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09 17:04:13| 人氣633|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沒有梔子花的夏季16---慾望之翼

推薦 2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進了夏日傾情後,柳迢揚戰戰兢兢力求表現,這段時間到真是盡心盡力地輔佐夏璋,夏日傾情的業績蒸蒸日上。

 

也漸漸取得了夏日申和夏璋的信任。

 

但夏瑾和林霜的設計部和柳迢揚的財務部分屬不同樓層,上班時間各忙各的,也不會有太多時間見面,偶爾夏瑾來找柳迢揚一兩次,公司裡的耳語就開始飄了,覺得柳迢揚就是靠裙帶關係進來的,是未來女婿,所以才能空降這麼高的職務之類的,難聽的流言都罵了出來。

 

這要是一般男生可能就會心有芥蒂,但柳迢揚顯得十分坦然,因為他從來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只有那些失敗者才會將心力耗費在編排別人的私生活上。

 

夏瑾知道了這些流言很生氣,想讓夏璋幫柳迢揚解決那些嘴碎的人,柳迢揚卻反過來安慰夏瑾,日子是她們倆在過的,並不活在他人的嘴上,他們好就好了,和他人無關。

 

這讓夏瑾和夏璋覺得,柳迢揚是個抗壓性很高的人,扛得起大事,不拘小節更加深對他的欣賞

 

 

 

因為迴力鏢養在柳迢揚那裏的關係,柳迢揚給了夏瑾住處鑰匙,她可以過來跟迴力鏢一起玩。

 

然後一起吃晚餐,一起過夜。

 

知道柳迢揚工作壓力大,夏瑾買了個精油噴霧機,放在柳迢揚房間裡,只要她去柳迢揚那裏,就會把噴霧機打開,讓室內氤氳著她親手做的,紓壓用的梔子花精油香氣。

 

柳迢揚沒有薰香的習慣,他對梔子花的味道也不是很喜歡,但為了討好夏瑾,沒有表示反對。

 

因此,自從夏瑾加入他的生活,他的房間便充斥著梔子花精油的氣味。

 

夏瑾問他喜不喜歡,他總是迎合著夏瑾的語氣,說道很喜歡,聞著梔子花精油的香氣,睡眠品質也變好了。

 

但夏瑾走後,他會馬上關掉精油噴霧機,打開所有窗子,最大程度讓氣味散去。

 

 

 

這天夏瑾去總經理室找夏璋遞設計圖時,夏璋給了她一張請柬。那是某隸屬經濟委員會的立委夫人舉辦的一項公益晚會,有很多商界人士都躍躍欲試,大家都想跟那名立委打好關係。按理是夏璋自己應該去,他可以帶著林霜一起去,不過他已經排定了行程,必須到日本簽約,林霜也會跟著他去日本,於是這任務便落到了夏瑾身上。

 

「因為是公益晚會,在晚會裡會有募款義賣活動,每個企業負責人都會捐出一件家傳寶物來做慈善。我已經準備好了,就把家裡那條慾望之翼骨董項鍊捐出來。」

 

「慾望之翼?你是說夏日傾情集團創立十周年的時候,爺爺從富比士拍賣會上標下來的,那條曾屬於東歐貴族的紅寶石項鍊?」

 

「不錯。當年爺爺花了八百萬標下它,時至今日,它的價格肯定破千,這可以讓咱們夏日傾情集團在立委夫人面前大大露臉,顯示咱們對她的慈善拍賣會的鼎力襄助。」

 

夏瑾想想也有道理。那條慾望之翼,在他們夏家的私人珠寶櫃裡價位算是中等,名字不討喜,樣式也偏復古,不過那顆紅寶石有十克拉那麼大,戴起來氣勢十足,那些貴婦中會有人喜歡的。

 

「知道了,那我準備準備。對了,我可以帶人去嗎?」

 

「你跟迢揚一起去吧。也讓他在那些政界人士面前露露臉。從來政商不分家,除了商界,熟悉熟悉政界,也會有好處的。」

 

夏璋考慮得周到,夏瑾原本也是這樣想的。

 

 

 

柳迢揚的家離夏日傾情辦公大樓不遠,兩人中午有時會回柳迢揚家吃飯休息,順便看看迴力鏢,夏瑾把請柬拿出來給柳迢揚看,柳迢揚答應陪夏瑾去。

 

這麼一來,會有更多人知道他是夏日傾情未來駙馬爺,認他那張臉,許多事會更方便。

 

 

 

