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2 15:40:33| 人氣689| 回應6 | 上一篇 | 下一篇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8---像樹一樣的

推薦 1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黎晏走出了大廳會場,對著庭院裡的空氣,深深吸了一口。她不明白,黎初雪那對母女心機深沉,貪得無厭,為什麼爸爸會著了她們的道,而現在,沈青辭也是。

 

難道,男人都喜歡這樣的女人?

 

雖然她從一出生就可謂天之驕女,也並沒有自我膨脹到覺得沈青辭應該要對自己有意思,但也不該是黎初雪那樣的女人。

 

黎晏的個性倔,這是她的優點,也是她的缺點。從小,她想做到的事一定要做到,盡其在我,因為這樣,她也有她強烈的自尊和驕傲。

 

她應該不顧一切去把沈青辭身邊的黎初雪拉開,在沈青辭面前揭發黎初雪的假面。

 

但她沒有這樣做。感情這種事,和學業事業並不一樣。她若真的這樣做,這份感情便是她求來的,她處心積慮戳破黎初雪的假面就是為了得到沈青辭的青睞。

 

雖然黎初雪很壞,但感情該是公平競爭,如果需要傷害另一個人才能得到對方的青睞,黎晏不屑為之。

 

以她黎晏本身的條件,她的家世背景,不需要跟那些心機女打混戰,降低自己的格調這麼不堪。

 

 

 

黎晏走向庭院角落的涼亭裡,雖然看著黎初雪挽著沈青辭的手臂感覺很刺眼,但她還不能走,爸爸交待的任務還沒完成,黎景做的是物流,合作的廠商很多,她得替父親去一一致意,就算是宴會主人的沈氏,沈青辭他父親沈琛,她也得過去打招呼。

 

自從媽媽生病,黎景社交的大樑幾乎都是黎晏在挑,她向來表現得不錯,今晚也不會例外。

 

坐一坐,她還是得忍耐著回到會場。

 

 

 

黎晏遠遠的,看著大廳落地窗。大廳內衣香鬢影,有多少億來億去的生意,都是在這種場合談成的?

 

她看見黎初雪,一直待在沈青辭身邊,巧笑嫣然。

 

黎晏突然紅了眼眶。一切的一切,讓她覺得有點累。

 

 

 

「咦?小姑娘,晚宴已經開始了,妳怎麼在這裡呢?不擔心餓肚子嗎?」

 

一陣熟悉的聲音,將黎晏喚回了神。她看見剛剛修剪樹葉的老伯提著一只水桶,他的剪子和鏟子等工具都放在水桶裡,看上去正要收工。

 

老伯看了看黎晏,又順著她的眼神朝大廳望去。

 

「是你啊老伯,我不餓。你要收工了嗎?」

 

相形於大廳裡的男男女女給人的壓迫感,這個剪樹葉的老伯讓她感覺輕鬆,黎晏拭了拭眼角,朝老伯笑道。

 

「我年紀大了,那個宴會裡的人聲樂聲我覺得有點吵,腦子渾渾沌沌的就想回去休息了。那麼小姑娘妳又是為什麼跑出來呢?難道妳也嫌吵啊?」

 

「嗯……是啊。」

 

她沒告訴老伯真正的原因。

 

「這裡都是樹和花草,很清靜。」

 

 

 

「是啊,植物比人要可愛多了,只要澆水,它們就會靜靜地陪伴著妳,不管發生了什麼事,變成什麼樣的人,它們只會待妳如初,寵辱不驚。人啊,也得向植物學學這樣的修為才是。」

 

老伯笑著走進涼亭裡,和黎晏對面而坐。

 

「寵辱不驚啊……老伯這就是你選擇當園丁的原因嗎?」

 

黎晏聽了老伯的話後,看看亭子外的那些樹,突然覺得心情好像好了一些。它們風來這樣,雨打這樣,慢慢地參天而起,人世間的一切變化都不在它們眼底。

 

老伯聽到園丁兩個字愣了一下,而後又和藹地笑道。

 

「是啊。」

 

「難怪沈氏庭院裡綠意盎然,植物長得那樣漂亮。我們家庭院裡也有一棵樹,剛好是你們這裡沒有的,老伯你想種種看嗎?」

 

「哦?那是什麼樹?」

 

