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8 23:09:19| 人氣546|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37---他要把他的良心餵狗吃了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黎晏過世的同時,黎振洋也因為犯了票據法而發監執行,曹廣清在林薇莉的幫助下吞併了黎景,她自己和黎初雪,也成為了合併後廣清集團的重要股東。

 

至此,黎晏的娘家,剩下了黎彬一個人。因為黎晏去世前那一通簡訊,她的後事一直由黎彬操持著。沈青辭認為他是黎晏的丈夫,黎晏的後事當然由他來處理,但平常懦弱的黎彬在這件事上展現了絕對的堅持。

 

沈青辭也只能盡力提供黎彬幫助,忍著悲痛,對黎晏的後事鞍前馬後。因為黎彬對沈青辭頗不諒解,在黎晏嚥氣後,沈青辭見了她最後一面,餘下的時間都由黎彬親力親為,不讓沈青辭插手。

 

黎晏的後事辦得很急,因為失去黎景的黎彬,打算出國留學。黎彬說這是黎振洋的意思,讓他離開台灣這個是非地。

 

黎振洋擔心林薇莉不肯放過黎彬,讓他趕緊出國,別再管黎景的事。

 

 

 

當黎景連續幾個標案失利,都輸給死對頭廣清時,黎振洋那時對林薇莉還不曾懷疑,他讓林薇莉和齊特助去查這件事。

 

想當然耳林薇莉上繳的報告並沒有查出什麼。

 

但齊特助不同,他查到了一些事,只可惜當他查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阻止黎景的易主。

 

他把他查到的資料帶進監獄,一五一十地告訴黎振洋。

 

原來,內賊竟是林薇莉和黎初雪母女。她們對黎振洋長久以來偏袒黎晏和黎彬這對嫡出姊弟心懷怨恨,擔心以後的一切都會是那對姊弟的,索性聯合廣清,吃下黎景。

 

黎振洋知道這件事後,氣得全身顫抖。但他好歹也曾帶領黎景在商場上叱咤風雲,甚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他很快冷靜下來,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黎彬的安危。

 

那時他以為,黎晏有沈氏的保護,黎振洋倒不擔心。

 

他交代齊特助,早年兩姊弟還小時,他在瑞士銀行存了一筆不少的錢,想讓姊弟倆日後若是留學可以提領運用,就算黎景岌岌可危,他也絲毫沒動那筆錢,他讓齊特助安排黎彬出國,遠離台灣是非。

 

黎彬還想報仇,但在探黎振洋的監時,黎振洋表示強烈的反對。

 

他堅持讓黎彬出國,他知道黎彬不是林薇莉聯和曹廣清的對手。

 

但黎彬放不下父親,尤其是黎晏過世後,就剩下父親一個人在台灣了,還是在監獄裡。

 

誰知道林薇莉母女會不會趁機對他做什麼?

 

 

 

後來沈青辭知道了黎彬的打算後,向黎彬再三保證,為了黎晏,他一定會傾沈氏的力量,護住黎振洋,也會想辦法把黎景奪回來。

 

就連讓黎晏擋槍救了一命的沈建同,也對黎彬老淚縱橫地再三保證,保不住黎振洋,他這條老命就賠給黎丫頭。

 

黎彬雖然不喜歡沈青辭,但不能不信服沈建同。連沈老爺子都出馬保證了,也為了讓父親放心,他決定順著父親的意思,辦完黎晏的後事後,盡快離開台灣,去美國待一陣子。

 

 

 

於頭七時,將黎晏的棺槨送進火化場後,黎彬原本要帶走黎晏所有的骨灰到美國去,卻因為沈青辭聲淚俱下的苦苦哀求,才讓沈青辭帶走黎晏一半的骨灰。

 

就當成沈氏承諾護住黎振洋的報償。

 

 

 

抱著黎晏的骨灰,黎彬搭上了前往美國的班機,徹底消失在台灣這片土地上。

 

而黎振洋的打算是對的,林薇莉見黎彬離開了台灣,對她們母女已經沒有絲毫的威脅,便不再費神為難遠在美國的黎彬,母女倆拿著廣清的股息,過著吃香喝辣的愜意生活。

 

 

 

沈青辭緊緊抱著黎晏的骨灰罈,在他們婚房的客廳裡坐了一夜。

 

沈建同告訴他,既然斯人已去,你所能作的,就是為她討個公道。

 

在這件事上,沈建同絕對支持沈青辭。

 

沈青辭記得,黎晏穿上防彈衣時,曾笑著對他說,她覺得那幾個歹徒和林薇莉母女肯定有關係,雖然她沒有證據。

 

沒有證據,那就找出證據。

 

 

 

首先,他要知道,明明是他親自從美國訂貨而來的攔截者,為什麼會被掉包?

