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5 23:39:59| 人氣408|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24---你有王爺病嗎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只有月亮照進來的淡淡光線中,蕭索輕手輕腳地,該疊的疊好,該整的整好,把倏末的房間整理乾淨了。

 

榻上的倏末因為受傷,光著上身,胸口的部位還滲著血。透出白色的傷布。刺青刺到鮮血淋漓也是世間少有,因為齊三對付的都是逃兵或戰俘,本就不用太過禮遇,手藝粗糙至極,領受者疼痛不堪都是可以想見的。

 

他就是故意的,夠痛,才有震懾的作用,倏末才會記得他這個主人,不敢出去搞七捻三。

 

不過,應該很痛吧?自從來到大凜,傷重在身水土不服,再加上蕭索的折磨,倏末的身體向來不大好,可別感染了才好。

 

蕭索扯過被子,替倏末蓋上,想了想,齊三那些工具刺過多少人,不太乾淨,倏末不知道會不會因此感染,半夜發燒。想著想著,蕭索又解下自己的外衣,跳進被子裡,和倏末一起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看見蕭索,倏末照例發了一頓飆,他覺得怎麼能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對他做出這種事後,還敢腆著臉上他的榻?

 

這一激動,倏末的胸口又滲出血來。

 

蕭索讓一早來伺候漱洗杜嬸去拿醫藥箱,他要親自替倏末換上止血藥,重新包紮,倏末掙扎著不肯,逼得蕭索威脅他,再動就上了你,倏末這才安生下來,但盯著蕭索的眼神還是充滿怨恨。

 

 

 

「好大的膽子,讓你背著本王劈腿,痛死活該!」

 

蕭索解下倏末身上的傷布,看見倏末白皙的胸口上兩個紅紅的蕭索大字。

 

「我沒有劈腿........要劈腿........也得有情人才算數........

 

倏末說著,心裡也不禁一酸。他現在還剩下什麼?連自由都沒有,還有什麼福份劈腿?

 

也得有情人才算數......哪裡沒情人了?是當本王死人嗎?這句話說得蕭索更是不爽。

 

 

 

「以後,不准再想聞人啟,不准再見聞人啟,不准和他連絡,否則本王就殺了他!」

 

蕭索越說越恨,包紮的時候手勁大了點,痛得倏末大叫一聲!

 

 

 

北方三鎮連派三波急腳子,送來邊疆緊急軍情!

 

蕭索在北方三鎮經營了很久,又曾帶少量兵殺入饕餮族營地搶回霍行如入無人之境,早已威震饕餮族,這次饕餮族進犯,霍行答應給糧,讓饕餮族人覺得,大凜是因為國勢大不如前,因而示弱,再加上北方三鎮,蕭索的人盡被換掉,饕餮族正有恃無恐,認為與其每年都向大凜寇邊要糧這麼麻煩,不如直接佔了大凜邊疆!

 

於是,饕餮族集結二十萬大軍,正式向北方三鎮寇邊!

 

寧遠、定遠、歸德三位將軍才剛上任,還沒摸清邊疆狀況,馬上要面對饕餮族進犯的硬仗,只得硬著頭皮抵抗,人是布局都是草草上陣,可想而知連打了好幾個敗仗,即使緊急調派附近大軍支援,仍是緩不濟急!

 

眼看北方三鎮即將失守!

 

 

 

霍行只得召集重臣,再開一次國是會議。這場會議,大家心知肚明,最快的方法就是讓蕭索重新上戰場,畢竟蕭索這個名字對饕餮族來說,有震懾的作用。

 

這下蕭氏一族可揚眉吐氣了!霍行暫時無法動蕭索,還得把北方三鎮回歸蕭索的布局。

 

蕭索國家為重,不計前嫌的請霍行召回原來鎮守北方三鎮的他的手下,明威、宣威和壯武三位將軍,各領三萬軍回到原駐地持援,再由蕭索率領大凜正規軍八萬主力部隊,前往北方三鎮會合。

 

從天授殿出來後,看著那些姓蕭的同僚個個春風滿面,國舅九門提督韋行策寒著臉,走在前面,右丞相宋琦跟上了他。

 

「好不容易藉大將軍王的失蹤事件,打壓了蕭氏勢力,沒想到饕餮族不識時務,到又讓北方三鎮兵權回到了蕭索身上,國舅對這件事有什麼想法?」

 

宋琦官位雖然高於韋行策,卻是韋行策的人。

 

「陛下也不樂見這樣的情況,但為了大凜國境安危,也只能這樣做了。」

 

韋行策道。

 

「不過,蕭氏也別得意得太早,畢竟戰場上刀劍無眼,蕭索能不能回來,誰敢打包票?」

 

宋琦見韋行策神情,睜大了眼睛,他是右丞相,幾乎是文武百官裡最聰明的人,不會聽不出韋行策的弦外之音。

 

「這是個妙計。陛下在打壓蕭氏這件事上,雖然和咱們同陣營,但他不只一次強調過,不得傷害蕭索本人,國舅這樣做,陛下會不會不開心?」

 

「那只是意外。陛下就算不開心,一支冷箭,半路摔馬,他能怪誰呢?饕餮王嗎?」

 

韋行策低聲道。

 

「與其對蕭氏兵權三萬、五萬、十萬這樣蠶食鯨吞地削,不如針對蕭索釜底抽薪。照我看這場仗對蕭氏不但沒有加分的作用,更可以是咱們的轉機。宋大人不必擔心。」

 

