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3 00:19:27| 人氣443|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你這個殺人魔渣10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鉛陵鉅死後,正派江湖重新面對勢力洗牌。

 

鉛陵家內部辦完鉛陵鉅的後事後,對繼任家主的人選傷透腦筋,但不管繼任人選是誰,秉持的信念必須是,殺了極劍,毀了西行教,爲鉛陵鈺和鉛陵鉅兩任掌門報仇。

 

至於不顧血海深仇,忝顏追隨極劍那殺人魔渣的原嫡女鉛陵避,也被怨氣到達極盛的本家人下了格殺令!

 

 

 

而極劍在殺了鉛陵鉅後,就必須投入承鏡儀式。對西行教而言,是好是壞,沒有人的威望高過極劍,他本人也有爭取教主大位的意思,因此沒有懸念,極劍準備接下空懸近二十年的西行教主之位。

 

殺了鉛陵鉅後,極劍在西鄂城附近,某個隱密而廢棄的農舍,接見教內重要幹部,研討承鏡事宜。

 

等討論有了結果,他會再回到山上。

 

莫玉邪、何之沂、桓信等前輩,將承鏡儀式定在一個月後。到時會是分裂已久的西行教一次大團結。而西行教在江湖上也有他們的人脈,朝廷、丐幫、漕幫,以及一些如西行教般外來的教派明教、祆教等,和西行教也維持著友好的關係,為了承鏡,西行教廣發武林帖,誓要將斷了近二十年的傳承昭告天下,再度回歸。

 

 

 

這場會面談了幾乎一整天,直到夕陽在山,莫玉邪等人才向極劍告辭,回到他們各自投宿的地方。

 

明天還得繼續。

 

阿雁降落後,搖搖擺擺地朝極劍走來。極劍將牠抱了起來,發現牠腳爪上的一綹青絲。極劍將它解下,嗅了嗅,果然是梨花香氣。

 

極劍滿足地將它放進懷裡,貼身收藏。

 

明天的晤談若能告一段落,他便連夜趕回去,極劍想。一面研了墨,在宣紙上寫下「即回」二字,將它綁在阿雁的腳上,讓阿雁帶回山上。

 

 

 

隔天一早,避一起身,便看到阿雁在山洞口走來走去,像在等她。

 

避解下阿雁腳上的信箋,看見「即回」二字,想來極劍已經平安完成他的任務。她拍拍阿雁的頭,又給了牠一片桂花糕。

 

逕自來到山溪旁,避將自己漱洗打理乾淨,繼續練習吐納之術。

 

這幾天下來的練習,避查覺自己體力變好了,雖然還無法配合外功,但以她在山林裡跑跑跳跳的感覺,她記得第一次爬上這座山,中途休息了三到四次,上到山洞來時已經急喘得殆欲斃然。

 

而現在,她可以一天來回山上山下五趟而臉色不改。

 

所以她知道,極劍是真心想教她武功。

 

她和極劍之間牽扯了太多的恩怨情仇和性命攸關,就算他們已有夫妻之實,卻也不可能像一般世俗夫妻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她也不知道現在極劍對她的好到底是出自真心,或者只是他為了報仇的另一種手段。

 

她遲早會離開他。她想極劍也許也是這樣想的,所以積極地教她武功,讓她可以自保,算是給她少許的補償。

 

畢竟在害死薄承騫這件事上,她是無辜的。也許極劍做這些事,也只是想讓他自己良心好過些。

 

避的心裡其實很亂。在她說出擔心自己有孕那件事時,雖然極劍信誓旦旦地說出了他對他們未來的規劃,讓她不能不感動。

 

可在這些感動中,只要雜了一絲不純的動機,極劍也許還沒有忘記他父親的仇恨,也許他所說的這些只是為了欺騙她的心。

 

那就滿盤盡墨。

 

說到底,她是不是不該對一個接近她動機不純的人,懷有任何的妄念?

 

 

 

沒人可以商量,避轉頭看向阿雁。

 

「阿雁,你說,我該不該相信他?」

 

阿雁只是嘎嘎叫了兩聲,便蹲下來整理自己的羽毛了。

 

是啊,一頭畜牲,怎麼可能給她答案呢?

