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04 23:46:41| 人氣510|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50---地獄裡的惡鬼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儘管阮郁和陶安安提出的說辭全都有理有據,但沈青辭依然不信。他覺得陶安安就是黎晏,黎晏就是陶安安。

 

阮郁摟著她的肩膀,她也乖乖地讓阮郁摟著,這樣的畫面,深深刺痛沈青辭的眼。

 

在他耳裡,阮郁說的一切就是詭辯。他朝他帶來的八名保鑣一使眼色,幾名保鑣就搶上,要去制伏阮郁。而阮郁是學過擒拿術的,那些保鑣要得逞也不是那麼容易,雙方打成一團,甚至阿道夫,還有一些沒受傷的黑人鄉親,也跑上來想幫阮郁,雙方暫時僵持不下。

 

可這麼一來,阮郁就顧不及黎晏了。趁保鑣拖住阮郁,沈青辭趁隙抓住了黎晏,把她朝自己身邊拉。黎晏奮力地想甩開沈青辭的手,力氣卻不及沈青辭,怎麼也甩不開!

 

 

 

「你幹什麼?叫你的人住手!Leo會受傷的!」

 

黎晏一面著急地看向阮郁那裏,一面朝沈青辭吼道!

 

她不敢叫阮郁學長,只怕陶安安這個身分露了餡。

 

「怎麼?怕他受傷?那妳就承認,妳是我的晏晏。」

 

沈青辭對她的憤怒不為所動,他只想得到他所要的,不管任何代價。

 

「你神經病啊?我乾脆承認我是你媽好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還有強迫別人承認這種事?」

 

黎晏叫道。

 

黎晏非常不合作,沈青辭簡直抓不住她,乾脆整個將她摟入懷裡,讓她看著他修理阮郁!

 

 

 

剛開始,雙方還能僵持一陣,但那些保鑣個個都受過專業的武術訓練,而阮郁這裡除了他自己是練家子,那些黑人不是亂舞亂打,就是三腳貓功夫,很快地黑人倒了一地,而阮郁也被那些保鑣拳拳到肉,臉上身上都是瘀傷,甚至內傷嚴重,還嘔出了一口血!

 

 

 

沒有辦法幫阮郁,黎晏急得哭了出來!阮郁會遇見這樣的事都是她害的,他本來可以一個人安安穩穩地,在這海角天涯實現自己的抱負,安身立命。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沈青辭就是一個善良到近乎優柔寡斷的性格,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傷人不眨眼,不擇手段的樣子了?

 

沈青辭也發現,黎晏紅著眼眶,恨怒地仰視著他。他知道她的意思。

 

「晏晏,妳不知道這幾年我過的,都是什麼樣的日子。」

 

一句話,就當說明了。

 

 

 

接下去,那些保鑣好像踢折了阮郁的腿,阮郁連站都站不住了,臉上露出難忍的,痛苦的神情,一條腿跪在了黃沙地上!

 

「你放開他,你快放開他!不然我殺了你!」

 

黎晏掙脫不開沈青辭,朝他狂吼道!

 

沈青辭自然不理她。這幾年來的痛苦,阮郁也有份,他恨不得殺了阮郁!

 

「往死裡打!」

 

在黎晏替阮郁求饒後,沈青辭反其道而行,下了更重的命令!他倒要看,黎晏還敢不敢替這個姦夫求情!

 

 

 

「沈青辭!沈青辭!」

 

黎晏用盡力氣叫著沈青辭的名字,彷彿這一用力,就能叫住他的作為。

 

可惜如今的沈青辭,已經不是以前的沈青辭,是地獄已然走過一遭的人。

 

 

 

阮郁趴到了黃沙地上,滿臉是血,黎晏甚至看不出來他的眼睛是閉著還是睜開。幾個保鑣有的踩住他的手臂,有的伸出腿來不斷地踹阮郁的頭,想慢慢地將阮郁的頭踹破!

 

 

 

突然,一陣悶哼,讓這一片混亂回歸寧靜。

 

 

 

那些保鑣都忘了作為,朝聲音的來向看去。

 

那是沈青辭的方向!穿著白襯衫的沈青辭,胸口滿是鮮血,上頭還插了一把手術刀!

 

黎晏今天去市區提領醫療器材中,就有一把手術刀,她看著阮郁生死未卜,自己卻救不了他,情急之下,拿出了那把手術刀,沈青辭緊緊抱著她,看著阮郁被他的人凌虐,竟沒察覺黎晏手上已經握著那支血立濡縷的刀刃!

