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0 20:29:30| 人氣557| 回應8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雪落無聲(BL慎入)26---君臣關係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今天倏末上了一趟街,買了一些黃銅和木料,自己一個人推著獨輪車回到大將軍王府。

 

現在的離坤院幾乎是倏末一個人的空間了。雖然在過去,離坤院這個院落因為蕭索的母親曾經住過,向來是禁地,除了灑掃的奴僕,沒有人敢多留置。但因為這裡的布置有著大晉風情,倏末在這裡待得安心,蕭索的默許,自然沒有人敢說什麼。

 

倏末推著獨輪車,來到離坤院外,突然聽見離坤院裡傳來一陣琴聲,彷彿是蕭索最喜歡彈的一曲「胡天八月雪」。

 

難道,是那畜牲回來了?

 

倏末加快腳步。

 

 

 

霍行來到離坤院,見沒有了女主人的離坤院打理得倒整齊,角落還有一些木料和工具,好像有人把這裡當成了作坊了。

 

蕭索這麼寶貝這個院落,卻肯讓那個人進來了?

 

霍行不動聲色,接著來到擱了一把琴的院落涼亭。蕭索在的時候,通常在這裡撫琴,看著倏末忙得不亦樂乎的樣子。

 

蕭索離開後,倏末通常也在這裡撫琴,讀蕭索寄回來的信。

 

因為很少人來,倏末把蕭索的信都放在這裡,用一個自己做的精美木匣子裝起來,就放在涼亭几上。

 

霍行很輕易地便打開木匣子,讀著蕭索寫回來的,所有給倏末的信件。

 

 

 

身為世家大族的子弟,蕭索當然讀過不少書,不過他自己行文的時候不喜歡文謅謅的風格,總是直來直往,從字裡行間倒能讀得他的真性情。

 

過去出征時,蕭索總給霍行寫信,霍行自然深諳蕭索的字跡與行文風格,即使這些信件裡一個字也沒提過蕭索或倏末的名字,全都是以畜牲賤奴來代替,霍行仍可以輕易分辨得出,這些信都是蕭索親自寫的。

 

看來政治和軍事上的紛擾,加上這個聽說長得跟他很像的殺手的出現,始終讓蕭索對他離了心嗎?

 

霍行壓抑著心中的嫉妒與不滿,將信件一封封回復原狀,放回木匣子裡。

 

蕭索是個難得的將才,也是柄雙面刃,如果他能忠於自己,他才有存在的價值。若是完全離心,他只能有一條路走。

 

那就是死。

 

霍行希望,他們之間永遠不會走到那一步。

 

這一切,全都操縱在蕭索自己的心態。蕭索的心越靠近倏末,就會離自己越遠離死亡越近

 

 

 

想到這裡,霍行將修長的手指撥動琴弦,當心一劃,彈起那首他在邊關時教給蕭索的「胡天八月雪」。

 

倏末將獨輪車擱在離坤院牆邊,理了理自己的外表,他慢慢地走,走進離坤院,絕對不可以讓畜牲覺得他有一絲一毫的急切,好像自己多期待他回來似地。 

 

走進離坤院,倏末停住腳步,將視線投向亭子裡,那個臨風撫琴的白衣身形。

 

正在彈「胡天八月雪」的是他,並不是蕭索。

 

 

 

倏末奉命暗殺過霍行,自然知道眼前這個人,就是大凜皇帝。

 

只是那時任務在身,並沒有很多時間端詳這個人。他沒有打斷琴曲,反而有了更多的時間去觀察這位大凜皇帝。

 

倏末突然覺得,因為遭遇不同,氣質自然無法一概而論,但論相貌和體型,霍行看上去,和自己似乎有些相像。

 

霍行今天的隨身侍衛看見倏末走了進來,原以為是閒雜人等,卻看見了個穿了粗布衣裳的陛下,也愣得忘了阻攔。 

 

待霍行一曲完畢,他抬起頭看向倏末,面帶微笑。這讓倏末有些局促。他不是大凜人,又曾想殺霍行,若向他執朝見君王之禮,那也很奇怪。

 

不過,他現在待在蕭索這裡,如果不執禮,會不會帶累蕭索得罪霍行?政治他不懂,但跟在聞人啟身邊久了,他知道伴君如伴虎,政爭的渾水可是深得很。

 

或者,他今天是來追究自己曾暗殺他的事?可他又對自己微笑。

 

面對大凜皇帝,倏末一時沒了主意。

 

 

 

霍行支開了所有侍衛,整個離坤院,就剩下他和倏末。

 

這麼一來,倏末能肯定霍行對他應該是沒有惡意的。

 

因為霍行打不過他。

 

 

 

「這首胡天八月雪,寡人彈得好,還是大將軍王?」

 