 

 

 

避嘆了口氣,盤坐在溪邊的一塊大石上,聽著潺潺水聲,繼續練習她的吐納。

 

她想,不管極劍心裡是怎麼想的,自己能有武功傍身,不必看任何人臉色,這才是最實際的。

 

 

 

半個時辰過去了,避又該去跑山鍛鍊了,她將氣息調勻,準備躍下巨石,卻聽見一陣人聲,從林子的那一邊傳來。

 

極劍覓得的山洞處於深山密林之中,海拔也高,平時並不會有獵人或山樵到達這裡,是一個極為僻靜的處所。就算是當地人也不一定知道這個地方。

 

這也是他放心將避安置在這裡的原因。

 

然而最近山上的飛禽走獸漸少,引得靠打獵為生的獵戶們不得不向更深的山裡找尋目標。

 

這就是避聽到那陣人聲的原因。那是一些上山捕獵的獵戶,聊天的聲音。

 

極劍還沒回來,她也不欲節外生枝,便下得巨石,朝洞口走去。

 

 

 

那三個大老粗獵戶在山上已經待了兩三天了,收穫不多,灰頭土臉地。他們遠遠地看見前方一條山溪旁,有隻大肥雁子,見獵心喜,搭箭上弓,準備射殺阿雁!

 

避在山洞裡看見這樣的景況,她擔心阿雁的安危,這段日子相處下來,阿雁對她來說不只是一頭畜牲,更是她的朋友。

 

「住手!」

 

避的手裡拿著極劍給她的匕首,一聲吆喝,她的喊聲驚起阿雁,拍拍翅膀飛走了。

 

那獵戶一箭射空,落到山溪裡了。

 

 

 

那三名獵戶在山上找尋獵物一無所獲,早已悶得灰頭土臉,卻沒想到在這深山老林裡,會出現這樣一位仙女般粉嫩水靈的少女。

 

三人精神一振,莫不是遇上了仙女?

 

 

 

見阿雁離開,避鬆了一口氣。對著那些獵戶嚴正著語氣道。

 

「你們走吧。去別的地方找,這裡沒有你們要的獵物。」

 

說完,避轉身要回山洞裡。

 

 

 

這麼漂亮,又自己一個人在山上,也許不是人?

 

「不是人,是仙女,老天可憐咱們辛苦三天一無所獲,要讓咱們也做一回劉晨和阮肇啦!」

 

這些獵戶,聽村裡外來的說書人,說過劉晨阮肇山裡遇仙,春宵幾度的故事,沒想到這樣的好事會落到他們身上。

 

 

 

「美人此言差矣,我們想要的獵物就在這裡了。」

 

三名獵戶獰笑著朝避圍了上來,其中一人擋住了山洞口,避想離開,那三名獵戶卻不放行。

 

「你們想幹什麼?」

 

避拔出腰間匕首,對著三名獵戶揮動著,背後冷汗早就沁濕了一片。

 

「小美人一個人在山上很寂寞吧?哥哥們陪妳樂和樂和......

 

說完,其中有名獵戶,便要伸手朝她胸口抓來!避將匕首朝他手臂劃去,卻被那名獵戶打落,她持匕首的右腕被震得發麻!

 

此時另一名獵戶從她背後搶上,摟住她纖腰,滿腮的鬍子在她肩窩摩娑著,正貪婪地嗅她身上的氣味。

 

另外兩名獵戶見狀也亢奮起來,伸手要來解她腰帶和外裳。

 

 

 

「放開我.....快放開我.......

 

避不斷掙扎,雖然近日練習吐納,氣力漸長,卻沒有外功,面對這些身手矯捷的獵戶,竟無法掙脫!

 

「我相公待會就回來了,他會殺了你們......一定會殺了你們.......

 

 

 

「她說她有相公?」

 

「相公又如何?咱們有三個人,還有刀劍斧頭,還怕了她區區相公?」

 

「小娘子,妳相公把妳一個人丟在山上,妳確定他會回來嗎?不如跟著我們,包妳餐餐大魚大肉,把妳養得白白胖胖啊.......

