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2 11:56:21| 人氣974|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貝殼男孩和芒果女孩1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來了,我的墾丁2.5部曲,兩集,或三集,最多四集。短小精幹。今天這篇如果有推薦10,晚上再衝一波蕭索和倏末,我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叫李瀛,職業是個室內設計師,T市人,36歲,已經過了世俗所認定的適婚年齡,更是擔不起言情小說女主角的花季青春,總之到這個年齡除了選擇繼續單身外,就是找個一切條件還過得去,經濟穩定,相處得來,是個男的就好的伴吧?

 

但我選擇前者,反正我有穩定的經濟能力,可以過著不錯的生活,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職業的關係,我的同業們各個不但高薪,才華洋溢且自負,不可能任婚姻裡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埋沒自己,所以大齡不婚只談戀愛的朋友大有人在,我並不寂寞。

 

我也不想生小孩。我有同業的朋友,不想進入婚姻,卻想要有個孩子來陪伴自己,去借精生子。但對我來說,小孩不只是兩個字,你還得為他的生命負責,他就像一張白紙,他會長成什麼樣的人,都靠父母去雕塑他,謀畫他,責任重大,如果無法為他負責,只是因為怕寂寞而將他帶來這世上,那就別禍害人了吧,還不如一輩子孤老。

 

最後,大概是因為我父母那場失敗的婚姻,讓我對走進家庭這件事,更加可有可無了。

 

除了以上原因,在我的心底,還有另一樁遺憾。

 

一切要從我我十四歲,國二升國三那年暑假說起。

 

 

 

那年暑假,父母送我到墾丁的外公外婆家住。這是很不尋常的,因為,國三後就是生平第一次升學會考,是壓力最大的時候,父母向來很重視我的成績,卻在同學都已經準備衝刺的時候,送我到鄉下度假?

 

雖然爸媽什麼都沒說,我也隱約知道原因了。一年到頭永不休止的冷漠,見了面就爭吵,那兩個人應該是在談離婚吧?

 

不過他們對我一個字都沒有提,只是送我來墾丁度假,我該感激他們了?他們也知道,從小我就很喜歡墾丁,墾丁的山,墾丁的海,墾丁的燈塔,墾丁的螃蟹,墾丁的老鷹……

 

讓我吃一頓飽餐開心一個暑假再對我判死刑,嗯,這樣也算得上是人道了。

 

外公外婆家住在台26線彎進去一條小巷子裡,背後是一片丘陵,他們在丘陵上種果樹,夏天芒果冬天蓮霧,屏東的芒果和蓮霧是全台灣,不,全世界最甜最好吃的,雖然我吃太多都快吐了。小時候常常被表哥帶著爬到平房的屋頂上,就能看見隔了一條台26線外的大海。

 

表哥是舅舅的兒子,舅舅是媽媽的哥哥,他待在家鄉幫外公外婆種果樹,在墾丁大街上也有房子租給外地人做民宿生意,總之生活過得很滋潤,外公外婆家雖然是平房,含院子卻有上百坪那麼大。

 

每年放寒暑假回來我總是開心的,但今年卻沒有那麼開心了。除了已經知道爸媽送我回來的目的外,表哥也去外地念大學,雖然舅舅的女兒表姊也在,不過她也升高三了,在恆春租房子待補習班衝刺,偶爾才回來一次。

 

所以家裡就剩下外公外婆,舅舅舅媽,沒有一個聊得來的。我也沒想跟他們聊什麼,尤其是當他們老拿憐憫的眼光看向我時。

 

外婆家外的那片海灘並不是墾丁有名的觀光景點,離它最近的景點是墾丁南灣,說最近,開車也得二十分鐘,會到這裡來的,除了一些磯釣的釣客,還有一些人開車開累了想半路休息,就地把車停在木麻黃林子裡,下沙灘走走再回來。因為還是有人,所以我有時會看到一輛賣咖啡的行動街車停在路邊,賣咖啡給這些休息或磯釣的客人喝,但因為人不多,生意不好,所以並不是每天都有。

 

暑假是芒果的盛產期,外公外婆舅舅舅媽忙著採芒果,布貨,也沒多少時間跟我互動,我有時會幫忙,有時一個人待著,我讓長輩們不用擔心,無聊就去海邊走走,滑手機,到飯點再回來吃飯。

 

有一天天氣陰陰的,陽光不強,我吃完午餐後就去了海邊,看著海,什麼也不做,一直待到夕陽西下才準備回家。路上經過那輛賣咖啡的行動街車,老闆已經在收拾了,他是個大概三十幾歲的人,對當時還是國中生的我來說,不老也不年輕,當然以現在的我來看,三十幾歲根本還是個年輕人。

 

「嘿,妹妹啊,最近常常看到妳耶,放暑假了對吧?」

 

「嗯。」

 

我對老闆點頭微笑。

 

「妹妹我告訴妳啊,墾丁這一帶海邊……怎麼說呢?白天看起來漂漂亮亮的,但妳是外地人可能不知道,很陰的,最好不要待太晚啦……

 

老闆正在捲他的遮陽大傘。

 

老闆說的我都知道,我媽是墾丁人,從她那裡聽到的好兄弟故事我還聽得少嗎?注意不要晚上去就好啦,只是晚上的墾丁海邊,夜釣夜遊的人也還是不少啊!注意安全就好了。如果真那麼邪乎,那些夜釣夜遊的人不都死光了?

