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2 23:57:02| 人氣435|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個將軍家的紈袴子23---幹了一票大的(BL慎入)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祖珂帶著明玉梭,在潭州城大街上逛著。明玉梭其實不想逛,只是無意識地跟在祖珂身後。潭州城最熱鬧的,就是朱雀大街,攤販市集商店鱗次櫛比,明玉梭和顧長飆不知道一起逛過多少回了。明玉梭其實不想逛,這會讓他想起顧長飆。

 

他覺得自己並不是真的喜歡顧長飆,只是這段時間習慣了跟他在一起,要把他從腦海裡趕走,需要一點時間,如此而已。

 

這又是習慣比喜歡更可怕的命題。

 

顧長飆喜歡的是女人,又是官宦弟子,跟他們原本就不在同一圈子。

 

 

 

祖珂一面走,一面同明玉梭聊天,明玉梭一直沒有回應,祖珂也不以為忤地自問自答。

 

「咦?師弟你看,這棵樹好漂亮,上頭掛滿了彩紙。」

 

祖珂突然停下他的腳步,朝明玉梭道。

 

明玉梭回過神,看著樹枝上那些紅紅綠綠的彩紙,他想起顧長飆說過,這是相思樹。只要把兩個人的名字寫在彩紙上,掛上樹枝,就能受到樹神的祝福,修成正果。

 

明玉梭一抬頭,就看見他和顧長飆那張寫著「梭梭」「八歧大蛇」的彩紙。顧長飆當時將它掛得特別高,一眼就能看見。 

 

見明玉梭呆呆地看著彩紙,沒搭理他,祖珂便隨機拉了名路人,問他這棵樹的來歷。那個當地人自然知道這株便是相思樹,把掛彩紙的緣由告訴了祖珂。

 

祖珂一聽便來了興趣,對明玉梭道。

 

「師弟,咱們也來寫彩紙吧。」

 

明玉梭看了看祖珂,心想,他已經跟顧長飆寫了彩紙,如果又跟祖珂也寫上彩紙,那相思樹到底會庇佑誰呢?

 

 

 

明玉梭沒有興趣,轉身要走,祖珂早就從樹幹上取過一張全新的彩紙,拉住明玉梭,道。

 

「師弟,咱們來寫彩紙吧。」

 

明玉梭頓了一下,他其實不想寫,反問祖珂。

 

「師兄,你覺得,我們是可以留名在這熙來攘往大街上的人嗎?」

 

祖珂被明玉梭一噎。他們是盜賊,留個渾號就已經後患無窮了。

 

但祖珂還是想留。他跟明玉梭關係冷淡,也許相思樹可以幫他,只要有機會,他都想試試。

 

 

 

「不如,咱們留個能代表我們的假名,不會被看出來的。」

 

祖珂提議道。

 

明玉梭心裡一陣冷哼,他和顧長飆就是這樣做的,不就不靈驗了嗎?

 

沒等明玉梭答應,祖珂便在彩紙上提了個「電」字。那是他的渾號,雲中電。

 

祖珂滿足地笑著,將筆遞給明玉梭。

 

「你就題個狐字。這樣,咱們的名字都在上面了。」

 

沒用的。明玉梭心裡想。但見祖珂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

 

他想起,那天的顧長飆也是這樣的。

 

明玉梭下意識地,在「電」的旁邊,題了個「狐」字。

 

 

 

顧長飆藏好了拱璧後,還是忍不住想當面問明玉梭為什麼要這麼做?偷宗廟祭器,他在做這樣的事之前,有沒有為他考慮過,身為金吾署長使的他,處境會有多艱難嗎?

 

回到近水樓壬字號廂房,他們曾一起度過無數個日夜的地方,顧長飆發現明玉梭把東西都打包好了,顯然是想離開了。

 

怎麼,幹下這麼一大票,拍拍屁股就想走,那我怎麼辦?

 

顧長飆眉間一蹙,把廂房的門重重甩上,奔出近水樓!