 

三名獵戶急色攻心,一名從背後制住她,另一名解下她的腰帶,將她雙手綁縛在一旁樹幹上,她的外衣被扯下,露出內裡的褻褲和月白色肚兜。

 

那幾名獵戶看見她胸前肚兜都繃不住的豐滿,興奮到極點,伸出手去搓揉她,避雙手被縛,連掙扎都不能,只是扭動身子哭叫著,有人張著一張臭嘴去咬她的唇瓣,有人用力的搓著她胸前,搓得都變形了,還有人準備解下她的褻褲,抬起她的雙腿。

 

她想死。她想如果流浪的那段日子被人殺了就好了。

 

是不是自己原就不應該苟活,鉛陵家列祖列宗對她靦顏事仇而震怒,上天懲罰,才有今日的遭遇?

 

她將舌尖伸到上下兩排牙齒中間,準備咬舌自盡。

 

鮮血從她口邊滲了出來。

 

 

 

突然,世界變得很安靜。

 

那三名獵戶在她身畔躺了一地,動也不動,連叫的機會都沒有。

 

脖子上,碗大的口子,傷口整齊,至於傷口上的頭顱,滾了一地。

 

他們的眼睛都沒有閉上,表情還是猥褻避時那亢奮的狀態。

 

完全來不及反應。

 

極劍,回來了。

 

 

 

避看著他默默流淚。

 

恍如隔世。她是真的要死了。

 

極劍蹲了下來,解開她被縛在樹幹上的雙手,將她扶起。

 

「對不起,我來晚了。」

 

避眼神中的驚惶,唇邊的鮮血,和衣衫不整近乎裸露的慘狀,讓他心都碎了。

 

 

 

避似乎是真的受到很大的驚嚇,當下做不出反應,只是看著極劍啜泣,直到極劍將她擁入懷裡,她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得救了,她伸手緊緊地回抱住極劍的腰身,將臉埋入極劍胸膛,哭得極劍衣襟濕了一大片。

 

 

 

「不待這裡了。咱們明天就下山。」

 

發生過這樣的事,他不能再把她一個人留在山上。就算山下仇家環伺,他也要把她帶在自己身邊。

 

確保他隨時回頭,都能看見她,那樣的距離。

 

 

 

台長: 陳跡
人氣(443) | 回應(5)|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不用動腦番外系列 |
此分類下一篇:貝殼男孩番外---校草的草其實是雜草的草1
此分類上一篇:極劍番外---你這個殺人魔渣9

陳跡
算一算~~~
這篇番外可能會破20集~~~
都能抵一篇正文了~~~
唉~~~
極劍不但是親兒子還是最寵的兒子啊~~~
2021-05-03 00:32:24
Camille
改叫續集好了
XD
2021-05-03 01:01:31
版主回應
但他劇情不是沿續下去的
而是比較接近平行時空
所以就叫它「很長的番外」就對了
下一集繼續撒糖
再來就要虐了
而「雪落」糖已經撒完了
準備開始虐了
2021-05-03 08:51:07
uni2019
my nightmare has came ! Must you keep on the tortures? There must be an end to this. funny you like to describe all these scenes ...I find it rather not soooo pleasant ...lol, anyways, it is your intriguing ideas that count the most! Best luck! ms c
2021-05-03 10:59:45
版主回應
這文法有點深奧啊
可以幫忙翻譯一下嗎(英文太爛的臺長)XD
2021-05-03 12:07:25
Camille
我對續集的想法啦
首先,續集不一定要延續劇情
這樣會自我侷限任何發展的可能
風起長林,是瑯的續集,但是它跳到好久之後
如懿,是甄嬛的續集,但它也是跳脫出原本的框架
續集,可以只是延續之前的創作精神
不一定歷史要是必然的承襲
把時空拉長,什麼都有可能
2021-05-03 13:51:19
Camille
以後台長你就多寫些變態的壞人
讓油泥每天做惡夢啦!!!
他希望你有趣一點
不要這樣虐來折磨他
2021-05-03 13:55:32
版主回應
哈哈是喔
我這不是要讓男主英雄救美嘛
2021-05-03 14:31:3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