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5-01 00:44:36| 人氣58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35---白騁的秘密(BL慎入)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異磁洞被炸,白騁失蹤後,沈謬動用了他所有能用的關係,包括他自己,滿天滿地地尋找白騁。

 

就像十三年前,赤地修羅一夕之間突然消失,這次的赤地修羅也是,消失得就像一陣輕煙,什麼也沒留下。

 

他拜託這一路走來結識的道門師兄弟,也用一雙腿走過所有他知道的,白騁去過的地方,找王大福和熊二郎那些妖上天下地幫忙,也找了雁次山狐窟那一窩狐狸。祂們都承過白騁的情,自然義不容辭,也動用祂們的人脈,五湖四海鋪天蓋地地找人。

 

從狐窟那裡知道白騁失蹤了,玄承燁跑來找沈謬,問他到底怎麼回事。沈謬將前因後果全告訴了玄承燁,他只要一想到是自己把白騁送進異磁洞穴的,整個人就哭到顫抖不止。

 

玄狐狸,如果我這輩子再也見不到我師父,該怎麼辦?

 

沈謬抱著玄承燁痛哭,玄承燁拍著他的背安慰道。

 

「我也會動用我的人脈,替你找修羅大人的,你就別再難過了。」

 

「玄狐狸,你也覺得我師父沒有死,那具焦屍並不是他,對不對?」

 

「嗯,我也說不出原因,但他可是修羅大人,面對數不盡的圍剿屢仆屢起的修羅大人,就算那個異磁洞穴鎖住了他一身修為,他也不會就這樣死了。」

 

「那,他會不會怪我,替金淨雲引他入洞而生氣,再也不想見我了?」

 

「那更不會了。你可是修羅大人在這世上唯一的牽絆。而且你不也說了嗎?當初也是修羅大人自己願意入洞,想解決他身上問題的,所以他怎麼可能怪你?」

 

「對了沈謬,你曾替修羅大人卜過卦嗎?你們不是什麼山醫命卜相本事大得很,不如替修羅大人卜上一卜,也許就能知道他在哪裡。」

 

不提卜卦還好,玄承燁這一提,沈謬眼眶又紅了。

 

「自然卜過了,我用梅花易龜筮米卦銅錢卦卜了很多次,結果都是一樣的。卦象顯示師父他.......已經不在這世上。」

 

沈謬渾身都在顫抖,他緊緊抓住玄承燁的手臂,試圖穩住自己。

 

「所以,我不信卦,玄狐狸,你是一隻透徹的狐狸,我不信卦,我信你。」

 

 

 

不在世上?沈謬的話讓玄承燁愣了一下。他跟著白騁的時候,看過白騁卜卦,準得很,不管敵人在哪,馬上就能截到。沈謬是他的弟子,會差到哪去嗎?

 

「嗯,我說沈謬,你的修為和修羅大人不是一個級別,修業也不是頂認真的,也許你卜的卦根本不準,少自己嚇自己了。」

 

「是,不信卦,我只信你。」

 

只卜一次,或只卜一法,還有可能出差錯,但用了那麼多卜筮之法,卜了那麼多次,結果都一樣的機率能有多少?

 

但沈謬現在不需要事實,他只需要支持他走下去的力量。

 

 

 

花了半年的時間南北奔波,沈謬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甚至,從金裹兒那裡得知,如塵的行蹤石沉大海,沒再出現,連她父親都逐漸相信那具焦屍就是白騁了,還把焦屍帶回青陵派厚葬。

 

大家都說白騁死了,金淨雲身為師兄,白騁活著的時候害他跟著遭受非難,白騁死了之後,金淨雲卻還能對他的身後事慎重處理,玉面觀音實是有情有義。

 

又讓那個沽名釣譽之輩贏了一次。但沈謬沒有心思去管金淨雲了,儘管他知道異磁洞爆炸和金淨雲脫不了干係,他應該要為白騁報仇。

 

可他為什麼要幫白騁報仇?他如果這樣做,不就是承認白騁已經死了?

