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4 23:10:05| 人氣387|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雪落無聲(BL慎入)27---連龍套都不是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離開離坤院,倏末回到自己的房間。

                                                                        

他燒了一桶熱水,除去一身束縛,將自己隱藏在氤氳的煙霧之中。

 

也隔絕了外界的空氣和一切景物。

 

霍行在離坤院裡的話充滿挑釁,他不是不知道。他也知道,如果蕭索對他是真心實意的,為了外人的三言兩語而影響他們之間的關係其實很不值得。

 

只是,蕭索對他是真心實意的嗎?而霍行是皇帝,一言九鼎,如果沒有底氣,可能對他說出那樣的話嗎?

 

蕭索強迫他,毀了他和聞人啟之間唯一的繫聯,他是恨著蕭索的,可蕭索這一切作為,也幫助了他斷開過去,斷開大晉那段不愉快的過去。

 

蕭索對他這個欽犯的迴護和寵溺,看著蕭索那些熱情如火的信件,倏末曾覺得也許在大凜,他可以有一個嶄新的開始。

 

原是他想太多了。對聞人啟,甚至蕭索來說,他不過是個卑賤的嘍囉和欽犯,有他沒有他,他們的權勢依舊,日子一般,雖然他們都表現得非自己不可,可沒有了他,他們的一切其實沒有什麼不同。

 

他覺得他就像個寵物、玩物,也許可以帶給他們一時的快樂。但他總是看不見自己的定位,高看了自己。

 

他就是個局外人,連龍套都不是,還妄想成為主角嗎?

 

胸口的傷勢並未全好,那蕭索二字,浸了水,還有隱隱的痛楚,蔓延到倏末的心口。

 

他以為自己並不在乎蕭索,他已經習慣蕭索對他的日常寵溺,卻忘了其實那一切都不是理所當然。

 

還有霍行的存在。他覺得這段關係癡纏無益。

 

霍行以九五之尊,紆尊降貴來見他,於是,他知道霍行對蕭索的重視。自己的存在對蕭索和霍行之間的關係,甚至對蕭索在朝政大局上的地位,都是有害無益的。

 

他的身分卑賤,可他的心態一點也不卑賤。他不想成為任何人的玩物,也不想只是任何人呼之即來揮之則去的存在。

 

蕭索其實不喜歡自己吧,他愛的是霍行,他所得到來自蕭索所有的愛與痛,都是霍行的。

 

倏末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這樣的落差,便注定了他在悲劇裡循環的命運。

 

 

 

倏末出了浴桶後,將身體擦拭乾淨,穿戴整齊,換上易於行動的便衣。

 

這期間,左程前來敲了門,原來蕭索給他的新信又送到了。

 

倏末接了信,卻並沒有讀。他將信件擱在小几上,坐了下來,研墨提筆,也寫了一封信。

 

封套上註明了,請左程轉交蕭索。

 

其實左程是個好人。卻為了他,沒少被蕭索懲罰。

 

在信裡,倏末替左程求了情。讓蕭索,不管他倏末發生什麼事,都不要為難左程。

 

 

 

夜半子時,倏末還在離坤院裡,整理蕭索寫回來的信件。

 

左程站在離坤院門口看著倏末。

 

因為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蕭索這次出門並沒有多派人手看著倏末,他說過如果他回不來了,倏末可以自行離開,他留下左程,也只是以防倏末有什麼需要。

 

這也是為什麼知道倏末一直沒走,遠在戰場上的蕭索開心地一直寫信回來的原因。

 

看著倏末還在整理蕭索的信件,左程放下了心,這倏公子看上去是對王爺上了心,王爺也算守得雲開見月明。

 

左程步履輕快地,回到他的房間裡就寢了。

 

 

 

把信件整齊地,放進那個鎏金騰蛟紋木盒裡,霍行帶來的那五百兩黃金,還好好地擱在桌上。

 

倏末一封信,一錠黃金也沒有拿。他覺得讓一切回到原點,對大家都好。

 

將鋼絲機括繫上了腕,把刀具帶在包袱裡,倏末冒著清冷的月色,從王府側門走了出去。

 

別了,蕭索。此後,山長水闊,他只想到處去看看,並自食其力。至於感情他不會再碰了

 

 

 

在邊境打仗的蕭索,已經收復了北方三鎮附近,大部分被饕餮族佔領的失地。

 

這饕餮族選擇打大凜可是得不償失。原本大凜為了攻打大晉,會用糧食財帛安撫他們的。現在撕破臉,非但糧食財帛拿不到,還有可能割地賠款。

 

蕭索的大軍勢如破竹。

 

這當然讓他的政敵,遠在玄桐城的韋行策如坐針氈。

 

