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9 00:11:01| 人氣64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沒有梔子花的夏季10---我覺得她手裡的兩盤牛排好香

推薦 2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天放假,夏瑾和柳迢揚約好了要一起出去玩。平常過慣了朝八晩六的生活,夏瑾起得有點晩,等她漱洗打扮好,已經十一點多,接近中午了。

 

背起後背包,夏瑾下了樓,卻看到夏璋也在,和林霜正在吃午餐。夏瑾向他們打了聲招呼。

 

「嫂子......咦,爸今天要加班,哥你怎麼敢休假啊?」

 

「我跟爸說好了,每逢假日,他在的時候我休假,我在的時候他休假,剛好今天也沒什麼事,回家休息休息。」

 

夏璋笑笑,繼續切著盤裡的牛排。

 

「唉,我不知道瑾瑾也在家,夏璋你也不說。」

 

林霜埋怨道。

 

「不過我有多買幾片牛排,都醃好了的,瑾瑾留下來一起吃吧,很快就烤好了。」

 

夏瑾走到桌子旁,吸了一口,笑道。

 

「還真香啊,原來是嫂子妳烤的牛排,手藝真是不錯。」

 

「不過我約了人,要一起出去吃午餐哩。」

 

 

 

「約人?誰啊?杜蘅?」

 

夏瑾回國不久,又忙於上手工作,夏璋覺得她應該沒時間認識其他人才對。

 

「不是。我要走了。就不打擾二位的兩人世界了。」

 

夏瑾笑著搖搖頭。

 

「這麼忙?反正都要吃午餐,就留下來吃完再走嘛!我這牛肉,可是頂級雪花和牛呢。」

 

林霜看起來躍躍欲試。

 

聽起來是很誘人,反正她和柳迢揚也還沒決定去哪裡吃。柳迢揚人忙,也得先還學貸,大概很少有機會吃這麼頂級的食材,便道。

 

「好,那我去問問他。」

 

夏瑾笑了笑,走出廳門,穿過庭院,柳迢揚已經在大門外等她了。

 

 

 

「我哥在,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夏瑾牽了牽柳迢揚的手。

 

「妳哥哥嗎?今天有點倉促,第一次見面沒有準備禮物,好像不大好。」

 

「我哥才不會計較這些。你對我好就好啦。是頂級雪花和牛喔。」

 

夏瑾拿菜色誘惑他。

 

「改天吧,我想給妳哥哥留下好印象。」

 

「你是不是怕尷尬啊?你放心啦,我未來嫂子也在,她跟我哥坐,你跟我坐,不會很奇怪啦。」

 

柳迢揚原本興趣缺缺,但一聽到她未來的嫂子也在,不知道怎麼著改變了主意,便道。

 

「好,那我就先上門拜謁大舅子了。」

 

「還拜謁嘞,這麼封建的詞。」

 

夏瑾笑著朝柳迢揚手臂上輕輕捶了一下,挽著他的手走進了夏家庭園。

 

夏家庭園非常大,眼睛看得見的大約就有一百坪,更不用說建築物的佔地還有夏家後院。

 

柳迢揚四下張望,下意識將眉頭蹙得很緊。

 

 

 

夏家庭園被照顧得很好,假山流水,一片綠意。在牆邊某個角落,有一片白色花海,泛著淡淡幽香。

 

柳迢揚不知道那是什麼花,但覺得味道好聞,顏色也淡雅,不覺多看了一眼。

 

夏瑾注意到他的腳步遲滯了一下,視線投向那片白色花海,便道。

 

「那是梔子花,好看吧?」

 

夏瑾笑道。

 

「現在夏天,正是它開花的季節。幸好你今天來了,還看得見,過幾天我就要把花瓣收了,那時你就只能見到綠色的葉子了。」

 

「妳喜歡梔子花?」

 

「我喜歡它的味道。梔子花能舒緩緊張,定神安眠,這一片都是我種的,從我房間的落地窗就能看見。」

 

夏瑾指了指二樓的房間。

 

「我爸跟我哥的工作壓力都很大,我會收梔子花提煉精油,放在家裡,和爸爸哥哥的辦公室裡,他們都很喜歡。」

 

夏瑾笑道。

 

「等做好了,我也送一瓶給你,因為你的工作也很忙,壓力很大啊。」

 

柳迢揚並沒有使用精油的習慣,他想夏瑾不愧是富家女,重視生活品質,連精油都能自己做。

 

夏瑾還帶他去看了花海旁,一個設有精油蒸餾機的玻璃房間。果然一進去,就聞見一陣心曠神怡的香氣。

 

「而且,我們家姓夏,而梔子花是夏天的花,創始人我爺爺說這花會給夏日傾情帶來好運,所以我們夏日傾情的品牌形象,就是梔子花。」

 

夏瑾說得眉飛色舞。但柳迢揚的世界,和夏瑾的很不一樣,無從置喙,只好靜靜地聽。

 

沒在玻璃屋待太久,夏瑾說讓哥哥和嫂子等久就不好了,便又拉著柳迢揚,走進大廳的門。

 

果然一進門,就聞到了香噴噴的烤肉味道。

 

 

 

「啊,嫂子已經在烤牛排了啊?」

 

夏瑾牽著柳迢揚的手,來到夏璋面前。

 

「哥,這是我朋友,叫柳迢揚。」

 

「迢揚,這是我哥,夏璋。」

 

此時,林霜正端著兩盤牛排,從廚房裡走出來。

 

「那是我未來嫂子,林霜。」

 