 

 

 

顧長飆在大街上,明玉梭常去的地方尋找他。朱雀大街是潭州城主要幹道,到哪裡都得經過它,而相思樹就在朱雀大街熱鬧的邊上。

 

當顧長飆找到明玉梭時,他正和他師兄一起寫彩紙,做著跟他一起做過的事。

 

難道,這就是明玉梭犯下這起案子,毫不考慮他,且準備拍拍屁股走人的原因?

 

 

 

祖珂正要把彩紙掛上樹枝,冷不防地顧長飆從人群裡殺出,拖住明玉梭。

 

「除了跟他掛彩紙還有什麼?你準備跟他走?」

 

顧長飆正在焦頭爛額,明玉梭卻想一走了之,把爛攤丟給他?

 

「大蛇,你是一定要娶親的,我們只是玩玩而已,你心裡很清楚。長痛不如短痛,就這樣吧。」

 

 

 

一開始,明玉梭就想玩玩而已,顧長飆是知道的。但一路走來,他為他做了那麼多,不再當個紈褲子弟,在功成名就的路上不斷努力,就是想讓明玉梭覺得他是個條件很好的對象,讓他捨不得放,為了祖珂的身體,他去打老虎,把手臂都打斷了,至今變天時還會隱隱作痛,為了他進金吾署,銷毀他的資料,讓他恢復自由之身,甚至現在,他還冒著被殺頭的風險,替明玉梭藏起了拱璧。

 

他就是這樣回報他的?跟他的師兄寫彩紙?

 

 

 

祖珂的臉色也很難看,他伸出手臂,抓住顧長飆抓住明玉梭的那隻手。

 

「顧大人,敝人一命承你所救,大恩沒齒難忘。不過我和師弟之間的關係是私事,大人似乎不方便插手。」

 

顧長飆狠狠地瞅了祖珂一眼,轉而又對明玉梭道。

 

「梭梭,你真的要跟他走?」

 

 

 

「我們本來就是師兄弟,我會和師兄回到夜燕門,不會再回潭州城了。」

 

明玉梭的話,字字誅心。

 

也就是說,他已經不打算,再見他住在潭州城的顧長飆了?

 

那顆心到底是什麼做的,才能如此冷硬,如此絕情?

 

 

 

「梭梭,我最後問你一次,你真的要離開我?」

 

其實顧長飆也知道,問一萬次都一樣,可他快溺死了,需要那枝名為「萬一」的浮木。

 

他的雙眼發紅,眼眶含著水氣。

 

 

 

「我多說幾次,你會比較開心嗎?」

 

明玉梭的語氣冷硬無情。

 

一點也沒有留戀或動容。

 

 

 

顧長飆覺得自己就是個傻瓜。之前一事無成的時候,顧長司指著他的臉罵他傻瓜,現在小有成就,他以為自己已非吳下阿蒙了,沒想到,傻瓜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

 

明玉梭應該覺得這樣玩不起的自己很可笑吧?

 

 

 

顧長飆放開明玉梭的手。

 

「掛彩紙嗎?那就去掛吧,反正也不靈......

 

如果樹神靈驗,他和明玉梭又怎會走到這樣的地步?

 

 

 

看著顧長飆寥落的背影消失在人潮之中,明玉梭下意識地想叫住他,卻強自忍住了。

 

祖珂見明玉梭對顧長飆的離開沒有反應,心裡高興,把他和明玉梭的彩紙掛上了樹枝。

 

 

 

離開的時候,祖珂雇了一輛豪華寬敞的馬車,回夜燕門的路上,他可以和明玉梭在車裡靜靜地待著。

 

他還買了一些伴手禮,想回去分給門中師兄弟。

 

用的都是潭州城發行的官方銀票。

 

明玉梭覺得有些奇怪。他知道祖珂很有錢,是比他還大的巨盜。若是經由匯兌在潭州城錢莊裡提錢,用的會是錢莊的私人票子。

 

但祖珂用的是官方銀票,表示這筆錢他是在潭州城裡賺來的,對方用官方銀票來支付酬勞。

 

 

 

「師兄,你在潭州城裡,幹了一票大的?」

 

明玉梭問著,但他心裡想的是顧長飆。發生在潭州城,這案子就會是金吾署偵辦的。

 

若顧長飆查到祖珂身上呢?如果顧長飆要抓祖珂,他該怎麼辦?

