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8 15:35:11| 人氣40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一聲來自平行時空的感謝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不知道現在廣播是怎麼接收的,但收音機是可以接收到FMAM廣播的,FM就是普通的廣播 節目,而AM就是,嗯簡單的來說,就是軍、警、消防人員會使用的頻率。 總之,若有那種可以同時接收FMAM的收音機,只要對準頻率的話,偶爾會聽到警察和消 防隊員的無線電,甚至有千分之一的機率可以聽到來自軍事基地的無線電內容,在GOP服役的人對這個一定會更有共鳴。 (譯按:GOP為韓國在非軍事區(DMZ)前哨位置部署的警戒部隊,簡單來說就是一旦半島爆發戰爭,朝鮮軍隊越過三八線後第一批遇到的韓國地面部隊就是GOP部隊)

 

GOP哨所前沒幾步就是停戰線,如果在那邊轉到正確的頻道的話,偶爾是可以聽到北韓 那邊的廣播內容的。 一年前的我是一位軍人,當時我已經離開GOP部隊並在FEBA地區進行訓練。 (譯按:FEBA,中譯為戰區前沿區,若要列出離北韓最近區域順序的話依序為GP-GO P-FEBA

 

當時我是一個上等兵,但因為我運氣不太好,所以在做通信兵的工作,當時分配給我的無線電,是一個叫做PXXX的無線電(感覺跟國安有關所以不方便透露太多),那是一個四方形盒 子形狀的大型無線電對講機。 總而言之我就是背著那個無線電在前線區域的深山裡進行訓練的,那時候戰線區域的深山都十分隱密和陰森,所以使用無線電就變成頻繁且必要的事情。我會找一個樹木比較少的地方,把天線拉到最高獨自一個人用無線電回報情況。 那時候也是這種狀況,所以我在離小隊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獨自用無線電與大隊部進行回報,但當時又冷天色又暗了,我獨自一個人脫離小隊用著無線電,那時的我也還真的是勇敢,而且那個無線電比想像中的還要不好用。

 

為了要看看無線電哪裡有問題,我便把背著的東西都先放在地板上,東看看西看看並按了一個按鈕,這時候無線電突然有了反應。 無線電在講話前會先發出一個「嘰-」的聲音,如果在講話聲音前出來就將耳朵貼在無線 電上的話,聲音太大聲有時候會被嚇到。這個時候我就被嚇了一大跳,我一邊罵髒話一邊按下了通話鈕。

 

「在線等待接受信號@@@,@@@本大隊###等待信號發送」

「在線等待接受信息@@@,@@@本大隊###等待信號發送」

通常只發送一次的話有可能接收不到,所以會再發個兩三次,就這樣無線電發送之後得到了回覆,如預想的聽到了所在區域與現在時間的回報,各分隊也利用無線電報告埋伏的地區。

 

服過兵役的人應該都知道,如果在很冷的地方埋伏真的很難受,特別在深山更是快凍死了。我們小隊分成各分隊各自散開進行埋伏,我和小隊長以及一位剛入伍瘦巴巴的新兵二等兵埋伏在戰爭用的地堡裡,照理來說是不能在裡面的,但是因為在訓練,而且天氣實在太冷,所以就偷偷的躲了進去。

 

進去地堡後,過了一段時間,小隊長說太冷了,不知道在哪裡找到了乾的樹葉蓋著身體睡覺,二等兵因為只剛來沒多久,便挨坐著一起打著瞌睡,我是信號員,所以要等崗台的消息,只能淺眠。總而言之,我就這樣打著瞌睡,等待大隊的報告,因為無線電收到後我必須要傳遞消息給各個正在埋伏的各分隊。

 

「等待信號接受中###屬下進行通信###屬下進行通信,本大隊###等待信號。」

「嘰-

之後我收到了各分隊並無異常的回報,但是三分隊的無線電卻有點奇怪(各個小隊共有四個分隊,123分隊外還有本部分隊。)那時候三分隊傳來的無線電內容為,「目前敵人正從我們分隊左側前方500公尺處前來,只有一個分隊是沒辦法的。」、「要求支援彈藥和人員。」 大隊會分配每個分隊更小一點的pxxx無線電,而我認為是三分隊的人在開玩笑。

 

「喂,##兵長請不要開玩笑,大隊要視狀況傳遞消息給我們。」

我這樣回應著他,但是回答的卻是:

「小隊###小隊###請求支援彈藥和人員,現在城壕前方200公尺交戰中,重複一次,現在城壕前方200公尺交戰中,請迅速支援彈藥和人員。」

 

這是什麼奇怪的回覆? 因此我再次利用無線電聯絡各個分隊,但是這次三分隊的無線電是正常的回覆,所以我先向大隊報告埋伏並無異常,也沒看到北韓軍隊後,又再次向三分隊通話:

「欸媽的,剛剛是誰在給我開玩笑!」

平常是不能亂罵髒話,但大隊的頻道和小隊的頻道是不一樣,因此大隊是聽不到這些話的。因為我大吼著,那個人害怕地表示在回覆異常後就沒有再碰無線電了。所以啊,媽的,三分隊長開玩笑後還默不吭聲,我這樣想著,然後大概又過了30分鐘左右,突然無線電又傳來了聲音,聲音還伴隨著大量的雜音。

 

「喂,你這混蛋,換中隊長聽,快點給他這混蛋小子!」

這個聲音大到連睡著的小隊長都醒來並看著我,小隊長看著我問我這是什麼聲音,是誰在用無線電呼叫,我正想著要如何說明的時候,無線電又傳來了聲音。

 

「欸,通信兵!快點換#$#中隊長聽!」

這不是我們中隊長的名字,而且在我們大隊中也沒有中隊長叫這個名字。小隊長一臉茫然,問我這是從哪裡傳來的信號, 我說現在頻道是在小隊們的那個頻道上,小隊長便把無線電搶了過來,大罵到底是誰在開玩笑。 小隊長生氣的說現在開始由小隊長進行通信,並由一分隊開始重新回報總人數以及有無異常,如果亂開玩笑的話就完蛋了。

 

於是從一分隊開始回報的聲音傳了過來,到三分隊的時 候卻沒有聽到任何回報。 小隊長十分生氣,一邊罵著髒話一邊說著三分隊的隊員死定了便走了出去,就這樣小隊長 、我以及二等兵三個人走去三分隊埋伏的地方。 而三分隊的那些二等兵好像因為實在沒事情做就乾脆睡覺了,小隊長看到這個景象,立刻用腳踹了他們,狠狠地踹。三分隊的隊員們原本在睡覺突然挨打,小隊長斥責剛剛到底是誰用無線電開玩笑的,但他們的回答卻令人毛骨悚然。 因為天氣很冷的關係,電池常常很容易很快就沒有電,三分隊就很早就把無線電關掉了。我問他們什麼時候關無線電的,他們說埋伏不久之後就關掉了。那麽那個奇怪的無線電信號是?三分隊傳來的報告是?

 

我實在想不通,便覺得可能是我聽錯了,為了要確認,於是我打開了三分隊的無線電,「嘰- 」的聲音傳了出來。小隊長認為可能是我睡著的時候,不小心轉動到了無線電,因此叫我把我的無線電拿出來看 看頻道的位置以及狀況。

 

但我的當然是正常的,在小隊長和我都感到疑惑的時候,無線電又響了起來。伴隨著雜音還是什麼的爆炸聲,「撤回到####,###區域!」 我、三分隊隊員十人、小隊長、二等兵全部的人聽到後都不敢置信,小隊長把無線電搶了,過來問是誰在發送訊息的,但伴隨著噪音和槍聲,只聽到那邊重複「撤回到####,###區域, 請與我們匯合。」的報告聲音。 小隊長叫我拿出了作戰地圖並確認座標,啊,媽的我現在想到還是起雞皮疙瘩。 確認座標後,我發著抖跟小隊長說 「小隊長」 「嗯?」 「地圖上的座標####,###,就是三分隊現在埋伏的地方,就是我們現在在的位置

 

我話一講完,大家全部都尖叫著跑出埋伏的地方,只剩我一個人還站在那邊(媽的這些小子,什麼戰友愛同胞愛的都沒有。)

 

這時候無線電又傳了過來

「小隊###小隊###原始位置####,##,現在位置####,###已匯合。」 「再重複一次,原始位置####,##,現在位置####,###已匯合。」

「現在生存人員四人,請迅速支援人員與彈藥。」

「現在已掌握的敵軍中共解放軍約兩中隊,現在區域####,###被中共軍佔領,請迅速支援人員與彈藥,以上。」

 

