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8 16:11:53| 人氣397|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你這個殺人魔渣17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自從避失去她的孩子後,總是一臉木然,話更少了,極劍擔心她把悲傷悶在心裡,常常想引她說話,他自己也不是個話多的人,為了引導她說出感受,安慰她,可謂絞盡腦汁。

 

「咱們還年輕,可以再把寶寶生回來。」

 

「明天咱們回沂陽城去晃晃,在天酒莊園小住兩天好麼?」

 

「下個月我必須到江南各分舵去巡視,妳跟我一起去,畢竟江南是妳的故鄉。我陪妳回去看看。」

 

江南是她鉛陵家的勢力範圍,極劍說要陪她回去看看,是要看啥?看你殺我我砍你嗎?

 

 

 

「大夫說妳身體調養得差不多了,咱們可以開始籌備嘉禮了,妳說好不好?」

 

極劍還想著成親這事,想把她留在身邊。聽見嘉禮,避原本木然的表情突然碎裂,有了反應。

 

她看向極劍。

 

自從失去寶寶,她對極劍說的話通常沒有反應,這個動作足以讓極劍欣喜若狂了。

 

 

 

「嘉禮?」

 

「對,嘉禮。我說過咱們的嘉禮,至少席開三千桌,再讓粵郡分舵向採珠人訂了108顆南珠,給妳鑲頭冠。」

 

南珠?避在書上看過,西珠不如東珠,東珠不如南珠的說法,南珠是最頂級的珍珠,一顆難求,極劍要為她弄來108顆?

 

108顆南珠,這太珍貴了。」

 

「只要妳心情能好起來,108顆南珠不算珍貴。避,咱們成親,好麼?」

 

極劍想的都是,如何把她栓在身邊。

 

 

 

沉默了半晌。避才幽幽點頭。

 

「好。」

 

 

 

得到避的首肯,極劍興致盎然地開始籌備他和避的婚禮。

 

因為答應極劍成親,所以極劍對她的看守也不再那麼嚴密。

 

這正是避想要的。

 

她知道極劍對她好,卻也知道其實這一切都是在強求。如果不是這樣,他們的孩子也不會離開。

 

她希望她一走,不管是她還是極劍,都能得到解脫。各自走回原來的路,就像他們尚未遇見彼此的時候那樣單純。

 

 

 

這天墨玉又去校場訓練教眾,避身邊剩下玄玉一人。她對玄玉說近來身子恢復得不錯,想再去藏書閣看書。這是很正常的行程,玄玉照例陪她出門了。

 

但因為玄玉對看書沒有興趣,她總是在藏書閣外,候著避出來。

 

 

 

進入藏書閣後,避根據莫玉邪給她的指示,在角落書箱裡找到一套初級教眾的粗布短褐。

 

綠隱山莊裡有許多初級教眾,做著打雜之類的瑣事。避看著那套粗布短褐,發怔了好一會兒。

 

果真要離開了嗎?

 

看書需要時間,避每每進入藏書閣後都要待上很久,她有充裕的時間換上這套衣服逃脫,而玄玉不會進來找她。

 

避換上了粗布短褐,將身上華麗的紗衣塞進書箱裡。走到另一邊角落一扇透氣窗戶,翻了出去!

 

 

 

她在綠隱山莊待了那麼幾個月,每天出來走動,把綠隱山莊的動線都摸熟了,莫玉邪說了,在後院膳房旁,有一扇遞食材進來的小門,他會想辦法把門衞調走,門外一株楊樹下繫了一匹馬,馬背上掛了兩個籮筐,裡面的東西可以讓避之後的日子生活無虞。

 

因為失子這件事,避替莫玉邪求了情,讓他免於殺身之禍,莫玉邪也承了避的情,安排得細致,讓避可以無後顧之憂地離開。

 

出了小門,避解下繫馬的繩子,又朝綠隱山莊看了幾眼,這才掉轉馬頭,離開綠隱山莊。

 

離開極劍。

 

也從此,離開江湖是非恩怨。

 

 

 

自從鉛陵鉅死後,該由誰繼承下任家督,鬧得沸沸揚揚,鉛陵家的確亂了一陣子。

 

鉛陵鉅生前的意願,他是想把家督傳給他唯一的女兒,避的堂姊鉛陵遐。但在鉛陵鉅生前,鉛陵遐對繼承家督之位本就沒什麼興趣,她任真率性,討厭被拘束,何況是被一整個鉛陵家所拘束?鉛陵鉅擔心她這一點,所以找了他的養子力杭撫佐她,沒想到力杭非但輔佐不了她,也只能成天跟著她行俠仗義團團轉。

 

而鉛陵家內的氣氛,對於把家督之位交給鉛陵遐這件事也很不放心。鉛陵遐尚沉浸在父親驟逝的悲傷中,也無意繼承家督。

 

既然鉛陵遐不接,家內有野心的份子也不少,金字輩的辵字輩的全都竄出頭來,亂了大半年,才由最後一次家督會議中,推舉出前前任掌門鉛陵鈺的同母弟弟,鉛陵錡繼任家督。

 

早在鉛陵鈺還在的時候,他是個醉心武學卻不管家務的家督,家內許多是都由鉛陵錡出面處理,對於家督事務是有經驗的,也有自己的人脈。他對庶兄鉛陵鉅囚禁嫡女鉛陵避,流放鉛陵鈺夫人姬神農的行為十分不滿,早就想找機會把他弄下臺。卻因為極劍出手殺了鉛陵鉅,鉛陵錡漁翁得利。

 

