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2 20:01:59| 人氣1,616| 回應7 | 上一篇 | 下一篇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3---我愛你到今天為止

推薦 1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因為媒體「千年一遇美女作家 」的推波助瀾,簽書會的反應比預期熱烈些,老闆看了相關報導眉開眼笑,對林靜鷗道。

 

「看樣子,簽書會的效應還可以撐一陣子,可是林鷗啊,妳也得趕快有新作推出,才不會被市場淘汰啊!」

 

「是,老闆,老實說我也很急啊!現在一直看韓劇陸劇日劇,還有電影,希望可以從中獲取靈感。」

 

林靜鷗極力說明道。

 

「這樣吧,有時呢,壓力能夠開發人的潛能,林鷗,一個月,一個月內,提出新作大綱交上來,我就幫妳及時出版,不然,妳的作品就押後上市,妳知道公司新簽了幾位網路作家都很傑出,公司也不是非妳不可,知道了嗎?」

 

老闆這句話,是實打實的威脅了。

 

林靜鷗沉默了一下,雖然難受,不過老闆說的也有道理。作家這職業看似高尚,卻很不穩定,其實更需要市場,高尚可不能當飯吃。

 

走出老闆辦公室,正在位置上畫繪圖版的莫水心,急忙迎上來問道。

 

「怎麼樣?老闆說什麼?是不是稱讚妳簽書會表現不錯啊?」

 

「別說了……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餐啊?」

 

林靜鷗甩甩頭,整理一下情緒道。

 

「好,我收拾一下,妳等我。」

 

莫水心看了看錶,正好十二點零五,收起她的繪圖板,兩人到公司大樓樓下的簡餐店用餐去。

 

林靜鷗之所以和莫水心感情這麼好,因為她們是高中同學,當年的兩人一個喜歡幻想,寫東寫西,一個喜歡畫畫,臨摹那些漫畫人物栩栩如生,當年兩人就說好了,以後要是林靜鷗出書,莫水心就幫她畫封面和插圖。大學畢業後,沒想到如願以償,兩個人都進了白月光出版社,成為事業上的夥伴。

 

「一個月啊?那怎麼辦?還能有什麼增加靈感的辦法嗎?」

 

莫水心的工作對靈感這事依賴不那麼深,她只要把小說中的人物形象畫出來就好,可文字創作可是從零開始啊!

 

林靜鷗又沉默了一下。在簽書會上遇到戴晨,和他那些畫滿重點的小說後,林靜鷗就有個想法,在腦海裡蠢動著。

 

其實,她和那個人之間,共同的回憶並不多,兩人也沒有交往過,墾丁是擁有她們最多回憶的地方。

 

那最初,也是最後的三天。

 

她會踏進這個圈子,和那個人有很大的關係。在現實生活中,她是得不到了,可是,在創作的平行時空裡,每位女主角的遇見,都可以是他。

 

墾丁,是她的初心。

 

 

 

「水心,我想去旅遊。」

 

再度開口,林靜鷗道。

 

「這城市裡的鋼筋水泥讓人窒息,也讓我連思考的空間都沒有,我覺得去旅遊,放鬆放鬆心情,呼吸新鮮空氣,也許能激起我的靈感。」

 

「旅遊啊?好啊!妳想去哪?」

 

莫水心問。其實,她們這行工作壓力大,她也很久沒有出去旅遊了。

 

「墾丁。」

 

林靜鷗道。

 

「墾丁?好啊!離台北夠遠,目前因為疫情,出國也不方便,墾丁好。」

 

莫水心笑道。

 

「我也請個假,跟妳去吧!」

 

莫水心家境比較好,出來工作後,爸媽就給她配了一輛車,她的插畫工作收入也只有三萬出頭,但總之工作對她來說,就像交朋友一樣,可有可無。

 

如果和林靜鷗一起去,她可以開車。

 

「這樣會不會太麻煩?」

 

林靜鷗家境貧寒,一直過得很苦,直到近幾年,她一人飽全家飽,狀況才好些,雖然有駕照,不過還是沒買車子,很多時候都要靠莫水心。

 

也許,是因為莫水心這個閨密太盡責,當慣了司機,讓林靜鷗也懶得買車了。

 

「不會麻煩,我也好久沒出去玩了,人家說,最能放鬆的旅遊,是和閨密的旅遊,而不是家人或男人,或者一個人。我也需要放鬆啊,就這樣說定了。」

 

莫水心笑著,喝了一大口橙汁。

 

莫水心沒去過墾丁,兩人之後的話題便繞著墾丁轉。

 

林靜鷗一副對墾丁很熟的樣子。莫水心就覺得奇怪了,妳什麼時候去過墾丁,我怎麼不知道?

