腿,膳房支援,挑水劈柴什麼都做,他吃得了苦。

 

而且,客棧往往是資訊流通,獲取消息最好的地方,每當他跑外堂時,他會一面工作,一面把客人透露的有用資訊默默記下。

 

聽客人說,這弋陽城裡最好的私塾,就是弋陽書院,弋陽書院不只教科舉所需的讀書,古君子所重視的六藝,禮樂射御書數都會教。

 

這讓何商很是心動。雖然他沒有父母的教育,但他也知道學問很重要,小時候在花樓裡,那些能和恩客酬唱應答,暢談時事的哥哥姐姐們,往往能賺最多的錢。

 

這個動機不大對,不過這樣的領悟是好的。

 

於是,趁著出門替客棧採買的時間,雖然繳不起束脩,但他會跑到弋陽書院,躲在窗外想法子偷偷聽課,他對學問和算學有興趣,學了個把月,一天晚上看到老闆對著帳本愁眉苦臉,怎麼算帳都對不上時,何商替老闆分憂,把呆帳抓了出來,讓老闆減少了虧損。

 

對於何商會看帳,老闆覺得驚訝,就把帳本從掌櫃手中移交給了何商,以後的帳都讓他管。

 

在各行各業裡,能管錢的都是大爺,何商的待遇也變好了,老闆也整理出一間稍微像樣的房間,讓何商住了進去。

 

老闆的倚重讓原來管帳的掌櫃紅了眼,何商少年心性,此時還不知道大禍臨頭。

 

這天,老闆準備好要進酒的貨款,總共五十兩,原本放在老闆房間的暗格裡,待要付貨款時,錢卻在暗格不翼而飛!逼得老闆只能將昨天還沒存入錢莊的營業額挪來先用,然後暫停營業,閉門調查那五十兩酒錢的去向。

 

當時何商又去了弋陽書院,回到客棧但見不到打烊時間,大門卻關上,肯定有特別的事發生,連忙推門而入。

 

但見老闆當中而坐,桌上有一包銀子。

 

老闆臉色鐵青,十分難看,老闆身後是掌櫃,和幾位跑堂的哥哥。

 

何商至此,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何商,你說,為什麼你房間床鋪底下,會有我準備拿來進酒的五十兩貨款?」

 

老闆一句責問,何商先是怔愣,然後慢慢釐清情況。

 

老闆的意思好像是,懷疑他偷了貨款?

 

 

 

「我不知道。我根本也不知道老闆你今天要進貨,更不用說知道那筆貨款。我不可能拿。」

 

何商解釋道。

 

「而且,我的房間沒有鎖,誰都可以進,也許,是有人想栽贓我!」

 

總之他沒拿,他沒拿那就一定是有人拿了,又放在他房間,肯定是栽贓。

 

 

 

「栽贓你有什麼好處?倒是有人見你常去弋陽書院。弋陽書院的束脩,城中富人擔負起來尚且吃力,何況是你一介跑堂的?」

 

說話的是掌櫃。他這番話,一口氣把何商營造出缺錢的人設。

 

但他是去偷聽的,根本不必束脩。這件事他沒法說出來,要是傳到弋陽書院那裡,他恐怕會被轟出去,再也沒法跑進去偷聽了。

 

這一聽,何商也明白了,栽贓他的多半就是掌櫃。

 

掌櫃資歷比他深,老闆很有可能聽掌櫃的,而不聽他的。所以,何商急忙解釋。

 

「老闆,您讓我管帳,每天經手的沒有幾十兩也有上百兩,我有那麼多機會偷錢卻沒有做,為什麼要貪圖那當天就要的五十兩貨款招人嫌疑?」

 

「也許你平常沒缺錢,剛好今天缺啊。」

 

掌櫃理所當然笑道。

 

「不然去問問弋陽書院,是不是今天該交束脩了?」

 

 

 

何商急得直冒汗。當然不能去書院問。問了他偷聽的事就會漏餡,便再也不能去偷聽了。

 

掌櫃就是吃定他不能聲張,就用他缺束脩這動機,咬死了錢是他偷的。

 

「張掌櫃,我到底得罪了你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栽贓我?」

 

何商一身冷汗,氣急道。

 

「是因為老闆將帳本交給我,你心懷怨恨嗎?」

 

 

 

掌櫃沒想到何商這麼快就抓到重點。但總之何商沒法自清,張掌櫃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你會算帳,老闆把帳本交給你也是應當的,可偷貨款這件事又不是我逼著你去做的,會算帳有什麼厲害?人品低下才是不可原諒的!」

 

想清楚後,張掌櫃繼續攻擊何商。

 

但客棧老闆本就是個嚴苛的人,貨款失竊這件事已經觸犯了他的底線。

 

老闆給何商兩條路選,其一是認罪,自己離開客棧。其二,若是不認罪,就把他交給衙役,將他下大牢。

 

 

 

這兩條路跟沒路走是一樣的,都通往絕境。他要是認罪,在弋陽城裡就再也不可能找到工作,這個汙點會一直跟著他,沒有老闆會願意雇用一個手腳不乾淨的員工。

 

可不認罪,被下大牢後,他也不知道自己會面臨什麼。可能那些捕快,可以幫他重申正義,也有可能對他屈打成招。

 

何商跪下來求老闆相信他,他可以離開,但那五十兩並不是他拿的。

 

老闆若能相信他,即便是馬上離開客棧,那汙名不會跟著他,他能再找到工作。

 

可老闆若不信他,他們商圈傳遞消息是很快的,新老闆只要來問他離職的原因,他可能又要捲鋪蓋走路。

 

所以,老闆的相信很重要。他甚至可以不要資遣費。

 

最終,老闆還是沒有相信他。而十四歲的何商被送入大牢拘留,等候審判。

 

 

 

不要懷疑,這篇還是「極劍」番外,雖然沒有阿星。

 

在本文裡,何商就是何劍傷,是整部極劍裡的超級大反派,他把極劍弄死,最後死在避的手上。

 

不要劇透太多,也不一定非要和「極劍」連結,大家當成新的故事看就對了。需要解說時,我會再跳出來說明。

 

台長: 陳跡
人氣(368) | 回應(0)| 推薦 (2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不用動腦番外系列 |
此分類上一篇:極劍番外之如果極劍是小王後記

uni2019
看圖就知道氣勢的道理!
2024-06-06 10:12:51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