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7-07 16:21:29| 人氣78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忘土番外之毒心1----阿言(BL慎入)

推薦 2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忘土,北原,復國後五年。

 

因為曾經亡國十餘年,復國後的北原人更加團結,這讓他們在復國後短短五年之內恢復穩定,成了他國無法覬覦的存在。

 

現今的忘土四國,東澤國青君向來沒什麼野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自然左右不了忘土大勢。而西嶽從北原撤軍後,面對前白帝刑戚死後的奪嫡之爭,最後由北原支持的三子刑戡即位,但西嶽早已因內亂而元氣大傷,無力侵略他國。南荒國的神照大君倒是有野心,不過他的野心並不在忘土諸國,忘土資源缺乏,土壤貧瘠,他把目標放在殺回肥沃豐足的神州。

 

而北原情勢初定,自然不會侵略他國,給自己再添麻煩。

 

只是,身為四寇後裔的忘土四國,好戰鬥狠的習性已經成了他們的基因,眼前的和平只是假象,忘土局勢不會穩定太久,遲早會再陷入傾軋。四國均不敢放鬆戒備,正恃吾有以待之。

 

而北原內部的情勢,國君玄皇,向來由三大貴族中血統最高貴的共氏領主擔任。目前的玄皇是前玄皇幼女舞影公主。舞影公主在北原亡國後率領共氏殘軍,與北原勢力最大的殘軍,壬氏黑雁軍合流,這是北原復國的主力部隊,舞影公主輔佐黑雁軍的北雁大王居功厥偉,加上共氏的血統,由她擔任玄皇,統領共氏北辰殿,以及整個北原,北原上下咸皆臣服。

 

黑雁軍隸屬的壬氏,原本應該由黑雁軍首領北雁大王壬雁翱,或其姊壬霞色擔任,但姊弟倆在復國前夕為了殺白帝刑戚雙雙犧牲,壬氏沒有頗孚人望的人選出來領導,便由玄皇舞影和玄武城主癸明商議著,扶立壬雁翱的堂弟,一直跟著他打天下的壬滂,壬滂威望不足,就由共氏和癸氏壓陣輔佐。

 

癸氏的領導者,癸明,統領玄武城。他在北原復國的劇本裡,扮演的角色甚至要重過北雁大王。由他接下玄武城主、癸氏領主的重擔,無人非議。其一,他曾是前領主癸顥的部下,曾受癸顥親炙,讓他接班會有傳承的作用。其二,他曾借東澤國軍隊,在勾芒扇大敗西嶽軍,西嶽軍死傷慘重,給北原推翻西嶽統治提供了良好的基礎。其三,他和北雁大王、舞影公主為黑雁軍三大領袖,癸氏若非他出來領導,怕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癸氏在北原,是僅次於共氏的存在,地位高於壬氏。他們選出領導者的方式,和其他貴族不大相同。癸氏是個看實力的氏族,領導者地位並不傳子,而是從自小培養的精英戰士裡,選出最強的人,前來繼任領主。

 

玄武城培養菁英戰士的處所,叫做朏明苑。癸氏歷代當主,包括前當主癸顥和現任當主癸明,都是朏明苑出身。

 

 

 

一艘行駛在無界河上的帆船,緩緩停靠在北原首都,昧谷的碼頭邊上。

 

船艙裡有兩座牢房,一座關的都是一些未成年的女童,另一座關的,都是未成年的男童。

 

這帆船,是一艘人口販子的船。昧谷三姓貴族使喚的僕婢,都由他們提供。去昧谷伺候貴族不見得是壞事,有時跟對主子,還能麻雀變鳳凰,給家裡長長臉。

 

所以這些人販子,並不一定是討人厭的存在。有些貧窮百姓的父母知道這些人販子有門路,也會將自己的孩子提供給他們,另外再塞些錢,讓他們找些好的去處。

 

而全忘土剛剛結束一場戰亂,也有很多是父母死在戰亂裡的孤兒,無親無戚,沒有謀生能力,也只能被人販子抓來販賣。

 

但沒有父母塞錢的孩子,會去向哪裡,也只能生死由命。

 

畢竟有人成了鳳凰,當然也有很慘,慘到連命都丟了的。

 

 

 

阿言是個七八歲左右,相貌清秀的男孩,他的名字雖然有個言字,卻不大喜歡說話。他的父母死於西嶽軍的殘殺之中,一個人過著和野狗搶食死老鼠的日子許久,被人販子用一碗熱騰騰的粥,拐上了船。

 