右丞相宋琦上九門提督府拜訪,韋行策的人齊聚在他的書齋裡商議對策。

 

「眼見蕭氏將再起,國丈大人你可得想想辦法擔君之憂,陛下為了打壓蕭氏努力了這麼久,這事相信陛下也不樂見啊!」

 

宋琦不安地道。

 

「誰叫人家大將軍王會打仗?咱們陣營裡盡是一些飯桶。」

 

韋行策有些埋怨,他埋怨的是那幾個去接北方三鎮的將領。仗沒打好,才讓蕭索被削了的軍權又回到他手上。

 

寧遠、定遠、歸德三位將領也被叫回來開會,面對國丈的怨懟,他們也無話可說。畢竟軍人講究的是服從,即使上任時間太短對情勢不熟,這也不能當作藉口。

 

「三位將軍實是難得的將才。只是上任不到十天,還沒進入狀況,饕餮族便大軍進攻,三位將軍實在是非戰之罪。」

 

兵部侍郎容慶開了口圓場。他知道這三位將軍能力雖不及蕭索,但也不至於如韋行策所言,到飯桶的地步。

 

更何況,他們國丈陣營裡,此刻正是用人之際。

 

韋行策說的也不過是氣話罷了。比起蕭氏那個跨越大凜三代帝王的家族,他的人脈更是重要。

 

 

 

「罷了。韓工部,貨到了嗎?」

 

韋行策轉向工部員外郎韓增。

 

「到了。只等國丈一聲令下。」

 

韓增拱手道。

 

 

 

「怎…..怎麼回事?」

 

對韋行策和韓增間的啞謎,與會的同僚面面相覷。

 

「沒什麼。大伙就別擔心了。為免事跡敗露,有些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等到需要諸位同僚時,自會讓大伙知道。」

 

韋行策道。

 

「寧遠、定遠和歸德,你們先作好,隨時奔赴北方三鎮戰場的準備。」

 

韋行策的命令,似乎是北方戰場將會有變?

 

「你們也別緊張,此事我已經有對策。你們等著瞧就是。」

 

說完,韋行策吩咐下人,奉上御賜美酒梅花釀,讓諸臣品嘗,也彰顯他韋氏一門的榮寵。

 

 

 

北方三鎮的戰事只剩下收尾了。蕭索收復了大部分被饕餮族占領的城鎮,只剩下最後一步,攻擊饕餮族主將大營。

 

根據他的資訊,饕餮族主將大營裡,大概駐紮了三萬大軍,其餘前鋒、左翼、右翼,都已經被他的鐵騎殲滅殆盡。

 

自然不怕這僅存的三萬大軍。

 

北方三鎮多山,饕餮族大營駐紮在鶴鹿山外的一處秘林中,要去到那處秘林,得先經過鶴鹿山最大的山谷,出雲谷。

 

蕭索點兵召將,命心腹壯武將軍為前鋒,明威將軍殿後,他親自率領中軍,共五萬軍,緩緩朝出雲谷推進。

 

這一仗打完,他就可以凱旋回朝,回到大將軍王府,見到已經一個月不見的倏末了。

 

床上沒他還真是不習慣,老是睡不著,早知道押也把他押來了。

 

他不來也好,人說小別勝新婚,分開這麼久,他一定已經意識到自己不能沒有我了。

 

想到這裡,馬背上一身銅棕色盔甲,看上去沉穩挺拔的蕭索,不禁唇角微揚。

 

 

 

出雲谷顧名思義,谷中常常是雲霧瀰漫,所以蕭索在制訂出征時日時,是請了當地人刻意看過的,挑的是一年當中難得沒有雲霧的日子。果真行軍過處,一片晴朗,似乎天氣也預言著大凜軍勝利在望。

 

壯武將軍的前鋒,平靜地離開了出雲谷,蕭索的中軍也走到了一半。

 

就在蕭索正想著倏末的時候,突然大晴天發出了一聲霹靂,大地為之震動!

 

怎麼可能?大晴天的,怎麼可能有雷震呢?

 

這聲音不對,好像是來自兩邊山上

 

 

「干熾,叫明威先別進谷!中軍聽我號令!」

 

蕭索馬上舉起手中的紅旗,朝前揮舞,喝令道。

 

「中軍全軍疾行,落後者斬!」

 

說完,一揚韁,朝出雲谷谷口衝去!

 

 

台長: 陳跡
人氣(387) | 回應(2)|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雪落無聲 |
此分類下一篇:雪落無聲(BL慎入)28---自由了
此分類上一篇:雪落無聲(BL慎入)26---君臣關係

uni2019
rhennwhat is IT?
2021-04-17 16:43:19
版主回應
不懂
2021-04-17 16:58:47
uni2019
你說的電影兩句對白我也不懂。
2021-04-17 23:14:5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