 

沈青辭放開黎晏,緩緩地癱跪了下去,他難以置信地看著黎晏,她竟然為了另一個男人而殺他,那麼過去的情份呢?當真蕩然無存了嗎?他的眼神裡,透著沉痛與悲傷。

 

黎晏也愣傻了,她回過神來,就發現她竟然殺了沈青辭!她簡直不敢相信,她不是沒割過人,刀也開過不少次,但這次是殺人,殺的,還是她曾深愛過的沈青辭!

 

變生肘腋,那些保鑣收了手,趕上去圍住沈青辭,正要叫醫生急救,卻又想到醫生早已經被他們打成血人一尊如何急救?當下也慌了神。

 

 

 

阮郁其實已經被揍得意識有些模糊,但那些保鑣停了手,他的意識又回來了,他一眼就看見沈青辭胸口插了一把手術刀,知道事情不妙,醫者的本能讓他忘了這個人方才還想殺他,他拖著一條痛腿挪向沈青辭,替他診察了一下傷勢。

 

「準備手術,快點!」

 

阿道夫和艾達他們都倒光了,他自己也身受重傷,唯一堪用毫髮無損的就是黎晏,阮郁朝黎晏叫道!

 

但黎晏還沉浸在她殺了沈青辭的震撼中,回不了神。

 

阮郁嘆了口氣,對那些保鑣令道。

 

「把他抱上那張床!」

 

現場只有阮郁才能救沈青辭,那些保鑣也顧不得方才把人家打個半死,乖乖地聽阮郁的指揮,將沈青辭挪到一張病床上,一名保鑣伸出手來將阮郁扶起,阮郁勉強走到黎晏身邊,叫道。

 

「安安,準備器材,傷患必須手術!」

 

黎晏被阮郁吼回了神,這才唯唯諾諾地準備手術的器具,保鑣將虛弱的阮郁扶向了沈青辭的病床邊。

 

因為大量失血,沈青辭的臉色十分蒼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看見要幫他手術縫合的是阮郁,想起剛剛自己是怎麼對待他的,不知道對方安的是甚麼心,眼神複雜地瞪著阮郁。

 

 

 

「你不用這樣看我,現在只有我能救你。只是我受了不輕的傷,要是手抖了,割錯地方,或者把你切痛了,閣下只能多擔待。」

 

其實這手術,黎晏也可以做,只是她現在不是黎晏,是陶安安,她必須隱藏自己的身分,況且她現在的情緒,也不適合替人做手術。

 

沈青辭也想著,傷得就快掛了的阮郁能開刀嗎?就算能,他會救自己的情敵嗎?

 

保鑣替阮郁搬了一張椅子過來,讓阮郁坐著開刀。臨時醫院陽春得很,沒有手術室,沈青辭就在一般病床上被開刀,不過幸好醫院裡有麻藥,可以讓他少受些痛苦。

 

阮郁肯把麻藥拿出來,也算是醫者仁心,沈青辭原以為這下阮郁一定會讓他痛死。

 

黎晏在一旁給阮郁打下手,她其實也沒真要沈青辭死,只不過想阻止沈青辭繼續傷害阮郁。所以刺的時候,她下意識地偏離了心臟,也擦過了肺臟。

 

不愧是學醫的,相得很準。

 

 

 

手術完後,麻藥沒退,沈青辭還沒醒,但那些保鑣也不敢動阮郁了。畢竟現在的他,也算救了他們主子的恩人了。

 

而且還是不計前嫌的恩人。

 

於是,那些保鑣自發地,把被他們弄得一片凌亂的臨時醫院整理整理,他們練過武的多少也懂包紮,把那些無辜的黑人傷處推拿的推拿,包紮的包紮。勉強恢復了臨時醫院原本的樣子。

 

手術完後,阮郁自己也躺上病床休息。黎晏替他縫合、診療,想到方才驚險的過程,黎晏又要哭出來了。阮郁連忙安慰她,都是皮外傷,沒事的。

 

「沈青辭方才那樣折磨你,你還替他手術。」

 

其實黎晏知道阮郁就是這樣的人,不然,他也不會選擇成為醫生,還到西撒哈拉這個根本無利可圖的地方服務,但還是忍不住抱怨。

 

「醫者仁心。安安,我們大學剛入學的時候,發過誓的。」

 

「我知道,只是,誰會當真啊?也就你了學長。」

 

黎晏抹去眼底的淚,笑了。

 

 

 

沈青辭醒來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黎晏。

 

