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0 00:28:24| 人氣410|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你這個殺人魔渣6

推薦 16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來啦~~~說極劍極劍就到~~~不過這集沒啥梗~~~) 

 

折騰了一整夜,避全身又累又痛,覺得整個人都快解體了。所以,她起得很晚,而極劍也沒叫她起來,就讓她繼續睡。

 

避睜開眼睛的時候,早已經日上三竿了。她看見山洞外,極劍正在烤肉,香味四溢,而且烤的動物貌似不小。

 

那似乎是一頭麞,或者小鹿之類的。

 

 

 

他一大早起來,看見避睡得正香,也不去吵她,她以他的手臂為枕,靠在他懷裡,本來怕擾醒了她,極劍也不想起身的。

 

但有一隻雁,從山洞外踱了進來。

 

西行教以雁傳遞訊息。這只雁的腳上綁了東西。

 

一進洞,那雁也不會分辨人類的臉色,就在洞裡走來走去,長長的嘴喙一張開,還貌似想叫。

 

極劍擔心牠一叫,擾醒了避,只好輕輕移動避的螓首,抽出自己的臂膀,起身將那呆雁抱出山洞。

 

幸好昨晚操得她夠嗆,避一點也沒醒來的跡象。

 

 

 

極劍解下雁足上的字條,將雁放了,打開字條。是教內差遣使莫玉邪送來的。

 

「雲陽客棧,有要事相商。」

 

看來,不是祭司派,就是世家又生事了。

 

極劍回頭看了一眼避,那婀娜有致的背影。

 

這一去,沒個兩三天是不成的。這女人什麼都不會,待在山上肯定餓死。

 

但他也不方便帶著她去見莫玉邪他們。世家嫡女的身分在那,要是讓那些教內長輩看見她,避可沒好果子吃。

 

於是,極劍去林子裡,撿了好幾趟柴薪,堆滿山洞口,讓避生火用,她只要在火還沒熄滅前一直丟柴薪就可以了。又殺了一頭小鹿,抹上層層的醬料,用煙燻熟了,山上氣溫低,食物不容易腐壞,可以讓她吃個兩三天。

 

不過這趟回來,還是得讓她學會這些營生技巧才是。為了拿下西行教教主之位,完成父親統合西行教眾的希望,他還有很多事要做,耽擱不起,就算為了避也一樣。

 

 

 

避看見極劍正忙著,可她又不想和極劍互動,昨晚的一幕幕在避的腦海裡閃來閃去,不想想都不行,太尷尬了,偷偷瞄了他幾眼,又閉上眼睛,假裝還在睡。

 

但人總不能睡一輩子。當極劍把小鹿烤熟,避也起來了,坐在竹席上看著他。

 

 

 

極劍遞了一柄匕首給避,讓她用來切肉防身。

 

「妳先用著,等妳學成,再替妳鑄柄劍。」

 

避接過匕首,又看見那頭油光水滑的小鹿,問道。

 

「你要離開了嗎?」

 

「山下有事,我得離開兩三天。我先教妳吐納之術,這是內力的基礎,這三天妳先練習,餓了就吃鹿肉和果子,其餘的,等我回來再說。」

 

「你......真的會回來嗎?」

 

極劍如果把她一個人丟山上也不是不可能,她們之間的恩怨有些複雜,這也是避不安全感的來源。

 

看上去,她似乎很擔心他不會回來。這種被期待的感覺,極劍覺得很好。

 

「如果妳會想我,我就早些回來。」

 

極劍唇角微揚。

 

 

 

和避一起吃了鹿肉午餐,教了她吐納之術的要訣,還有怎樣使用匕首比較有效率,讓她就待在山洞這裡別亂跑,山上容易迷路。把一切都交待完畢後,極劍便離開山洞,走在往山下的山徑。

 

到了山下的雲陽客棧,店伴直接引極劍進入廂房。在廂房裡坐著西行教的三位長輩,除了差遣使莫玉邪,還有度支使桓信,統籌使何之沂。

 

他們都是薄承騫的同僚,算是極劍的長輩。也是教內支持極劍爭取教主之位的助力。

 

三位使者出動,可見事情不小。

 

「三位叔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極劍也不客套,一進來就坐,自己斟了酒喝。他是個實力篤信者,從來不是個客套的人,肯叫他們叔叔已經是他最大的客套。

 

「可叫我們好找。你最近到底在忙什麼?」

 

莫玉邪抱怨道。

 

「有人看見你跟鉛陵家那個妖女在一起,阿星,都到這個地步了,爭取教主之位這事,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你可別為了那個妖女前功盡棄。你知道西行教所以會解散,都是因為她爹,教裡上下不可能容得下她。」

 

「那是我自己的事。總之我不會耽誤正事,如果你們因為這樣而放棄對我的支持,我自己殺回去也是一樣的。」

 

極劍一副你最好閉嘴的態勢。

 

「好了老莫,那些事以後再說。阿星,你可曾耳聞最近鉛陵鉅的動靜?」

 

