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5 20:14:53| 人氣1,00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11---玩膩就殺了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蕭索靜靜地走近倏末,不發出任何聲音。

 

他繳了倏末所有的械,雖然倏末長得像霍行,但他也沒忘記,倏末是個殺手的事實。

 

蕭索在榻旁蹲了下來,觀察倏末。

 

仔細看,倏末跟霍行還是有所不同的。或許是南方人的關係,倏末的輪廓要比霍行柔和一些,看上去不像個殺手。

 

不過,也沒有人規定殺手非得是怎樣的長相。

 

說到殺手,蕭索覺得奇怪。倏末的身體這樣虛弱,連他搞一次都禁不起,大晉怎麼會派這樣的殺手來暗殺霍行呢?

 

難道,是因為知道他對霍行的迷戀,所以故意派了個長得像霍行的殺手來接近自己,其實他們的目的不是霍行,而是他蕭索?

 

蕭索被這樣的想法震撼到了!

 

所以,他一定是來大凜作奸細的!可惡,差點著了他的道了!

 

蕭索目光一凜,伸出右手,虎口放上倏末的頸子,準備扼死他!

 

 

 

倏末一動也不動,睡得很熟,像個初生嬰兒一樣,毫無戒心。

 

不對,如果他是個奸細,知道自己身在大將軍王府,應該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隨時擔心有暴露的可能,又怎麼能睡得這樣安心?

 

或者,是自己想太多了?他就是一個暗殺失敗,視死如歸的殺手而已?

 

既然視死如歸,當然沒什麼好怕的了。

 

蕭索放下他的手。視死如歸嗎?偏不讓你死。這副誘人的軀體,死了多可惜?

 

他又想起前幾天牢房裡,那銷魂的一幕。

 

他是個正常的男人,一直為霍行守著身不知道多難過,只怕守著那段感情的只有他自己,霍行早就把他們過去的一切置之度外了。

 

霍行應付他的不耐煩,他不是感覺不到。

 

霍行可以有他的後宮,但他蕭索也是大將軍王,身為大將軍王養個男寵也不是什麼過分的事。

 

誰敢說他不對?連霍行都沒資格!

 

 

 

蕭索脫下外衫,試探地坐上榻,發覺倏末還是沒什麼反應,這讓他放下了心,跟著躺下。

 

倏末氣息平穩,這讓蕭索更大膽了,一隻手撫上了倏末的腰。另一邊將臉湊近倏末,嗅著他肩窩裡的氣息。

 

他的身上有著淡淡的藥草味。並不是因為裹了傷導致。在地牢裡的時候,他便嗅到了他身上的這股清爽氣味。

 

 

 

倏末並沒有睡著。杜嬸告訴他,蕭索會來找他。從那時他就打定主意,除非蕭索殺了他,否則他一定要逃跑,絕不再受蕭索那般侮辱!

 

方才有一度,蕭索顯然是要殺他的,這讓他如釋重負,靜靜等著死亡的到來,卻沒想到最後,蕭索還是拿開了擱在他頸子上的虎口。

 

他被蕭索繳了械,他的短劍、鋼絲機括和弩,全都不在他身邊,論拳腳,他和蕭索過過招,他知道他打不過蕭索。他的武藝原就不突出,之所以能夠成為出色的殺手,靠的就是靈活的器械運用。

 

然而現在他身邊,一樣器械都沒有。

 

蕭索的肢體纏上了他,他的手,他的腿,不安分地在倏末身上摩娑,甚至倏末都能感覺到,他某部分的堅硬如鐵。

 

藏在被子裡的倏末的右手,突然朝蕭索猛力畫去!猝不及防的蕭索一陣吃痛,鮮血從頸子上滲了下來,染紅了他的前襟!

 

他的臉頰被劃破了一個口子!

 

 

 

蕭索從榻上一躍,朝臉頰上的傷口一摸,滿掌是血!倏末起身,和蕭索對立,他的右手分明拿著一只沒有蠟燭的燭臺!

 

用來傷蕭索的,正是燭臺上,原用來插蠟燭的釘子!

 

 

 

蕭索怒不可遏!這忘恩負義的傢伙,也不想想這三天要是沒有他的照顧,倏末燒也燒死了,不管身上汩汩的鮮血,蕭索又朝倏末撲去,要奪他的燭臺!

 

倏末也不怯戰,他打定的就是用燭臺打倒蕭索,脅持蕭索,讓外頭侍衛放了他的主意,所以他非打倒蕭索不可!

 

他知道自己打不過蕭索,原本想趁第一擊蕭索沒有防備時,一舉成擒,卻還是失敗了,那就只好以命相搏了!

