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4-30 00:13:57| 人氣567|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34---到底是誰(BL慎入)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當沈謬回到洞前,他看見巨石滾向了一邊,整個山洞門戶大開,還從裡面冒出了縷縷黑煙,一陣焚燒著什麼的刺鼻焦炭味,充斥了洞前的整個空間!

 

沒等煙散去,沈謬衝進了洞穴內,洞裡光線原就暗淡,加上那些黑煙,能見度幾乎是零!

 

 

 

「師父......師父.....你在哪?」

 

在黑煙裡,沈謬叫道。卻得不到絲毫來自白騁的回應。

 

「師父!白騁!」

 

沈謬在黑暗中摸索了半晌。

 

卻突然在腳下,彷彿踢到了一件巨大的物事。

 

 

 

大概像一個人型那樣的大小。

 

沈謬知道,那就是個人。

 

沈謬緩緩地蹲下,顫抖地伸出手去,摸那被他踢中的物事。

 

然後他的手心,黏了一掌黑色的碳粉。

 

 

 

沈謬理都沒理她就往無妄山衝,金裹兒覺得擔心,也跟了過來,當沈謬衝進山洞時,她因為情況未明本想阻止,卻哪裡有辦法阻止?

 

拾起一段樹枝點燃,金裹兒跟著進入山洞,替沈謬照明。

 

她看見沈謬蹲在一具黑色已然炭化的人型之前,嚇了一大跳!

 

洞裡並沒有看見白騁,難道這具人型......就是白騁?

 

 

 

「怎麼回事?妳爹他到底做了什麼?」

 

沈謬朝金裹兒吼道!

 

「沒有......沈師兄你冷靜一點,我爹人在青陵山他能做什麼?不可能是我爹做的!」

 

金裹兒知道沈謬在想什麼,如果這具人型就是白騁,沈謬一定會瘋掉!

 

「這個人也不一定是白前輩......沈師兄你等我.......我去找我爹來,讓他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金裹兒安撫了沈謬後,使出冰行訣,用最快的速度飆回青陵派,把金淨雲請過來。

 

沈謬沒有走,他只想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巨石為什麼移開了?整個山洞裡為什麼有燃燒過的痕跡?師父為什麼不見了?

 

他拒絕承認那具人型就是白騁。

 

雖然人炭化以後因為脫水,根本無法判斷焦屍原本的身型,雖然山洞裡的白騁根本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任何人都能用任何方式殺了他。

 

但他還是拒絕承認這具焦屍就是白騁。絕對不是。

 

沈謬雙眼發紅,退了幾步,站得離焦屍遠遠的。他覺得師父一定是不知道想到甚麼法子脫困了。

 

至於這具焦屍的身分,沈謬現在沒有那份理智能夠爬梳。

 

 

 

金淨雲帶著幾名弟子,跟著金裹兒過來了。他從金裹兒口中聽到這裡的變局,眉頭蹙得很緊。

 

 

 

沈謬察覺到金淨雲來了,便衝上前去,責問他。

 

「你到底對我師父做了什麼?」

 

他伸手就要去扯金淨雲的前襟,卻被幾名青陵派的師兄弟攔住。

 

「不得對掌門不敬!」

 

一左一右,兩名弟子架住了他!沈謬掙扎無已。

 

 

 

金淨雲一個人走進被劇烈焚燒後的山洞,也看見了地上那具焦屍。

 

那具焦屍被焚燒得很徹底,身上的衣著配件毛髮皮肉燒得面目全非。

 

金淨雲靜靜地站在黑暗裡,沉思著什麼。

 

 

 

雖然他答應了如塵要好好照顧白騁。然而在金淨雲的計畫裡,根本沒有白騁恢復正常這一環節。

 

他打算白騁一進洞,跟常人無異時,直接解決了他。

 

他這是為蒼生除害,沒人能說他什麼。

 

雖然他是大師兄,但白騁從小與他不合,他資質高,恃才傲物,從沒將他這個大師兄放在眼裡。

 

師父愛他,師叔愛他,整個青陵派的長輩通通都愛白騁,覺得他一定能成為青陵派最出色的弟子。

 

面對白騁的鋒芒,其鋒不可觸,其末可趁,金淨雲這個大師兄也只能韜光養晦,謹慎度日,成為一個和白騁不一樣典型的人,或許金淨雲也能有他的優勢。

 

如果不是十五年前那場變局,或許他一輩子都得被白騁壓著打。

 

白騁成了赤地修羅,才被青陵派內諸長輩放棄,如果他恢復正常,是不是又會成為青陵派最出色的弟子?

 

這樣,他金淨雲又算什麼?

