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4 23:44:08| 人氣730|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5---第五先生(BL慎入)

推薦 2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冰上摔了個狗吃屎的沈謬,揉了揉痛死了的鼻子,勉強站了起來。

 

白騁站在他面前,半空中,衣帶蹁蹮,周身暈滿了柔和的月光。

 

白騁對他笑著。

 

沈謬不管不顧地朝白騁撲了過去,他想就算自己不能滑冰,撲到師父就算贏了!

 

沒想到白騁一閃,沈謬這下跌得更重!

 

鼻血都淌出來了!

 

他坐在冰上,用手抹去撞冰撞出來的鼻血。

 

他試了幾次,還是跌跌撞撞,向白騁投以求援的眼光,白騁並不理他。

 

 

 

「我說了讓你照著冰行訣的口訣運氣,你不聽怪誰?」

 

白騁在空中的身影,像一隻好整以暇,優遊自得的灰色鵟鷹。

 

「那麼師父,念在徒兒第一次練冰行訣,您好歹手把手,拉著徒兒滑他一次啊!」

 

沈謬坐在冰上,開始耍賴。

 

「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做不到的人。」

 

白騁無情地拒絕了。

 

沈謬喃喃罵了幾句,突又靈機一動道。

 

「是啊,師父,我覺得我不是做不到,就是誘因不足,提不起勁。這樣吧,您給徒兒一個準信。」

 

沈謬孩子心性,習藝不大認真,天馬行空的想法倒是一堆,於是道。

 

「可以。你若追得上我,明兒個給一天假,讓你休息不必練功。」

 

白騁道。

 

沈謬搖了搖頭。

 

「師父這麼認真教徒兒,徒兒怎能貪圖休息呢?這樣太對不起師父的一片苦心了。」

 

「那好,你想要什麼準信?」

 

勤於練功總歸是好事,白騁也沒堅持。

 

 

 

「如果我追得上師父您,今晚......我要跟您一起睡!」

 

這陣子,白騁總讓沈謬一個人睡,說他長大了,男子漢大丈夫要勇敢才行。

 

逼得沈謬只能想辦法找理由說服白騁,才能睡在他房裡。

 

「這次,是道藏又有問題,還是看到窗外有人影,聽見鬼叫的聲音,嗯?」

 

白騁拿沈謬想過的理由揶揄他。

 

「還不是......徒兒最近睡不好,老是做惡夢嗎?師父本事高強陽氣旺,自然百邪不侵!」

 

沈謬的理由很多都很爛,但只要他敢提,白騁通常不會拒絕。

 

「好吧......跟上來!」

 

白騁答應了,站在霧氣裡,開始繞著冰湖轉圈圈。

 

 

 

得了白騁的承諾,沈謬很開心,為了達成目的,開始認真照著冰行訣運氣。剛開始還是摔,只是摔的次數越來越少,滑動的距離越來越長,過了一個時辰,雖然還是飛不起來,他已能在冰上滑行自如。

 

沈謬資質不差,之所以進步龜速,也是因為他不夠認真。

 

在冰上滑行,就像在飛一樣。沈謬越滑越快,越快越穩定,他覺得自己也像隻鵟鷹了,追隨著白騁。

 

師徒倆人在冰上滑得不亦樂乎,沈謬老是想出其不意地撲向白騁。然白騁道行自然不是沈謬這種菜鳥可以比擬,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看起來好像在眼前,但其實差了十萬八千里。

 

當晚沈謬還是沒能飛起來,不過他已經能在冰湖上對著飛行的白騁亦步亦趨了。

 

所以,他如願以償地躺上了白騁的榻。

 

 

 

「天氣冷死了,倆個人睡暖和多了,師父你不覺得?」

 

沈謬還像小時候一樣,白騁一上榻,就側過身體,緊緊抱住他。

 

師父的細腰好抱,寬肩給他安全感。

 

「修道之人喊冷?你還是我白騁的徒弟嗎?」

 

白騁本來要把沈謬的手撥開卻沒成功,也就隨著他了。

 

