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4 23:38:49| 人氣352|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雪落無聲(BL慎入)37---黃崗鎮之戰2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次日,大晉和大凜雙方掛免戰牌,讓雙方有餘裕處理死難在戰場上的己方將士。

 

討論完接下來的作戰方針後,蕭索領著左程和麾下將領,前去撫卹營寨內的軍士,處理死難將士屍首。

 

倏末知道首戰大凜是勝的一方,不怎麼擔心,只是不知道大晉怎麼了。他也不方便去黃崗鎮打探,所以還是上了那株視野最遼闊的榆樹,希望能看見黃崗鎮內的情況。

 

黃崗鎮內偃旗息鼓,軍士們隱藏得很好,街上就沒幾個人。

 

倏末觀察了很久,觀察不出什麼結果。總之首戰之時他也看見了,大晉方雖然敗,聞人啓卻安然無恙,這就夠了。

 

他沒有多大的野心和能耐左右戰局。只是想同時保住蕭索和聞人啟。

 

 

 

正自出神,突然有一枝箭,嗖地一聲,射進了倏末所在的樹冠裡。

 

正中倏末一旁的樹幹。

 

如果不是想殺倏末卻失了準頭,就是刻意避開倏末。

 

應該是後者。因為倏末分明看見箭上繫了一張紙條。

 

看方向,似乎是從黃崗鎮譙樓裡射出來的,倏末看向譙樓,大晉守軍卻若無其事執行著站崗任務。

 

倏末拔下箭,拆下字條。裡頭的字跡清雋文雅,是倏末熟悉的。

 

 

 

「未時一刻,黃崗鎮外,落雲坡山凹處一晤。」

 

沒有署名。但倏末一看便知道,那是聞人啟的筆跡。

 

原來聞人啟也知道他在陣中。他找自己幹什麼呢?就算見了面,還有什麼好說的?

 

只是,難道這輩子就再也不見了嗎?畢竟還有往日的情份,畢竟因為他,倏瑩得以多拖些時日。

 

撇去流蘇事件,聞人啓為人溫文爾雅,如朗月清風,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他對倏末是極好的。

 

倏末再度看了黃崗鎮一眼。將字條收進衣袋裡,下了樹。

 

 

 

回到大帳時,蕭索還沒回來,倏末在帳子裡等待未時的到來,有些坐立難安。

 

到了未時,蕭索還是不見人影,這倒是天意了,就算他偷偷去見聞人啓,蕭索也不會發現的。

 

倏末戴上機擴,短匕插在腰間,朝營寨後門走去。

 

大凜軍不一定知道詳細狀況,但都曉得倏末是蕭索的心腹,兩人幾乎形影不離。倏末這張臉就是通行證。來到後方轅門,倏末說他在營寨裡悶得慌,想去後山打個獵,舒活舒活筋骨,那衛士不想得罪倏末,便放了行。

 

不過為求謹慎,在倏末走後,那衛士著同僚前去報告蕭索,倏末離開營寨的事。

 

 

 

他和聞人啟,已經將近一年沒有見面了。來到聞人啟說的山凹處,除了聞人啟外,申耀也在,倒是不見厲景。

 

申耀跟倏末打了聲招呼,埋怨倏末怎麼這麼久不回大晉,又跟倏末說他父母和倏瑩的墳塋,還有老宅子,聞人啓代他維護得很好。

 

倏末聽了心底一酸。他覺得自己很不孝,又覺得聞人啓為他做到這份上,他又何以為報?

 

申耀說完,便識趣地離開了。山坳裡就剩下聞人啟和倏末兩個人。聞人啟沒說話,靜靜地打量倏末,似乎怎麼也看不夠,也似乎想把現在倏末的樣子,深深記在腦海之中。

 

其實只有一年,雙方的改變不是太大。只是聞人啓覺得,他已經很久沒看見倏末了。

 

 

 

「你能來,我很開心。」

 

聞人啓一開口,熟悉的聲調,倏末眼眶就紅了。

 

「我以為你不會來。」

 

「原本,我是不想來的。」

 

倏末回答。他來不來,都無法改變什麼。

 

「幸好你來了。因為你若不來,我準備等到你來為止。」

 

聞人啓苦笑道。

 

「過去說過的天荒地老,原來都只是我一個人的。」

 

 

 

「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倏瑩她......死在我面前,這個坎,我過不去......

 

倏末顫聲道。

 

「如果不是這樣,你不會離開我的,對不對?」

 

聞人啟走向倏末,握住他沒有機擴的那隻左腕。

 

「末,不是你,也不是我的錯,一切卻要這樣結束,多麼令人痛苦,你知道嗎?」

 

「這一年來,我一直在想,我到底還能做什麼?對於挽回你,我到底還能做什麼?你可以告訴我嗎?」

 

聞人啟眼眶也紅了,情生意動,他將倏末一把摟入懷裡!

 

 

 

倏末沒有拒絕,卻也沒有回應。

 

「一切都過去了,我們......只能向前看。別再掛念我......我已經不是過去的倏末了......

 

如今的他,不論身心,還有什麼資格侍奉聞人啓呢?