 

祖珂笑而不答。

 

明玉梭靜默,他想讓祖珂別接潭州城的活。可繼而一想,反正他們也不會再回來了,提不提都無所謂了。

 

 

 

顧長飆回到金吾署官舍。他把拱璧藏在榻下。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沒人會想到失竊的拱璧竟會在官署裡。

 

鎖上門,顧長飆拿出拱璧,躺在榻上,一遍又一遍地撫摸。

 

這拱璧見證了明玉梭的薄情。

 

想著明玉梭和祖珂一起在相思樹下寫彩紙的情景,顧長飆不知不覺地淚流滿面。

 

他不會再當傻瓜了。

 

這是他為明玉梭做的,最後一件事。

 

 

 

潭州城各處,貼滿了懸賞尋找拱璧的告示和畫像。

 

金吾署懸賞千兩銀子,尋找拱璧成了潭州城全民運動。

 

 

 

這天顧長飆在署裡辦公,一名城門守衛,氣喘吁吁地領著一名樵夫跑了進來。

 

「長使大人,這胡阿狗說,他上山砍柴的時候,在山路邊一顆大石頭上休息用餐時,在邊邊的落葉堆下,瞧見了這枚拱璧!」

 

守衛振奮地替找到拱璧的樵夫胡阿狗說明著。

 

「真的是我們要找的拱璧嗎?」

 

顧長飆離開座位,走向胡阿狗,跪著晉見的胡阿狗解下背上的包袱,將拱璧掏了出來,獻給顧長飆。

 

「是真的。」

 

顧長飆將拱璧遞給他的次使端詳。

 

「胡阿狗,你找到宗廟祭器是大功一件。不過,我們還是希望你留下來回答我們幾個問題,協助我們找到罪犯。」

 

那胡阿狗唯唯諾諾地,顧長飆讓次使去審問他。

 

 

 

次使回報,那胡阿狗生活單純,以砍柴維生,那拱璧真的是他在山道上撿到的,他不是犯人。

 

至於犯人是誰,目前還是毫無頭緒。

 

 

 

「好吧,那就繼續調查。至於那筆賞金,就給胡阿狗吧。」

 

顧長飆交代次使道。

 

感謝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胡阿狗,為他,也為明玉梭,解決了一個天大的難題

 

 

 

 

 

台長: 陳跡

uni2019
我也沒讀懂胡阿狗的來龍去脈。應該是小顧所雇用的?

「雲中電」
雲中雪

想問一下,這是那來的靈感?但以你對歷史的認知力我不會覺的驚訝。

謝謝
2021-09-23 20:30:44
版主回應

大蛇找他出來演戲的
想把拱璧的事搓掉
這是他最後為明玉梭做的一件事
不過拱璧的事不是明玉梭做的
大家應該有看出線索吧???
叫雲中電是因為祖珂行動迅捷
2021-09-23 22:31:27
uni2019
哈!你都把故事情節公開?

雲中電。還以為師哥會用雲中雪~~

雲中雪是太平天國:

太平天國時隱語。即刀(兵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太平天國•太平天日》:“當時天父上主皇上帝命主戰逐妖魔,賜金璽一,雲中雪一,命同眾天使逐妖魔。”亦省作“雲雪 ”。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太平天國•天父詩二三一》:“鬼心不去那得貴,惡心不除那得為,邪心不淨雲雪飛,奸心不滅有狼狽。”
2021-09-24 00:06:24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