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24 22:09:25| 人氣662|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9---沈謬是不是死了(BL慎入)

推薦 2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沈謬還沒說完,就倒在白騁身上睡著了。白騁就這樣背著他,怔愣許久。

 

他說,他不會再讓自己經歷那樣的痛。

 

喬子軒過世時,白騁的痛苦,讓他從裡到外變了個人。

 

那是對自己一切的徹底否定。

 

 

 

沈謬知道了他和喬子軒的事後,沒有離開,非但沒有離開,還信誓旦旦說了,那樣的痛苦,不會再讓他經歷第二次。

 

相形於自己,如此虛弱的沈謬,要如何不讓他經歷第二次痛苦呢?

 

 

 

不過,他沒有選擇離開。也不枉自己,白疼了他九年。

 

我也會盡量克制我自己,不讓十二年前,和師弟之間的悲劇再度重演。

 

 

 

白騁將沉睡著的沈謬放上了榻,用溫水替他擦拭了臉和手腳,自己也盥洗一番,便上榻一起睡了。

 

因為沈謬的堅持,師徒倆還像過去一樣,隨著真相揭發,生活卻沒有改變。

 

 

 

第二天一早,沈謬是被斜照進來的晨曦擾醒的。

 

他揉揉眼睛,讓瞳孔適應了光線後,才看清楚屋內的一切。

 

白騁還沒醒,安安靜靜地躺在他身邊。

 

沈謬心底一喜,側過身來朝著白騁,一手支著額際,看著白騁平靜美好的睡顏。

 

那年他在大街上,初遇白騁時,白騁說他二十五歲。九年過去了,白騁理應三十四歲了,然而他的容顏和當年並無二致。都說修道之人,有了道行,外貌就不容易老。

 

會不會再過十年,自己年近而立了,看上去反而比師父更老了?

 

如果不是師父,自己也許就在當年,死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沒人知道。

 

無親無故,連埋葬屍首的人都沒有。

 

沈謬覺得,他一定是上輩子拯救了世界,老天才會派白騁這麼一位神仙來照顧自己。

 

他的師父是天地間最好的人,他永遠不想同他分開。

 

沈謬將臉湊近了白騁的肩窩,手臂摟住了白騁的腰,長腿蹭上白騁的。

 

師父的身體,泛著沉水香氣的,又香又暖,給了他很大的安全感。

 

 

 

白騁身上的衵衣,被沈謬蹭出了一點縫隙。

 

從沈謬的角度,可以透過縫隙,看見白騁結實勻稱的胸肌,和胸口誘人的一點。

 

沈謬不是沒看過白騁的裸身,白騁失控,把自己沉浸冰湖時,沈謬都會陪在他身邊。小時看著沒感覺,但隨著年齡漸長,沈謬覺得白騁的裸身極美,每每見了,都會令他口乾舌燥。

 

一直吞口水都緩解不了的。

 

沈謬輕輕地,將手掌伸進了白騁胸口。

 

 

 

就這樣磨著蹭著,沈謬突然發現,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好像起了變化。

 

越來越脹,有些難受,又有些快感。

 

沒法忍住不蹭。

 

若要說感覺,倒有些像癢,越撓越癢,越癢越撓,沒法忍住不去撓他。

 

沈謬心虛地看了白騁一眼。還沒醒。於是他就放心地一直蹭,一直蹭。

 

 

 

白騁是習武之人,向來淺眠,沈謬這樣蹭,他怎麼可能沒感覺?

 

他也曾年輕過,知道沈謬也到了對那方面好奇的年紀。

 

只是,好奇歸好奇,也得挑對象才是。身為他的師父,得找機會好好導正他。

 

對白騁來說,他把沈謬的行為解讀為,沈謬的生活圈裡只有他,沒有機會和女人互動才會這樣。

 

青少年好面子,白騁擔心沈謬尷尬,因此裝睡。

 

 

 

但白騁自己,對同性是有感覺的。自從喬子軒過世後,他的心旌便再無動盪。

 

沈謬再這樣蹭下去,他可能會失控。

 

 

 

白騁偽咳了一聲。

 

嚇死沈謬了,他馬上縮起手腳。

 

 

 

白騁睜開眼睛,緩緩起身,深吸了口氣,看著一臉驚恐的沈謬。

 

「醒很久了嗎?肚子餓了吧?師父先去熬粥,吃完了,開始教你畫符令、結符煞。」

 

白騁淡定地離開了床榻。

 

見白騁好像不知道自己方才做了啥,沈謬這才鬆了一口氣,但事情還沒解決,他猛地跳下床榻,朝茅廁跑去,釋放了一波,這才淡定地走回餐桌等吃。

 

 

 

接下來的日子,沈謬專心修練。一方面,白騁開始教他青陵派的核心術法了,不得不專注。另一方面,沈謬也能藉由高強度的修練,壓抑住青春期的躁動不安。

 

最重要的事,他要讓自己比白騁更強,這樣才能幫白騁除去心魔。

 

 

 

隨著沈謬漸漸長大,出落得玉樹臨風,師徒倆下山賣柴時,總有些女孩對著沈謬色授魂與,丟手帕丟水果擦汗等,希望吸引沈謬的注意。

 