他待在男孩那邊的牢籠裡,看著那些人販子,先把女孩通通都帶走了,又聽到身邊兩個年紀比自己稍長兩三歲的孩子在那裡討論著。

 

「那些女孩子會去哪裡啊?」

 

「女孩子比咱們好多了,洗衣做飯打掃帶小孩,做的差不多都是這些事。比較慘的可能會被賣到窯子裡,不過,那應該是那些沒塞錢的才會這麼悲慘。」

 

「那咱們呢?咱們會怎樣?」

 

「你爹娘塞錢了沒?」

 

「沒,我是個孤兒。」

 

「我就知道。我爹娘是有塞錢的,有塞錢的,人販子會事先通知去處,像我就是要去禺京園某個廚房裡幫忙的。廚工可是個肥缺。我家鄉那裡就有個昧谷廚工出身的大叔,開了一幢酒樓,生意好得很。而且不會有生命危險。」

 

「那……那我們這種沒塞錢的,會有生命危險?」

 

「那可就不一定了。我爹娘塞得的錢多,又酒又肉地招待那些人販子,他們一高興,跟我爹娘說了不少。那些幫傭的缺多半都是不錯的肥缺,沒有生命危險的。可也有一些例如勞役方面的缺,被抓去修城門,築堤防,從事建設的那種,常常會有意外,被石頭壓死,被雪崩埋死,掉進水裡淹死,或者活活累死的。還有一些貴族脾氣暴躁,動不動就打死奴婢的,你看看我當廚工,就算我伺候的主子脾氣差,他也是打他身邊的人,不會打到廚房裡邊來。」

 

「好羨慕啊,大哥你叫什麼名字?我叫阿涇,我如果混得不好,你可得罩我啊!」

 

「行,我叫阿澄,如果你真的混不下去了,就到禺京園來找我,報我的名號,不一定能吃香喝辣,但衝著你這聲大哥,我盡力。」

 

聽著阿涇和阿澄的對話,阿言沒有插嘴,不過他把這兩個人的基本資料都記下來了。

 

也許混得不好的是他,那他就去找他們兩個,求他們關照關照。

 

叫大哥,他也會啊。

 

 

 

女孩子們走後不久,就有個人販子來趕男孩子們下船。他們在碼頭邊上排隊,人販子一一唱名,那個阿澄果然被派到了禺京園去,跟他同樣去處的還有三四個孩子,熊車把他們接走了。

 

然後,那個阿涇的運氣也實在不錯,他被分到玄武城去,專門照顧那裡的霞色花。聽說玄武城主癸明很喜歡霞色花,城裡處處是霞色,還派專人伺候這些花。

 

聽說癸明城主是個身經百戰的大英雄,沒想到他的喜好這麼特別。

 

重點是,聽說他人很好,那個阿涇想必不會受到虐待。

 

跟著阿涇的也有兩三個孩子,也被熊車接走了。

 

 

 

阿言一直等,都沒有等到自己的名字。

 

連加固城牆工程的五六個孩子都被叫走了,還是沒有聽到自己的名字。

 

和阿言一樣,待在原地的,還有另外三個孩子。

 

 

 

「最後,阿馴、阿言、阿渺、阿森,你們去朏明苑。」

 

人販子說完,那個年紀稍大的阿森竟然哭了起來,其餘阿馴和阿渺臉色慘白。

 

阿言看得莫名其妙。哭什麼?進朏明苑會死嗎?

 

對阿言來說,流浪的這段日子他什麼都經歷過,除死無大事,就算死,也算不得什麼大事。

 

只是,不會真的要自己去死吧?朏明苑不是玄武城培養繼承人和戰士的地方嗎?那肯定是充滿希望的啊,有啥好哭的?

 

 

 

朏明苑來的熊車也特別好,特別漂亮,上頭還懸著一條雪豹的尾巴,實在威風。

 

「請……請問你們…….有什麼好哭的啊?」

 

坐上車後,阿言忍不住問。

 

「不就是伺候那些少爺們嗎?」

 

「為了訓練,朏明苑的少爺們凡事親力親為,有什麼好伺候的?」

 

那個阿森眼睛還是腫的,瞪著阿言道。

 

「不知死活的傢伙,去了就知道!」

 

那個阿森看起來心情很惡劣,語氣也很差,震得阿言再也不敢開口。車內的氣氛越來越凝重,可阿言也不敢再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篇是[忘土]番外

好笑的是我[忘土]根本沒寫完就有番外XD

看能不能藉由這篇番外

把[忘土]結局做個交待

台長: 陳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