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8-25 13:29:40| 人氣578|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月夕花朝21---最初最後都是你(終)

推薦 15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盈清的留書,讓蘭花有些焦躁。他知道盈清的師父不喜歡他,會不會不讓盈清回來了?

 

他有一股殺上華山討人的衝動,可他又想到,盈清如此擔心他,就是因為他前一陣子的失控,如果他再衝動行事,不是更讓盈清擔心了嗎?

 

他必須讓盈清放心,何況,純陽宮是盈清的師門,她不可能一輩子都不回去。

 

蘭花盤坐在床上,不斷念著靜心咒,總算把那一腔衝動穩定下來。

 

 

 

盈清回到純陽宮,照例回正殿去拜謁師父,看見盈清回來,純陽是很高興的,他讓盈清在純陽宮多待一陣子,不要老想著往外跑,心都跑野了,不利修行。

 

盈清嘴上答應了,但心裡想,她答應了蘭花十天內要回去,可不能食言啊!

 

同師弟妹應酬半天後,盈清便把自己關進了藏經閣裡。

 

藏經閣裡,的確有夜叉國,也有三毒藤的記載,但因為人界並沒有三毒藤,所以記載得十分簡略。

 

「三毒藤,全株無毒,雨露浸淫後,其汁液轉劇毒,觸之悖亂心智,於福德有損,修真者當慎之。」

 

這已經是最詳細的一則記載了。至於毀去三毒藤後,中毒者情況是否能好轉,或者解藥何在,書上都沒有記載。

 

畢竟那植物只有夜叉國有,而它對夜叉並沒有任何妨害,修真者沒什麼機會碰到它,不值得大書特書。

 

 

 

沒什麼收穫,盈清心情不怎麼好。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間,卻看到寂遠在她房間裡等她。

 

他正用手指,撩撥著幽獨琴。

 

 

 

「妳回來了?」

 

寂遠笑道。那樣子,就像盈清只是去大街上晃了一圈,而回來是意料中事。

 

要是平常,盈清根本不想看見他。可在藏經閣的受挫,盈清想,也許寂遠是唯一的機會。

 

「你知道三毒藤嗎?」

 

盈清劈頭就問。

 

但見寂遠臉色變了變,兩個人這麼久沒見了,盈清看見他不是問候,卻是關心蘭花的狀況。

 

「略有耳聞,怎麼了?」

 

寂遠看上去,對蘭花的狀況一無所知。

 

 

 

「你知道怎麼解嗎?」

 

聽寂遠說他知道,盈清一陣激動,握住他的手腕。

 

「據我所知,沒有解法,只能少刺激中毒者,剩下的,便要靠中毒者自身去克服心魔。」

 

寂遠一面說,一面想,以現在的情勢,還有刺激等著蘭花,他根本不可能靜心清修。

 

「所以,只要潛心清修,還是可能完全化解三毒藤的影響,是嗎?」

 

寂遠的答案,讓盈清心裡升起希望。

 

「是。不過,三毒藤長在夜叉國,妳怎會認識中了三毒藤的修真者?」

 

在盈清心裡,她雖然因為無疆道境那一席話而排斥寂遠,可她並不知道三毒藤之所以出現在雲度山,和寂遠有關。

 

所以,寂遠也得在盈清面前,保持他超然的形象。

 

 

 

「沒什麼。只是在藏經閣看見相關記載,好奇罷了。」

 

盈清的說法也沒破綻。她的確在藏經閣裡浸了好幾天。

 

「那就好。聽妳師父說了嗎?」

 

寂遠岔開話題道。

 

「妳什麼時候要申請升仙?這不只攸關妳一個人,也牽涉到純陽派的聲勢,還有妳師父的升遷。」

 

「你成了地仙,妳師父就能升格為神仙。純陽一派出了兩名仙者,又是國教,自然香火鼎盛。」

 

 

 

的確,這幾天,純陽找她談過,但因為蘭花的事,她沒心思想這些。而且,蘭花也不想升仙。

 

