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4-02 21:30:47| 人氣56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30---如塵(BL慎入)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玄承燁走後,沈謬在客棧養了很久的傷,他不想見任何人,不管是白騁,金裹兒,甚至金淨雲他們。

 

白騁將他養育成人,教他術法,教他武藝,教他一切做人做事的道理,他的所有價值觀和感情都是白騁建立的。

 

然後有一天,他知道了白騁殺了他的父母,毫無理由地毀了他原本圓滿的家庭,白騁就是毀了他一輩子的元兇。

 

他的價值觀和情感,從前所相信的一切,全都頹然崩塌。

 

 

 

他曾想過,如果白騁為此向他道歉,他該怎麼辦?就這樣原諒他嗎?對白騁的恨意讓他痛苦莫名。如果白騁真的誠心誠意為殺死他父母而道歉,也許,他是不是該原諒,該放下?

 

現在很好,白騁壓根沒有道歉的意思,他甚至認為他沒有錯,就像他殺過的其他無辜的靈魂,對白騁而言,他父母的命,就像一隻雞一隻鴨一樣。

 

他也不必再掙扎了。就這樣恨著白騁吧!

 

一直待在客棧裡,坐在窗前,看著窗外那片天,任外頭魔道之間殺得天昏地暗,全然與他無關。

 

直到有一天,身體好得差不多,他也沒錢付客房費用了,沈謬才離開。

 

 

 

離開後的沈謬,朝青陵山方向而去。一路上,他看到妖就殺妖,看到魔就殺魔,看到鬼就殺鬼。他知道這些負面能量的後盾就是白騁,祂們若走投無路就會去找白騁,讓白騁替祂們出頭。

 

祂們都認識沈謬,告狀時也能確定對象。

 

就這樣和白騁對著幹,殺他的嘍囉,不讓白騁好過,最好白騁忍不住了,出馬殺了他。

 

不,沈謬知道白騁殺不了他。他不是喬子軒,沈謬的修為也許遠比不上喬子軒,但白騁殺得了喬子軒,卻殺不了他。

 

他那招「超快速結符煞」是往死裡練的,喬子軒也不會,他和白騁周邊的一切都會替他擋住白騁,白騁殺不了他。

 

只是,他也殺不了白騁。

 

或許,也不必超快速結符煞了,乾脆就讓白騁殺了自己,反正自己早該在七歲那年就去死了。

 

跟爹娘一家團聚,白騁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這樣他可開心了?

 

沈謬心裡亂七八糟,遇妖殺妖,遇魔殺魔。

 

白騁大開殺戒,沈謬也大開殺戒,但沈謬和白騁畢竟不一樣。修為上就不一樣。白騁只有他殺人的份,沒人殺得了他,但沈謬修為不高,一個稍有道行的魔或妖就可能傷或殺他。

 

沈謬大開殺戒的結果,就是一路負傷,好幾次差點死了。那些有一定修為,贏過他的妖邪,邪亦有道,知道還是得給白騁面子,到最後還是手下留情了,沈謬這才留著一條賤命。

 

但身體上,心境上,也已經半死不活了。

 

 

 

沈謬到鹿門山出任務後,已經很久沒回青陵派了,金裹兒有些擔心,便出來尋他,知道他在鹿門山的任務是成功的,只是人不知道跑哪去了。

 

找了許久,金裹兒才在附近墳場,聽到兩隻新鬼討論要躲起來的事。說祂們的朋友警告祂們了,沈謬現在看到鬼都殺,讓祂們躲遠些免得魂飛魄散。

 

然後,循線找到大字型躺在黃土地上,一面流血一面看月亮也不去治療,把血流乾了暈過去的沈謬。

 

 

 

金裹兒將沈謬帶回青陵派,悉心照顧他。沈謬覺得每次受傷都是承蒙她照顧,對她很不好意思。

 

「沈師兄,你不必內疚,我這樣做,也是為了我自己。」

 

金裹兒笑語溫柔。

 

「只有你安然無恙,我才能開心。」

 

沈謬看著金裹兒,聽著她體貼的話語,心中一動。

 

這世上除了白騁的心意,他就沒在意過旁人的,就連哪個女孩對他有意思,都是白騁告訴他的。

 

白騁說過,他覺得金裹兒喜歡沈謬。

 

難道這是真的嗎?

 

 

 

跟白騁給他的愛恨交迭不同,金裹兒對他的態度就像棉花,軟軟的躺在上面很舒服,讓他一點壓力也沒有。

 

金淨雲也很器重他。

 

也許,他可以試著喜歡上金裹兒,忘掉白騁帶給他的折磨?

 

 

 

見沈謬一直盯著自己看,剛收拾藥碗的金裹兒有些不好意思,俏臉一紅,問道。

 

「沈師兄,你幹嘛一直看著我?」

 

「沒什麼,只是在想,應該怎麼謝妳。妳喜歡什麼?」

 

金裹兒的臉更紅了,這要是玄承燁在,肯定在沈謬耳邊道,你犯啥蠢,人家喜歡的就是你啊,唉人類是有多遲鈍才這樣問,趕快撲上去雙修啊之類的。

 

「沈師兄,你身子快好起來吧,等好起來了,我再告訴你。」

 

金裹兒忙端著藥碗走出了房間。

 

 

 

在青陵派的這段期間,他幾乎把藏經閣所有藏書都翻過一遍了,還是沒有找到治癒白騁的方法。

 

他記得金淨雲曾跟他說,白騁練過的邪功,叫赤血經,在藏經閣裡,他也找不到一絲一毫,關於赤血經的記載。

 

