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8 23:24:25| 人氣1,257|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32---紅色鮫珠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鍾歧的馬車,來到秦放和白寧兒面前。

 

依舊一身白衣飄然,鍾歧下了馬車,走向兩人。

 

隨行而來的近十名侍衛兩旁列隊,將秦放、白寧兒、鍾歧包裹其間。

 

渾忘了自己已經武功盡失,白寧兒下意識地擋在秦放身前。

 

 

 

「師妹,跟我回去吧。」

 

鍾歧朝白寧兒伸出手來。

 

「師伯,我們已經找好隱居的處所,不去鮫人國。」

 

秦放再遲鈍,也感覺得到氣氛不對,長臂一伸,一手拉著白寧兒,另一手將鍾歧揮開。

 

下個動作,鍾歧一掌拍向秦放的胸口,力道沉猛,震得秦放退了幾步,嘔了口鮮血!

 

 

 

「小白!」

 

白寧兒要跑向秦放,查看他的狀況,鍾歧將她往自己的懷裡拉!

 

 

 

「寧兒......鍾歧你幹什麼!」

 

秦放忍著胸口的劇痛,掙扎著站定,要跑向白寧兒!

 

原本橫列的兩排侍衛長劍出竅,擋在了他和鍾歧、白寧兒之間。

 

 

 

白寧兒紅著眼眶,在鍾歧的懷裡掙扎著,但她氣力已失,所有的掙扎都是枉然。

 

鍾歧恍若無覺,抱著白寧兒,朝秦放道。

 

「如果不是你這蠢貨廢了寧兒的武功,我還真不知道如何將她帶回璇璣閣。」

 

鍾歧露出的半面上站出一絲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秦弋那個渣的畜牲,連碰寧兒的一根頭髮都不配!」

 

 

 

「你到底想幹什麼?把她還給我!」

 

秦放這才明白,原來過去鍾歧對他的友善都只是偽裝,白寧兒說得沒錯,鍾歧是恨極了他爹娘,恨極了他。

 

過去的鍾歧沒有發作,是因為白寧兒護著他,白寧兒的武功高於鍾歧,這讓鍾歧不敢輕舉妄動。

 

是,自己就是個蠢貨,被鍾歧當槍使,以為廢了白寧兒的武功就能留住她,現在看來,秦放不只害了自己,更害了白寧兒!

 

但秦放不在意自己,他更害怕的是,鍾歧抓白寧兒做什麼?

 

 

 

「把他給我處理了!」

 

鍾歧一聲令下,十來名侍衛朝秦放圍攻而去!

 

 

 

「小白.......

 

白寧兒想去救秦放,鍾歧卻將她打橫抱起,想帶她回馬車。

 

 

 

十幾名鮫人殺手無情地圍攻,其中還有過去和秦放關係不錯的子溯和子瀾,照樣下狠手,秦放這才明白,他們過去的友善都是假的,他是秦弋的兒子,他們對珍珠獵人的恨從未放下過!

 

可白寧兒還在鍾歧手上,鍾歧要把她抱上馬車,秦放就要看不見她了!

 

珍珠匕在手,秦放發了瘋似地抵抗,一點也不防守,只是瘋狂地攻擊,他的身上掛了彩,渾身劍創刀痕,鮮血飛濺上了鮫人侍衛一身白衣,還有黃土地裡!

 

他不知道鍾歧為什麼要帶走白寧兒,只是下意識地覺得,白寧兒這一走,他將會永遠失去她。

 

這比死還讓他難以忍受,所以他當自己死了一般猛烈回擊那些鮫人!

 

在白寧兒的眼底,秦放的身影,漸漸地被鮫人侍衛們淹沒!

 

 

 

「住手!你們快點住手!」

 

白寧兒的吆喝,蒼白且無力。江湖上看的是實力,她已經武功盡廢,誰又理會得她的懇求?