「我身體不冷心裡冷嘛。師父你不是給我說過那個看著琉璃窗就打哆嗦的,滿奮的故事嗎?」

 

「那是吳牛喘月。不好好練功,老記些有的沒的。」

 

白騁伸出手來,在沈謬額上打了一個暴栗。

 

「那不是......師父說過甚麼我都記得嘛,我是方回山第一高手白騁的高足啊!」

 

沈謬把額頭搓在白騁的肩膀上揉一揉。

 

「連渾號都幫師父取了,你真是無法無天。」

 

其實,一個人寂寞久了,睡前有個人可以聊聊天,也是很不錯的,白騁想。

 

 

 

又在冰湖上練了兩個月,沈謬總算能乘著霧氣,離地三尺了。

 

這天師徒倆又推著柴車下山賣,自從錢老大死後,已經不大有人敢找這對師徒的麻煩。方回城裡的居民都說,因為喬三是個個性溫和,童叟無欺的老實人,欺負這樣的好人,老天生氣了,才降下天雷打死錢老大。所以大家要謹記,不可再像以前那樣欺負喬三了。

 

有沒有人欺負他,白騁並不是很介意,只要沒人欺負沈謬就好了。不然他怕他會忍不住又出手。

 

再出手,也不知道自己壓不壓得住。

 

 

 

今天有個常客趙員外,說喬三的柴品質好,要給他介紹客戶。白騁答應了,跟趙員外走之前,他給了沈謬一點錢,讓他方回城裡四處晃晃,自己處理完事情再去找他。

 

沈謬拿了錢,就往方回城中最大的酒樓朝陽樓而去。他上次發現朝陽樓裡有說書先生常駐,他喜歡聽說書,雖然自從進了方回城後就從沒離開過,但他仍可以從說書先生口中,知道外界的狀況。

 

這個說書先生複姓第五,大家叫他第五先生,說書的內容很特別,他不只說故事,也會說時事,等於是一份活生生的邸鈔。

 

 

 

白騁給他的錢不少,沈謬來到酒樓後,點了一壺香片,一盤花生米,就坐在角落一個位置上聽書。

 

第五先生已經說了一陣子。他說的是目前江湖上最大修真門派,青陵派的軼事。

 

「這個青陵派之所以坐大,是因為他們有項絕技。」

 

「甚麼絕技啊?」

 

台下聽眾適時地提問。

 

「青陵派的絕技,就是造法器。你想,其他門派鑽研術法,你術法我也術法,誰又能贏得了誰呢?但青陵派不一樣,他們除了術法,還很會造法器。上至可以祈雨的雨花鈴,可以召喚神龍的咽龍石,下至不管丟進什麼都能複製到滿盆的玄機盆,更不用說斬妖除魔的眾兵器,可以說只要你想得出,青陵派都能造得出來。而其他修真門派,也常常向他們買法器,你說,這青陵派能不坐大嗎?」

 

「那個玄機盆是不是丟了金子進去也能滿盆啊?」

 

「那自然是了。怎麼?王老闆你想去買他們的玄機盆啊?不說這盆肯定天價,青陵派賣法器,也得考核人品,不是出得起價就賣的。」

 

「我就說肯定要有個審核機制啊!他們那麼多厲害法器如果亂賣,那不就天下大亂了嗎?」

 

「是的。他們道門之人,最怕天道反噬,他們自詡替天行道,自然不能為虎作倀。」

 

第五先生道。

 

「所以,這青陵派上下,都是有守有為,遵行正道的修者。他們為百姓,為天下人斬妖除魔,維持人間秩序,是很受人敬重的。」

 

「尤其,現任掌門,玉面觀音上任以來,不但秉承師命,把青陵派發陽光大,聽說還收了一隻侵入皇宮化為美女魅惑太子的難纏狐妖,救了太子一命。皇帝龍心大悅,頒行天下,立青陵派為國教。」

 

「接著呢,我就開始為大家說明,江湖上流傳著的青陵派斬妖除魔的事跡。」

 

「好好好,就先說那隻狐狸精的故事。」

 

