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2 23:05:39| 人氣49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35---今後由我來守護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黎晏將車子停在山路旁,拿起了副駕上的現金袋,深深吸了口氣,走下車子。

 

她不是沒見過大場面,然而她也知道這次的事件,性命交關。

 

冷汗沁濕了她的背。

 

關上車門,她握緊現金袋的提把,朝歹徒說的,交易的崖邊平台走去。

 

一邊是懸崖,一邊是深谷,平台上吹起了強勁的谷風。

 

 

 

黎晏一個人站在平台上。

 

在懸崖邊上的某個斜坡,樹林茂密的地方,三名歹徒押著蒙著眼的沈建同閃了出來。

 

不知道他們之前,藏身在樹林的何處。

 

 

 

沈建同雖然步履有些蹣跚,有些虛弱萎靡,但看上去性命無虞。

 

「爺爺!」

 

黎晏叫了一聲!

 

「黎丫頭?是妳嗎.......

 

「爺爺,是我。」

 

確定了沈建同能和她對答,黎晏的心才放下一半。

 

「黎丫頭,妳實在不該來的呀......

 

沈建同好像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他身邊的阿昌拖到身後去了!

 

 

 

「黎小姐,錢帶來了嗎?」

 

阿昌問。

 

黎晏提高了她手中的現金袋。

 

「把袋子打開,放在平台中央,然後慢慢後退。」

 

阿昌冷冷地下了指令。

 

「等一下,有一件事我必要問清楚。到底是誰指使你們的?」

 

因為那四個歹徒胡說八道,害她被一干親友誤解,很不甘心,黎晏非問清楚不可。

 

「我們不是在信裡說得很清楚了?妳上次讓我們去欺負妳妹妹,事成之後卻不付錢,還害我們被警方通緝,不向妳夫家多討些,怎麼對得起自己?」

 

「作夢!你說我找你們去欺負黎初雪,那你說,我們是怎麼認識的?我又是怎麼找上你們的?」

 

黎晏知道警方就在附近,她想套出歹徒的話來。

 

 

 

「晏晏在拖延時間,分散歹徒的注意力,梁警官,不如趁這個時候衝下去救晏晏和我爺爺吧?」

 

沈青辭也在不遠的邊坡上,和現場總指揮梁警官在一起,他關心則亂,不斷催促著梁警官。

 

「不行,時機未到,雖然有個歹徒在和沈夫人對話,但另外兩個歹徒還押著沈前總裁,現在衝下去只怕對方狗急跳牆,殺了沈前總裁,或者連沈夫人都脅持了。」

 

梁警官拒絕沈青辭的要求,沈青辭也只能寄望於警方的專業。

 

 

 

「原本我們不認識妳,你也不認識我們,我們只是拿錢辦事。黎小姐,少廢話了,妳別想拖延時間,我這兩個兄弟耐性差,要是等得不耐煩了,要了沈建同的一隻手或一隻腳,這可不是我能控制的。」

 

阿昌說完,後頭兩個押著沈建同的歹徒突然拔出槍來!

 

黎晏當然不能不怕,下意識退了幾步。

 

 

 

「別動手,我給......我給.......

 

黎晏將手袋就地放下,打開袋口。阿昌伸長了頸子,看見袋子裡的確是滿滿藍紫色的現鈔,這才滿意地唇角微揚。

 

 

 

「等歹徒拿了錢,沈建同的身體一離開他們的掌控,就往下衝。」

 

直到錢財露白,見錢眼開是每個人的天性,歹徒有很大的機率鬆懈下來,梁警官這才下了命令。

 

 

 

「妳,慢慢退後,直到退出這個平台的邊緣。」

 

阿昌再度下令。

 

等黎晏開始動作,他才示意後面兩個歹徒,一個押著沈建同,一個往前要去取錢袋。

 

 

 

等歹徒取到錢袋,押著沈建同那名歹徒將沈建同往前一推,取了錢袋的歹徒往後退,而沈建同被這樣一推,朝黎晏的方向踉蹌了幾步,和歹徒拉開了距離!

 

警方的人從懸崖上朝下進攻,然而與沈建同拉開距離後,那名押著沈建同的歹徒卻突然舉起槍,朝沈建同背後開了一槍!

 

 

 

「那個老不死的要是回去,肯定追究這次的綁架事件,他對我們極不友善,萬一被他查出來,咱們只能吃不完兜著走,不如把他和黎晏一起解決了,反正對沈氏而言,這一切都是黎晏害的。」

 

歹徒記著山貓和林薇莉的交代,沈建同絕不能讓他活著回去!

 

 

 

黎晏距離沈建同很近,看見歹徒舉起槍,心下大驚!危急中想起自己身上穿了防彈衣,但沈建同沒有,下意識地上前抱住沈建同,將沈建同護在身前!