 

「我會小心啦,而且我阿罵也不會讓我晚上出來的。」

 

我寂寞了很久,就算那個老闆說的東西天馬行空,我也覺得他的言語是有溫度的。

 

「好啦,妹妹我看妳都是一個人,妳要不要喝咖啡啊?我這裡拿鐵還有剩幾杯,拿鐵裡有鮮奶會壞掉,妳可以帶回去跟家人分享,幫我消化一下啦……

 

說完,老闆拿了三杯拿鐵給我。

 

我接受了,跟老闆說謝謝。也許有人會問我,不怕老闆下藥嗎?我當時卻是想,如果我喝死了,我爸媽是不是就會幡然醒悟,不離婚了?

 

我提著拿鐵回家,還真的喝了一杯,當晚睡不著,一直到半夜三點眼睛都還睜得大大的。

 

看得見窗外果樹被風吹動,搖曳如鬼魅的影子。

 

 

 

隔天白天精神很差,睡睡醒醒的,吃完午餐,我又跑去海邊了,今天不是假日,老闆的咖啡車沒來,我一個人走在軟軟的沙灘上,白色的海浪不斷朝陸地上拍來,海鷗在天上飛翔,遠遠的可以看見南灣和大灣的民宿群,還有台電附近的風力發電大風車。那裡跟這裡都不一樣,是人比魚還多的熱鬧地方。

 

我還在一旁礁石上,看見一個大白天在這裡釣魚的老伯。這真是不懂釣的釣客了,我問他老伯,你不知道海裡的魚大部分是夜行性的嗎?夜釣才能釣到好貨色啊!

 

老伯笑著對我說,妹妹妳知道姜太公嗎?姜太公釣魚的時候也不是真心想釣魚啊!他只是在等人,等周武王來找他。我這也是釣翁之意不在魚啊,我每年暑假都會來這裡隱居想事情,我釣魚的時候就是在想事情,至於魚釣到也好,沒釣到也罷,反正最後我都會再放回大海啊!

 

我後來才知道,這個姜老伯在城市裡是個教授,暑假專門不見人影,同事和學生都找不到他那種。

 

然後,他順便送我一條他到釣的魚。把魚拿在手上,我有點尷尬,我黃昏才要回家,是要拿在手上讓牠掛掉嗎?我就把魚放回大海了,姜老伯笑笑,也不是很介意。

 

很奇怪,不過誰說人生只能有一種活法?

 

雖然我跟姜老伯和咖老闆互動過,但他們其實很少出現,大部分的時間,我還是一個人。

 

有一次,當快要黃昏,天開始變成橘色的時候,坐在海灘上發了很久的呆的我,遠遠地看見姜老伯待過的礁石附近,有一個人,有時在走路,有時彎著腰,好像在撿東西。

 

那是個男生,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年紀,也許比我大一點。我沒有動,只是看著他的動作,他撿完東西後,朝我這裡看來,然後走向我。

 

當他走近,我看到他手上都是貝殼。

 

「ㄟ,不好意思,我沒戴表,請問幾點了?」

 

「喔……

 

我看了看表。

 

「四點半了。」

 

「這樣啊,謝謝妳啊。對了,這個貝殼送妳,這是我今天撿到最漂亮的。」

 

那是一個純白色的,幾乎無瑕的小硨磲貝。

 

然後他就往岸上走,大概是回家了。

 

我把小硨磲貝放在掌心裡,的確挺可愛的,不過這種貝很常見。

 

啊對了,海邊的貝殼可不能亂撿呢!他撿那麼多被警察看見就慘了!

