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1 01:28:08| 人氣401|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雪落無聲(BL慎入)33---你回去我才回去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倏末主動吻上了蕭索的唇,飢渴已久的舌在口中恣意交纏,難分難捨。倏末的手移向蕭索的分身,不住套弄著。一陣麻癢的感覺從蕭索的下腹蔓延開來,他身子不靈便,卻亟欲解決包裹在體內幾乎要噴薄而出的欲望,他的下身隨著倏末的手勢扭動,嘴巴狠狠地吸住倏末的下唇,似想把它吞進肚子裡。

 

有些晶瑩的液體,從蕭索的下身滲了出來,倏末用拇指沾了些許,塗滿整個頂冠,用他柔軟的手心,就著蕭索的體液不斷滑動摩娑著,蕭索發出了一聲舒服的嘆息,倏末的唇離了他的桎梏,轉而吻上他的頸子,鎖骨,來到他因長期鍛鍊而結實偉岸的胸肌前。倏末的靈舌舔上了蕭索胸前的蓓蕾,在上頭滑出一個又一個濕潤的圈,接著輕輕一咬,雙唇貼了上去,隨著倏末的吸吮,蓓蕾由淺褐轉為情慾的紅色,蕭索受不了了,他必須馬上進入倏末的體內,試圖再度嚐到他一貫的濕潤和緊實,他想推倒倏末,卻因為傷口疼痛而扼腕。倏末掌握著主導權,他要慢慢折磨這個劈腿的渣,不能讓他予取予求。

 

倏末的唇舌從胸一路下舔,來到了蕭索的下腹,但他也沒有放過蕭索那敏感的紅色蓓蕾,伸長手臂,用兩隻手指不斷夾磨揉捏,而倏末的口,輕輕將那雄偉的頂冠含了進去,靈舌不斷舔弄,讓蕭索的兄弟,在他濕潤的口中進行著活塞運動。

 

從前兩人的床笫之事都是蕭索主動,倏末從未服侍過他,現在卻是倏末主動,除了身體上的快感,在心理上,倏末的順從和臣服對他而言,卻是更強烈的催情藥。

 

「啊……末末……我的末末…….

 

蕭索微微仰頭,看著倏末在他身下的動作,彷彿一個虔敬的朝聖者,為他信仰的神心甘情願地奉獻自己的一切,而一下吸一下舔,深淺節奏正配合著他的情慾浪潮,這是經過多次結合後才能生出的默契。

 

屬於彼此的兩人才能生出的默契。

 

 

 

蕭索繳械了,因為禁慾許久,一旦爆發,噴薄得倏末的口中,臉上滿滿都是。

 

那畫面十分淫靡。

 

倏末抬起頭,臉上是一片誘人的潮紅色,他朝蕭索邪魅一笑,伸出他的舌,將唇邊的蕭索的精華舔掉。蕭索滿足了正想抱抱他,倏末卻又低下頭去,含住蕭索已然低頭的兄弟。

 

開始第二波舔弄吸吮。

 

才剛繳械的蕭索,正是敏感脆弱的時候,哪裡禁得起倏末這樣的舔弄?蕭索下意識抽搐了兩下,倏末卻不肯放過他,持續在他的分身上耕耘著。

 

一條軟麻糬,又被倏末吸成了擎天柱。

 

 

 

長腿一跨,下半身未著寸縷的倏末坐了上來,分開雙腿,慢慢將蕭索沾滿他唾液,濕潤的物事,滑進他後庭的蜜穴裡。

 

重頭戲才正要開始。

 

倏末開始在蕭索身上搖動,發出舒服而性感的呻吟,勾得在下面的蕭索也忍不住發出欲望的低吼,配合倏末的動作不斷挺動,以求接合更深入,獲得更大的快感。

 

他的包覆,是蕭索已然熟悉的溫暖與緊緻,蕭索的頂冠不斷被倏末的軟肉摩擦著欲仙欲死。

 

只是,方才已經釋放過一次,雖然這第二次,倏末對蕭索的誘惑更大,蕭索卻好像射不太出來。

 

射不出來,他的欲望就無法宣洩。

 