他問過金裹兒,金裹兒也說沒聽過赤血經,而饒是金裹兒醫術學得好,對於白騁的症狀,她也束手無策。

 

沈謬在青陵派裡待久了,和一些師兄弟熟稔起來,甚至是一些長輩師叔伯,或者上次去仙靈派也問了對方掌門但他們都不知道赤血經。

 

他們都只知道,白騁是因為練了邪功而走火入魔,至於詳細狀況,恐怕也只有黃蘗道人的嫡傳弟子知道了。

 

沈謬很多次告訴自己不要管白騁的死活,他要走火入魔就去走火入魔,要殺人就去殺人,仇家成千上萬都不關他的事了。

 

只是最近在藏經閣讀書的過程中,他讀到了關於修練道術走火入魔的後遺症,有可能失心瘋,有可能換了人格,有可能反而武功盡廢,甚至可能死亡。

 

他又想起了和白騁初遇之時,白騁曾告訴他,他隨時會死。

 

難道修練赤血經走火入魔的後遺症就是死?

 

死就死,他殺了自己的父母還一點悔意也沒有,就該去死。

 

沈謬一直這樣告訴自己。

 

說是這樣說,但,趁金淨雲帶著一群青陵派弟子上京替朝廷國運祈福,不在派內之時,沈謬站在了他書齋門前。                                                                                    

 

僅次於藏經閣,這裡的藏書是青陵派內第二多的。

 

也許這裡會有救白騁的辦法。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沈謬始終還是放不下白騁。

 

他是想救白騁,但他覺得自己真是沒救了。

 

 

 

三更半夜,沈謬偷偷跑了進去,為了擔心被人發現,他不點蠟燭,他記得金淨雲有顆夜明珠收在了匣子裡,夜明珠的光線溫和,只要稍為遮擋,外頭看不見裡面的光。

 

他開始找書櫃裡的藏書。這裡的卷子偏向一些公文,還有人事資料,甚至是青陵派的派史,歷屆掌門的著作。

 

他在書櫃下方的抽屜裡,找到了一本畫冊。那是金淨雲和白騁那一代弟子的圖像。他看見白騁的畫像,就在金淨雲的後面。

 

白騁年輕的時候,和現在其實差異不大,這畫像手裡還拿著一柄七星劍,英姿颯爽。

 

那應該是他道行尚淺時的畫像。

 

後面一頁,就是喬子軒的畫像。沈謬來到白騁身邊時,喬子軒已經投胎去了,所以他一直沒見過喬子軒。

 

滅難蓮火,氣宇軒昂。人說黃蘗道人三個徒弟姿若天人,這樣一比較起來,人稱玉面觀音的金淨雲似乎沒那麼出色了。

 

至於自己,跟那位親愛的喬師叔更是沒得比,沈謬都可以想像白騁抱著自己的時候,心裡搞不好委屈過幾百遍了。

 

難怪他會說自己和喬師叔間他更喜歡喬師叔。

 

哼,人都死了,白騁你倒是敢。

 

他當然敢,那條爬床的蛇精,沈謬想到就咬牙切齒。

 

只恨自己無能,不管白騁和蛇精他都打不贏。

 

沈謬,長得醜還不安份點,趕快乖乖習武,不然啥都沒有了。

 

 

 

沈謬差點把滅難蓮火的圖像撕下來,最後還是放棄了,老實說喬師叔又沒得罪他,得罪他的是白騁,要對付也該對付白騁才是。

 

沈謬把弟子圖冊收起來。他看見隔壁抽屜,又有一本厚厚的青皮冊子。

 

上頭寫的標題,是「法器圖譜」。

 

那是青陵派造過的所有法器圖譜。青陵派的法器分兩種,一種是臨時性的,和敵方對陣時臨時施咒,有時效性,這種法器不算。

 

能夠列入圖譜的,都是正正經經造出來的,永久性的法器,是本身就帶著靈性的法器,非施咒而成的。

 

 

 

沈謬一頁一頁翻著。那圖譜除了描摹出法器的外型,還有製造材質,功用,買家,現在在哪裡,哪一年造出來的,記錄得很詳細。

 

沈謬努力地把法器圖譜記起來,能記多少就記多少,白騁那裡沒有這樣的書,但沈謬知道他如果也能造法器,這輩子大概富可敵國了。

 

他發現這其中有很多頂級的厲害法器,落款都是同一個人,如塵。

 

沈謬不知道有甚麼用,但下意識就把這個名字記了起來。

 

大概從三十年前到十年前,二十年間,青陵派最厲害的法器,都是這個如塵造的。

 

這本法器圖譜,在法器造完後就會記載上去。因此都是按照時間順序排列而成的。

 

沈謬翻著翻著,卻突然發現,有一頁被撕了下來,毛毛的紙邊還留在上頭。

 

被撕下來的那頁前一頁,大概是十六年前造出的法器,後一頁,是十四年前。

 

所以夾在中間,被撕掉的那一頁,應該是十五年前造出的某項法器。

 

奇怪的是,這本法器圖譜整本好好的,為什麼只有這一頁被撕掉?

 

沈謬又開始尋找那失落的一頁法器,他想會不會是不小心被撕下來,順手夾在了哪裡?

 

那又是什麼法器?

 

沈謬找了一個晚上,很遺憾的,再也沒有缺失這頁的線索。

 

 

 

他覺得金淨雲或許知道,但他是不告而侵入,所以這件事並不適合去問金淨雲。

 

但那幾年的法器都是如塵造的,他可以從如塵這個人著手。

 

所以這一夜,也不算毫無收穫。

 

 

 

 

台長: 陳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