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5 17:02:52| 人氣58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沒有梔子花的夏季20---日本之行

推薦 2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辦完夏璋的生日宴後,接著就是辦夏瑾和柳迢揚的婚宴了。夏日傾情集團勢頭正盛,婚宴現場冠蓋雲集,佳賓和記者人山人海,說是世紀婚禮也不為過。

 

除了特別訂製,鑲著珍珠的頭冠,夏瑾的鑽石耳環和項鍊也都是她自己設計的,由她自己帶貨,婚宴過後,她的同款結婚首飾搶購了一波,將夏日傾情的聲勢推到最高。

 

婚後夏瑾搬出家裡,用柳迢揚替她炒股的錢另外買了一棟花園別墅,柳迢揚說知道她喜歡種梔子花,新家也得有地方種梔子花才是。夏瑾提早布置,她們搬進去時,園子裡就像下了一場夏天的雪,是梔子花盛開的季節。

 

因為成為夏日傾情的女婿,柳迢揚獲贈了5%的股權。5%並不多,但他知道夏瑾手中有15%,夫妻倆合起來總共佔了20%。而夏璋手中就有20%股權,如果林霜肯嫁給夏璋,她也會獲贈5%股權。然而說好說歹,林霜願意弔著夏璋已經是最大的底線,讓她嫁給夏璋,她怎麼也不情願。

 

在這一點上,柳迢揚不能逼她,因為他之所以能讓林霜對他言聽計從,靠的是林霜對他的感情。

 

他讓林霜相信自己是愛她的,所以不能逼她嫁給夏璋。

 

反正,自己已經進入夏家,林霜那裡如何,他已經無所謂了。

 

兩人的蜜月是去歐洲度過的,長達半個月,那些希臘羅馬時期中古時期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和雕刻,還有骨董首飾,夏瑾很喜歡,她對那些復古的東西如數家珍,一一介紹給柳迢揚,也到了巴黎米蘭倫敦等時尚之都看展,行程十分充實。

 

回國後,夫妻倆又投入各自的工作。夏瑾雖然設計很厲害,對商場上的一切卻不是很在行,要開股東大會的時候她懶得去,都會授權給柳迢揚替她去,替著替著她也不覺得如何,反正他們是夫妻,財產是共有的。

 

這段期間,因為無後顧之憂,以夏瑾的實力,成了夏日傾情的首席設計師,高端和時尚都能駕馭,在國內名氣也響亮了起來。

 

 

 

只是,在這一年年底的股東大會上,出現了一個變局,對夏家的情勢小有影響。

 

夏日申準備交棒給夏璋,他將自己剩下的20%股權交給夏璋,而後退休,這麼一來,夏璋就有了40%股權,成為下任總裁是板上釘釘的事。

 

只是,在這屆股東大會裡,夏日豐的身影赫然出現在席間,而且,他掌控了高達15%的股權。

 

雖不足以撼動夏璋的地位,但他可是被前任總裁宣布逐出夏日傾情集團的棄子,如今捲土重來,夏璋的臉色難看得很。

 

他的工廠都沒了,負債纍纍,哪裡來的錢買下這15%的股權?

 

席間柳迢揚掌握了他和夏瑾20%的股權,當然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他的一票自然是投給夏璋,不過夏璋難看的臉色,讓他覺得頗為有趣。

 

遊戲開始了。

 

表面上他只有5%股權,但加上夏瑾的,他有20%,再加上夏日豐的,,他所能掌握的股權來到了35%

 

和夏璋的40%,只剩下5%的差距了。

 

 

 

夏日申聽見這件事,臉色也不好看。他讓夏璋小心一些,看住夏日豐,別讓他再搞出什麼么蛾子,敗壞夏日傾情集團的名聲。

 

夏日豐當年曾搞出一樁影響很大很不好的事,夏璋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全力盯著夏日豐。

 

卻忽略了近在身邊的柳迢揚。

 

 

 

因為雙方只有40%35%的差距,那5%的差距至關重要。柳迢揚知道,他必須要再從夏璋那裡再挖5%過來據為己有。

 

而夏璋因為夏日豐這個破口,盯股東們的狀況盯得很緊,不論是他或者夏日豐,都再也沒有突破口。

 

最快的辦法,就是林霜。

 

如果她肯答應嫁給夏璋,根據夏家的規矩,她就能從夏璋那裡得到5%的股權。

 

這樣一來,夏璋自己的股權成為35%,但柳迢揚就有45%的股權能夠掌控。

 

 

 

假借去找在日本工作的桑克勤名義,柳迢揚安排了一趟日本行。

 

當然,帶著林霜。

 

柳迢揚藉由這趟旅行安撫林霜,希望她能答應嫁給夏璋。這樣,她的5%就會成為夏璋措手不及,而屬於柳迢揚的一招活棋。

 

 

 

聽說柳迢揚要去找桑克勤,夏瑾想想自己也忙了很久都沒休假了,想要跟柳迢揚一起去,柳迢揚藉故搪塞了。但為了安撫夏瑾,他每天晚上都有跟夏瑾視訊。

 

半真半假的謊言最讓人相信。柳迢揚來到日本後第一天的確去找了桑克勤,但之後卻是自己的行程。這件事和杜蘅通過電話的夏瑾知道。

 

柳迢揚拒絕讓她跟的理由,是想跟桑克勤來一場menstalk,可後來都是他一個人的行程,她怎麼就不能去了呢?