 

子彈很快就到達了黎晏的背,很快地就會被攔截者防彈衣攔截住,成了一枚廢鐵地掉到地上去。

 

然而,事情並沒有照黎晏所料想的情況發生!

 

 

 

一朵血花,從背後穿過黎晏,開在她的胸膛,鮮血灑在沈建同身上!

 

黎晏睜大眼睛,疑惑、不解,疼痛讓她大腦登時斷片!

 

她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她覺得她站不住了,撐不下去了,視線越來越模糊,現場一片嘈雜!

 

很多人在叫她的名字,好像有沈建同在叫她黎丫頭,還有很多人叫她沈夫人......

 

最後,她聽到沈青辭叫她晏晏,撕心裂肺!

 

不是攔截者嗎?沈青辭大費周章弄來的攔截者......為什麼......子彈會貫穿我的身體?

 

 

 

沈青辭抱住黎晏,他的身上染滿了黎晏的鮮血,不住往外湧,止也只不住!

 

沈青辭腦子一片空白,他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她明明穿了防彈衣,世界最頂級的防彈衣,子彈又怎麼會貫穿她的身體?

 

隨著鮮血淌流,怎麼也止不住,他懷中的黎晏慢慢地安靜下來,彷彿生命也在靜靜地流失......

 

沈青辭惶恐,他這輩子從未有如現在這樣害怕的一刻!

 

 

 

阮郁服務的醫院,就在市郊山腳下,離山上那片懸崖很近。

 

他知道黎晏今天要去贖沈建同,他沒法阻止她,可心中卻有著隱隱的不安。

 

今天不是他值班,但他特地跟人換了班,他想離黎晏近一些,起碼能讓他感到安心一點。

 

下午三點左右,醫院急診處接到一通報案電話,讓他們派一輛救護車上山,山上有傷者,是槍傷。

 

黎晏就在山上。交付贖金的時間也大約在下午兩點到三點左右。

 

難道......

 

 

 

救護車出動時,阮郁幾乎想都沒想就衝了出去,跳上救護車!

 

救護車出勤時,隨車的通常是救護人員,由他們做初步的處理,很少醫師直接出勤。

 

那車上的男護理師呆呆地看著阮郁,有些意外。

 

 

 

「開車!」

 

阮郁吼了一聲!

 

 

 

這條山路有些顛頗,並不是很好開,所以救護車的速度有些慢,阮郁待在車廂裡搖來晃去,只覺得度日如年。

 

希望不是黎晏,而是那些歹徒,甚至是警察都無所謂。

 

平台上封鎖線已經拉起,警察正在搜山,禁止閒雜人等進入,救護車一上平台,阮郁就打開後車廂跳了下來!

 

眼前的景象讓他一陣昏眩!

 

沈青辭抱著黎晏,大量的鮮血將兩個人浸成了血人!

 

沈青辭清醒著,黎晏昏迷著,那血是誰的還用說嗎?

 

不是攔截者防彈衣嗎?不是世界頂尖嗎?怎麼會這樣?

 

 

 

男救護員也跳下車來,撐開擔架,他讓沈青辭把黎晏放上擔架,沈青辭一臉惶然,將黎晏輕輕放下,男救護員將擔架推向後車廂,阮郁也跳上車,要幫黎晏的傷口做初步處理!

 

沈青辭當下也要上車,卻被阮郁擋駕!

 

 

 

「車上空間有限,閒雜人等不許上車,會防礙我們處理傷口。」

 

阮郁忍著氣道,伸手就要關上後車廂!

 

沈青辭卻又把車門扳開,吼道。

 

「我不是閒雜人等,我是她丈夫,讓我上去!」

 

現在又是丈夫了?黎晏今天變成這樣又是誰害的?

 

 

 

「想上來?傷口你處理?」

 

阮郁冷冷地丟下一句話,砰的一聲將沈青辭關在車門外!

 

救護車立刻啟程!

 

阮郁雙手都是黎晏的血,他勉強自己冷靜下來,一面對黎晏胸口的槍傷作緊急處理,一面交代男救護員聯絡醫院空出手術室,準備血袋,病人情況危急,必須馬上手術!

 

 

台長: 陳跡
人氣(498) | 回應(1)| 推薦 (1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 |
此分類下一篇:踩著青春向你走來36---遲來的深情演給誰看
此分類上一篇:踩著青春向你走來34---攔截者

工程詩人
心疼
我的黎晏呀!
~>.<~
2021-10-22 23:58:06
版主回應

涅槃才能重生啊
話說阮郁那句
想上來?傷口你處理嗎?
個人覺得很酷
這就是身為醫生不可取代的底氣啊
2021-10-23 00:33:41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