「是銀杏。那是我爺爺的爸爸親手種下的。我有印象以來它就已經長到三層樓那麼高了。我爺爺還曾經在它最低的枝椏上綁了一個鞦韆給我們姊弟玩。我後來念書的時候,查到銀杏作為庭院植栽,其實是種吉祥的象徵,它象徵長壽。我覺得它是我爺爺的爸爸給我們的,最好的祝福。」

 

黎晏一直和老伯聊植物,當晚的憤懣也一掃而空了。

 

「老伯您想種嗎?我可以給您分苗喔。」

 

 

 

長壽是所有上了年紀的人的願望,聽到這兩個字,老伯自然生出了興致,便道。

 

「好啊,謝謝妳小姑娘,聽起來妳爺爺和他的爸爸也都是愛樹的人。愛樹的人心腸沒有壞的。」

 

「不過,喜歡植物的人,多半有一顆很累的心,才想從植物身上得到真正的休息。小姑娘妳這麼年輕也心累嗎?」

 

老伯想起剛剛黎晏的視線。

 

「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是容易的。」

 

黎晏嘆了口氣。

 

「是這樣沒錯。所以啊,人跟人之間比的就是,如何看待壓力的態度。當妳很能夠調適壓力,你所能承受的自然比一般人更多,成就也更大。有時候跟植物聊聊天,它們生命力很強,可以幫妳扛的。」

 

老伯笑道。

 

「老伯你也是啊,跟您聊聊,我覺得好多了。我叫黎晏。黎明的黎,日安晏。」

 

「黎晏啊,是個有所期待的好名字呢!希望這個名字可以為妳帶來好運。我姓沈,名字不太雅,妳叫我沈老伯就好了。」

 

沈老伯道。

 

「我得回去休息了,小姑娘妳趕緊進去吃點東西,別餓著了,希望有機會可以再見到妳。」

 

「嗯,那沈老伯,我把銀杏苗送來的時候,如果你不在,我留字條寫給沈老伯,您會收到嗎?」

 

「可以,我會再交待警衛。謝謝妳了黎小姑娘。」

 

沈老伯朝黎晏揮揮手走了,身影消失在灌木叢裡。

 

 

 

黎晏再度回到會場,卻是神清氣爽。霍桑桑應酬完了正在四處找她,黎晏從吧台上拿起一杯香檳,跟霍桑桑道。

 

「桑桑妳要沒事,陪我一起去跟沈董打聲招呼吧。」

 

黎晏和霍桑桑走向沈琛的時候,沈青辭和黎初雪正陪著他說話,看上去聊得很開心。雖然畫面很刺眼,但黎晏把自己想成了一棵樹,無悲無喜她走了過去對沈琛自我介紹,說父親要她一定要前來向沈董致意。沈琛笑笑說。


「黎董的誠意我深深體會到了,兩個美麗大方的千金都來捧咱們沈氏的場,青辭啊,你可要替爸爸好好招待兩位啊。」

 

聊了一會,沈琛又被其他企業主拉走談事情,當下便剩下沈青辭、黎晏、黎初雪和霍桑桑四個人。

 

方才黎初雪待在沈青辭身邊,但沈青辭的視線,有意無意一直在找黎晏。有段時間黎晏不在,他以為黎晏已經走了,有些氣餒,卻沒想到黎晏又冒了出來。

 

沈青辭覺得這下非得到黎晏的答案不可。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對這件事那麼執著。明明沒有黎晏,他還是可以自己上圖書館讀書去。

 

 

 

「黎晏,我有事想問妳。」

 

沈青辭將手臂抽離了黎初雪的手,朝黎晏走去。

 

黎初雪一副反應不及的樣子,跌在了一旁!

 

「學長……青辭學長…..我的腳好痛……好像扭傷了…….

