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8 10:45:21| 人氣40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雪落無聲(BL慎入)29---世界怎能這樣美好呢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倏末騎著馬,繼續往北方走∘越來越凜冽的寒風,迎面刺得他骨頭生疼∘

 

他想自己現在正在奔向自由,自由的過程總是艱辛的,這大概是他如此難過的原因吧∘寒風刺骨,竟也刺心∘

 

他覺得自己的心揪得緊緊的,無法跳動,無法思考,隨時都可能跌下馬去∘

 

 

 

那個客棧裡的老徐說,人沒了∘就這麼又輕又短的三個字,是蕭索那個混世魔王的結局∘

 

倏末覺得,這好像也是他的結局∘他的思考就停滯在人沒了這三個字,之後的他突然失去所有的知覺一樣,像個傀儡,任跨下的馬載著他到處去∘如果這馬往懸崖去,接著一躍,倏末大概也不會有任何反應∘

 

身體沒了,感官沒了,知覺沒了,他倏末,似乎也「沒了」∘

 

 

 

他和蕭索之間甚麼也不是,甚至連句承諾都沒有,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

 

等他回過神來,已經站在出雲谷亂石崩塌的混亂場景裡∘

 

 

 

臉上有甚麼東西緊繃著∘他伸手去摸,竟有幾條冰凍結在上頭∘從眼下到腮邊∘

 

怎麼回事?剛剛下了雨,雨又結成冰嗎?

 

 

 

「救災工作正在執行,閒雜人等勿近,快滾!

 

一名穿著鐵灰色鎧甲的衛兵發現倏末,扯著嗓門吆喝∘

 

倏末這才下了馬,他發現現場扯起了封鎖拒馬,看樣子一般人是進不去的∘

 

畜牲就在這堆亂石底下嗎?這樣被百斤千斤重的大石壓在下面肯定很痛吧?

 

 

 

倏末沉默了一會,突然看見拒馬的另一邊開了口子,有幾名提著工作箱,帶著器具的工匠被軍士帶了進去∘

 

要移開這些石頭,光靠軍士們的蠻力肯定不行的,如果能有轆轤之類的裝置,就能夠省力一些∘

 

這也是那些同行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軍爺,我也是名工匠,同行鄰居找我來幫忙,可是我現在找不到他,可能進谷了∘」

 

倏末放下他手中的包袱,一攤開,果然是一些銼刀滑輪鋸錘釘等器具∘

 

隨身帶著這些器具,是工匠無誤∘

 

 

 

「好了,快進去吧∘進去之後,先去報到∘」

現場很混亂,需要許多工匠,但出雲谷這附近人手不足,那衛兵也沒多為難,就放倏末進去了∘

 

工匠這個身分,有時真的比殺手還好用∘

 

 

 

谷內充斥著一片屍臭味,可見死傷之慘烈,那氣味就像把世上所有的臭味混在一起般,令人不忍卒聞∘

 

在谷內搬運石塊救人的兵士們,綁著三角巾,摀著口鼻,卻還是忍受不了,必須常常跑出谷去透氣∘

 

這也拖延了救援的行程∘

 

聽他們說,還是沒有找到蕭索∘肯定被壓在最下面的地方∘已經過了三天,前兩天還能聽到呼救或呻吟聲,今天卻很安靜,挖出來的幾乎都是屍體了∘

 

 

 

倏末沒有去報到,隨手拾起某位出谷透氣的士兵擱置在一旁的鐵鍬,他在谷底尋找,一面觀察兩邊懸崖的地形,有沒有可能往上爬,或者,有沒有可能有地方能夠形成三角點,讓人躲在裡面∘

 

有幾個地方落石特別大的,工匠們設置了幾個滑輪裝置,讓巨石也能旋轉移動∘

 

倏末殺手特質上身,他仔細觀察四周形式,除了穿盔甲的軍隊,也有一些便衣人員在調查,他們聊天的時候言必稱陛下,定是霍行派來的人,甚至還有些人穿著大凜士兵的服制卻輪廓深邃,看上去應該是喬裝了的饕餮人∘

 

他們總不可能是來救災的,肯定是來確定蕭索死了沒∘

 

還有蕭氏自己派來的人,韋國舅的人,誰不是各懷鬼胎?