倏末朝著蕭索又是一陣壞笑,除了在他身上繼續搖,摩娑著蕭索的巨蟒外,倏末的手也不得閒,他在蕭索面前套弄著自己的,已然堅挺潮紅,馬眼正對著蕭索,現在的倏末就像沉浸在慾海裡的一艘船,前後都獲得了極大的快感,在他性感的呻吟聲中,倏末的欲望噴薄而出,在蕭索的胸腹上畫下地圖。

 

而蕭索也因為高潮而射出第二次,量卻不多。

 

蕭索的兄弟第二次低頭,不爭氣地從貪戀的蜜穴裡垂了下來。

 

這次,倏末轉過身,將沾著蕭索方才釋放瓊漿的蜜穴向著他,畫面極其淫靡,又低下身,開始舔弄蕭索巨蟒下的龍珠。

 

這一晚,沒完沒了,心理上蕭索覺得很幸福,但實際上,雙眼掛著青黑色的眼圈,手腳發軟的蕭索,妥妥就是『精盡人亡』一詞最佳代言人。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他沒被落石砸死,卻快要被倏末搞死了。

 

 

 

第二天,蕭索睡得跟死人一樣,直到左程下午上了山,他還是睡著。倏末也沒幫他整理,衣服亂七八糟散落一地,光著身子隨意用毯子蓋著,空氣裡還浮泛著一陣陣子孫味。

 

可見昨晚的戰況多激烈。

 

倏末倒是把自己梳洗打理整齊了,左程說既然王爺睡得那樣熟,他也就不打擾王爺了,他的話便請倏末轉達。

 

左程說蕭索麾下的軍隊被皇帝下令重新收編,等於現在除了大將軍王府的親兵外,蕭索的手下已經沒有任何軍隊,蕭氏族親如何上諫抗議都無效,接下去,大將軍王的頭銜被摘,是可以預見的事。

 

一個沒有軍隊的大將軍王,還能叫做大將軍王嗎?

 

左程說得倏末的眉頭越蹙越緊。左程嘆了口氣,道。

 

「這些話我在王爺面前是不敢講的。王爺在武學和帶兵方面雖然天縱英才,可他生性疏狂任誕,不顧後果,這也是他爹不喜歡他,不敢把蕭氏交給他的原因。如今只有倏公子你勸得動他,勸他趕快醒醒,回玄桐城處理正事,別再瘋魔下去了。」

 

「我知道了。」

 

倏末這樣,就算是應承了。左程才放心地下了山。

 

 

 

倏末坐在床前,呆呆地看著蕭索。

 

蕭索一醒來就看見倏末,感覺很好,他微笑著長臂一伸,將倏末摟到他懷裡。

 

昨晚的倏末,讓蕭索見識到了他原來也有這麼狂野性感的一面,發現了不一樣的倏末,蕭索覺得自己簡直挖到了寶藏。

 

長得好看,多才多藝,忠心耿耿,床上功夫了得,這世上怎能有末末這樣好的人呢?

 

蕭索還在回味昨夜的一幕幕,原來真的有精盡而亡這回事啊。

 

但倏末想的卻不是這些。他推開蕭索,和蕭索保持著距離,然後把左程的話複述了一遍。

 

 

 

「情勢已經壞到這般地步,你不擔心嗎?」

 

倏末表情嚴肅地看著蕭索。

 

蕭索頓了一下,笑道。

 

「凡事有得必有失,因為我有末末你,所以老天要把我的兵權收回去。這很正常啊,誰叫末末你這麼好……

 

「你有病!」

 

蕭索的病簡直沒有下限。

 

「你想想當年你是多麼辛苦,出生入死才爬到今天這樣的地位,現在你的軍隊、你的權勢、甚至你大將軍王的頭銜都要沒了,過去的努力全成了白費,你以為你的人生還能重來幾次?」

 

 

 

蕭索看著激動的倏末,他知道倏末是真心地替他擔心。

 

其實,失去軍隊,失去大將軍王的頭銜,這應該就是霍行的希望吧?希望他蕭索變成這樣一個人,一個沒有權勢,只能依附他的人。

 

他的後宮之一。

 

 

 

「末末,如果我不是大將軍王,你還會不會留在我身邊?」

 

