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5 23:53:33| 人氣80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6---琴聲與轆轤聲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大雨連下了一天一夜,倏末就這樣守著倏瑩的屍身,跪了一天一夜。

 

多雨的大晉,倏瑩的肌膚漸漸長出了黑色的斑紋。

 

隔天天氣放晴時,小可想起譚大夫的交代,倏瑩的屍身要盡快處理,否則屍毒蔓延,會引發疫情。

 

她走進倏瑩的房間,苦勸倏末,終究是要送倏瑩走的,趁她現在還大略保有生前的美貌,送她美美地離開,總比等她肚破腸流,慘不忍睹地走來得好。

 

倏末沒有拒絕,靜靜地站了起來,但他跪了一天一夜,早就跪麻了腳,一下又跌在牆角裡。

 

他就這樣坐在牆角,看著小可給倏瑩換上那襲她最愛的粉色滾白邊的直裾。

 

小可的動作很小心,倏末呆呆地看著,他已流不出淚。

 

穿上那襲直裾,倏瑩就像生前一樣好看。

 

女子都愛美,就這樣送她好看地走。

 

 

 

倏末在度陽城附近的度河邊上,用樹枝架起了一片平台,上頭圍繞著滿滿的鮮花,倏瑩靜靜地躺在上頭。

 

小可在一旁燒紙錢,並將火炬遞給了倏末。

 

大晉國情,因為氣候潮濕,屍身容易腐敗,大多採用火葬。

 

倏末顫抖著手,接過火炬。用另一隻手,緩緩撫著倏瑩的髮。

 

「瑩兒,妳今天真是好看。」

 

倏末稱讚了倏瑩,只願她就算上路,也能安心。

 

「哥哥很快地,就會過去找妳和爹娘,我們一家人,再也不分開,好嗎?」

 

 

 

火勢開始延燒。火中倏瑩的身影,是如此平靜。

 

倏末已經過了最激動的時刻。看著他美好的妹妹漸漸灰飛煙滅,他覺得自己有某個部份,也跟著死去了。

 

他再也感覺不到心的躍動。

 

 

 

取了倏瑩的骨灰,將她和父母合葬在一起,這樣在另一個世界裡,倏瑩就能和父母團聚。

 

以後他死了,也一樣要葬在這裡的。

 

他不會自盡。只是他若要死,那是太容易了。身為羅闍衛的殺手。

 

 

 

倏末在父母和倏瑩的墳前擺滿了鮮花。看著那座突起的墳丘,倏末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是他的父母?為什麼是倏瑩?而不是他躺在那裡?

 

聞人啟知道了倏瑩的事,他來找倏末。他知道倏末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陪伴。聞人啟走近倏末,從身後抱住了他。

 

「別怕,我在。」

 

聞人啟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在倏末耳際響起。

 

倏末渾身一僵。

 

在過去,這個動作倏末再熟悉不過。

 

可現在,倏末卻無法坦然接受聞人啟的擁抱。

 

就是因為他和聞人啟的關係,倏瑩才會死的。

 

認知到這點,倏末鬆開了聞人啟的手。

 

 

 

「對不起,你走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倏末的語氣,冷冷涼涼的。

 

獲知倏瑩的消息後,聞人啟也想過,倏瑩的死,可能會成為倏末跨不過的坎。

 

可是他不甘心,他到底又做錯了什麼呢?

 

「倏末,人死不能復生,多為活著的人想想,可以嗎?」

 

聞人啟問他。

 

倏末當然知道聞人啟說的,活著的人是誰。只是就算是聞人啟,似乎也無法讓他的心再度躍動了。

 

倏末沒有回答,在風大的河邊,他跪在墳前,聞人啟也沒走,就陪在他身後,這樣過了一天。

 

直到夜幕低垂。

 

 

 

「江邊風大,保重身子,你先回去吧。羅闍衛那裡,也需要你的主持。」

 

因為是檯面下的組織,羅闍衛辦公的時間是在晚上,倏末突然開口,對聞人啟道。

 

「我回去等你。」

 

聞人啟道。

 

「只是倏末,我還等得到你嗎?」

 

倏末還是沉默不語。

 

聞人啟重重嘆了一口氣,他知道倏末的沉默代表著什麼。

 

 

 

在聞人啟轉身之前,倏末喚住了他。

 

「啟......謝謝你。」

 

「謝什麼?」

 

「你的血青芝。」

 

「只有血青芝嗎?」

 

當然不只是血青芝。只是事已至此,說得再多又有什麼意義呢?

 

倏末不再回答。

 

聞人啟臉色凝重,轉身離開了度河邊。

 

 

 

後來的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倏末每天都會來倏瑩的墳前,悉心整理,為她換上最新鮮的花,和她說話。

 

至於小可,因為照顧了倏瑩很久,就連倏瑩的後事,若不是小可幫忙,許多時候,近乎崩潰的倏末是無法獨力完成的。他給了小可一筆可觀的錢財,那是他當殺手和製做桔槔攢下來給倏瑩治病的。現在倏瑩用不上了,這筆錢,足以讓小可一輩子不愁吃穿。

 

雖然結束了傭僱的關係,但小可有時還是會擔心,會回來看看倏末。

 

當然這其中也有聞人啟的委託。

 

只是果如聞人啟所料,三個月,倏末都沒有回去找他。

 

而聞人啟倒是又來了幾次,卻只能面對倏末的冷淡。

 

倏瑩的死對他來說,太傷了吧。

 

只是,為了一個已經不存在的人,倏末是要把他們之間的情份,通通抹滅掉嗎?