到了晚會那天,柳迢揚穿了一套鐵灰色窄身西裝,帥氣挺拔,而夏瑾一身銀灰色抹胸禮服,兩人站在一起,出色的外表簡直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參加這種晚會的場合,身為夏氏集團千金,夏瑾是家常便飯了,而柳迢揚藉由演藝圈的經歷,也是見過世面的,兩人雖年輕,但在晚宴場合,舉止合宜得體,一起去見立委夫人的時候,深得她的讚賞。

 

「聽說妳到美國學設計,剛學成歸來,柳先生也是頂尖大學畢業,企管專業人才,夏日傾情有你們,夏總裁真是好福氣啊!」

 

立委夫人和夏日申是有些交情的,所以對夏瑾他們的情況也有些了解。

 

「感謝你們捐贈的傳家寶慾望之翼,聽說妳們把慾望之翼捐出來,今晚許多貴婦都躍躍欲試呢,也想當他一回現代貴族。」

 

「夫人慈善晚會的立意這麼好,夏氏集團自然要共襄盛舉了。」

 

夏瑾客氣道。

 

 

 

這場晚會除了政界人士,商界也來得不少,雖然很多人不認識,但認識的人也不少。夏瑾和柳迢揚,各有各的人脈,有時忙於應付自己的人脈,也不總是都待在一起。

 

在她們千金圈子裡,也是壁壘分明的。夏瑾那是屬於學有專長的千金,人長得也漂亮,是屬於讓人眼紅的存在。等中場休息,柳迢揚回到她身邊,體貼地替她理了理披肩時,旁邊一名年紀和夏瑾差不多,穿著一襲暗紅色小禮服的千金,朝夏瑾他們走來。

 

夏瑾遠遠地就看見她,眉頭一蹙。柳迢揚察覺夏瑾的表情,問她怎麼回事。

 

「海悅的千金,是死敵。待會發生甚麼事,你都不要管。」

 

夏瑾在柳迢揚面前,一直表現得很溫柔,她這樣的表情和語氣,柳迢揚還是第一次見。

 

難不成瑾瑾要跟她互毆?如果真是這樣,那一定很有趣。柳迢揚在心中促狹地道。

 

 

 

「呀,這不是夏瑾嗎?從美國回來啦?怎麼不通知我一聲好去機場迎接妳呢?」

 

「江菀菀,妳想是迎接我,還是看我死了沒?」

 

夏瑾從不會這樣說話,害柳迢揚差點把口裡的威士忌噴了出來。

 

「唉,夏瑾妳怎麼這樣說話呢?不過誠實向來都是妳的好處。妳看看我今天穿的這身禮服,搭不搭妳家的慾望之翼啊?」

 

江菀菀笑道。

 

「妳們夏氏挖我們家的牆角,害我們家少了林霜一員大將,不過妳們的慾望之翼落到我們手裡,那也算不無小補,妳說是嘛?」

 

「妳也想要慾望之翼?很好啊,三十年前我爺爺那可是花了八百萬才標下的它,時至今日,底價起碼也要一千三百萬,妳有那麼多錢嗎?」

 

「妳就看著我拿下它,妳們夏氏的傳家寶,落到我們江氏手裡,是不是很開心啊?」

 

「是啊,開心得要命,那條項鍊的來歷其實超襯妳的。」

 

夏瑾若有深意地笑道。

 

那條慾望之翼的由來,是三百年前,東歐某國的一名公爵在外面養情婦,被夫人發現,為了安撫夫人而特地訂製的一條項鍊,寶石是紅的,典故卻是綠的。

 

江菀菀一時沒聽出玄機,只道夏瑾說那條項鍊襯她,覺得這回合自己佔了上風。

 

然後,她又看見站在夏瑾身邊的柳迢揚。

 

他是半個演藝圈的人,也算小有名氣,亞當的肋骨在他們年輕人的圈子裡也算是個很夯的實境節目。江菀菀看著柳迢揚,笑道。

 

「這就是妳男朋友啊?聽說是男模出身真帥。」

 

「人帥真好,聽說妳把他弄進妳家當財務經理啊?有這種女朋友還真是不錯,少奮鬥二十年,喔不,是一輩子不需要奮鬥哩!」

 

拐著彎罵柳迢揚吃軟飯。

 

柳迢揚也不生氣,他看得出來這膚淺的女人不是瑾瑾的對手,就讓夏瑾好好發揮了。

 

 

 

夏瑾指了指正在和立委夫人說話的那名小開。

 

「喂,那個是龍騰汽車小開,妳男友吧?」

 

江菀菀得意地笑道。

 

「是啊,他今天陪我來。」

 