台下聽眾起鬨道。

 

 

 

白騁又接了一攤生意後,便來朝陽樓找沈謬。

 

「師父......來來來,第五先生在說青陵派的事跡耶。」

 

沈謬拉著白騁的手腕,讓他坐到自己身邊。

 

「他在說玉面觀音收狐妖的故事,可精彩了,那玉面觀音怎麼就能那麼厲害呢?」

 

沈謬一邊聽,視線不離第五先生生動的表情。

 

白騁聽見青陵派,眉頭一皺。

 

 

 

「小孩子別聽這些打打殺殺的事,跟我回去!」

 

沒等沈謬回答,白騁拖了沈謬就要走。

 

「唉等等......師父啊,我還沒聽夠呢......

 

沈謬口中抱怨,但他很少違逆白騁的話。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把一盤花生倒進他口袋裡,追著白騁出去了。

 

 

 

「師父啊,那個玉面觀音說是掌門,這麼厲害......您認不認識他啊?」

 

沈謬隱約記得,拜師那天,白騁告訴過他,他曾經是青陵派弟子。

 

原來師父的師門那樣厲害,那師父這麼厲害也是可以理解的事了。

 

可以說我沈謬根本系出名門哩!

 

 

 

「不認識。他是掌門,而我當時不過就是個外門弟子,無足輕重。」

 

白騁雖然回答,但顯然不願多說。沈謬聽得正上頭,白騁不說,他便一路把從第五先生那裏聽來的,青陵派行俠仗義的事跡說給白騁聽。

 

 

 

「別再說了!」

 

白騁似乎忍了很久,突然喝令!

 

沈謬很少看見白騁那麼兇,他側頭看向師父,卻見白騁雙眼通紅,像是在強自壓抑甚麼,有些可怕。

 

沈謬當下閉了嘴,好像有人在他嘴裡塞了個柿子一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白騁看沈謬憋著氣的樣子,意識到自己說話過份了。態度轉而溫和,道。

 

「沈謬,世人看事情,看的常常都是表象。他們的理解不一定是正確的。好人不一定是好人,壞人也不一定就是壞人。師父只是擔心你被表象所蒙蔽,失去正確的判斷。」

 

 

 

沈謬吞了口口水,道。

 

「師父您放心,反正我和青陵派不會有什麼交集,聽說書也只是想知道降妖除魔的過程,以後自己遇到妖魔鬼怪了,可以怎麼因應。我不會因為第五先生的話,就認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沈謬笑道。

 

「師父您不是說過嗎?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這才是判斷一個人的正確心態。」

 

沈謬把他說過的話記得那樣清楚,孺子可教,白騁的臉色和緩了下來,甚至有些欣慰。

 

「把師父的話記得這樣清楚?」

 

白騁笑著要去摸沈謬的頭,他的手懸在半空中,這才突然發現,十五歲的沈謬身高,竟和自己差不多高了。

 

「師父說過的話,我才不會忘哩!」

 

發現白騁停止了動作,沈謬把他半空中的手抓了過來,貼臉磨蹭,笑得滿足。

 

 

台長: 陳跡

Camille
安心入睡
嘿嘿嘿
上次來妳這邊留言時
再編輯那一集的藍玫
居然進入我的熱門前20
蒙姊賜信心,如神助攻
2022-01-14 23:59:12
版主回應
恭喜恭喜~~~
我這邊是冷清很久了~~~
因為出文章的速度慢下來了~~~
而且最近在FB上戰蕾神之槌和宏慌之力方興未艾~~~
我覺得我大概有自虐型人格~~~
不跟人吵一下皮就會癢~~~

這篇[我的傷痕]甜的部份都在前面了
後面會一路虐到底
請有在看的大家珍惜他們現在的相濡以沫
嘿嘿
2022-01-15 00:09:44
Camille
名師出高徒!
來此學習,終生受用



反正公眾明星他們沒空理我們
我們藉機反思自己,說說看法
也不是什麼十大不赦的大罪過
2022-01-15 07:06:29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