 

貨送來後,一直收藏在衣櫃裡沒再去動,直到黎晏要交付贖金那天才拿出來穿上。

 

汪特助將防彈衣送驗,說那件防彈衣並不是攔劫者,甚至也不是防彈衣,只是外型仿攔劫者的一件普通背心。

 

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

 

沈青辭抱著骨灰罈,把管家叫來,讓他召集所有傭人前來問話。沈青辭初步的想法,只是要問他們有沒有看見可疑的人事物。

 

卻沒想到管家回覆沈青辭,傭人都到齊了,只除了一個打掃女傭叫阿霞的剛剛辭職。

 

她辭職的時間在攔劫者到貨之後,黎晏付贖金那天之前。

 

沈青辭的眉頭蹙得很緊,當下叫來他的保鑣,三天內將阿霞抓回來!

 

 

 

那個名叫阿霞的女傭,老家在東部山區,十分偏僻,保鑣找到她時,她原本破爛的老家正在改建,而她弟弟在市區的一家酒吧也剛剛開幕。

 

附近鄰居說他們家突然變得很有錢,聽說是阿霞曾在T市一戶有錢人家幫傭的關係。

 

沈青辭下令把人綁回來!

 

 

 

別墅地下室。

 

當阿霞渾身顫抖地站在沈青辭面前時,坐在沙發上的沈青辭手裡,還摟著黎晏的骨灰。

 

「錢呢?誰給妳的?給了多少?」

 

沈青辭一面摩娑著骨灰罈光滑的玉石表面,一面陰沉地問。

 

「沒......沒什麼錢,就是......管家在我離職的時候給我的一筆遣散費而已......

 

阿霞知道她啥都不能認,認了就完了。

 

「遣散費不過十萬。倒是五百萬到手,妳就把我夫人的命給賣了?」

 

沈青辭要查阿霞的戶頭太容易了。她的父母只是看天吃飯的果農,弟弟不學無術,哪來戶頭一口氣莫名地多了五百萬?

 

「沒......沒有啊,少爺您說甚麼,我不懂啊.......

 

阿霞慌忙搖手道。

 

「不承認是嗎?」

 

沈青辭的忍耐到了極限。過去的他一直給人留餘地,才會有人欺到他頭上,跟著害死了黎晏。

 

「拿來。」

 

沈青辭放下骨灰罈,朝保鑣伸出手去。

 

保鑣從外套口袋裡掏出一把槍,遞給沈青辭。

 

「我現在很沒有耐性。防彈衣是怎麼回事?把實情說出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

 

沈青辭槍已上膛,他指向阿霞。

 

看見槍,阿霞腿都軟了,當場跪下不斷磕頭。

 

「我真的不知道甚麼防彈衣......少爺我不敢騙您..............

 

砰的一聲,一顆子彈貫穿了阿霞的左肩!鮮血朝後方牆壁噴出,她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就中彈了。

 

大家都覺得他沈青辭是爛好人,就以為他要開槍只是說說而已?

 

當他把黎晏的骨灰捧在手心裡,他就發誓,從今後,他要把他的良心餵狗吃了!

 

 

 

阿霞還在慘叫,沈青辭一言不發,把槍對準她的右肩。

 

又是一槍!

 

若不緊急送醫,她的兩隻手肯定廢了!

 

阿霞痛到趴倒在地!

 

 

 

沈青辭還是沒說話。他說過,剛剛開槍前的那句話是最後機會。

 

 

 

沈青辭又把槍對準阿霞大腿!

 

她不過就是一個弱女子,已經沒法承受這樣的劇痛,忙哭叫道。

 

「我說......少爺我說......那件防彈衣...............是夫人的二媽叫我掉包的........

 

阿霞痛到快斷氣。

 

「五......五百萬......就是她給的........

