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9 23:24:45| 人氣458| 回應1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25—被醫術擔誤的男團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因爲犯人潛逃出境,雖然黎晏堅持要抓到那些流氓證明自己的清白,但這樣跨國抓凶的難度重重,就算警方受理,但短時間也不可能破案了。

擔心牽扯到黎晏身上,而黎初雪又「識大體」地不想追究,黎振洋便緩了追查的腳步,而對黎初雪這個小女兒更是心疼了。

雖然和黎晏聯絡時,黎晏一直說自己是無辜的,然後不忘咒罵已經不想追究的黎初雪,無法證明黎晏是無辜的,面對黎初雪的委屈和慘狀,黎晏盛氣淩人的態度讓他很不滿,沈青辭心亂如麻。他總覺得黎晏本性是好的,雖然對黎初雪母女不滿,卻不失光明磊落。

他沒有想過,黎晏會用這樣陰毒的手段毀人清白,傷害黎初雪。

黎晏說了她沒有做,他也很想相信她,但在她們的生活圈子裡,會這麼憎恨黎初雪的除了黎晏,沈青辭也想不出還有誰了。

更可笑的是,黎晏詭辯這ㄧ切都是黎初雪母女布的局,試問有誰,尤其是女子,會自毀清白和前程,就爲了陷害別人,那根本是傷人七百,自損一千的做法。初雪母女若有這樣的心計,那應該是聰明的,怎會蠢到爲了害黎晏,賠上黎初雪的未來?

這天,沈青辭待在房間裡,從抽屜深處翻出一只松木盒子,打開它,黎晏手工打造的純銀領帶夾,就靜靜地躺在盒子裡。

當時收到這枚領帶夾,沈青辭是很開心的。他一直捨不得戴,因爲他知道純銀容易氧化,怕它變黑,會髒了黎晏的心意。

在正裝出現的場合,黎晏也對他埋怨過是不是不喜歡?不然爲什麼都不戴?沈青辭只是笑笑,對黎晏說,會有戴的時候。

他想在最重要的時刻戴著它,例如他們的訂婚,甚至結婚典禮,這樣不是更具意義嗎?

難道,過去自已爲對黎晏的了解,竟是一場錯誤嗎?若她真的做出這樣的事,叫他如何能正視她?

更何況對方是她的妹妹,即使不親,難道不怕傷了父親的心?

他簡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黎晏了。

沈青辭抬起頭來,看向書桌旁那堵咖啡牆。

黎晏對他很好,人也靈巧聰慧,加上家世,的確是他不可多得的對象。

但這是不夠的。道德是一個人立身處世的根本,如果黎晏沒有這樣的自覺,沒有底綫,就算條件再好,他也不敢想像,黎晏在特殊的情況下,還會做出什麼樣不可逆料的事。

他無法和這樣的黎晏結婚,共度下半輩子!

沈青辭大手一揮,那堵咖啡牆就這樣傾頹下來,鐵罐四散滾落,鏗鏗鏘鏘,發出極大聲響!

那聲響,驚動了樓下的佣人美珍姐,她跑了上來,推開虛掩的門,看見地面瓶罐狼藉,愣了一下。

「我沒事,妳先下去吧。」

沈青辭就坐在那一地狼籍裡。

「少爺,初雪小姐來找你,人就在樓下,要讓她上來嗎?」

美珍這才回神,想到上樓的主要任務。

「初雪嗎?好,讓她上來吧。」

沈青辭這才想起,意外發生後,初雪常常夜不能寐,上次他答應了黎初雪,要帶她去看一個有名的心理醫師,就約在今天。

「對了,我待會可能要和初雪出去,妳替我整理一下房間。」

還沒說完,黎初雪就上樓了,站在門外。

她看見一地四散的咖啡罐,心中不自覺地竊喜。看來這次的犧牲,並沒有白費。

「初雪,妳等我一下,我換個衣服,咱們就過去。」

說完,穿著一身輕便休閒服的沈青辭,從衣櫃裡拿了襯衫和西裝褲,進入浴室更換。

黎初雪閃過一地罐子走了進來,看見桌上那只木盒,裡面有一只銀製的領帶夾。

很簡朴,看上去沒什麼價值,不大合沈青辭的身分。

黎初雪將領帶夾拿出來,觀察了一下,發現夾子內側,刻上了「黎晏」兩個字。

這是黎晏送給沈青辭的?

都什麼時候了還留著這領帶夾,是在睹物思人嗎?

黎初雪一怒,把領帶夾放進自己包包裡,蓋上木盒,將木盒收進抽屜深處。

換好衣服後,沈青辭走出浴室,看見黎初雪還在門口等他,讓美珍姐上來收拾收拾,便開車帶著黎初雪,往診所去了。

那幾個流氓偷渡後,根本沒人能證明自己的清白了。她知道父親雖然什麼也沒說,但還是有某種程度不相信自己,沈青辭也是,他那個人天性善良,根本不相信有人會找人強姦自己陷害另一個人。

她最親的兩個男人,都相信黎初雪,她不知道到底哪裏出了問題,是倒霉嗎?還是自己太蠢,玩不過黎初雪母女倆?