因為鉛陵鉅討伐極劍,討伐西行教的方針,讓鉛陵家在江湖上的聲望衝到極高,所以鉛陵錡上台後,延續討伐極劍,討伐西行教,為前兩任掌門報仇的口號,著實讓亂了大半年的鉛陵家,重新凝聚起來。

 

 

 

離開綠隱山莊後,避單人一騎,直往西走。北方是西行教的根據地,鉛陵家在江南,這些地方都太過危險,而她並不想讓極劍再度找到她。

 

往西是最安全的。她娘姬神農就是蜀中人,她也想去她娘的故鄉瞧瞧。

 

在蜀中城找了個客棧落腳,這裡離江湖夠遠,遠得她終於能得到從來沒得到過的悠閒。蜀中多山,避在這裡四處遊覽,她發現了一座叫雲岫的山,山上有一處山凹,很像極劍教她內功時的那座山上,有針葉樹充當木樁,也有溪水可以汲取,只是缺了個山洞。

 

不過林子裡,有一片布滿岩石的平台,長不出樹來,避拿著莫玉邪給她的劍,對那些針葉木削削砍砍,搭起了一幢克難的小木屋。

 

她把客棧退了,再買些日用品,由馬馱上山道,就在山上定居了下來。

 

在綠隱山莊的時候,她讀過不少秘笈,也從墨玉和玄玉,甚至一些教眾身上學了不少周天劍,再加上極劍的提點,還有她對世家劍法過目不忘的印象。避在山上不受干擾,潛心修煉,日子過得很平靜,也因此日起有功。

 

為了知道自己的造詣到達了什麼程度,避開始殺山上的動物。先是獐、黃鼠狼這種小型動物,再來是鹿這種大型動物,或是狼這種兇猛動物。接著是體型最大的熊。她不斷給自己試煉,曾經被三頭狼一起圍攻,避在三招之內解決,也曾被兩頭熊夾攻,饒是熊皮糙肉厚,也不過一刻鐘就搞定了大熊夫妻倆。

 

為了練速度,練輕功,她殺魚,也殺老鷹,整座山上,都是她的試煉場。

 

她有時也會拿她殺的動物皮毛,下山換銀兩。或者採藥下山賣,她只有一個人,卻是生財有道。

 

 

 

發現避失蹤後,極劍簡直瘋了,他本來要殺弄丟避的玄玉,避知道極劍這個人瘋魔,留下的離別信只說了這麼一句。

 

若是為難墨玉和玄玉,今生今世就別想再見。

 

弄得極劍只好收起他的殺心,讓墨玉和玄玉戴罪立功,讓她們去找人,並通令所有西行教眾,就算把天下翻幾翻,都要把避找出來!

 

 

 

找了一陣子都沒找到人,他也託了消息最靈通的丐幫丁礎幫他找人,但避就像一滴水,消失在茫茫人海裡,沒有半點音訊。

 

極劍沒辦法了,他開始找鉛陵家麻煩。

 

 

 

每天派人去跟鉛陵家討人。要鉛陵家把鉛陵避交出來!鉛陵錡莫名其妙,鉛陵避自從極劍搶了她後就沒回來過,他哪裡找人還極劍?

 

極劍不管這些,他盯著鉛陵家,鉛陵家各分舵開店做生意,他就派人去砸店,鉛陵家造橋鋪路收買人心,他就去拆路拆橋,哪裡有衝突找鉛陵家出面撐腰,他就支持另外一方,殺了鉛陵家眾,鉛陵家召開武林會議,敢去的在路上就被西行教劫殺,一整個針對鉛陵家。

 

他就是要逼避出面,就是要鉛陵家跟他一起出面把避找出來。

 

 

 

鉛陵錡忍無可忍,惹到一條瘋狗也不過如此,他又走了鉛陵鉅的路子,聯合武林大派其他世家,聲討西行教,這次是幾個掌門密會,極劍來不及阻止,都訂下討伐西行教的日子了。

 

是世家和各門派在外弟子的調動驚動的極劍,知道了鉛陵錡又想搞當年鉛陵鈺率眾殺進綠隱山莊,害西行教被動解散那一齣。極劍這個人可不如前教主好說話,他於是又搞了一齣直搗黃龍,跟殺了鉛陵鉅一樣地殺了鉛陵錡!

 

鉛陵家已經有三個掌門死在極劍手上了。

在鉛陵錡死後,極劍還是沒有找到避,他的脾氣更是暴躁了,繼任鉛陵錡的下任家督鉛陵邁,他是避的堂兄,雖然沒搞出鉛陵錡那麼大動作,但還是死在極劍手上。

 

極劍殺他的理由是,鉛陵邁把他老婆藏起來不還。

 

鉛陵家已經有四個掌門死在極劍手上。

 

對於鉛陵家惹上極劍這隻瘋狗的下場,各門派都寄予同情的眼光。

 

開家督會議的時候,主席問有沒有人自願要擔任家督的?只要自願就給你當,不用任何條件。

 

大夥都低下頭,沉默不語。

 

這下,鉛陵家選不出掌門了。

 

 

台長: 陳跡

陳跡
這部「殺人魔渣」快結束了。打概二十出頭集吧!它本來就是做爲番外存在,二十集也太多了。

然後我有兩個新作的靈感,都是BG,一個現代一個古代,都是套路,沒有很強烈的fu,不過剛開始是剛開始,一但寫下去會有啥發展誰也不知道。等我寫完「極劍」再說。

還有一個BL的靈感,但不長,只是想寫出一種fu。
2021-06-18 21:34:52
Camille
時候到了
妳的心會告訴妳的
心的方向就在前方
2021-06-18 22:10:0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