霍行問道。

 

不過,倏末還是摸不清霍行的用意,便道。

 

「自然是......大凜皇帝你彈得好。全曲音韻精準流暢,節拍正確......」

 

「不像大將軍王,在轉音那部分轉不過去,老是自己降了三個音,是嗎?」

 

這種小事,大凜皇帝竟然也知道,倏末有些愣住,然後才回答。

 

「是。降了三個音,難免弱了氣勢,所以大凜皇帝你彈得比較好。」

 

倏末實話實說。

 

「原來你也懂琴?」

 

霍行延倏末對面坐了。

 

「坐吧,今天你就當寡人是你的一介琴友,無須拘束。」

 

他曾想殺霍行,而霍行武功比他弱,還願意跟他對坐彈琴,這氣度也是沒誰了。

 

倏末遲疑了半晌,才又挪動他的腳步,進了涼亭。

 

侍衛們替兩位奉上宮中醇酒「梅花釀」。

 

 

 

「其實沒什麼,大將軍王的琴藝是我教的,所以他的缺點在哪裡,寡人自然知曉。」

 

霍行捧起酒杯,朝倏末道。

 

「喝吧。」

 

說完,瀟灑自乾。

 

怎麼畜牲的琴是大凜皇帝教的嗎?大凜皇帝這麼忙,怎麼有空跟畜牲做這些風花雪月的事呢?

 

而畜牲向來對這些風花雪月的事沒興趣,倒有耐性學琴?

 

懷著疑慮,倏末還是點點頭,將梅花釀一飲而盡,自己再滿上。

 

 

 

「你大概覺得奇怪,寡人和大將軍王,怎麼有空教琴學琴,是嗎?」

 

霍行笑道。

 

「過去,寡人還沒即位的時候,我和大將軍王被放逐在邊關,那時公務沒這樣多,大將軍王纏著寡人教他的。你別看大將軍王一副大咧咧的模樣,纏人的功夫可是一流,連寡人都招架不住。」

 

倏末聽了,差點嗆了一口。他知道蕭索纏人的功夫,只是他一直以為蕭索只用在他身上,卻沒想到,他也在大凜皇帝身上用過。

 

而且,這大凜皇帝又跟他長得像。

 

相似的狀況,讓倏末不禁眉頭一皺。

 

 

 

「那你的琴呢?是大將軍王教的嗎?」

 

霍行問。

 

「不是。只是以前在家鄉,學過一些皮毛。」

 

倏末回答,有些心不在焉。

 

 

 

「你聽得出大將軍王曲子裡的破綻,曲藝造詣也不算低,說是皮毛也太謙虛了。」

 

霍行道。

 

「說到胡天八月雪,就想起寡人當年和大將軍王,在邊關相濡以沫那段日子。如果不是大將軍王的兵權,寡人也不可能回到玄桐城繼承皇位。這一路上,幾場慘烈的戰役,寡人有幾度,幾乎活不了了,虧得大將軍王以身相護,替寡人挨了不少刀傷箭創。尤其是他胸口那個圓疤,那一箭直是穿心而過,那一次,大將軍王差點死了。」

 

倏末聽著霍行說,臉色越來越難看。他知道蕭索身上有不少傷疤,他原以為蕭索必須上場打仗,身上有疤在所難免,沒想到卻是因為大凜皇帝而受的傷?

 

更甚者,這個大凜皇帝,怎麼會知道畜牲胸口有個圓疤?畜牲脫給他看?

 

 

 

「大凜皇帝,你知道我曾經想殺你,你現在單獨與我面對,不覺得擔心嗎?」

 

倏末的話,有點下逐客令的味道。

 

「是麼?寡人就在這裡,你動手無妨。」

 

倏末沒想到霍行的反應竟是這樣。一派從容,笑容可掬。

 

他到底想幹什麼?

 

「你若是動手,大將軍王肯定恨死你了吧?」

 

霍行放下酒杯,站了起來,望向離坤院那一池因為水車不斷打氣而顯得欣欣向榮的水池。

 

他背對倏末,倏末若是要殺他根本易如反掌。

 

這大凜皇帝天大的膽子。

 

可倏末終是沒動手。他說自己殺了他,畜牲會恨死自己,那又是什麼意思?