 

林靜鷗笑著沒回答。關於那個人的事,她始終選擇保持緘默。那個人的存在,連莫水心都不清楚。

 

那是真真正正,完全屬於她一個人的秘密,林靜鷗想。

 

 

 

聊著聊著,林靜鷗的Line響起了。

 

滑開手機一看,竟然是戴晨。

 

戴晨說,他有兩張知名舞台劇團表演的票,因為他剛從國外留學回來,朋友不多,也不知道要找誰一起去,問林靜鷗有沒有空。

 

林靜鷗回他,接下來的幾天,她打算去墾丁旅遊,所以可能沒辦法了。

 

戴晨停了一下,才又繼續回道,沒關係,那下次吧。

 

其實,他很想說,墾丁啊,我可不可以一起去呢?那樣,他就會有很多時間和林靜鷗相處了。

 

可轉念一想,他才剛進寶鑫集團就要請長假,總裁肯定不高興,想想還是算了,等林靜鷗回來再說吧。

 

林靜鷗回了他一個笑臉。

 

莫水心問她傳Line的是誰,她說是簽書會上,那個每一本她的著作都有買的戴晨。

 

「那個寶鑫特助啊?看上去條件還不錯,他應該是想追妳吧?」

 

莫水心笑道。

 

「要不,試試?」

 

 

 

「我告訴過妳,這輩子我只在紙上談戀愛,現實生活中,不可能了。」

 

林靜鷗淡然道。

 

「唉,林靜鷗,不是我說妳,妳犯得著為陸以軒那個渣,傷心到一輩子不嫁嗎?那句話怎麼說的?妳只是失去一個不愛妳的人,但那個陸以軒失去的,卻是一個全心全意愛著他的女人,誰的損失大?」

 

陸以軒,是林靜鷗大學時的男朋友,也是她攤在陽光下唯一的一段戀情。

 

莫水心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和陸以軒分手,她不能說不傷心,但,那並不是讓她不想碰感情的最大原因。

 

「好了好了,不說這個。待會回去,我們一起向老闆請個假吧。」

 

林靜鷗笑道。

 

「好啊,林靜鷗,其實咱們老闆只是刀子口豆腐心,他人蠻好的啦,妳看妳半年出不了書,他不是一直在想辦法,幫妳刷存在感嗎?」

 

「好啦,知道了。」

 

拿起餐巾紙擦擦嘴巴,林靜鷗回應道。

 

 

 

請假的時候,老闆雖然臉色很難看,不過從事藝術創作方面工作的他也知道,心境對靈感的產出是很重要的,他規定兩個女人手機要保持開機,要記得讀他的Line,林靜鷗和莫水心再三保證,他才准了假。

 

 

 

兩人各自回住處收拾行李後,隔天早上,莫水心開車來接林靜鷗。雖然莫水心沒去過墾丁,但這年頭手機導航很方便,很快地,莫水心的車,便穩穩地開在台26線上頭了。

 

「還是開車穩些,我上次去坐重機,落山風差點把重機掀到海裡去!」

 

那時,依偎在那個人身後,緊緊環著他的腰,怕掉下去的感覺,還想想還是很刺激。

 

「重機?誰騎?妳啊?」

 

莫水心握住方向盤,一面問。

 

林靜鷗笑笑不回答。

 

「我知道啦!除了陸以軒那個渣還能有誰啊!」

 

莫水心又念叨了一陣。

 

林靜鷗看著窗外的海景出神,心想,這麼多年了,那個人現在還騎重機嗎?如果還騎,他的後座又載著誰呢?他找到他的白月光,和她結為連理,白首不相離了嗎?

 

 

 

台北到墾丁有些遠,兩個女孩遇到休息站就停車,買些特產吃吃,然後換手開車,一路且吃且拍照,開了七個小時,才到屏東境內。

 

從嘉義到台南高雄這段,都是林靜鷗開的,進入屏東後,就換莫水心了。

 

林靜鷗坐在副駕看著窗外,樣子很放空,其實她是在想,雖然店家和建築都已經有所不同,但屏東的海,還是一如當年遼闊、湛藍,覽之忘憂。

 

雖然「變」,是萬物不變的道理。可也許還是有些東西,是不會輕易改變的。

 

 

 

「咦?那山頭尖尖的,是妳說的大尖山嗎?」

 

莫水心的聲音,將她喚回現實。林靜鷗一看,前方左側,有座尖尖的小山。

 

「那是小尖山,大尖山還沒到,在墾丁牧場上頭呢。」

 

林靜鷗說明著,心裡突然一怦。

 

小尖山?

 

 

 

「水心......開慢一點......」

 

林靜鷗忘情地抓住莫水心方向盤上的手臂!