當然白騁也生得好看,師徒倆站在一起,直如樂廣衛玠一般不分軒輊。只是白騁在方回城百姓心目中,人設就是個窩囊廢,相形之下,沈謬顯得歹竹出好筍,出淤泥而不染,白騁自己也斷情絕愛,樂得清靜。

 

但沈謬就不一樣了,他沒有和女孩子談戀愛的經驗,不知道被丟手帕丟水果替他擦汗是女孩對他示好的方式。跟個二楞子一樣,手帕掉地了他踩過去,水果丟過來他繞過去免得被砸到,女孩拿手絹幫他擦汗他嫌手絹上的香氣留在他臉上娘得很,馬上自己再擦一遍,弄得方回城的姑娘們氣得半死,說爛好人教出來的徒弟也是傻的。

 

白騁沒辦法,只好直接告訴沈謬,她們那樣做是表示喜歡你,你可以從她們之中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接受她的手帕或水果,交往一陣子就可以成親,師父可以替你說媒。

 

 

 

沈謬瞪大了眼睛望著白騁,對於有人喜歡自己,好像很震撼的樣子。

 

 

 

「成了親,我可以繼續跟師父住在一起嗎?」

 

這是沈謬的第一個念頭。

 

白騁也沒想到沈謬會這麼問他,笑道。

 

「不行。成了親,你自然要和你所愛的人住在一起,這才叫成家。」

 

「那師父,成親只能是一男一女嗎?」

 

沈謬又問。

 

白騁又是一愣。理論上是這樣。可他當年和喬子軒,也寫過合婚庚帖的。

 

他無法斷然回答沈謬。

 

「這才叫成家?可師父和我,住在師父的小屋裡,不也是一個家嗎?」

 

沈謬說完,用袖子抹了抹香香的臉,逕自走了。

 

 

 

沈謬的回答不大對,但白騁聽在耳裡,卻覺得舒心。

 

 

 

 

最近下山賣柴,富農老李對沈謬顯得很殷勤,明明還剩很多柴,他便急著叫貨。女兒李月身子已經全好,常常做些小糕點給沈謬吃。沈謬正在長身體,容易餓,對李月的糕點來者不拒,他最喜歡李月做的梅花酥,自己吃了,也會給白騁帶去一些。

 

若是身上衣服破了,李月也會幫他縫補。沈謬穿的都是白騁和喬子軒年輕時穿的舊衣,縫縫補補地,看上去不體面,李月便替沈謬做了一身新衣裳,手工細緻,沈謬穿上去,當場帥了兩個等級。

 

還有外袍、鞋子,沈謬身上越來越多李月的手藝,老李和李月說是為了感謝沈謬,趕跑狐妖的救命之恩,沈謬對李月也不排斥,常常月姊姊親近地喚她。

 

 

 

看著沈謬換上李月做的衣裳,漸漸不穿他和喬子軒的舊衣,白騁直覺,李月父女對沈謬應該有別樣的心思。

 

而沈謬對李月也不一樣。為了救她與狐妖為敵,那可是拼了命的。

 

沈謬沒有父母,身為他的師父,白騁覺得,有空他應該上門,去問老李父女的意向。

 

也許,沈謬就要離開了。雖然有些失落,但這一切都是為沈謬好。

 

 

 

這天,沈謬下山去賣柴,日落了還沒回來,白騁正擔心著要下山找人,一出門,卻看見一只竹蜻蜓掉了下來。

 

這竹蜻蜓上被沈謬施了咒,成了會飛行的法器,這才能認得路,幫他捎訊息回來。

 

解下竹蜻蜓上的字條,是沈謬的字跡,上頭寫著。

 

「師父:今晚月姊姊家中有事,央徒兒留下幫忙處理,徒兒今晩就暫歇月姊姊家了。請師父慎勿掛念。徒兒敬稟。」

 

白騁拿著竹蜻蜓,在門口呆立了會,便放棄了下山尋沈謬的想法,轉身回到小屋裡。

 

都在人家家裡過夜了,看來木已成舟。

 

 

 

沈謬從未在外過夜,今夜的小屋顯得幽深寂寥。

 

白騁如常躺在榻上,少了一個人的鼾聲,白騁卻睡不著。

 

但他告訴自己,這樣的沈謬正符合他的期待。

 

所以,他不能下山尋他,他這個師父,必須樂觀其成才對。

 

 

 

白騁一夜未眠。

 

隔天,沈謬還是沒回家,又傳了一次竹蜻蜓,說李月家裡的事一時間處理不完,他可能會勾留數日,請師父不要擔心。

 

都這麼多天了還不回家!自從師徒相遇,他們還沒分開這麼久過。如果不是竹蜻蜓上有沈謬的氣息,字條的確是沈謬的字跡,白騁都以為沈謬是不是死了!

 

 

 

台長: 陳跡

陳跡

一早醒來就有12個推薦
真是感謝大家對老白和小沈的支持
這集其實還沒寫完
稍晚會再一集
2022-01-25 07:43:26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