我聽到這個無線電後,覺得害怕,又覺得在胡說八道,便立刻拿出作戰地圖看剛剛所謂的原始位置,仔細一看媽的那個原始位置不就是剛開始我跟小隊長和二等兵在的那個城壕嗎, 如果是鬼的話不就剛剛一直都跟著我們在一起?那時我真的是快瘋了,問題是根據無線電的內容,不管是剛剛那個地方或是現在這個地方 ,鬼好像都在我們附近,當我想到這個時,周圍的空氣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更詭異了,我甚 至無法邁出我的腳步。這時候新的無線電又傳了過來,好像電影似的,我恍恍惚惚地聽到 「通知現在在聽此無線電的所有部隊,目前軍隊確定是中共軍隊。」 「再重複一次,目前軍隊確定是中共軍隊,規模大約三個聯隊。」 「我方中隊規模無法阻擋,淪陷在即(同時聽到噪音、槍聲和悲鳴聲),即將淪陷,通知現在聽無線的所有部隊,請儘速支援。敵人規模約三個聯隊,中隊規模無法阻擋淪陷在即 ,請儘速支援。」 過了一會無線電再次傳來:「傳送至現在在聽此無線電的所有部隊,我是1X聯隊8中隊長#$#大尉,1X聯隊8中隊長#$# 大尉。已得知美軍撤退的消息,中共軍大規模的加入,現在8中隊共19人已無法保衛前線 。」 「重複,我是1X聯隊8中隊長#$#大尉,現在在聽此無線電的所有部隊,中共軍已大規模加入 ,已知美軍撤退的消息。現在我們中隊即將被殲滅,第8中隊共19員,前線即將失守。拜託請支援我們通過此包圍。」

 

當我聽完無線電的內容後,不知道為什麼,我真的很傷心地哭了出來,比起害怕是因為我想起了那個記憶中學過的那段「歷史」,眼淚一直不停的流。 歷史課的時候大概聽過這段歷史,韓戰當時原本打得很順利,但因為中共軍隊大舉進攻, 加上美軍和韓國國軍都選擇撤退。 因為中共軍包圍的關係,當時全滅的部隊也是有。 沒錯,一四後退事件 (譯按:「一四後退」此名稱源自於北韓軍隊於195114日佔領首爾的日子,當時許多住在現在北韓地區的居民跟隨著撤退的韓國軍隊和聯合國軍隊,到了現在的韓國居住 ,形成許多難民以及離散家庭。) 而現在無線電裡的中隊似乎就是那時候的中隊,就好像是這可怕的事情在我面前直接上演一般,無線電持續傳來通報的消息。

 

無線電裡的聲音,一邊很生氣一邊向誰祈求般控訴著,一直出現請求誰來救救自己的聲音傳來,就這樣過了數十分鐘。我一邊哭著一邊聽著無線電的內容:「現在我們被包圍了,不需要再請求支援了。 8中隊長大尉#$# 學生兵%$% 二等中士@@@ 上等兵$$$ 一等兵&&& 以上8中隊總員五名懷著殉職的覺悟,死守在這裡,請現在在聽無線電的部隊迅速撤退, 我們會繼續期盼我軍可以得勝。以上1X聯隊8中隊長#$#以下四名。以上。」這就是無線電最後聽到的聲音了。 我哭喊著聽完了內容,便昏了過去。

 

在我醒來後發現自己在醫務室裡,而且訓練也已經結束了。就這樣我躺了兩天。軍醫說我是因為凍傷而造成的虛脫。那時候聽到我哭喊的聲音後,小隊長跟三分隊的隊員們一起走了進來,他們說他們看到了我拿著無線電昏倒在地上,並在作戰地圖上兩個座標上發現寫下「絕對不會忘記」的字,看字體的話應該是我寫的。 就這樣我又躺了兩週,我跟當時的行政長官稍微報告了這件事情,他們給我看當時的編制表以及那些人的名字和中隊長的照片,唉!

 

在我病好離開醫務室那天時,我立刻去買了一些冷凍食物(因為是軍人)放在軍營的後面 ,並把食物放在可以看到山的那個方向,內心一邊為他們祈禱一邊敬禮。 然後大概再一個月後左右, 某個凌晨的時候我有個在彈藥庫的工作,但是因為那時候實在是太無聊了,我便打開了一 台可以接收FMAM的收音機。FM的內容有點無聊,因此我便轉到AM的頻道,雖然很短而且只有一下,但是我聽到了那天的那個聲音。

 

「謝謝。」

 

真的是剎那間聽到的,那之後耳邊只聽到雜音,但我的心情相當的平靜。 這就是我的故事,即使到現在我偶爾還是會把收音機的頻率調到AM,但現在什麼聲音都沒聽到了。今天早上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那些士兵,於是我便發了這篇文,寫的可能不是很順暢請不要批評我,謝謝您的閱讀。 對了,在那天之後我都沒經歷過別的事情了,一直到現在。那天是我人生到現在最害怕的一天。

 

小小補充: 韓國兵的編制與中文編制的對照如下: 分隊-班、小隊-排、中隊-連、大隊-營、聯隊-

~~~~~~~~~~~~~~~~~~~~~~~~~~~~~~~~~~~~~~~~~~~~~

這是我今天看到的一則靈異故事

那一聲謝謝簡直讓我淚崩啊

台長: 陳跡
人氣(405) | 回應(0)| 推薦 (1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雜文 |
此分類下一篇:天天P圖出AI影片了
此分類上一篇:網路寫手無下限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