 

「你真的......跟蕭索在一起了?」

 

聞人啟咬著牙,他要非常用力,才能將蕭索這個名字從齒間擠出來。

 

倏末只是沉默。

 

 

 

「我不懂,末,他到底哪裡比我強?他是大將軍王,我是定川王,他能給你的我也都能給你......不過是個北方蠻子,你為什麼寧願留在他身邊?」

 

聞人啟看著倏末清雋柔和的輪廓,這張他朝思暮想的容顏,輕輕撫摸。

 

「難道就因為我們之間......隔著倏瑩的一條命?」

 

 

 

「是。」

 

倏末竟然沒有否認!聞人啓簡直要瘋了!

 

「如果當時倏瑩目擊的是你和蕭索如何如何,她也會受到刺激,我只是運氣不好,當時讓倏瑩目擊的是我,為什麼我就得承受這樣的結果?」

 

「不只是這樣.......

 

倏末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不是聞人啓的錯。只是他們之間出了那麼多事,也許這就是天意,天意讓他和聞人啟始終無緣。

 

「倏瑩喜歡你,你不會不知道.......就因為這樣......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倏瑩喜歡他?這點聞人啓知道,可他又有什麼錯呢?他並沒有給倏瑩機會,沒有背叛倏末。

 

「所以,你打算這一切都讓我扛了?末,你為什麼這麼殘忍?你真的愛上蕭索了?」

 

聞人啟臉色一暗。他已經動了心思,不管他的答案是什麼,倏末的武功不及他,他準備把倏末搶回黃崗鎮。

 

 

 

他真的愛上蕭索了嗎?倏末一噎。他不知道自己對蕭索到底是什麼感覺,但他隱約能預知,他和蕭索並不會有結果。

 

他和聞人啟之間有個倏瑩,他和蕭索之間,還不是有個霍行?

 

 

 

「我誰都不愛......啟,放我走吧!」

 

倏末試圖推開聞人啟,聞人啟卻不放!

 

「誰都不愛,那就跟我回去,時間一久,咱們就能找回以前的感覺,我會讓你重新愛上我的!」

 

倏末沒有承認他對蕭索的感情,這讓聞人啟覺得大有可為,暗中運勁,手指正想朝倏末身上的痠軟穴點去!

 

 

 

「幹甚麼幹甚麼?手下敗將,別動手動腳地!」

 

蕭索風風火火的聲音突然出現。他已經從衛兵處得知倏末離開營寨的消息,特來尋他,左程跟在他身邊。

 

他猛地將倏末朝他身上扯了過來!在他耳邊低聲道。

 

「膽敢背著哥哥我私會老情人,回去好好修理你!」

 

聞人啟劈手要奪回倏末,蕭索將倏末交給左程,挺劍格擋,雙方激烈地打了起來!

 

早就想打了!對蕭索和聞人啟來說都一樣!

 

 

 

「你們怎麼來了?不怕有埋伏嗎?」

 

倏末著急地問左程。

 

「怕,自然怕,這樣倏公子你知道我們王爺是冒了多大風險出來尋你,以後別亂跑了!」

 

左程念叨道。

 

其實對蕭索來說,聞人啟也沒在怕有埋伏,他自然也不能怕,輸人不輸陣!

 

兩人實力差不多,沒能在戰場上短兵相接,倒在這裡爭風吃醋,鬥得難分難解,倏末在一旁看了只是著急,不知該幫聞人啟,還是蕭索!

 

 

 

「左程啊!先帶末末回去,他昨晚沒怎麼睡累著,腿都軟了得好好休息,今晚才能有精神繼續應付老子啊!」

 

蕭索故意在聞人啟面前說了這堆充滿暗示的話,想氣死聞人啟。

 

果然聞人啟怒氣陡升,攻勢更加凌厲,但在凌厲之餘卻有些凌亂,顯然情緒受到影響!

 

 

 

倏末知道蕭索的用意,眼見聞人啟突然落於下風,他在心裡暗暗啐道,這個死畜牲,說甚麼渾話!

 

他不能讓蕭索傷了聞人啟!但他也不能介入戰局,蕭聞兩人都是高手,過招時沒有絲毫縫隙,他若貿然介入,恐怕兩敗俱傷!

 

 

 

「畜牲你住手!再打我就走了!」

 

倏末當下吼道!

 

「左程把他綁了!」

 

蕭索也大叫!

 

「申耀!搶人!」

 

聞人啟也朝正向這裡趕來的申耀令道!

 

蕭索打聞人啟,左程打申耀。

 

現場一片混亂!

 

是怎樣?不是正在打仗?現下,一個統帥,一個監軍,放著士兵不管,在這山坳裡耍幼稚?

 

從沒想過會遇到這種事,難道真的是自己魅力無敵?他從來不這麼覺得。

 

頭痛倏末不想管了,重重吐了口氣,把一場刀光劍影留在身後,轉身離開。

 

 

 

台長: 陳跡
人氣(352) | 回應(3)| 推薦 (1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雪落無聲 |
此分類下一篇:雪落無聲(BL慎入)38---黃崗鎮之戰3
此分類上一篇:雪落無聲(BL慎入)36---黃崗鎮之戰1

陳跡
黃崗鎮之戰大概會寫4集
2021-05-14 23:46:21
uni2019
謝謝。

四集

起,承,轉,合

原來由虐轉喜起在這!

情勢真的混亂之極~~~
2021-05-15 00:01:04
陳跡
接下來我可能會先把雪落無聲寫完
再處理校草和殺人魔渣

蕭畜牲說 親媽終於輪到我了哈

單日破百 疫情很嚴重 大家不要移動啊
2021-05-15 12:09:0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