 

莫水心覺得林靜鷗的反應很奇怪,不過還是遵照林靜鷗的要求,慢下了車速。

 

林靜鷗往海的方向看去,目不稍瞬,生怕遺漏什麼似地。

 

在海的那一側,有一幢廢墟,靜靜佇立在夕陽的暖光之中。

 

認真看去,還看得見陽光裡飛舞著的灰塵。

 

林靜鷗紅了眼眶。

 

 

 

「水心,我下去瞧瞧。」

 

「妳確定?那是個廢墟,裡面不知道躲著什麼,太危險了!」

 

林靜鷗沒有回答她,逕自下了車,朝廢墟走去。

 

 

 

海邑旅店。

 

廢墟的正門上頭,斑駁的四個大紅字已經褪色,其中海這個字已經脫落,只有白色的牆漆上還留著海字的輪廓。

 

原來,已經成了廢墟了.......就像他們之間的回憶。

 

她還記得,當時來時,牆壁是清爽的白色,藍色的屋頂,淺駝色的窗框和門,襯著背後藍色的海和白色的浪,色調柔和,渾然一體。

 

而現在,沒有門,也沒有窗框,原來窗和門的位置都只剩下空洞,從大門口,還能透視到後面窗外的海景。

 

所有的一切,都只留存在她的記憶。現實裡只是一片荒蕪。

 

 

 

林靜鷗記得樓梯的位置。她慢慢走上樓梯,每一步都揚起灰塵,在夕陽光下格外明顯,房間的門也都不見了,房間裡頭全空,能搬的家具全都搬走了,除了黏在牆上的設施,搬不走,卻也頹圮了。

 

她走上三樓,樓梯轉角那一間。橢圓形的門牌標示還在,303,只剩下最後一個3,第一個3剝落了。

 

照樣沒有門。林靜鷗走了進去,這房間原本有張很舒服的雙人床,她和那個人,在這張床上,度過了兩個夜晚。

 

那兩夜,只有舒心愉悅,美夢成真。所有的煩惱和痛苦,都被關在了旅店之外,隨海水流走了。

 

床沒有了,她們丟擲脫下來的衣服的那張小沙發也沒有了,床頭櫃沒有了,電視沒有了,小冰箱沒有了,梳妝鏡也破了。

 

梳妝檯因為黏在牆壁上,拔不走,所以還在。

 

林靜鷗心中一動。還在啊!怎麼就這個還在呢?

 

她將梳妝檯的抽屜拿了出來,翻面,在抽屜底部,有幾個黑色,用簽字筆寫出來的字。

 

字跡很清楚,和這什麼都亂成一團,看不清的廢墟格格不入。

 

「我愛你,到今天為止。」

 

八年前,離開之際,她在抽屜下面,寫下這幾個字,作為她們之間的結局。

 

有一滴水,滴上了愛字,馬上暈開,看不清楚了。

 

滴淚成讖,原來老天也知道,他不愛她。

 

 

 

夕陽從無框的的窗戶照進來,抱著抽屜,坐在窗邊,林靜鷗泣不成聲。

 

 

 

 

 

台長: 陳跡
人氣(1,616) | 回應(7)| 推薦 (1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時間的城 |
此分類下一篇: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4---路學長
此分類上一篇: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2---一枝神奇的螢光筆

Camille
興之所至,筆之所到
我很好搞,有文就好
有很多碗,何必只敲一碗
叫那廝,早早想開
2020-10-22 21:17:33
版主回應
幫你呼叫uni大
別客氣
2020-10-22 21:53:36
Camille
他那王八,自己要在這邊搞事!
哼,居然在貴寶地,散播實情.....XD
2020-10-22 21:56:54
陳跡
這篇文章的主梗是啥
等梗出來我再說明(當然是墾丁梗,但墾丁是地點,我是說劇情梗)
還有我突然發現我又用了「軒」字
陸以軒
而且剛好跟「是愛」裡的梁軒一樣
都是渣男
不是故意的
我也沒特別討厭「軒」這個字
不過「南」這個字我很喜歡
名字有南的都是好人
何路南、沈崇南⋯⋯
另外
這篇是我第三個姓林的女主角了(對林情有獨鐘)
[孟婆湯]林深深
[十月靈雨]林瑀
[時間的城]林靜鷗
2020-10-22 22:55:26
uni2019
https://youtu.be/5FwrA1Li0mM

那我們去把那廝抓出來...
2+1-1-1=?


這些那些...

https://youtu.be/1uASorxw2js


是不是現實的在這重現?都是無雙啊。
2020-10-23 23:05:33
版主回應
這兩首都沒聽過~~~
張學友和王菲都是經典了~~~
2020-10-23 23:25:17
uni2019
這個也姓李~~~
只是白襯衣被剪刀惡搞?
但歌喉也是無雙!

https://youtu.be/z5jFdLnC1IQ
2020-10-23 23:17:03
版主回應
粵語歌真的很有味道~~~
聽說是因為粵語有七個聲調(想起大學時吐血的聲韻學)~~~
婉轉動人~~~
台語也是~~~
八個聲調~~~
情致優美~~~
李克勤好~~~
蘇永康許志安黃耀明.....
族繁不及備載都很好.....
2020-10-23 23:30:10
uni2019
https://youtu.be/OWYC89hujGc

-_-

也不是說李先生不及,只是張先生所唱的多了點痛...
2020-10-23 23:27:58
uni2019
版主最新故事的第一張貼圖很美就是了。
那個國度,那個心情,人美競艷!謝謝您。
2020-10-23 23:49:3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