 

 

柳迢揚看著林霜有些出神,連夏璋請他坐下都沒聽見,只是杵在當場。

 

「唉呀,迢揚你幹嘛呢,我哥哥叫你坐下呢!」

 

夏瑾拉了拉柳迢揚,柳迢揚這才回過神來,在夏瑾的身邊坐下。

 

 

 

「這就是瑾瑾的朋友嗎?挺帥的。」

 

林霜沒在夏璋面前稱讚柳迢揚太多,夏璋在,總要為他顧著面子,只是淡淡打了個招呼。

 

她總是這麼得體,也因此贏得了夏璋和夏日申的歡心。

 

她把兩盤牛排放到了夏瑾和柳迢揚面前,又要替兩人倒上紅酒。

 

「我來吧。」

 

柳迢揚接過林霜手中的紅酒瓶,給在場四人的杯子重新滿上。

 

 

 

席間氣氛平和,幾個年輕人有共同話題,聊設計,聊珠寶,聊商場,聊股市,夏璋就像個家長一樣,問了柳迢揚的相關背景,柳迢揚也一一回答了。

 

除了父母雙亡,家境困窘,柳迢揚本身的條件其實沒得挑。

 

夏璋不是嫌貧愛富的人,林霜的出身也很一般,他們兄妹倆都一樣,不喜歡商業聯姻,非要自己找才舒心。

 

 

 

擔心柳迢揚不自在,用完餐後,夏瑾找個理由,就帶著柳迢揚退了出來。

 

「你覺得我哥哥怎麼樣?」

 

坐在車上,柳迢揚開車,夏瑾問。

 

「挺隨和的,不像一般小開。」

 

「那我嫂子呢?是不是很漂亮?」

 

夏瑾問這句話的時候,不像問她哥時那樣眉飛色舞。她有注意到看見林霜時,柳迢揚那一刻的失神。

 

 

 

「怎能跟妳比啊?」

 

柳迢揚笑道。

 

這答案夏瑾聽了順耳。

 

「那你看到我嫂子時愣了一下是在愣啥?」

 

柳迢揚頓了一下。

 

是他失態了。

 

「我覺得她手裡那兩盤牛排好香。」

 

「有這麼香?」

 

「我沒吃過和牛啊。」

 

氣氛就在一派輕鬆裡化解了。

 

 

 

柳迢揚開著車,來到隔壁縣市的海邊。這是夏瑾說要來的。柳迢揚以為她想看海,正想把車停到海邊去,夏瑾搖搖頭,道。

 

「再前面些,去那棟灰色的房子。」

 

柳迢揚把車子停到灰房子前,這才發現,這是一幢賣寶石的店。這裡的寶石全都跟海有關,各類珊瑚、珍珠、海竹等等。

 

 

 

夏瑾熟門熟路地拉著柳迢揚走了進去。櫃檯後的老闆一看見夏瑾,就熱情地打著招呼。

 

「是姓夏的丫頭啊,聽說上次的阿卡珊瑚獲得了大成功,今天來補貨嗎?」

 

夏瑾搖搖頭。

 

「阿卡珊瑚告一段落,我接下來的企劃是海藍寶。杜伯,我記得您這裡的海藍寶品質很好。」

 

說完,她轉頭朝柳迢揚道。

 

「杜伯的海藍寶,是全台灣最好的。」

 

柳迢揚不大懂寶石,但夏瑾是專家,他捨命陪君子就是。

 

杜伯用一個黑色絨布盒子盛了幾顆海藍寶出來,供夏瑾挑選。海藍寶以純正的藍色最優,而且顏色越深越好,偏綠偏灰都不佳。她一面挑,一面告訴柳迢揚。

 

柳迢揚把夏瑾說的都記住了。甚至,他也問了許多關於珊瑚和珍珠的問題。

 

為了夏瑾,他得趕快融入她的生活才行。

 

挑幾顆海藍寶,兩人在杜老闆的店耗了一個下午。

 

 

 

過了一個星期,柳迢揚來找夏瑾的時候,夏瑾將一只絨布盒子遞給了柳迢揚。

 

柳迢揚好奇地打開,那是一只白金領帶夾,是一條拉長的鯨魚造型。而鯨魚身軀下頭的波浪,便鑲了海藍寶。

 

而領帶夾背面,鐫上了四個字。

 

乘風破浪。

 

 

 

「海藍寶旺事業運。我總想送你海藍寶,帶旺你的事業發展。所以便定下了這個海藍寶企劃,叫做晴空萬里。而這只鯨魚,是世上唯一的一隻。」

 

夏瑾笑道。

 

「你喜歡嗎?」

 

 

 

乘風破浪,這是他最需要的。

 

不管多大的風浪,都阻止不了鯨魚的優游和前行。

 

這枚領帶夾,是很有心的作品。

 

「瑾瑾,替我戴上吧。」

 

柳迢揚剛下班,還穿著西裝制服,他拿下原本的老鷹領帶夾,夏瑾替他別上海藍寶領帶夾。

 

「其實,你原來那枚黑曜石老鷹領帶夾也很好看。」

 

夏瑾看得出那是設計款,絕對不是市面上隨處買得到的領帶夾。

 

夏瑾只是順口一說,柳迢揚臉色突然一變。

 

「那是同事送我的。」

 

他只擔心夏瑾看出那枚領帶夾的來歷,連忙解釋。

 

「你同事品味不錯呢。」

 

夏瑾笑著說,沒再繼續追問。

 

 

台長: 陳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