 

她穿了一雙七公分的高跟鞋,扭傷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沈青辭頓了一下,畢竟是他害黎初雪跌傷的。

 

霍桑桑多聰明,她和黎晏就是生來治綠茶婊的。

 

「受傷了啊!我扶妳去一旁休息啊!」

 

霍桑桑動作比沈青辭更快,不懷好意地笑著扶起了黎初雪。

 

「妳們有事就去,黎初雪這裡我會照料的。」

 

她強硬地扶著黎初雪,準備去一旁沙發上坐了。黎初雪狠狠地瞪著霍桑桑。

 

「干妳屁事?」

 

「什麼?干我屁事?」

 

霍桑桑提高了嗓音。

 

「好像是喔!那既然不干我事,初雪妹妹妳自便吧。」

 

然後霍桑桑突然放開了手,害黎初雪一屁股跌在地毯上。

 

 

 

「妳為什麼沒去晚自習了?是因為我罵了妳?」

 

沈青辭把黎晏拉到一旁。

 

「妳……其實不用這樣,畢竟成績比較重要,比我對妳的看法要重要多了。」

 

「所以,圖書館……你有在等我嗎?」

 

黎晏眼睛一亮,她沒想到沈青辭會在意她自不自習,更沒想到,沈青辭竟然會以為她不去晚自習是因為他罵了她。

 

輪到沈青辭一愕。

 

所以,這樣問表示自己有在等她晚自習?好像真的有這樣的感覺。

 

 

 

「沈青辭。我說的話,你信嗎?」

 

黎晏道。

 

「說說看。」

 

「我不是那種被罵兩句就會放棄自己想要的東西的人。」

 

趁霍桑桑拖住黎初雪,黎晏道。

 

「我以後也不會去晚自習了。因為我媽自殺,我必須看著她。這個答案,你滿意嗎?」

 

「你知道我媽自殺的原因嗎?我媽自殺過很多次,都是因為那對母女,用言語刺激她,她服了藥本可以很穩定,但往往黎初雪她媽一通電話,就可以讓我們長久以來穩住她的一切努力通通破功。」

 

「沈青辭,我要照顧我媽媽,撐起我們家,我還要讀書,沒有很多時間應付黎初雪母女的爛事。你可以說我動手就是不對,是,我動手就是不對,不然你告訴我該怎麼處理?」

 

 

 

「黎晏,伯母有憂鬱症,我也很遺憾。不過妳也知道這種病的症狀,是會活在自己的思維裡,會曲解別人說的話。也許初雪她們並沒有傷害伯母的意思,妳可以放過初雪她們,也放過妳自己。雙方相安無事,互不干擾,這樣妳父親也省得為難,不是嗎?」

 

「我也想相安無事,互不干擾,可是今天是誰先挑釁,誰先找碴?她們母女一點也不想相安無事,互不干擾。黎初雪根本不是她表面看起來那副無害的樣子,你不要被騙了!我媽都那樣了,你要我不聞不問?沈青辭,我做不到。」

 

「黎晏,誰都有自己的難處。初雪也是,她們母女也不過想認祖歸宗而已,卻被妳阻攔到底,妳們可以各退一步,妳又何須如此咄咄逼人?看著妳的樣子,妳媽不會難過嗎?這對她的病情一點幫助也沒有。」

 

 

 

「她們要的不只是認祖歸宗!沈青辭,你不是我,也不能同理我,那你憑什麼說我?你要以人性的光明和愛去理解黎初雪這個人,你會吃虧的!」

 

「所以妳要繼續霸凌初雪?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這件事不會有一天讓教官知道記妳過,讓警察知道把妳移送,甚至讓記者知道,渲染成妳們黎氏的豪門恩怨?」

 

 

 

「我心裡有數,不勞你費心!」

 

對黎晏來說,沈青辭就是不能理解她,就是一直幫黎初雪說話,這樣的認知讓黎晏很生氣。

 

 

 

沈青辭又是一愣。不錯,黎晏就是個校霸,被記過被移送關他什麼事?他勸她那麼多幹什麼?她根本沒救了!

 

「是不干我的事,抱歉浪費妳那麼多時間!」

 

他從沒見過像黎晏那麼不可愛的女人!沈青辭轉身就走,朝樓上走去,沒去找黎初雪,宴會也不待了!