 

 

 

果然......黎晏說的都是真的。

 

如果他早看清這些事,他就能提前對付林薇莉和黎初雪,黎晏就不會死了。

 

想到黎晏的死,沈青辭幾乎快要窒息了,巨大的痛苦讓他又下手開了一槍,正中阿霞左腿!

 

阿霞簡直要暈了!她都已經說出來了,為甚麼少爺還要開這一槍,不放過她?

 

她不知道,因為她不是主謀,所以沈青辭才只開三槍。

 

 

 

「帶她去治療,然後交給警察。」

 

說完,沈青辭放下槍,又抱回黎晏的骨灰,才又感覺吸得到空氣了。

 

「接下來,去找那幾個綁架犯,並查清楚他們的來歷!」

 

知道灑網的中心定是林薇莉母女,他要慢慢收網,慢慢找證據,慢慢凌遲這些傷害過黎晏的人。

 

這還只是個開始。

 

 

 

沈青辭突然調動大量沈氏的保鑣,沈琛覺得奇怪,一查之下,才知道沈青辭在查黎晏的事。查黎晏的事也就算了,還開槍傷人,把人廢手廢腳送進了醫院。

 

雖然沈青辭的保鑣有交代醫院封鎖消息,但沈琛還是怒不可遏,沈青辭是瘋了嗎?怎麼可以開槍傷人?他沈氏集團的繼承人開槍傷人,要是被媒體知道了,他還要不要繼承權?還要不要沈氏的商譽?是等著坐牢嗎?

 

他把沈青辭叫回老家,結果看見沈青辭踏進大廳門時,手裡還是抱著黎晏的骨灰罈。

 

他不知道,沈青辭不抱著骨灰罈,沒法呼吸。

 

 

 

「你現在是怎樣?問題有更好的解決方法,你既然找到證據了,交給警方就好,你是活膩了開甚麼槍?山珍海味吃膩了想改吃牢飯?」

 

沈琛看到沈青辭,劈哩啪啦地罵了一堆。過去的沈青辭溫文爾雅,玉樹臨風,怎麼會變成眼前這個病容憔悴,滿腮鬍渣,臉色發青卻偏生眼神殺氣騰騰,還胡亂開槍的死樣子?

 

「吃牢飯又怎麼樣?只要在吃牢飯前替晏晏報了仇,我可以吃一輩子牢飯。」

 

「爸,您好好撐持著沈氏,沈氏就靠您了,我的事,你沒法阻止。」

 

說完,沈青辭轉身就走。

 

 

 

「你......你這孽子瘋了嗎?瘋了就關進去看醫生,不要在外面禍害我們沈氏百億基業!」

 

沈琛的咒罵聲在沈青辭背後響起。

 

沈青辭正要走,沈建同卻來了。他已經恢復健康,他本來就喜歡黎晏,加上他的命是黎晏救的,他支持沈青辭的決定。

 

 

 

「阿琛你閉嘴!青辭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就隨他去吧!」

 

沈建同制止了兒子的罵罵咧咧。

 

「沈氏百億基業是我白手起家的,我都不可惜,阿琛你心痛什麼?」

 

說完,沈建同又拍拍沈青辭的肩膀。

 

「你想做什麼都去做,殺人放火都可以,爺爺替你收爛攤。」

 

 

 

「爸你.......

 

沈琛急得不行,他爸竟然瞎挺他兒子,一個瘋掉的沈青辭,一個老糊塗,一個小糊塗,台灣是個法治的地方,能容他們這樣亂搞嗎?

 

 

台長: 陳跡

工程詩人
雖然我不支持非法正義
但是有一種覺悟
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惡人還需惡人磨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天性正直的小沈做得不錯呀!
2021-10-29 07:05:14
版主回應
這篇小說後半的進展就是
阮郁的感情生活(疑?)
和沈青辭的黑化......
2021-10-29 09:25:13
工程詩人
看來黎晏要投胎轉世了
哈哈
2021-10-29 10:42:01
uni2019
這篇想好已久,對吧?
2021-10-29 19:58:57
版主回應
對啊
最近靈感很多但就是沒時間打字
2021-10-29 20:12:24
uni2019
我先去投池,回來再續。

Scarlett Johansson也歸你了~~


手沒事啦?
2021-10-29 20:37:29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