「韋大人擔君之憂,真可謂國之干城,國之棟樑啊!」

 

「國之干城,國之棟樑,那說的不是大將軍王嗎?」

 

「那是將倒的干城,將頹的棟樑,怎能及得上國舅和陛下,於私是兒女親家,於公也同心同德呢?」

 

說完,兩匹官場老狐狸不禁相視一笑。

 

 

 

讓蕭索負責征討饕餮族的聖旨正式來到大將軍王府,蕭索和他的侍衛們開始準備出征事宜。

 

最近因為刺青的事,倏末根本不理蕭索,不過一打起仗來十天半個月還算快的,蕭索還是希望倏末可以跟他去。

 

接到聖旨的當天晚上,蕭索又來貼倏末的冷屁股。今晚任倏末怎麼趕他,蕭索硬是不走,爬上倏末的榻和他貼身擠在一起。

 

「你這個人沒臉皮的嗎?」

 

倏末被蕭索抱住動彈不得,怒道。

 

在此之前,他已經用了所有惡毒的字眼去罵蕭索,卻還是罵不走。

 

「今晚不一樣。賤奴,本王要去打仗了,一走就是十天半個月,你跟我去。」

 

打仗?那很危險吧?倏末愣了一下。

 

「打誰?」

 

「饕餮族。」

 

饕餮族雖沒有和大晉接壤,但那是一支驍勇善戰而且野蠻的民族他久有耳聞,而且聽說他們會吃人肉,尤其是戰俘的肉,以祈求打勝仗。

 

姓蕭的畜牲要跟他們打嗎?那不是很危險?

 

危險就危險,關我什麼事?

 

「不去!」

 

倏末當下拒絕。蕭索在他身上刺字,還燒了他的聞人啓,這氣沒那麼快消。

 

「我就知道你會拒絕,也好,畢竟戰場太過危險。你乖乖待在大將軍王府,等我回來。」

 

蕭索今晚沒心情跟他抬槓。明天中午之前他就得離開了。

 

「你說句話吧,給個祝福,讓我一想起,就會努力堅持下去,無論如何都想活著回來。」

 

不是驍勇善戰,身經百戰嗎?這樣一副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樣子演給誰看?

 

「祝福個屁!你最好死在戰場上,千萬別回來!你死了,我就自由了!」

 

「我死了,你不就守寡了嗎?」

 

蕭索也沒生氣,從背後抱住倏末,把下巴擱在他頸子上。

 

「守什麼?你這畜牲未免太高看自己了!我馬上就去找別人!」

 

「用過我的,別人的你用不習慣。」

 

「姓蕭的你有病嗎?王爺病?」

 

「接下來很久都用不到了,再用一次。」

 

蕭索把倏末翻過來,要去脫他衣裳。

 

「滾!」

 

倏末推搡他。

 

「也許是最後一次了,用久一點免得虧本。」

 

 

 

蕭索折騰了倏末一個晚上,以至於隔天早上,倏末根本爬不起來。

 

當他起身時,早已日上三竿,從送早食過來的杜嬸口中得知,蕭索已經離開了。

 

今天早餐都是倏末喜歡吃的大晉風味餐,杜嬸說是蕭索離開前交待的。

 

看著一桌子豐盛的早餐,相形於忙碌充實的昨晚,倏末突然有些悵然若失。

 

吃完早餐,倏末出了房門,驚訝地發現蕭索派來看著他的侍衛們都已經撤走了。

 

也就是說,他可以離開了?

 

他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地放過自己?難道,這場仗真的很危險,蕭索沒有把握能回來,也不和自己糾纏了?

 

正自出神,突然有個熟人出現在他面前。

 

是左程。

 

左程從來不離開蕭索身邊的。這一切反常又是為了什麼

 

 

 

「你怎麼會在這裡?」

 

倏末訝異地問。

 

「王爺留我在王府內照看。」

 

左程道。

 

「王爺說,他也沒把握能夠回來,倏公子想留下來就等他,若不想也可以離開,如果王爺能夠回來,再去找倏公子。」

 

「左侍衛......這場仗......真的很危險嗎?不是說,你們王爺是大凜的戰神.......百戰不殆嗎?」

 

倏末越想,越覺得膽戰心驚。

 

「過去的確是。但之前王爺失去北方三鎮,當地的情勢被陛下去派的人搞得一團亂,王爺除了打仗,還得收拾殘局,後方還有個國舅扯後腿,情況確實不大好。」

 

倏末有些恍神了。說到底北方三鎮的事還不是因為他?如果蕭索因為這樣出了甚麼意外呢?

 

 

 

「我想到......離坤院的水車還沒做好,我去做水車了.......

 

倏末轉身,往離坤院走去。

 

左程不禁唇角微揚。他以為王爺一走,倏末也就離開了。畢竟他不是一天到晚都想跑嗎?

 

看樣子,倏末似乎不想走,想守在王府裡,等蕭索回來。

 

王爺要是知道倏末的心意,應該會興奮得騎馬衝出營帳,大殺四方吧?

 

 

台長: 陳跡
人氣(408) | 回應(2)|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雪落無聲雨無痕 |
此分類下一篇: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25---帶你來看
此分類上一篇: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23---刺青

uni2019
哇哈哈,馬一勒!回過身來,先馳得點!
2021-02-26 00:30:36
uni2019
用line聯絡還是視訊?劈腿...這蠻飛越時空,回到過去的感覺~~~
2021-02-26 00:33:5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