 

他已經是掌門。難道還不能擺脫白騁的陰影?

 

他是一定要殺了白騁。反正做了這件事,只會替他的形象加分,天下人都會覺得他殺了個魔頭,造福蒼生。

 

所以,白騁必須死。

 

 

 

豈料沈謬在白騁進入洞穴後,就死守在外頭,金淨雲一時沒有機會下手。

 

金裹兒無心插柳,替白騁送飯時,把沈謬帶回去了,金淨雲立刻命令杜銘,前來無妄山解決了白騁。

 

杜銘帶了火藥。他會點燃火藥,從遞食物的孔隙裡丟進去,白騁沒地方躲,就會被炸死在異磁洞內。

 

 

 

目前看起來,火藥是炸了異磁洞,那巨石也許是被火藥炸飛移位的。然而地上這具焦屍,會是白騁嗎?

 

金淨雲沒有十足把握。因為杜銘並沒有回去覆命。

 

連他也看不懂了。地上這具焦屍到底是誰?

 

 

 

金淨雲出了山洞,沈謬連忙責問他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金淨雲不說話,他讓他帶來的青陵派弟子進行搜山。

 

他想找杜銘,或者白騁的下落。找到其中一人,那麼這焦屍,就只能是另外一人。

 

 

 

「是你害了我師父對不對?你把我師父弄哪去了!」

 

沈謬乍得自由,朝金淨雲撲了過去,金淨雲一招人靈訣,把沈謬定在當下!

 

「金淨雲!」

 

沈謬吼道。

 

 

 

「你不想知道焦屍的身分嗎?我正在查,你想干擾嗎?」

 

金淨雲也沒了應付他的心思,直接回道。

 

「沈師兄,這件事和我爹無關。他聽見白前輩出事便馬不停蹄地趕來,對於白前輩的下落,他跟你一樣著急。」

 

金裹兒並不知道父親的心思,她向沈謬解釋著。

 

他還得靠金淨雲弄清楚焦屍的身分,甚至白騁的下落,這當口得罪金淨雲無益,索性不說話。

 

金裹兒求情,金淨雲才解開沈謬身上的咒。

 

 

 

青陵派弟子幾乎把整座無妄山都翻了過來,卻沒有找到白騁或者杜銘任何一人。

 

事情又回到原點。這具焦屍不知道是白騁,或是杜銘。

 

 

 

處理白騁這件事,金淨雲已經謀劃很久,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他的臉色一路黑到底。

 

雖然那具焦屍也有可能是白騁。但目前始終不能確定。

 

那萬一,焦屍是他的高足杜銘呢?

 

依據沙盤推演,杜銘並不會進洞,他只是將火藥投進洞去。當火藥炸開,就算威力連巨石都炸飛了,杜銘也只會在洞外,跑進洞裡被燒成焦屍的機率並不高。

 

倒是爆炸的瞬間,白騁在山洞內,燒成焦屍的機率高於杜銘。

 

他還是得繼續懸著一顆心。不過這麼一推斷,焦屍是白騁的機率理論上會高一些。

 

只是若焦屍真是白騁,那杜銘呢?

 

 

 

為今之計,金淨雲決定先回去等杜銘的消息,也許杜銘因為什麼事而耽擱了。若杜銘能回到青陵派,那焦屍的身分就能底定。

 

但若杜銘一直沒回去......

 

到時就又得從長計議。那麼,眼前的沈謬,就還是有他的利用價值。

 

還是先別和他撕破臉了。

 

 

 

主意既定,金淨雲領著一干青陵派弟子準備回山。

 

「你們要走了?那我師父怎麼辦?」

 

沈謬叫道。

 

「回去等如塵師叔的消息。」

 

金淨雲回答。

 

如塵這兩個字是萬靈丹,是希望所在,又不會當場出現戳破金淨雲的謊言。

 

果然一聽到如塵,沈謬的情緒就穩定了些。他是青陵派內高於金淨雲白騁的存在,一定會有辦法的。

 

 

 

如塵那方,沈謬請金裹兒在金淨雲身邊,幫他打聽著,而沈謬自己,他想去找白騁。

 

雖然那具焦屍就是白騁的機率很高。但對沈謬來說,只要他不信,白騁就沒有死。

 

 

 

 

 

 

 

 

 

 

 

台長: 陳跡

Jia
你的小說好厲害
幾乎每天都有在更呢><
2022-04-30 21:44:20
版主回應
我有一種[一天沒寫小說就會渾身不舒服]的症頭~~~XD
2022-04-30 21:47:45
Jia
嘻嘻
我理解呢 (拍肩握手><
2022-04-30 22:01:31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