 

 

 

黎初雪一直在一旁觀察兩人,幸好她平常對沈青辭的賣慘生了效,兩人最後竟然吵起來,這讓她放下了心中那塊大石。

 

她知道她相形於黎晏,永遠有一份勝算。黎晏出身好,條件高,不善於對人低頭。但男人就喜歡女人示弱,這能讓他們激起自我優越感、拯救弱者的英雄感。

 

這點,校排前十強的黎晏就是個蠢貨永遠比不上她。

 

但沈青辭也沒回來找她。黎初雪覺得她應該趕快去安慰沈青辭,這時候再推波助瀾個幾句,在沈青辭心中,黎晏就算不是萬惡不赦,也該千夫所指了。

 

她拖著雖然是偽裝,但現在還不是好的時候的扭傷腳踝,跟著沈青辭上了階梯。

 

 

 

 

 

台長: 陳跡

david
看來是黎宴自身的優越感害了她自己,她以後需要靠沈青辭的阿公來挽回劣勢!
2021-07-22 23:37:36
版主回應
唉呀破梗了~~~
2021-07-23 01:05:27
Camille
其實呢
這是言小萬年不敗老梗
只是呢
我以前跟我媽看連續劇的時候
都很討厭她當編劇
因為她比我多看了20多年的狗血劇
有時候都被她說中
就覺得她好討厭喔
這樣我還跟著看電視幹嘛
哈哈哈
題外話
那個瘋子3天看完了陳情令電視劇之後
又馬上廢寢忘食的看完原著小說
托她的福
我總算回想起那個莫什麼羽了
哈哈哈哈哈
太好笑了的我的記憶力
我對不起你啊
羨羨
2021-07-24 22:44:51
版主回應
我心裡一直有個坎過不去
那就是藍忘機到底是喜歡魏無羨的靈魂
還是莫玄羽的肉體???
當然他喜歡前世的魏無羨這沒問題
但跟他發生關係的卻是莫玄羽的肉體
這個問題我天人交戰了很久
我覺得牽扯到轉世肯定會掙扎這個
這就是為啥李瀛一開始沒接受顧擇生的原因之一
靈魂VS肉體
靈肉分離
靈肉合一
這會牽扯到一個對感情忠誠度的問題
2021-07-24 23:59:12
Camille
我是這麼解讀啦
藍忘機是先"認出"莫玄羽的內在是羨羨的靈魂
他是高興的不敢置信
能在此生有機會再愛
於是內心一定有掙扎,有決定
換個肉身,也不能阻擋他去愛
所以才會有後來妳知道的劇情
以上假設是靈魂互換的基本老梗
大部分人都這樣寫,前世有約定
只是兩世約,濃縮成為一世速成
這樣去理解,不管怎互換都有趣
蘭京的蝴蝶戲貓
是我高中時看到的有趣寫法
只是現在可能已經被寫爛了
至於現代靈異,我喜歡謝璃的伊人
謝璃吸引人的最大特點是敘述筆法
不然單看故事,她也都是很老的梗
2021-07-25 00:10:47
Camille
席絹後期有幾本講重生的
也幾乎都是先認出對方是自己所愛的那個人的靈魂
才決定去愛現在的肉身
有機會再愛、再在一起是他們考慮的點
因為如果他們的內心已經認定
對方自始至終是同一個人
就不會有肉體出軌的問題
因為妳把它當成是一個假借物
就只是幻化出來的另一件靈肉
雖然這麼舉例可能對神佛有點不禮貌
但是祂們幻化分身來幫助世人的時候
世人事後也不會說這個肉身不是菩薩
信徒的心裡都是菩薩顯靈,顯世幫助
2021-07-25 00:27:29
Camille
最後那個問題
言小常見的是
想辦法讓心愛人有肉身
他們只在乎還能不能相愛下去
其他旁門左道的方法
都只是獲取他的愛人的「暫借物」
當然囉
也是要挑選喜歡的肉身
妳的執著點可能在於莫玄羽比魏無羨的皮相佳
這樣才會成立藍無機到底是喜歡靈魂還是肉身?
至於李瀛,我想她內心是不相信這種事的吧!?
相信的人會在她認出來了之後
一直找佐證來證明自己的推敲
2021-07-25 08:34:41
版主回應
與其說是李瀛不相信
倒不如說是我不相信(理性的土象星座)
才會產生這樣的掙扎
我覺得不一定是莫玄羽的皮相比魏無羨好
但莫玄羽的皮相比忘羨二人年輕十多歲(吃嫩草啦)
藍忘機面對莫玄羽的皮相應該也是爽的......
2021-07-25 10:17:34
Camille
作者的掙扎嗎?
那妳倒不如嘗試寫一部主角是作家
每次出稿都陷入自我糾結
把自己很多的寫作上盲點自己來自己突破
另一位是編輯之類的,不限制男女
兩個人價值觀攻防,鬥智鬥勇
2021-07-25 10:25:35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