 

兩人在房間裡鬥將起來,倏末身上有武器,對上赤手空拳的蕭索,暫時立於不敗,但衝突時間一拉長,外頭的侍衛聽見房間裡的動靜,推門進來要幫助蕭索,他們不知道蕭索和倏末的關係,只看見蕭索全身是血,倏末又是重犯,長劍襲來,每一招都使上全力,要置倏末死地!

 

倏末毀了蕭索的容,蕭索怒不可遏,但也沒要置倏末於死地的程度,蕭索長腿將那些進來幫忙的侍衛踹了出去,趁倏末忙亂之際奪下他的燭臺,抓住他的後領,將他壓制在地!

 

「來人,把他綁了!」

 

蕭索一聲令下,那些被踹出去的侍衛猛咳著站了起來,有人手忙腳亂地找了繩子來,有人守在門口,倒沒人再敢進來對付倏末,怕又被大將軍王踹。

 

蕭索怒氣沖沖地走了出去!對他來說,倏末在牢房裡燒得就快死了,是自己救了他,照顧他,他還冒著欺君之罪被殺頭的危險,違抗霍行殺他的命令,這不識好歹的傢伙就是這樣回報他的?

 

這口氣他絕對吞不下去!

 

 

 

「江籬、江籬……死哪去了!」

 

蕭索來到他大夫朋友江籬的房間裡,江籬不在,他裡裡外外找了個遍,剛解手回來的江籬看見蕭索渾身是血的模樣,嚇了一大跳,對蕭索道。

 

「你你你……你怎麼這個樣子?這要縫合才行,我替你縫合了…….」

 

江籬走進房間,伸手要去拿醫箱。

 

「別管縫不縫合,你給我配藥,馬上,可以廢人武功的那種!」

 

「廢武功?那是化功散了?你要化功散幹嘛?」

 

江籬拿出了針和幾個藥瓶,準備替蕭索縫合,他的傷挺嚴重的。

 

 

 

「化功散?有就好,哪一瓶,嗯?」

 

蕭索把江籬的醫箱搶了過來,翻來翻去,好幾個藥瓶差點被打破!

 

「好好好……你別翻了,就角落那個紙包,淬到酒裡面喝下去……」

 

江籬還沒說完,蕭索拿著化功散人就不見了,地下留下一條怵目驚心的血痕!

 

 

 

倏末雙手縛在後頭,被丟在榻上,蕭索再度回來後手裡捧了個碗,朝倏末大步走來!

 

「你…..你幹什麼……那是什麼東西…….」

 

倏末的雙腿沒有被綁住,看蕭索的臉色,他也知道那不是什麼好東西,倏末一臉驚恐,不斷地後退,直到退無可退!

 

蕭索捏住了倏末的下顎,他感到自己的下顎都快碎了,蕭索將一碗有酒味的東西往他喉嚨裡灌了進去!

 

然後,將碗摔在地上!

 

 

 

「門帶上,滾出去!」

 

蕭索對那群唯唯諾諾的侍衛們道。

 

那群侍衛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他們只知道,得罪了大將軍王,還毀了他的容,倏末死定了!

 

 

 

「你……你給我……喝了什麼…….」

 

倏末試圖把東西吐出來,卻徒勞無功。

 

「這是你自找的!」

 

蕭索伸出手去,解開倏末的繩索,倏末正要掙扎,再與蕭索大幹一場,卻發現身上使不出力!

 

他的內力散了!

 

蕭索將倏末壓倒在榻上,去揭他的衣裳,這次,任憑蕭索予取予求,倏末一點力量都使不出來。

 

為了洩憤,蕭索不斷咬嚙著倏末全身每一吋肌膚,就像要吃光他的肉一樣,倏末全身痛到不行,凌遲酷刑也不過如此,他的雙手被縛,全身失去力氣,但雙腿還是自由的,他只能用他的雙腿,對蕭索使出他微不足道的攻擊。

 

而蕭索也不去治療他的臉傷,任鮮血不斷在他周身流淌,看上去就像個怵目驚心的血人,也不怕血竭而亡,他不斷地在倏末的裸身上作為,這樣的蕭索瞧得倏末毛骨悚然,不知道是藥的作用,還是這樣的蕭索太過可怖,像頭被剝了皮,不要命的困獸,又像一只煉獄逃出來的惡鬼。

 

倏末失去了掙扎的力氣。

 

 

 

江籬背著醫箱,站在倏末房間的門口,一群侍衛在門外唉唉痛叫,顯是蕭索剛剛那一場踹得不輕。

 