 

「師兄,你快讓他們住手,小白會死的!」

 

白寧兒拉住鍾歧的衣襟,她知道現下,只有鍾歧能救秦放了!

 

「秦弋的雜種,死有餘辜。」

 

鍾歧冷冷地道。

 

「怎麼,妳捨不得?」

 

鍾歧抬頭,朝鮫人侍衛們火上添油道。

 

「動作快一點,你們是廢物嗎?」

 

 

 

「師兄!小白沒有傷害過鮫人,他是無辜的!」

 

白寧兒紅了眼眶。

 

「你.......你放過他,我跟你回去........

 

「我就算不放過他,要帶妳回去,妳還能抵抗不成?」

 

這鍾歧打算白寧兒他要,秦放也要殺。

 

 

 

「我是沒了武功,可解決自己的一條命,還是做得到。」

 

白寧兒咬牙道。

 

「師門三人,就剩了鍾歧你一人,這樣你開心了?」

 

白寧兒拔出腰間的短刀,就要往她白皙無瑕的頸子刺去!

 

 

 

鍾歧立馬將短刀揮開,卻還是在白寧兒的頸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觸目驚心!

 

白寧兒為了秦放,竟以生命要脅他,惹得鍾歧又妬又恨!

 

 

 

「住手!」

 

鍾歧喝住了鮫人侍衛們,當他們停手,秦放早已渾身是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白寧兒想去確定秦放的安危,卻被鍾歧緊緊抱住,無法掙脫。

 

「乖乖跟我回璇璣閣,否則,我隨時派人結果了他!」

 

鍾歧這樣脅迫,白寧兒倒不敢掙扎了。

 

秦放情況雖慘,可看上去還有呼吸,人還活著。

 

她不能激怒鍾歧,否則要了秦放的命,是分分鐘的事。

 

 

 

秦放全身因為失血過多而脫力,他試圖爬起身,把白寧兒搶回來,可他的四肢無法動彈。

 

秦放抬頭,望向白寧兒的方向,可他滿眼是血,看得並不真切。

 

鍾歧緊緊抱著她,他卻無能為力,這一刻秦放真的覺得死了算了!

 

自己到底都做了什麼?

 

 

 

在鍾歧轉身的那一刻,他沒有察覺,有一滴淚,從白寧兒的眼眶裡落下。

 

 

 

等秦放稍微恢復,能夠掙扎著起身時,鍾歧白寧兒和那些鮫人侍衛,已經離開了很久。

 

秦放跌跌撞撞地,朝馬車車轍離開的方向,一步一步走去。他知道這是徒勞,但跟著白寧兒這件事,已經刻入骨髓,成為他的潛意識。

 

走了幾步,地面有樣物事,硌了他的腳。

 

 

 

秦放恍惚間低下了頭,他看見地面上,有樣物事,沾了泥土。

 

他跪倒在泥土地裡,撿起那物事。

 

是一顆紅色的珍珠。

 

鮫人淚,為親友而流,呈白色;為自己而流,呈黑色。

 

紅色的珍珠,是為情人而流。

 

 

 

「寧兒.......寧兒........寧兒!」

 

秦放將紅色的珍珠握在掌心裡,崩潰痛哭。

 

台長: 陳跡
人氣(1,257) | 回應(3)| 推薦 (1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 |
此分類下一篇:妳的姓氏我的名字33---慕雪愛著的
此分類上一篇:妳的姓氏我的名字31---他來了

uni2019
長劍出鞘!虎嘯龍吟!
2020-09-18 23:48:54
陳跡
謎底揭曉
所以[妳的姓氏我的名字]這篇小說的主梗是
[坑師父的徒弟]梗
2020-09-19 07:12:23
uni2019
讀者更想知道的是秦放如何解救白寧兒。真會吊胃口。
我大約想到一個方法,但現在忘了。哈
不知道是最好的不知道
2020-09-19 11:20:1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