虧她還測過智商,一百三也不算低了。只是智商和情商並不一定成正比。

她一直在讀書,嫡出的地位穩固讓她自信,也不屑用心機,大概就是因爲這樣,不習慣耍心機,才會被那對母女搞得團團轉。

莫名其妙背了這黑鍋,她的心情很不好,這天是正常班,下午五點多下了班後,晚飯也吃不下,便直接在醫院附近找了間酒吧喝酒。

她原本想call夏晴或霍桑桑出來陪她,但又想著現在好像是人家吃晚飯的時間,還是別打擾人了。

喝了小半杯威士忌,視線都有些模糊了,黎晏突然聽見一陣熟悉的聲音,從身邊響起。

「空腹喝酒最是傷胃,妳一個當醫生的人不知道嗎?」

模糊中,黎晏看向身旁的位置,原來是阮郁。

「學長啊?你怎麼在這裡啊?」

黎晏見是阮郁,覺得親切,傻笑道。

「一塊提拉米蘇,一杯紅酒,謝謝。」

阮郁朝酒保點了這兩樣東西,把黎晏的威士忌拿開,將蛋糕和紅酒推給她。

「把蛋糕吃一吃,墊墊肚子,非要喝,紅酒就好了。威士忌太烈。」

阮郁老媽子似地。

「學長啊,你怎麼會在這裡啊?你是來找我的嗎?」

黎晏記得阮郁家境普通,並沒有上夜店或酒吧的習慣。

「聽說妳跟妳未婚夫鬧得很不愉快。他還打了妳。」

阮郁咬著牙道。

「你知道了喔?難怪學弟他們都說學長你是醫學系的地下系主任啊,哈哈哈哈⋯⋯」

黎晏有些醉了,神經鬆掉,拍了拍阮郁的肩膀,哈哈大笑。

那天沈青辭和黎晏在急診室外的草地上聊得不愉快,沈青辭給她一巴掌,她同事們在急診室內都看見了,這消息就沸沸揚揚傳了出去。黎晏可是他們醫學系女神,不管原因是什麼,女神是可以這樣讓人褻瀆的嗎?

「這種人妳還要嫁嗎?」

阮郁忍著氣問。

「我不嫁他,難道嫁你啊學長?」

黎晏玩笑道。

阮郁只是一愣,黎晏在開玩笑,他卻聽得認真。

如果黎晏可以嫁他,怎麼都比那個會對她動手的沈青辭好太多了。

只可惜,他身上的問題,比這些都嚴重多了。如果沒有那個問題,他也許真的會義無反顧地把黎晏搶過來!

看著沉默的阮郁,黎晏笑道。

「他不是會動手的人,只是被那對奸詐的母女蒙蔽了,就像我爸一樣,只能說,在那對母女面前,我真是太嫩了。」

黎晏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阮郁說了個大概。

「我和沈青辭剛認識的時候,正在打黎初雪,這件事也許對他造成了陰影。我知道他並不是不喜歡我,而是這個陰影讓他卻了步。」

「妳不是那樣的人,妳有妳的驕傲,不會耍那樣的手段,我知道的。」

阮郁不認識沈青辭,也不了解黎初雪,但他了解黎晏。

「我真不明白,妳一個條件那麼好的女孩子,到底圖他哪一點?長得帥嗎?」

「是啊,沈青辭正好帥在我的點上。」

黎晏傻笑道。

「我就他媽該死的是外貌協會的。」

阮郁白眼都快翻到脊椎上了。他明白了,黎晏有她的驕傲不屑害人光明磊落,但她作死啊!