 

不,師父沒有死,所以我的當務之急,是把師父找出來。

 

 

 

沈謬回到方回山木屋,半年來他也回過這裡幾次,他想也許在某次推開木屋大門時,會看到一燈如豆,白騁坐在燈旁,替他補衣的身影。

 

或者廚房會傳出何首烏燉烏骨雞的藥膳香氣,從前的一切都突然回到了他眼前。

 

他一直失望。待個一天,便又出門找尋白騁。

 

他甚至也對他向來不喜歡的喬子軒祈求過,就算白騁愛的是喬子軒他也認了,只要他能回來。

 

 

 

這次,沈謬待的有些久。他試著做些白騁以前做給他吃的料理,學著白騁補衣裳,找喬子軒喝酒,在冰湖上滑行,在月下吐納。

 

把白騁做過的事,再做過一遍,兩遍,三遍......

 

他還把白騁的書齋重新整理了一次,那些已經蒙塵的書本法器清理乾淨,衣物也洗好晾好再收回去。這些事以前都是白騁在做的。

 

這間方回山小屋,白騁的魔氣已經逐漸散去,陽光又重新出現在方回山上。

 

沈謬抬起頭,看著那片有陽光的朗朗藍天。

 

白騁說過,他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陽光了,如果師父在,他會很開心的吧?

 

 

 

在屋外待到太陽下山,其間王大福有飛過來跟他說說話,沈謬又回到小屋裡,繼續整理白騁的道藏。

 

在擦拭其中一本「滌厄真經」時,突然有一只黃色的信封,從裡頭掉了出來。

 

沈謬在修習的過程裡並沒有特別喜歡看書,這本滌厄真經他從來沒看過,也從來沒見過這紙信封。

 

沈謬將信封拾起,看信封上的落款,白騁師兄道啓,字跡遒勁。

 

師兄?這是喬子軒寫給白騁的信?難道,是情書?

 

沈謬躊躇了一下,沒有馬上開啓這封信件,他在想,如果喬子軒跟白騁說了一些讓他氣炸的情話,他該怎麼辦?撕了它?

 

不,他必須控制自己,也許這封信對白騁很重要,是喬子軒留給白騁的念想,如果他撕了它,白騁也許氣得再也不回來了。

 

沈謬深深吸了一口氣,穩定心神,才從信封中,取出一張信紙。

 

那信內容有點長,並不是情書,沈謬一行接著一行仔細看下去。

 

沈謬發現,當他看完這封信,整個背,早已被冷汗浸濕。

 

當時白騁已經瘋魔,成了赤地修羅,被逐出師門後,人偶爾正常時,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怎麼會沒法控制自己的神智而去殺人?

 

喬子軒為了他,回到師門代他調查,把調查的結果,寫成了這張信紙。

 

上頭,是白騁身上的最大秘密。

 

 

 

十五年前,當時的如塵做出了一個他一輩子最引以為傲的法器,叫「赤血珠」。

 

擁有赤血珠的人,能吸納他人的修為轉成己用。這項發明,讓修者的修為一日千里,一個百歲的修者,擁有萬年道行不再是夢想。只要他把殺死的妖魔道行吸納後,轉為己用。

 

當然擁有赤血珠的修者,也會成為超越天地神靈的存在。

 

這都是理論,但必須要加以實驗,才能證實它的效果。這樣劃時代的成就,自然不能找些烏合之眾來做實驗,不僅浪費,凡胎肉體也難以承受不斷膨脹的修為。

 

如塵和當時掌門黃蘗,和一干青陵派長輩秘密商議的結果,決定在金淨雲和白騁之間選擇一人,做為赤血珠的載體。

 

因為這兩人,是青陵派年輕一脈,資質最高者。

 

至於要選金淨雲,或者白騁,大伙爭論不下,最後,長輩們決定,給予兩人前去荒山誅殺凶獸朱厭的任務。那朱厭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天生神力,性格兇悖,已有許多修者死在朱厭的魔爪之下。

 

能勝過凶獸朱厭的人,修為夠高,定也能承受赤血珠。

 

 

 

這場對話,被金淨雲偷聽到了。除了凶獸任務,他也聽到如塵說明了,如果赤血珠實驗失敗,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但那時的如塵自信滿滿,雖然知道有可能出現不好的結果,但他也說了,成功和失敗的比率,是九比一。

 

 

 