 

不過,可能柳迢揚也想要在婚姻中保有一點屬於自己的空間,夏瑾也不是不能理解,每天晚上和他視訊之餘,聽柳迢揚說今天去玩了什麼,她也不忘叮囑柳迢揚注意安全,早點回來,她想他了。

 

自從交往以來,他們從沒分開這麼久過。

 

 

 

這場安撫之旅挺成功的。柳迢揚告訴林霜,即使她嫁給夏璋,他也不會斷了和她之間的關係,所以柳迢揚和夏瑾視訊時,她會識趣地走出去。

 

她也在安撫柳迢揚。

 

只是,看著柳迢揚跟夏瑾婚姻生活幸福美滿的樣子,她也會心有不甘。走出去是為了安撫柳迢揚。

 

但她可不用安撫夏瑾。

 

 

 

「今天去了上野動物園走走。臺灣的動物總是懶洋洋的趴著睡覺,上野動物園的動物可勤勞的很,在屬於自己的園區裡走來走去,跟在走秀一樣。」

 

柳迢揚這樣說。

 

「走秀?哪這麼誇張了?」

 

夏瑾笑道。

 

「不過,這裡不像台灣那麼熱,下次也帶妳來東京走走。」

 

柳迢揚道。

 

「瑾瑾,謝謝妳。都是因為跟妳在一起,我才有了愛去哪就去哪裡的條件和能力。才能得到,以前從未得到過的尊重。」

 

柳迢揚持續發功。

 

夏瑾一陣甜笑。她的付出柳迢揚都知道,這就夠了。

 

聊著聊著,柳迢揚鏡頭有些糊了,調了一下角度和焦距,等鏡頭又變得清晰時,夏瑾突然看見柳迢揚身後那座沙發上,有個香奈兒2.55包。

 

那是個女人的包。

 

是彩虹漸變金屬色。

 

這個包,很少人背彩虹漸變金屬色。

 

但她看林霜背過。她還跟林霜聊過這個包。她覺得這顏色很龐克,林霜怎麼就喜歡了?

 

林霜當時怎麼說的?

 

她說是夏璋送的,夏璋送的她都喜歡。

 

 

 

夏瑾甩甩頭。想把那個荒謬的想法甩出腦袋。

 

那不可能是林霜的包。

 

林霜的包怎麼可能在柳迢揚房間裡?

 

那肯定是柳迢揚要買來送給自己,讓自己驚喜一下的。

 

 

 

柳迢揚和夏瑾聊得正熱絡,夏瑾突然突兀地安靜下來。他覺得有些奇怪,問她怎麼了。

 

「沒事。剛剛有隻蟑螂跑過去。」

 

夏瑾回過神來。

 

這說法沒問題,夏瑾很怕蟑螂。

 

「啊那怎麼辦?我又不在妳身邊……讓蘭姊過來幫妳解決牠!」

 

蘭姊是他們婚房裡的傭人。

 

「不用了,牠跑掉了。」

 

夏瑾道。

 

「啊對了,迢揚你難得去一趟日本,要記得買禮物送我喔。」

 

「會的。我接下來兩天會去京都,我知道妳喜歡浮世繪,特地排了這行程,幫妳帶一些回去。」

 

柳迢揚的話讓夏瑾臉色又是一變。

 

原來……禮物還沒買?

 

那個包並不是買來送她的?

 

 

 

「迢揚,我剛剛可能真的被那隻蟑螂嚇到了,想去喝個酒壓壓驚。我們明天再聊吧。」

 

夏瑾隨意搪塞了一個理由,關上視訊。

 

她的左手撫上胸口,心臟跳得很快。

 

難道,迢揚的房間裡,真的有個女人?

 

她跟柳迢揚的感情一直很穩定,柳迢揚對她百依百順,夏瑾覺得柳迢揚幾乎是天底下對她最用心的人了。

 

她怎能接受他出國玩,房間裡有個女人?

 

 

 

不,肯定不是這樣。那個包也許還是禮物,只是迢揚想送她的,不只一份禮物,除了那個包外,還有京都的浮世繪。

 

不錯,一定是這樣的。他們才剛新婚,她怎麼可以不信任他呢?

 

回來,等他回來就知道了。他會送一個彩虹漸變金屬色的香奈兒包給自己的。

 

他從未讓自己失望。

 

「唉,我在想什麼呢!」

 

夏瑾重重吐了口氣,斟了一杯紅酒,走出主臥陽台,看著滿院夜色裡,映著雪白月色的梔子花海。

 

 

 

台長: 陳跡
人氣(581) | 回應(0)| 推薦 (2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沒有梔子花的夏季 |
此分類下一篇:沒有梔子花的夏季21---非主流的人
此分類上一篇:沒有梔子花的夏季19---死不是最壞的下場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