「又帥又多金,真是不錯。對了,他跟那個叫蘇珊的女模斷乾淨了沒啊?喔,還有聽說他女特助替他生了一個兒子,他卻不娶人家只給了一億分手費,其實一億啊,妳男友也蠻慷慨的,這一億都付了,妳是他正牌女友,今晚慾望之翼的錢自然也是他付了對吧?難怪妳看上去成竹在胸的,妳爸媽知道妳交了這麼好的男友作夢也會偷笑吧?」

 

夏瑾連珠炮似地數出江菀菀男友的輝煌戰績,搞得江菀菀臉紅了又綠,綠了又綠。

難怪夏瑾會說慾望之翼的來歷很襯江菀菀。

 

柳迢揚要很用力才能壓抑他快要笑出來的慾望。

 

 

 

「夏瑾,有個吃軟飯的男友有什麼好得意的?」

 

江菀菀氣瘋了還在講,夏瑾提高音調回道。

 

「啊,我記得那個水果日報還提到,有個G罩杯網紅墮胎要了妳男友一輛保時捷,是龍騰汽車不好嗎?不然怎麼送保時捷勒?還有去夜店被拍到坐在他腿上的那個新晉小花是叫王玲玲還李玲玲的,唉瞧我這記性,剛從美國回來這些明星都不認識……

 

江菀菀說一句,夏瑾就能說十句,越說越不像話,這時那個龍騰汽車小開跟立委夫人應酬完,回來找江菀菀,江菀菀看見他就有氣,高跟鞋狠踩了他一腳,人就走了。

 

再跟夏瑾僵持下去,還不知道要被翻出多少爛桃帳。

 

那龍騰小開不知道發生甚麼事,表情痛苦,對夏瑾和柳迢揚不好意思地笑笑,一跛一跛地又去找江菀菀了。

 

 

 

柳迢揚唇角微揚,他從沒見過這一面的夏瑾,尤其是今天的夏瑾就是在為他出頭,狠懟江菀菀。夏瑾在他面前總是很溫柔,沒有脾氣,他們幾乎沒吵過架,柳迢揚很難想像,如果今天他們兩個吵起來,夏瑾會說什麼來氣死他。

 

 

 

「江菀菀那個人就是那樣,她忌妒我很久了。同樣都是珠寶千金,我能設計她卻不能,我家的公司規模也比她家大,所以她講甚麼你都不要在意,她只是想激怒我而已。」

 

夏瑾擔心柳迢揚會在意吃軟飯這句話。

 

其實柳迢揚如果會在意,一早就不會收下她送的車,也不會替她炒股,更不會答應進夏日傾情。

 

柳迢揚笑道。

 

「然後,長得也比她漂亮很多。瑾瑾漂亮是一輩子,她醜也是一輩子,咱們家瑾瑾這樣好,難怪她嫉妒。」

 

「只是,我竟然不知道,瑾瑾妳懟起人來這麼氣勢。」

 

「我們家只有我一個女的。那些商場上的綠茶,總不能讓我爸我哥去處理。不過我是看人說話,對我好的人,我也會對他好的。」

 

夏瑾又恢復她溫柔的本性。

 

不過,不管是這樣的她,還是那樣的她,都挺討人喜歡的,讓柳迢揚覺得好像在跟兩個人交往一樣。

 

 

 

「柳先生,夏小姐,拍賣會要開始了,請入座吧。」

 

直到服務生過來邀請兩人入座,兩人才停住懟不懟人的話題,夏瑾攙著柳迢揚的手臂,小鳥依人地靠在他身邊,走向舞台前貴賓席。

 

 

 

台長: 陳跡

陳跡
哇~寫完四小時推薦就破10了
大家有這麼支持柳迢揚和夏瑾嗎XD
這篇我沒有設定啥梗
就像十幾年前我創作時也沒在管啥梗
這樣的廢話會比較多
篇幅也會比較長
當時的作品破百集的好幾篇
短的也有六七十集
最近又有個BL腦洞不知道要不要寫
因為BL小眾
而且這篇很燒腦
[梔子花]也很燒腦
同時兩篇燒腦真是要死了
我現在還在氣少爺
我覺得自己本來被[黑幫少爺]附身無法思考而生不出靈感
但現在我覺得自己可以解脫了
如果第10集少爺表現不能讓我滿意
我就要棄追了
那就可以專心創作了
2022-06-09 22:06:13
Camille
有時候
梗,可能是一種執著喔
會讓自己寫作有個框架
2022-06-10 17:25:35
陳跡
其實夏瑾笑江菀菀
她自己也是綠綠的
2022-06-12 23:29:0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