 

漸漸的,聞人啟沒再來了。

 

 

 

這天,倏末一個人躺在榻上,聞人啟的小像就在他枕邊。

 

他好像很久沒見到聞人啟了。

 

漸漸的,他的心理狀態,可以不用天天去見倏瑩了。當然也慢慢想起聞人啟。

 

終生之約,不離不棄。

 

他知道倏瑩不喜歡他跟聞人啟的關係,可他又想見到聞人啟。

 

他對他的好,愛屋及烏,真誠無諱。

 

只是見到了呢?繼續在一起嗎?他也很茫然。

 

或許見到聞人啟,他就會知道該怎麼辦。

 

 

 

某一天晚上,倏末回到羅闍衛,孰料聞人啟並不在羅闍衛。倒是遇見了以前的長官申耀。

 

申耀很是高興。

 

「這麼久沒看見你,還以為你不回來了哩。」

 

「組長,最近羅闍衛裡有什麼事嗎?」

 

既然聞人啟不在這裡,他索性和老長官聊了起來。

 

申耀照例向倏末致了哀,因為他妹妹的事。所以倏末放了長假也是可以理解的事,申耀接著又道。

 

「唉,最近有個任務人人推啊,總領也傷透了腦筋,沒人肯去做。不過這沒你的事,畢竟你已經升做暗衛,不需要做這種危險的工作。」

 

「什麼工作?啟......總領他,很煩惱嗎?」

 

倏末問。也許他可以替聞人啟分憂。

 

 

 

「上頭下來命令,要咱們羅闍衛派出合適的人選,去暗殺北邊的大凜皇帝霍行。那個霍行雖然跟咱們陛下一樣剛剛上任,卻仗著他們大凜軍隊強悍,野心勃勃想揮軍南下。據咱們派去大凜臥底的探子回報,大凜已經在集結軍隊,準備打咱們大晉。」

 

「可咱們大晉軍隊並沒有特別強,和大凜打起來可能撐不久,所以陛下才想釜底抽薪,直接解決霍行。一個皇帝住在深宮裡,有重重侍衛和禁軍保護,怎麼可能得手?你說這任務恐不恐怖?」

 

申耀嘆了口氣。

 

不錯,這個任務沒人敢接很正常。倏末心想。想別的方法改變情勢還比較切實際。

 

「算了算了,沒你的事。王爺今晚沒進羅闍衛,你改天再來瞧瞧吧。」

 

倏末點點頭,他想,不然,明天再去王府找聞人啟吧。

 

 

 

第二天,倏末漱洗了一番,將聞人啟的小像放在懷裡,還是先去河邊探望了倏瑩。然後倒轉方向,朝城內定川王府的方向前去。

 

到了王府,上至侍衛下至婢女,大家都知道他,倏末暢行無阻地進了定川王府。只是一路上,有許多僕役和婢女看著他小聲訕笑,竊竊私語。

 

他知道定川王府裡的下人對他不是很友善,但他不以為意,對他來說,定川王府裡什麼都是假的,只有聞人啟是真的。

 

他記得聞人啟的寢殿,自己在這裡也住了不少日子,穿過了大半個定川王府,他來到聞人啟寢殿之外。

 

寢殿外是個庭園,假山流水,美不勝收,那假山上的瀑布還是他做的。

 

不知道這麼久沒見,聞人啟看見他會說什麼呢?是說很想他,還是埋怨他呢?

 

他最近為了皇帝那個刺殺大凜皇帝的指令,大概頭痛得不行吧?他可以去幫他按按,紓緩他的頭痛。畢竟這件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就當補償一下,這幾個月以來被他冷待著的聞人啟吧。

 

 

 

「啟,我回來了......

 

倏末推開虛掩著的寢殿大門,那句『我回來了』,帶著一種歸屬於此的感受。

 

也是,倏末的家人全都死了,他只剩下聞人啟了。

 

打開大門踏了進去,走了一步,倏末卻沒再繼續走下去。

 

他定定地看著前方。

 

並非聞人啟不在。只是在那張他們共飲無數次的小几旁,除了正在喝酒的聞人啟外,還有另一名只穿著白色衵衣,衣衫不整地露出一部份坦裸的胸膛,俊美不亞於倏末的年輕男子,正挨在聞人啟的懷裡彈奏七弦琴。

 

琴聲悠揚好聽,比打水的轆轤聲好聽千萬倍。

 

 

 

 

台長: 陳跡
人氣(807) | 回應(0)|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雪落無聲雨無痕 |
此分類下一篇: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7---最後的溫柔
此分類上一篇: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5---我的錯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