 

 

 

若蕭索沒有死,光被這些勢力撕扯,不死也得死了∘

 

這讓倏末背脊一涼,不管生死,他必須比那些人更早找到蕭索∘

 

 

 

倏末雖然會注意四周人的動向,但他並不與任何人一起行動,只是憑自己的力量挖掘找尋∘

 

出谷就是饕餮族境內了,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留下來做這些事,但他已經不想想了,只是不斷挖掘,自己裝置滑輪機擴,搬動沉重的巨石∘

 

 

 

過午的時候,太陽漸漸西斜,倏末注意到有一段山崖,兩邊稜線之間,中有一個凹陷的空間∘

 

如果那個空間有人,因為上頭沒有遮蔽,空氣是流通的,可以有生還機率∘

 

那個空間外,就這麼剛好,有一顆極其巨大的石頭擋在那裏∘

 

這是倏末一直以來習慣了的動作,清掉較小的石頭,給巨石騰出挪動的空間∘駕輕就熟,倏末思索了一下,這塊巨石的噸位,光憑他帶進來的滑輪恐怕無用∘

 

 

 

他開始在巨石一旁的空間望下挖∘當他地洞挖得夠大,巨石的沉重把它自己往下拖,滾進了倏末挖的那個洞∘

 

沒有完全挪開,但挪開了一條縫∘

 

縫隙裡是黑的,看不清楚裡面有什麼,倏末站在縫隙外探頭探腦,他受過殺手的專業訓練,就算是這種非常時期,他也不造次∘

 

看不出甚麼名堂,他拿起包袱裡的銼刀充當兵器,將身子閃進了縫隙裡∘

 

 

 

走進山縫裡,一陣熟悉的凜冽寒氣朝門面而來!

 

那是兵器的寒氣!倏末伸出銼刀格擋,發出鏗的一陣聲響!

 

那突襲來勢頗弱,倏末一擋,對方兵器就掉了下去,又是鏗的第二聲!

 

這山縫裡果然有人!

 

 

 

照理說,困在裡面這麼久,有人進來救他,應該會很高興才是∘但對方第一個反應卻是拿刀捅人!

 

從有光線的地方走進沒光線的處所,倏末用了一陣子才適應黑暗∘他看見一個身穿銅棕色鎧甲的人蜷縮在角落裡,劈頭散髮,模樣狼狽,憔悴不堪,臉上還帶著乾涸的血跡,那不是蕭索卻又是誰?

 

 

 

蕭索躲進這個石縫前,被不少落石砸中,頭破了,也嘔了不少血∘他一躲進來,就被落下的巨石關在裡面,雖然這是山體兩條稜線之間,上頭有縫隙,但他實在傷得太重,沒法爬出去∘幸而此地有縫隙,氣體流通無虞,而崖壁上雜草滴下來的露水,也讓他勉強支撐下去∘

 

他沒敢呼救∘因為上頭的縫隙,他聽得見外界的聲音∘他知道有許多人在找他,但這些人並不都是好意∘有他的軍隊,霍行的人,卻也有韋行策的人,饕餮族的人∘

 

倏末剛進來的時候,蕭索在黑暗裡待久了,也沒能看清楚來人是誰,於是拿出隨身匕首主動攻擊,卻因為身體虛弱傷勢太重沒能傷了對方∘

 

幸好沒能傷了對方,當他看見來的人是倏末,幾乎要把「回去馬上殺豬宰羊酬謝老天爺」這幾個字喊了出來∘

 

他和倏末之間,沒有那麼多複雜的利益衝突,倏末能來救他,比軍隊霍行饕餮人甚至韋行策的人都好∘

 

被困的這幾天,他其實沒有想過倏末會來找他,他以為倏末無時無刻不想離開他,如今他一敗塗地,倏末也許已經走了∘

 

但是,他已經沒辦法走過去,給倏末一個大大的擁抱∘

 

 

 

倏末看清洞內之人真的是蕭索,他有一種海闊天空的感覺∘

 

他覺得往後的人生不管還有甚麼挫折,那都不是壓力了∘

 

兩人相對靜默了一會兒,倏末走近蕭索,把水和乾糧拿給他∘

 

 

 

「你還撐得下去嗎?先用些水和乾糧,晚上他們停止搜索,我再想辦法帶你出去∘」

 

倏末言下之意,他也知道蕭索現在的處境∘讓外頭那些勢力發現他沒死,這可不是一件好事∘

 

他們兩個甚麼時候這麼有默契了呢?蕭索心裡很高興,要是在平常,大概就要馬上撲倒倏末,但可惜自己太虛弱了,被倏末撲倒還有可能∘

 

只是要倏末主動撲倒他,那得猴年馬月啊?