 

算了,沒被抓到就算了,而且也不干我的事。

 

 

 

隔天下午我去了海邊,昨天那個男孩也已經在了。

 

他今天也撿了一些貝殼,只是沒昨天那麼多,看見我,他朝我走過來。

 

「嗨,又看到妳了。妳住這附近嗎?」

 

「嗯。你應該也是吧?」

 

會在這裡連續出現的人,觀光客的機率不大。

 

「對啊,我住在前面那個村子,路口有一間廟的。」

 

男孩道。

 

那個村子我知道,看上去比我外公外婆家這裡熱鬧一點,有一些商店。

 

「我叫顧柏年,顧客的顧,松柏的柏,過年的年,妳叫什麼名字?」

 

他介紹得很詳細,好像怕我不知道他名字似地。

 

「李瀛,瀛海的瀛。」

 

「是三點水加秦始皇的姓那個嬴嗎?」

 

我的名字很難寫,很多人不知道,我都要介紹很久,最後大家都會以為是這個「瀅」字,我常常懶得解釋,李瀅就李瀅。不過沒想到他竟然知道這個字,一點就中。

 

後來我們聊起天,我知道他也是T市人,爸媽在T市,爺爺奶奶本來也在T市,後來退休就到墾丁買地蓋房子,隱居在這裡,他爸媽工作忙,沒空照顧他,從小就被帶回爺爺奶奶家照顧。

 

這裡同齡的孩子不多,他的同學都住很遠,放假他有時會回T市,如果沒回去,他也會來海邊走走撿貝殼,因為他家隔壁鄰居是一戶原住民,很會做貝殼風鈴或首飾,他就幫忙撿漂亮的貝殼送給鄰居。

 

我說你這樣撿不會被警察抓嗎?他說還沒被抓過耶,笑得帥氣。

 

然後我告訴他我也是T市人,在這裡度假等爸媽離婚,所以總是一個人。他說他今年暑假不會回T市,也會常常來這片海邊。

 

他跟我同齡,升國三了,這裡的升學壓力沒有T市大,所以也不用上輔導課。

 

回去前,他又送了我一枚貝殼,這次是個金環寶螺,比小硨磲珍稀一點。

 

我拿了個裝牙線棒的盒子裝他送我的貝殼。

 

 

 

他聽我講T市,我聽他說墾丁,就這樣,我開始期待下午去海邊的時間。

 

已經很久了,我不知道我的生命裡還有事情值得期待。

 

喔,對了,他長得很好看,因為在屏東待久了,他的肌膚是勻稱的小麥色,他的眼睛很亮,像夏日爬上外婆家屋頂時看到的滿天繁星,雖然同齡,他比我高,我的頭只到他的肩膀。

 

每次見面,他都會送我貝殼。我想著也該投桃報李一下。有天在家裡切了一盒符合時令的愛文芒果,帶去海邊想跟他分享。

 

 

 

他看著我手中的芒果,面有難色。

 

「怎麼了?你不喜歡吃嗎?」

 

這世上還有人不喜歡吃屏東的愛文芒果啊?

 

「我……我對芒果過敏……

 

他盯著芒果看,看起來一副很想吃的樣子,可卻又輕輕吐了口氣。

 

「喔,那你只能看我吃了。」

 

我用叉子插著芒果,一口一口吃,有時也會出奇不意遞到他嘴邊,他會躲開,我突然想到,對芒果過敏的人好像不只不能吃,連碰都不能碰啊!

 

芒果這水果雖然好吃,畢竟是有毒性的,不能多吃。

 

 

 

吃完芒果後,我跑近了海水,把手洗一洗,他說我老是待在這片海灘肯定很無聊,有個地方想帶我去。

 

那是個只有當地人才會知道的祕境,也是同學帶他去,他才知道的。

 

我們往礁石比較多的那個方向走去,礁石上磕磕絆絆不好走,一不小心跌倒,就會被鋒利的礁石割破皮膚,走在我前頭的他,回過頭來牽住我的手,讓我可以走得穩些。

 

我們第一次牽手,這時我就慶幸自己剛剛洗手,有先把手上的芒果汁洗掉了。

 

 

 

 

台長: 陳跡
人氣(974) | 回應(3)| 推薦 (1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貝殼男孩 |
此分類下一篇:貝殼男孩和芒果女孩2

uni2019
小贏也出來了,刑部尚書李斯呢?

李贏瀛,這篇放harmony.com一定三甲中的頭甲!有聯絡方式嗎?
2021-01-22 12:42:10
版主回應
我倒沒想到李瀛這個名字竟然和李斯牽扯上了
沒有刻意
[李瀛]這個名字我已經放在口袋裡很久
它本來是另一個小說靈感裡的女主角
但因為那篇小說沒啥梗我大概也不會寫了
所以就拿來用在這裡了
至於[顧柏年]這個名字是信手拈來
叫柏年的人很多
配上顧這個姓可真好聽
harmony.com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2021-01-22 13:30:33
其石山人
我也對芒果過敏,一吃臉部就發腫。
2021-01-22 13:32:52
版主回應
我看過一部虐心小說
總裁追妻火葬場後
女主為了整他
說自己想吃芒果
男主硬著頭皮切給女主吃
切完掛急診
2021-01-22 13:35:31
(悄悄話)
2021-01-23 12:43:0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