「不會。如果你不是大將軍王,我就回去找聞人啟,他還是定川王,他才能給我榮華富貴。」

 

「但⋯⋯如果我還是大將軍王,你會留在我身邊嗎?」

 

倏末喜歡用聞人啟來氣他。雖然知道只是為了氣他,但想到聞人啟曾經也是倏末的男人,蕭索自然高興不起來。

 

 

 

倏末本想說不會。不管蕭索是不是大將軍王他都想跑。但他必須說服蕭索想辦法保住他的權勢,這樣他也才能保住自己的命,不會被韋國舅弄死。

 

 

 

「末末,跟我回玄桐城。你回去,我才回去。你不回去,我就陪你在這裡。」

 

蕭索說出自己的決定。

 

 

 

「你……愛回去不回去,你蕭索是大將軍王還是路邊乞丐關我什麼事?」

 

倏末覺得不只蕭索有病,他也勸得快瘋了!索性包袱一拎,自顧走了。

 

把蕭索撇在獵舍裡,反正,左程會上來照看他。而自己本來就是要走的。

 

蕭索落寞的眼神落在他身後。

 

 

 

左程再度上山時,蕭索正躺在地上看星星。

 

 

 

「那個人很喜歡看星星啊,他說他的國家看不見這麼多漂亮的星星。」

 

左程走到他身邊時,蕭索道。

 

「倏公子走了嗎?難道是我說得不夠嚴重嗎?」

 

左程裡裡外外找了幾遍,都沒看見倏末。

 

難道他又搞砸了?

 

 

 

「不,你做得很好。」

 

蕭索分明看見倏末眼底對他的緊張。

 

「王爺,那……接下來呢?接下來該怎麼辦?」

 

 

 

蕭索頓了一下,問。

 

「韋國舅那邊怎麼樣了?」

 

「陛下打擊蕭氏的同時,對韋國舅也不含糊。雖然封賞了這次有功的定遠、懷遠和歸德將軍,但韋氏人馬被貶的也不少。皇后甚至被陛下禁足,這是陛下在替王爺您出氣呢!」

 

「陛下開始動韋國舅的人?我不在,陛下做這樣的事未免太過危險。如今的韋氏勢力和過去不可同日而語,他們已有為難陛下的實力。」

 

「王爺還是擔心陛下的。」

 

左程道。

 

雖然如今有倏末的存在,但關心霍行已經變成蕭索的一種習慣,很難改變。

 

倏末雖是他的心頭寶,可霍行卻是牽動天下情勢的存在,重要性不可同日而語。

 

 

 

「那麼王爺,咱們回去了嗎?」

 

左程問。

 

「再等等。」

 

蕭索嘆了口氣。倏末他……到底要讓他等多久呢?

 

 

 

「到底走不走?」

 

兩人正談話間,原本已經離開北邙山的倏末又騎馬折返,站在坡道上不耐地問。

 

他是想起臨去之前,蕭索落寞卻無力追上他的眼神,越想越是心神不寧。

 

算了,他早就知道上輩子自己殺了蕭索一家幾百口,這輩子才會遇上這個瘟神,甩都甩不掉。

 

 

 

左程佩服地看向蕭索。王爺說要等,敢情是料到倏公子始終會回來的啊?

 

蕭索站了起來,神清氣爽地走向倏末,一面回頭對左程道。

 

「讓干熾安排下去,咱們回玄桐城了。」

 

說完,蹬上倏末的馬,從背後將他緊緊摟住,像重獲失去的寶藏。

 

台長: 陳跡
人氣(401) | 回應(3)| 推薦 (1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雪落無聲 |
此分類下一篇:雪落無聲(BL慎入)34---是我救回來的
此分類上一篇:雪落無聲(BL慎入)32---長期抗戰

uni2019
左程看王爺的眼神有異,說不準他在單戀王爺?
2021-05-01 15:20:57
版主回應
左程說過他跟他的劍一樣直
2021-05-01 16:26:03
uni2019
直劍對決吧!

https://youtu.be/_Ep97Q6FVRY
2021-05-01 21:40:20
版主回應
這麼激烈啊
2021-05-01 23:18:35
uni2019
比不上你圓月彎刀的「激」!
2021-05-01 23:47:1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