他拿著醫箱追過來,原本是要替蕭索縫合,他的傷勢頗重,又傷在臉頰,跟個性和氣質都不一樣,蕭索的外表是大凜政壇上出了名的美男子,許多大凜女子的偶像,萬一他破了相,不知道多少少女會因此而哭死。

 

雖然以蕭索的取向,那些少女再怎麼貌若天仙、望穿秋水,本來就沒她們的分。

 

他原想推門而入,但門的那一頭傳來那一連串令人不忍卒聽又臉紅心跳的聲音,江籬不禁嘆了口氣。這大晉來的殺手是何等人物,攪得蕭索離開霍行後,久久沒發作的瘋勁又跑了出來。

 

「唉,我替你們瞧瞧吧。」

 

江籬轉向那些侍衛,替他們治療胸口的瘀傷。

 

 

 

半個時辰、一個時辰過去,蕭索都沒出來,原本在倏末的房間外待命的江籬,逕自回房間去了,走前告訴侍衛,等蕭索出來了再去叫他。

 

 

 

侍衛來找江籬的時候,已經是兩個時辰過去了。

 

江籬到達『命案現場』,整個榻上都是血,房間裡瀰漫著鮮血的腥氣。蕭索是那個站著的血人,而倏末就是那個躺著的血人,也搞不清楚這麼多血,到底是蕭索的,還是倏末的。

 

 

 

江籬又要走過去替蕭索縫合,蕭索看上去已經恢復理智,對江籬道。

 

「你先幫他治療吧。」

 

說完,又看了榻上,一動也不動的倏末一眼,眉頭緊蹙,離開了倏末的房間。

 

 

 

舊的傷不說,剛才被蕭索搞出的傷也不說,倏末光是肉,就掉了好幾塊……

 

「唉,好好一個人,被折磨得不成人樣……」

 

江籬嘆了口氣,倏末的傷勢雖然可怕,但他們作大夫的,沒有選擇病人的權利。

 

 

 

蕭索待在江籬的房間等他。

 

江籬回來後,蕭索終於肯乖乖讓他縫合了。

 

等縫合手術告一段落,蕭索問江籬。

 

「他的傷勢怎麼樣了?」

 

江籬嘆了口氣,道。

 

「不能再受傷了,否則很容易感染而死。之前因為舊傷,他的身體就已經朝不保夕,你花了三天不眠不休照顧他不嫌累是吧?這次又搞成這樣?」

 

「那是我的錯嗎?你沒看見我的臉?是那個傢伙不識好歹,欠人教訓!」

 

「我說大將軍王殿下…..我記得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對陛下不知道多愛顧,含在口裡怕化了,握在手裡怕碎了那樣小心呵護…..怎麼現在跟頭發情的野獸一樣…….

 

「你也看見了,我怎麼對陛下,陛下又是怎麼對我的?我不會再犯傻了!」

 

 

 

說完,蕭索的眼眶竟然紅了。

 

江籬知道,對他和霍行那段,蕭索付出了多少,除了對霍行無微不至的呵護,豁出性命的保護,幾度出生入死,將自己的身家性命全押了,拱一個根本沒有背景沒有勢力的皇子,坐上那把金龍寶座,雖然被封了大將軍王,但江籬知道蕭索要的並不是這個。

 

天下為聘,霍行即位後,並沒有和蕭索更親近,卻反而背棄了他,還整天思來想去,想削他們蕭氏的兵權。

 

要是知道會走到今天這樣的地步,他一定把霍行關起來,讓霍行怕他,不敢離開他,反正他又不是做不到。

 

 

 

「嗯,不過那個大晉來的殺手又不是陛下,你這…….

 

「他當然不是陛下,大晉來的賤奴,他有什麼資格和陛下相提並論?」

 

 

 

江籬被蕭索堵了一陣,大晉來的賤奴?誰會為了照顧一個賤奴三天三夜不睡覺?

 

「阿索,看在二十年交情的份上,聽我一句勸,喜歡一個人不是這樣的…...你要讓他感動,而不是讓他怕你。你這樣做,總有一天會後悔的…….

 

「誰喜歡他?他配嗎?他不過是陛下的替代品而已,哪天玩膩了我就殺了他!」

 

大晉來的間諜,想用他那張臉來動搖自己,門都沒有!

 

想到他怎麼對倏末的,倏末竟然害他破了相,破了相事小,反正他也不靠臉吃飯,可上朝時萬一霍行問起,他又要怎麼回答?

 

就是個麻煩精!

 

一身血的蕭索,拂袖而去!

 

 

台長: 陳跡
人氣(1,002) | 回應(0)|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雪落無聲雨無痕 |
此分類下一篇: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12---到底是畜牲
此分類上一篇: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10---欺君之罪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