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1 00:24:07| 人氣38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25---帶你來看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蕭索走後,玄桐城又開始下雪了。

 

倏末趕著在冰封池子前,把水車和假山流水全都裝上去,池水霎時變成了活水,乾淨清澈許多,離坤院也煥然一新。

 

這裡的景緻看上去,和大晉有了七八分像。

 

倏末看著池子,愣了半晌,也許蕭索凱旋回來的時候,看到這些會高興吧?

 

倏末走向平日他工作時,蕭索常待的涼亭裡。蕭索的琴還在這裡,只是有些蒙塵了。倏末取過拂塵,將它撢拭乾淨,在蕭索坐過的石凳上坐下,輕撫了一曲「度河晚照」。

 

等蕭索凱旋回來的時候,聽到他的琴聲,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蕭索做過許多傷害他的事,他是憎恨蕭索的。可當蕭索不在的時候,他又無時無刻不想起他。

 

這大概是蕭索在的時候,無時無刻不黏著他的後遺症。他覺得他會那麼想著蕭索,大概是習慣,或者太恨了吧?

 

倏末撫上他胸口的刺青,傷處微疼。雖然不知道他和蕭索之間這樣到底算什麼,他竟覺得再這樣糾纏下去也不錯,他也曾懷疑自己是不是有被虐狂。聞人啟別戀,倏瑩的死曾讓他生無可戀,但蕭索出現後,不管開心或憤怒,兩人的糾纏讓他生命好像有了著力點,不再感到茫然,也很少想起死亡這回事了。

 

對於蕭索為了留住他,還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他竟然會感到期待,也許有病的不是蕭索,而是他自己吧?

 

他不知道蕭索為什麼會對他感興趣,以他大將軍王的身分,就算性好男色登不了大雅之堂,可他想要怎樣的人,都還是能手到擒來的吧?又為什麼會對自己生出了興趣?

 

而且他看上去並沒有其他男人,甚至也沒有女人。蕭索糾纏的,只有他一個人。

 

雖然有些變態,但蕭索是專一的。而無法專一這點,也是倏末判了聞人啟死刑的原因。

 

也許是一時新鮮吧?他記得蕭索其實也說過,等玩膩了就會殺了他。但眼前被蕭索在乎的幸福,卻也是真非假。

 

走一步,算一步吧,他倏末,原也是個沒有明天的人。

 

 

 

「倏公子,倏公子!王爺從前線寫信給你,你瞧瞧吧!」

 

左程捧著一封剛到的信,還新鮮熱呼著,來到離坤院交給倏末。

 

正撫琴出神的倏末被左程叫了回來,他接過蕭索的信,他沒想過蕭索會寫信給他。

 

左程將信遞給倏末,不妨礙他讀信,便笑著走了。

 

 

 

倏末將信箋抽了出來,上頭的字有獨屬於武人的剛毅遒勁,倏末認得他的字跡,因為,蕭索把那張簽了他和倏末名字,劃掉聞人啟名字的紅紙留了下來。

 

「賤奴想我了嗎?你怎麼不跟我一起來呢?你知道北方三鎮這裡很冷,大雪封山,我以前是不怕冷的,可是大概抱你抱習慣了,突然覺得這裡的寒冷令人好生難耐啊!」

 

他的文筆很白話,一點修飾也無。

 

「五天前,我領著八萬大軍,急行來到綏遠鎮這裡,和我的部下明威、宣威和壯武會合,擬定作戰方針。你有聽過綏遠鎮嗎?那是我的北方三鎮的中心點,這裡氣候寒冷,土壤貧瘠,很少植物,不過也因為這樣,天空顯得特別清朗,特別遼闊。如果你可以來看看,心情也會變得灑脫。等我穩定了北方三鎮再帶你來瞧瞧。」

 

「三天前,我把北方三鎮讓三個將軍留下鎮守,自己帶著八萬軍突襲饕餮駐軍的長勝關。與他們第一次交鋒,我的軍力不如饕餮族,攻擊就是最好的防守。我在破曉時突襲饕餮軍營,天寒地凍,人的行動會變遲緩,當然也包括集合。天氣已經很冷,我又選在最冷的破曉突襲,斬獲敵首兩萬人。」

 

「你一定會覺得奇怪,饕餮軍冷,難道我的軍隊不冷嗎?這時候你就要佩服你男人的智慧,我蕭家大軍的盔甲裡,都縫上了一層細布,裡面塞了雪鶴的羽毛,雪鶴產於西北大雪山,終年冰封,牠老兄還是在那裏生活得很快樂,就是因為有一身保暖的羽毛。至於防手凍,我跟江籬也研發了一種含了雪熊油脂的防凍護手霜,為什麼我會和江籬認識?就是為了開發這項產品。等我不打仗了,就拿這種護手霜來賣,這東西在大凜和饕餮地界肯定賣得很好。」

 

「長勝關這裡是饕餮族的領地。聽當地人說這裡夏末時楓葉正紅,滿山滿谷像燃著火一樣煞是好看,我把它打下來,明年夏末帶你來看。」

 

「我打下的關卡,都要帶你來瞧瞧,和你共享,讓你了解你男人是多麼優秀,又優秀又好用,你不愛我愛誰呢?你的畜牲在長勝關外軍帳,想你的朔的晚上寫的。」

 

蕭索的信,讓一面彈琴一面品茗的倏末差點把茶水噴了出來。賤奴想我了嗎?你的畜牲在長勝關外軍帳,想你的朔的晚上寫的。這是什麼開頭和結尾?