金淨雲和白騁同時去執行這項任務,但金淨雲不想被拿來做實驗,因此故意敗在朱厭手下,受到不輕的傷。而什麼也不知道的白騁,誅殺了朱厭,凱旋而歸。

 

這也決定了白騁成為赤血珠載體的命運。

 

在慶功宴上,很少喝酒的白騁被下了藥,如塵趁機將赤血珠,植入白騁體內。

 

體內被植入東西,白騁從頭到尾都不知道,他只覺得隨著殺戮,自己似乎越來越強,本來和他的實力差不多的金淨雲,被他遠遠地拋在腦後。

 

然後,連師父黃蘗道人都打不過他,才十七歲的白騁,成了青陵派第一高手。

 

隨著任務漸多,他成了北道門第一高手,甚至不到一年,他成了天下道門第一高手。

 

那段時間,白騁的進步,讓黃蘗道人和如塵他們興奮不已。

 

可漸漸的,白騁的神智,有被赤血珠控制的跡象。

 

甚麼叫被赤血珠控制?赤血珠吸納敵人的血魂,那是它的本能,它控制了白騁,讓白騁也生出了無限制吸納血魂的慾望。

 

他開始嗜殺。

 

後來如塵才驚覺,他造出的這項法器超乎他預料地強勢太多,強勢到連他都無法控制。

 

就這樣,白騁成了一個沒有意識,嗜殺的工具。

 

而青陵派為了本門聲譽,謊稱白騁練了邪功,將他逐出師門。

 

 

 

在喬子軒寫這封信之前,沒有人願意告訴白騁他究竟怎麼了。面對自己的改變,他只能無盡地惶恐。

 

讀了這封信後,白騁發了狂,他從到到尾都不知道自己做錯了甚麼,為什麼師門要這樣對待他,當時的他就想直接回青陵派,把人全殺了!

 

喬子軒為了阻止他,犧牲了自己。

 

喬子軒死了,才讓白騁得到冷靜。

 

白騁在悲憤之餘葬了喬子軒。他還是回到青陵派質問黃蘗道人。

 

黃蘗道人向他承認,實驗失敗了。在他開始失控之初,如塵曾經想動手把他身上的赤血珠取出,希望能救他。

 

然而赤血珠已經不在當時植入的地方,它溶成了白騁的血肉。

 

從此,白騁就是赤血珠,他不再是個人,而是出自青陵派,一項法器。

 

還是失敗的瑕疵品。

 

 

 

正常時的白騁,因為這樣而厭世、自卑、自暴自棄。所以,他一直沒有對沈謬說出實話。

 

他擔心沈謬知道,他其實已經不是一個人,而只是一個失敗的法器。

 

這封信讀得沈謬心都在顫抖,原來看上去傾覆天下的白騁,其實只是一枚青陵派的棄子。

 

他甚至沒有做錯什麼,他所敬所愛的人們,就為他註定了這樣命定的一場悲劇。

 

是黃蘗道人帶他上山。所以在他們相遇之初,他才會告訴沈謬,伸出援手的,不一定是好人。

 

那是他多年來不可負荷之重,是他切身之痛。

 

沈謬不知道白騁肩上的的負擔竟是這樣沉重。一直以來,他享受著白騁的照顧,並以此為理所當然,在白騁最需要他理解的時候,他卻選擇背棄他。

 

玄狐狸說,自己是白騁在這世上最看重的人。天知道白騁在經歷至親背棄,手刃摯愛這一切後,煎熬了多久,才終於鼓起勇氣,接納和自己的這一段新關係。

 

而他沈謬這一路走來,又為白騁做了些什麼?這樣好的師父這樣辛苦的白騁,還會再回來嗎?

 

 

 

沈謬的眼淚,一滴滴落在喬子軒的信紙上,他的肩膀顫動,哭得難以自止。

 

 

 

喬子軒在信末,付上了一張紙,那張紙有一邊是毛邊,顯然是從哪裡撕下來的。

 

沈謬想起青陵派掌門書齋裡的法器圖譜,正是那頁被撕掉的如塵第十五項法器。

 

赤血珠,白騁。

 

台長: 陳跡

陳跡
今晚猛追[念念無明]和[黑幫少爺愛上我]兩部劇
結局明天再寫了XD
2022-05-01 23:45:49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