這讓他覺得這刀挨得真是值得。

 

「晏晏。」

 

「安安。」

 

黎晏正坐在床邊寫病歷。她淡定地糾正沈青辭。

 

「好,安安。既然妳沒事,為什麼不讓我知道?妳還在怪我嗎?」

 

沈青辭朝黎晏伸出手來,握住她手臂。

 

這是嘴裡叫著安安,心裡還是把她當晏晏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Leo說你現在不可以亂動。」

 

黎晏把沈青辭的手拿了下來。

 

「還有,我不知道你跟我未婚夫有甚麼仇,但是你如果敢再傷他一根頭髮,下次這把手術刀,就會插在我身上,不信你試試。」

 

黎晏威脅沈青辭。雖然再度出現的沈青辭一直傷害阮郁,但她感覺得到沈青辭在乎她,比過去要更在乎,於是,她拿自己威脅沈青辭。

 

「未婚夫......,晏晏,妳就這麼討厭我,這麼喜歡他?」

 

未婚夫這三個字,狠狠地刺痛沈青辭的心,威力更甚那把手術刀。

 

「他是我未婚夫,我當然喜歡他,你傷害我在乎的人,我當然討厭你。」

 

黎晏淡定地看了看病歷,從口袋裡拿了兩片消炎藥要餵沈青辭。

 

「妳可以不用極力解釋妳不是晏晏,而是安安這件事。我明白妳的意思。妳喜歡叫安安,我便叫妳安安,妳不想我傷害阮郁,我也可以不傷害他。」

 

沈青辭道。

 

「可是,我希望妳聽我說。」

 

「我把所有的事都查出來了。我岳母死的那一天,林薇莉的確去刺激了她,她才會想不開。還有晏晏曾經坐計程車發生危險,差點被脅持,那也是林薇莉母女嗾使的。黎景的破產,也是被她們出賣,黎初雪被混混強姦的事,是她自導自演,她原本是要那些混混去傷害晏晏,幸好晏晏吉人天相,沒有中計,還有我爺爺被綁架,晏晏被殺的事,都是林薇莉母女做的。她們背後有黑道勢力,一個叫山貓的角頭,所以才能手眼通天,幹下那麼多壞事。」

 

「不過,他們全死了。安安妳說,如果晏晏知道,我替她,替黎景都報了仇,她會不會願意,回到我身邊?」

 

「你這樣說好不好笑?我聽你和Leo說,晏晏人都死了,怎麼回到你身邊?」

 

原來,一切都解決了,惡人也有了惡報,但已經造成的傷害還是在,並不會因為始作俑者的消失而得到痊癒。

 

「沈青辭,太晚了,一切都不一樣了。」

 

我不會再愛你了。黎晏回答。

 

「我知道。可是安安,我已經改了,不再當爛好人,不再輕信人言,我不信我看見的,不信我聽見的,我只信我的晏晏,晏晏她從高中起,愛了我那麼多年,真的可以說不愛就不愛嗎?」

 

「你去觀落陰跟她說吧,跟我說沒用。」

 

「是因為阮郁嗎?如果沒有他,晏晏是不是還會回到我身邊?」

 

「沈青辭,Leo現在心裡只有我,我心裡也只有Leo,你跟你夫人的恩怨,不要扯到我們頭上。」

 

黎晏餵完沈青辭吃藥後,起身要走。

 

臨時醫院全是傷兵,拜沈青辭所賜,她現在得醫師兼護士兼打雜。

 

怕黎晏一去不回,沈青辭拉住她的手不放。

 

「晏晏,妳不知道這幾年我過的,是甚麼樣的日子。為了妳,我下了地獄,做了惡鬼,妳不能,不能說不愛就不愛了......

 

沈青辭一陣激動,紅了眼眶,噙著淚胸口的傷處,也重新滲出血來。

 

 

台長: 陳跡
人氣(510) | 回應(2)|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 |
此分類下一篇:踩著青春向你走來51---愛的感召
此分類上一篇:踩著青春向你走來49---他們是來找我的

uni2019
這是最緊湊的一篇!

果然夠紅。
2021-12-05 11:17:26
版主回應
我的女主角都有某種程度的強悍~~~
沈青辭如果不識好歹~~~
他真的會掛掉
不然就是黎晏掛給他看
XD
2021-12-05 23:40:03
uni2019
如果一天東方女主會上西岸同樣強悍的女主,到時可就是新秩序的到來~~~

事先簽個城下之盟先~~~
2021-12-06 11:46:09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