 

從蕭索的來信中,倏末對他的工作也多了一些瞭解。還有他對戰況的描寫,難為他在前線緊急的情勢中還能想著他。雖然裡頭的語調有些不倫不類,不過,他說他打下的關卡,都要帶倏末去看,與倏末共享。江山為聘,這讓倏末的心裡不禁一砰!

 

他何德何能呢?雖然他覺得自己並不會愛上蕭索,但他願意為蕭索的這份知遇而留下。

 

 

 

前方戰況緊急,倏末能從蕭索不斷從前線送來的信知道他的現況,維持著七天一封的頻率,蕭索受傷了也會跟他說,因為有一封信是干熾代筆的,他右手受了刀傷。

 

他就是故意的,希望讓倏末著急他。

 

倏末通常不會回信。他不想對蕭索太好,可那封干熾代筆的信倏末卻回了。

 

「死了沒?死了我就回去找聞人啟了。」

 

這種回信,氣得蕭索跳腳。

 

倏末相信看到這種回信,蕭索就算是全身重傷,也能活著爬回玄桐城。

 

不過想想,倏末這樣寫,不正表示他還在大將軍王府裡等他?

 

氣完後蕭索又笑了,隔天衝鋒陷陣極其勇猛如入無人之境在一旁看見的干熾還以為蕭索突發了瘋症。

 

 

 

這段時間,看著蕭索筆下的戰況,倏末也覺得心驚。他想了想,跟左程問了江籬的地址後,走出大將軍王府,尋江籬去。

 

江籬看見倏末來找他感到很意外,他想莫不是倏末身體又不舒服了?

 

「江大夫,請問您這裡有什麼毒藥,是可以劃破小口就置人於死的嗎?」

 

倏末問。

 

江籬遲疑了一下,他想這倏末是被蕭索強迫的,不是想拿毒藥殺蕭索吧?

 

「我只是想,戰場上驚心動魄,如果能夠做個機擴來防身,對生命也會多重保障。」

 

江籬救過他很多次,倏末對他坦承無諱。

 

江籬一聽,愣了一下,繼而想,這蕭索,難道是守得雲開見月明,孝感動天了啊?

 

 

 

尋過江籬,倏末找了一些銅片,又開始埋首製造機擴。

 

 

 

透過急腳子,北方三鎮的捷報一份份傳進天授殿,霍行看了終於鬆了一口氣,當場下了御令,賞牛肉三千斤,金銀各三千錠,鼓舞邊疆將士的士氣。

 

只是,有一點霍行覺得很奇怪,蕭索出征的時候,往往會從前線寫信給他告知狀況並傾訴思念,讓霍行安心。

 

但這次,除了公式化的捷報,一封信也沒有。

 

他派去潛伏在蕭索身旁的探子回報。蕭索每隔七天,都會派侍衛往玄桐城中遞信。

 

但他一封也沒接到。那麼,信是遞給誰了?

 

讓探子再加緊調查,發現那信,是遞進大將軍王府的。

 

是家書嗎?對王府裡的總管交待家事?

 

如果是交待家事,也不必每隔七天這麼規律吧?看上去就像是在信守什麼承諾一般。

 

過去的蕭索給他遞信,規律也是七天。

 

後來探子查出來,那些信,是蕭索遞給那個大晉來的刺客的。

 

蕭索曾為了那名刺客,拒絕殺他的御令三次,在與大晉的和平協定中,他也拒絕交出那名刺客,讓和平協定停置

 

現在,那名刺客更取代了他,每七天接到蕭索的魚雁。

 

再加上最近的蕭索待他似乎疏離了些,就連難得的玄蒼山密會,他都提早回府,霍行知道他和那名刺客之間的關係一定不簡單。

 

只是,蕭索不是那種來者不拒的花花大少,而那名刺客到底憑什麼?

 

 

 

這天,門口侍衛前來通傳,說有一名貴人前來大將軍王府拜訪,問左程給不給進。

 

在蕭索不在的時候,左程奉命處理大將軍王府裡的事。問侍衛貴人是誰,那貴人堅持不肯透露姓名,左程只好自己去門口看。

 

這一看非同小可,門口穿著一襲月白嵌銀絲常服,俊逸飄然的,可不就是當今皇上?

 

蕭索不在,左程直覺霍行就是為倏末而來的,正想找人去轉移倏末,霍行的御前侍衛卻圍住了左程和他身邊的奴僕,讓他們無法離開現場。

 

 

 

「左侍衛別著急。寡人只是想來看看那名大晉來的刺客,不會動他,使你為難。」

 

這左程肯定擔心倏末有事,對蕭索不好交待,或許會做些什麼來阻止他和倏末的會面。霍行示意左程安心後,這才領著御前侍衛,朝王府內苑行去。

 

 

台長: 陳跡

楊風
年都過了
新的一周幸福快樂
2021-03-01 09:15:32
版主回應
大師早安~~~
未來一周開心自在~~~
2021-03-01 11:00:1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