聊了一陣子,腦子發直沒了話題,黎晏側著頭看著阮郁。這個第一個說相信她的人。

看著看著,看得阮郁尷尬起來。

「看什麼?蛋糕吃一吃。」

阮郁拿叉子叉了一塊蛋糕遞給黎晏。黎晏張嘴吃了,還故意發出啊母的聲音。

「學長啊,我是不是醉了啊?我這樣ㄧ看,覺得學長你還是挺帥的哩!」

黎晏眼神迷離地拿下了阮郁的眼鏡。

「我知道了,學長你老是不在意外表,不修邊幅,才會一直沒有女友。」

黎晏把阮郁的眼鏡朝吧台上ㄧ丟,道。

「跟我來!」

說著,拉著阮郁就要往外走。

阮郁不知道黎晏要幹嘛,手一伸從吧台上拿回他的眼鏡,跟著黎晏走了。

黎晏喝了酒,阮郁不讓她開車,他騎上自己的機車載了黎晏,循著黎晏的指點,停在了一家髮廊的門口。

「咦?」

阮郁莫名其妙。

「大改造啊⋯⋯」

黎晏搖搖晃晃下了車,把阮郁拖進髮廊。

Ethan⋯⋯Ethan,出來!」

黎晏一進門就大叫。Ethan是她參加正式宴會慣用的設計師,這間髮廊是Ethan開的店。

Ethan通常只是坐鎮指揮,並不現場服務,聽到黎晏的喳呼,這才從後面走出來。

Yen啊,妳怎麼到我店裡來啦?」

若是黎晏需要,他通常是到府服務的。

「我幫你帶來一個帥哥,你看看幫他大改造一下啦!」

黎晏把阮郁推到設計椅上。

阮郁根本不想要啥大改造,但後來看見黎晏跟Ethan在那裡興高采烈比手畫腳,討論他的造型。

既然她覺得高興,那就順著她了。

根據阮郁的臉型,Ethan替阮郁剪了一個酷酷的髮型,還挑染棕色,完成後,黎晏眼前一亮。

「好看好看,學長你真是被醫術擔誤的男團⋯⋯」

Ethan也對自己的手藝很滿意,拍了造型前造型後,想放在DM裡宣傳。

黎晏又拉了阮郁到百貨公司去,買了一件銀灰色絲質襯衫,窄版鐵灰色西裝,锃亮的皮鞋,整套打扮起來,簡直看呆了黎晏。

「學長,你可以直接出道了。你這塊未經開發的璞玉,可是我發掘的呢!我要當你的經紀人啦!」

黎晏忙了一個晚上,也是阮郁原本條件就不錯,很有成就感。

阮郁不太在乎這些,但見黎晏爲了打扮他幾乎忘記了沈青辭帶給她的失意,他就安心了。

用這樣帥帥的裝扮,黎晏和阮郁用手機自拍了一張。

阮郁偷偷地,把這張照片,設爲了手機桌面。

台長: 陳跡
人氣(458) | 回應(10)| 推薦 (1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 |
此分類下一篇:踩著青春向你走來26—叫你姐夫比較甘願
此分類上一篇:踩著青春向你走來24---背好背滿

Camille
(^∇^)ノ♪
100、100、100
感覺這篇很認真在寫
可以朝養成手遊去寫
2021-09-19 23:38:52
版主回應
這集本來星期六晚上就要寫
但因為很累延了一天
星期日早上看到一部日綜類似大改造的
又看到帥帥的福士蒼汰
給了我改造阮郁的腦洞
如果是前一天寫
這集就完全不是長這樣了
所以有時真覺不必急著寫
這集我是用手機的筆記本打的
所以不知道幾個字
但感覺有點長啊
2021-09-20 04:31:11
Camille
真的很長喔
我是很過癮
最近有一部新日劇:我推的王子
很有趣,女主角把男主角當養成手遊玩來改造他
2021-09-20 06:10:01
版主回應
我本來是想寫黎初雪偷領帶夾和黎晏跟阮郁哭訴兩個梗
但因爲早上的電視結目
我把哭訴改成大改造
讓氣氛變歡愉
也突顯黎晏的個性是沒心機而且偏開朗的
一個眾星拱月的千金小姐長成就該是這樣的
還有黎晏說明她爲啥喜歡沈青辭
因爲他帥在她的點上
超膚淺的答案啦
至於黎晏最後會跟誰在一起
那也是個梗
所以我不能透露
大家看下去就知道了
一早起來推薦11
感謝大家支持啦
2021-09-20 09:37:09
Camille
到現在,真猜不出結局跟誰
應該不會沒有選人,這不是妳的原則
依據這集
感覺女主角要把男主角不能在一起的問題弄不見
之後會對他有動心,因為之前在我看是還沒有
女主角之前心還在沈XX身上
如果後來女主角走宗教路線,搞不好回歸去原諒
><、><、><
2021-09-20 06:15:57
amie
月餅留給小孩養肉
月老需要妳的紅線
賀!半天破10,^^
2021-09-20 07:25:13
uni2019
合情合理的動機出來了,下一步就是看如何點線面的把團寵私有化了。你的言情每每都很溫馨,就是壞蛋也有可愛的一面。
2021-09-20 12:13:50
版主回應
謝謝你的稱讚啦⋯⋯可能因爲職業病⋯⋯我看人都會挑他的優點去看⋯⋯以讚美代替責難⋯⋯
2021-09-20 15:51:11
其石山人
以前只有我姊姊會改造我。

我把寶押在阮郁身上,因為都是普通人家出身,我有仇富情節,不喜歡高富帥。
2021-09-20 13:10:24
版主回應
這篇結局已經定了
雖然我自己也是這兩個男主其中之一的親衛隊:P
2021-09-20 15:52:51
工程詩人
看到雪滴花
直覺遠阮哥會是悲劇英雄
正義感爆棚的傻子
往往才是轉念後的收割者
至少現實是這麼教我的

不過這是小說
也許會有例外......
期待後續發展
2021-09-20 16:09:57
版主回應
也許被你猜對了呢?XD
2021-09-20 16:24:48
工程詩人
這個也許下得好!
我喜歡~~~
2021-09-20 16:32:19
Camille
剛在讀一本書
看了上面回應文
我的猜測下妳的答案
《換個男人愛愛》
大概是妳要傳達的
而且
妳應該對花心男還沒有克服心魔
所以現在沈XX只可能結局是男配
可以不用作答,XD
2021-09-20 17:48:53
(悄悄話)
2021-09-21 10:45:42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