 

他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竟會在意起蕭索的感受。

 

 

 

「你曾暗殺寡人,寡人要殺你也易如反掌,可你知道寡人為什麼不殺你?」

 

霍行道。

 

「同樣的道理,寡人若殺你,大將軍王肯定恨死寡人。」

 

他們兩人不該是彼此憎恨的關係,為了這個大晉來的破落殺手階下囚,不值得。

 

「大晉開出和平協議其中一個條件,就是把你送回去,你知道寡人為何讓你繼續待在大將軍王府,不肯強制執行,以致和平協議破裂?」

 

「寡人即位後國事蜩唐,大將軍王自然不能像在邊關時那樣朝夕相對。」

 

「大將軍王體諒寡人,說了不要緊,因為,他已經找到寡人的代替品。」

 

霍行語氣平靜,對倏末來說,卻是字字誅心。

 

倏末再駑鈍也知道,霍行言中之意,自己竟是霍行的替代品?

 

他也曾經對蕭索糾纏他的動機感到疑惑。他是個敵國殺手,除此之外,蕭索對自己一無所知,他對自己的熱情從何而來?

 

這一切,是如此的不合理。

 

但如果霍行說的是真,這一切便解釋得通了。

 

 

 

「為了寡人,大將軍王勞苦功高,所以,寡人願意為了大將軍王,不再與你計較。」

 

霍行回過頭來。

 

「寡人知道你哄得大將軍王很開心,對他也忠誠不二,大將軍王身邊正需要你這樣的人才,換了別人,寡人也不放心。」

 

霍行一擊掌,外頭待命的侍衛,捧了一只木匣子進來。

 

「這裡是五百兩黃金,是寡人獎賞你伺候大將軍王得力,有了這筆錢,足以讓你後半輩子,無後顧之憂了。」

 

侍衛捧著木匣子走向倏末,倏末沒有接。

 

這些金子明著是獎賞,可背地裡卻是嘲諷。

 

霍行不以為意,他的目的已經達到,讓侍衛把金子擱在涼亭几上,便離開離坤院、大將軍王府,回天授殿去了。

 

 

 

倏末一個人,在離坤院靜靜站了很久。

 

左程看霍行離去時,面容平和,覺得應該沒有什麼事吧?來到離坤院,卻看見倏末什麼也不做,一個人站在涼亭裡。

 

 

 

「倏公子,你怎麼了?」

 

左程走向倏末,自然也看見了几上的五百兩黃金。

 

「這......」

 

 

 

「你們皇帝賞的。」

 

雖然得到獎賞,但倏末的臉色卻很難看。

 

「左侍衛,你們大將軍王和皇帝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倏末突然問。

 

 

 

蕭索和霍行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但他拿不準倏末知道了後,會有什麼反應。

 

「自然是君臣的關係。」

 

左程顧左右而言他。

 

倏末知道,左程不見得會告訴他,也不強求。

 

「左侍衛覺得,我和你們皇帝長得像嗎?」

 

倏末語氣恍惚。

 

「倏公子就是倏公子,陛下就是陛下,還是分得出來的。」

 

左程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是嗎?那就是像了?」

 

倏末沒有再要左程的答案,也沒有像往日般留在離坤院作坊,將左程留在當地,一個人走出了離坤院。

台長: 陳跡
人氣(557) | 回應(8)|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雪落無聲 |
此分類下一篇:雪落無聲(BL慎入)27---連龍套都不是
此分類上一篇:雪落無聲(BL慎入)25---帶你來看

Camille
剛剛數了一下
墾3,連9集耶
難怪油泥哇哇叫
2021-03-20 20:40:10
版主回應
[山的那頭]報仇很冷冽無趣~~~
就寫[雪落無聲]和[殺人魔渣]調劑一下~~~
2021-03-20 22:50:52
uni2019
這裡雪聲中挟著的仇大概也跟山那邊的持平了吧~
厲害的狹路相逢字句交鋒。你寫這個倏末很是入木三分。

休筆後的筆路如魚得水,再休息多數月也無妨~

他武功什麼時候回來?還是回來了?不然他不會有行刺情敵卻又打消了的念頭。
2021-03-20 23:28:20
版主回應
武功有沒有回來這也是一個梗
我看下集能不能寫出來
2021-03-20 23:35:41
uni2019
最好就是回來了而不讓蕭索知道,然後用其武功在情敵手上救那畜生一命。不問回報的愛!
2021-03-21 05:53:56
版主回應
我覺得這對挺甜的~~~
咦~~~
大家不覺得嗎~~~
難道這是我的錯覺???
2021-03-21 22:07:09
陳跡
有個很恐怖的腦洞
雖然不大可能這樣寫
如果最後我讓陳雨恩和江孟渣在一起
我會不會被殺
2021-03-21 20:52:47
uni2019
江孟淮?

你想好怎樣對付秦雲朗了沒?
2021-03-22 08:26:42
版主回應
想好了
靈感已經飆到結局了
2021-03-22 09:11:43
uni2019
glad to hear it。couldn't wait!
2021-03-22 10:10:35
(悄悄話)
2021-03-22 10:31:22
(悄悄話)
2021-03-23 07:03:2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