 

 

 

蕭索慢慢地吃著東西,倏末走出去,拿幾塊石頭將縫隙稍作遮掩,免得有人發現這裡,才又走進來∘

 

看著蕭索虛弱的樣子,倏末只是冷冷地覷著他,心想活該,誰讓你愛劈腿,報應∘

 

又吃又喝,蕭索恢復了一些體力,總算能移動和說話了∘他爬向倏末,和他並肩而坐∘

 

 

 

「這麼多人在找我,怎麼最後是賤奴你找到我呢?

 

要知道誰找到他都不算得救,只有倏末找到他,他才算是真正得救∘

 

「欠你的?我前世殺了你全家?

 

倏末看著石縫裡透進來的陽光∘他原本要走的,卻又走不了,他想除了這個理由,其他的他也想不出來了∘

 

「不不不,那是愛∘賤奴對畜生的愛∘畜生對賤奴的愛終於感動了賤奴,所以賤奴也深深愛上畜生了∘心誠則靈天可憐見,所以老天引著你找到我了∘」

 

「你有病?

 

倏末啐了一口,不去理會病人的瘋言瘋語∘

 

「一種叫做高興瘋了的病∘賤奴,我已經知道你的心意,等我身體好了,一定會好好回報你的∘」

 

身體好了的回報還能是甚麼回報?這蕭索也真奇葩,都快死了腦子還能想這些∘

 

 

 

外頭一陣陣屍臭味沒法擋地飄了進來,在這種情況下聽蕭索在那裏發花癡,這種人生經歷大概也是絕無僅有了∘

 

 

 

見蕭索恢復了些氣力,倏末把匕首撿回去給他∘

 

「我先出去安排一下,希望晚上走得順利點∘你先拿著防身∘」

 

蕭索難得乖巧地點點頭∘雖然他們曾經是敵人,怨偶,但到頭來,他唯一能信任的,也就是倏末了∘

 

「小心一點∘如果沒法救我出去,先保著你自己,別管我∘」

 

趁倏末遞匕首給他,蕭索握了一下他的手,一臉滿足∘

 

 

 

「知道了∘」

 

倏末硬把手抽了出來,這才一矮身,閃出石縫,又拿些石子將縫隙填上∘

 

自己到底在幹嘛,為了那個劈腿的渣四處奔波,倏末真的覺得自己瘋了!

 

 

 

因為谷內滿布的惡臭∘倏末發現入夜後,所有人都會退出出雲谷,到谷外的紮營地休息∘

 

所以除了例行巡邏,谷底是沒有人的∘而那些例行巡邏也因為這裡都已經是死人,對情勢沒甚麼妨害,也愛來不來的∘

 

倏末將他的馬繫在谷外隱蔽處的一株樹下∘這裡很暗,紮營處的光線投射不到這裡來,他帶出蕭索後,就騎馬逃走∘

 

他準備了一套自己的粗布短褐,讓蕭索換上,蕭索脫下他的鎧甲,倏末將它們就地掩埋,蕭索的身形比倏末高些,倏末的衣服他穿起來有些緊,不過他還是穿得很樂,穿好後還一直猛嗅衣服上倏末的氣味∘

 

倏末的白眼都快翻到屁眼上了∘這幼稚的傢伙到底是怎麼帶兵的∘

 

 

 

雖然有東西吃,讓蕭索恢復了一些精神,但出雲谷底滿布的亂石很難行走,蕭索渾身是傷,要走出谷可能有問題∘不得已,只好由倏末揹著蕭索,走在那些亂石堆上∘

 

趴在倏末背上,蕭索覺得自己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了∘他在倏末背後猛親他的脖子,輕咬他耳朵,還趁著手掛在倏末身上摸來摸去,從胸到下腹∘倏末的身材很好,長年勞動和習武的關係,身上一分贅肉都沒有,肌肉結實分明卻不是太壯,簡直就是人間尤物∘更難得的是,這人間尤物,是屬於我的∘

 

怎麼會有賤奴這樣一個人呢?這世界怎能這樣美好呢?

 

 

 

「姓蕭的你安分點!

 

蕭索的性騷擾讓倏末很難走路,他低聲暗罵∘

 

「是是是…….

 

倏末吼他的時候,他會安分個一下子,然後又開始∘

 

倏末威脅要把他丟在當地剁了他手甚麼的,都沒有用,後來被蕭索騷擾得腿一軟跌了一下,小腿上掛了彩,鮮血直流,倏末憤怒地瞪了蕭索,蕭索這才乖乖待爬在倏末背上,一動也不敢動∘

 

 

 

 

 

 

 

 

 

台長: 陳跡
人氣(409) | 回應(0)|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雪落無聲 |
此分類下一篇:雪落無聲(BL慎入)30---那些話都是對霍行說的
此分類上一篇:雪落無聲(BL慎入)28---自由了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