眼見氣氛鬧得很僵,何之沂岔開話題圓場道。

 

鉛陵鉅是避的大伯,鉛陵鈺的庶兄,現任鉛陵家掌門,就是他把避關了十年,還把她嫁給櫟陽霆聲。

 

極劍冷哼一聲。

 

「他現在以聯姻失敗受害者的態勢,糾合櫟陽家,說你和咱們西行教根本就是武林毒瘤,將武林秩序破壞殆盡,是必要剷除的存在。你知道四大世家鉛陵櫟陽兩家說了算,賀蘭和慶忌自然應和,更甚者還有不是劍術世家的門派跟著響應,如少林武當等自許名門正派,把咱們視為邪魔外道者,如果讓他們糾合成功,咱們還怎麼在中原武林待下去?」

 

說完,何之沂嘆了口氣。

 

「咱們好不容易重振旗鼓,阿星,不能讓鉛陵鉅糾合成功,一定要好好想辦法,分化那些反對咱們的勢力。」

 

 

 

「鉛陵鉅這樣做表面上想維持江湖秩序,事實上是把咱們當箭垛,並豎立自己的威信吧?畢竟若糾合成功,他便是武林盟主般的存在。」

 

極劍冷笑道。

 

「這成就,就連死掉的鉛陵鈺都望塵莫及啊。」

 

「那是,但櫟陽絕也不是笨蛋,他不可能看著鉛陵家坐大,目前和鉛陵鉅合作也不過是基於少主被搶親的一腔義憤罷了......

 

說完搶親,桓信偷覷了極劍這罪魁禍首一眼,然後又清了清喉嚨。

 

「他們之間還是有矛盾在,咱們可以見縫插針......

 

 

 

「幹什麼這麼麻煩?分化鉛陵家,分化櫟陽家,分化賀蘭、慶忌、少林、武當?」

 

極劍道。

 

「等你分化完,西行早就滅教了。」

 

「不然呢?你覺得才糾合成功的我教,有本事正面迎戰這些勢力嗎?」

 

莫玉邪覺得極劍站著說話不腰疼。

 

 

 

「知道了。這件事交給我,你們該幹嘛就幹嘛去。處理完這件事,你們就開始準備承鏡儀式。」

 

承鏡是西行教主的加冕儀式。極劍言下之意,他若是解決了眼前危機,就要回去接教主之位?

 

那也無可厚非。如果極劍能解決眼前西行教這場危機,以他的聲望繼任教主,不會有人有異議的。

 

 

 

極劍一個人,真的解決得了?三個長輩面面相覷。

 

「嗯,阿星,我們可以問一下,你要怎麼解決嗎?」

 

「直接殺了鉛陵鉅不就得了?」

 

極劍覺得這些教內老人怕死,只會想些分化不分化的法子,重振西行教得猴年馬月?

 

而且,他很討厭鉛陵鉅。是從潛意識生出來的討厭。就是他,差點把避弄上櫟陽霆聲的床!

 

極劍擎起月魄,轉身就走。

 

越想越氣,他一定要殺了鉛陵鉅!

 

 

 

「這......這會引來世家無情的報復啊.......

 

何之沂顫著聲音道。

 

桓信嘆了口氣。

 

「不然你擋得住他嗎?他也就醫毒使何劍傷的話還能聽幾句。」

 

「算了,就算他不殺鉛陵鉅,難道世家就會放過我們嗎?也許這也是個辦法.......

 

「可鉛陵鉅是掌門,身邊高手如雲,阿星武功雖高,要得手豈是那麼容易?要是送了命,咱們可怎麼對得起薄右使在天之靈?」

 

何之沂道。

 

「阿星雖然嗜殺,卻不是個衝動的人,咱們......靜觀其變吧?」

 

「阿星的確是難得的人中龍鳳。只是我擔心他會因為鉛陵家那個妖女,失去了理智的判斷,畢竟那妖女姿容絕世,阿星又是血氣方剛,他若對那妖女認了真,而世家利用那妖女來對付阿星,後果不堪設想啊!」

 

「老莫你說的沒錯。這件事過後,咱們得想辦法把那妖女,從阿星身邊弄走。承鏡儀式過後,咱們西行教的教主,不能被世家牽著鼻子走!」

 

三人達成共識後,又繼續討論,如何把避從極劍身邊弄走,而不會激怒極劍的辦法。

 

 

 

 

台長: 陳跡
人氣(410) | 回應(2)| 推薦 (16)|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不用動腦番外系列 |
此分類下一篇:極劍番外---你這個殺人魔渣7
此分類上一篇:極劍番外---你這個殺人魔渣5

陳跡
番外系列會以愛情為主
如果劇情太蝦或無腦甚至和正文差太多請大家多多包涵
因為我創作的時候都沒在動腦
這是個談戀愛的世界
正文禮的極劍沒那麼戀愛腦和智障XD
2021-04-10 08:25:48
amie
事件需要邏輯
感情沒有理由
有時候不用那麼理性
情之所起,不知所蹤
放鬆一點,更有彈性
2021-04-10 16:50:3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