而寂遠在仙界,對她來說完全不是誘因。

 

 

 

「我知道妳想些什麼,不就是為了雲度山上那只花妖嗎?」

 

寂遠面無表情,實則壓抑著什麼。

 

「他度劫的時間就快到了。妳沒想過,如果他渡劫成功就能升仙。這樣,妳還不想升仙嗎?」

 

「你說什麼?蘭花即將度劫?」

 

盈清一陣詫異。她知道以蘭花的道行,距升仙只差一個度劫了。

 

人修可以提出申請,選擇升不升仙,度劫是升仙以後的事。

 

但妖者沒得選擇,人的靈性自由天生,妖具靈性,則是逆天的存在。天雷劫必然應在它們身上,若成功便升仙,若失敗,魂飛魄散。

 

寂遠好像在暗示,蘭花度劫會成功,是嗎?盈清陷入沉思。

 

她的動搖,雖是寂遠的希望,卻也令他不悅。還是得用蘭花來勾引她申請升仙嗎?

 

但只有仙才能進入仙界,只有盈清升仙,寂遠才能帶她回仙界,將她留在身邊。

 

寂遠雖是上仙,幾乎無所不能,但也不能左右人心。

 

 

 

「我會考慮的。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想睡了,你走吧。」

 

問完問題後,盈清就趕人了,這讓寂遠覺得無奈,笑道。

 

「為了不讓我覺得被過河拆橋了,妳先睡吧,我待會再走。」

 

這也不是寂遠第一次看著她睡覺,過去寂遠說看著她睡覺,就真的只是看著她睡覺,他的抱怨讓盈清覺得自己的確有些理虧,便想隨他去吧,自顧睡了。

 

 

 

十天之約就要到了,盈清準備辭別純陽,回到雲度山。

 

純陽記得寂遠交代過,不管發生什麼事,一定要留住盈清。

 

以盈清的修為,就算是身為地仙的純陽也不一定留得住她。

 

純陽備了酒,要與盈清餞別,師父敬的酒,盈清自然不疑有他。只是,喝下那杯酒後,盈清突然覺得渾身無力,身子一陣癱軟,失去意識。

 

修真者很少碰酒,盈清對酒沒什麼研究,不知道純陽敬她的酒,是千日醉。

 

千日是誇飾,但這酒一醉,便是十天起跳。

 

這種酒酒味不重,後勁卻強,曾有人喝了後醉倒,家人怎麼叫都叫不醒,還以為他死了,差點被下葬。幸好在下葬途中醒了過來,猛敲棺木蓋子才得救。

 

 

 

已經二十天了,盈清一點消息也沒有。

 

在第十天的時候,蘭花就已經想上純陽宮討人了,但怕盈清擔心他的狀況,硬是隱忍,又忍了十天,這才覺得事情真的不對勁,盈清不是言而無信的人,他一定要上純陽宮探個究竟。

 

蘭花化為一陣紫煙,離開雲度山,朝純陽宮而去。

 

 

 

在純陽宮山門,蘭花遭到攔阻。

 

掌門已經交代下去,不准放蘭花上來,弟子們都很清楚。

 

蘭花也不想一上來就動手,他請守門弟子前去通傳,守門弟子轉述了,掌門有令,蘭花不准入山門。

 

這就明擺著針對他了。果然,純陽真人討厭他,想阻止盈清回到他身邊。

 

就因為他是妖嗎?

 

一陣怒火燃起,祭起漫天葉刃,帶著狂風,射死了兩名守門弟子。

 

蘭花繼續,朝山徑上推進。

 

 

 

純陽已經收到蘭花來了的消息,也做了萬全的準備,純陽宮中菁英一波一波地被派出去,北斗七星陣、五行破軍陣、八門金鎖陣、十面埋伏陣…….一陣陣使將出來,將蘭花團團圍困,這些陣法不容易破,困得蘭花怒氣越來越高張,他的雙眼發紅,一面殺戮,一面索要盈清,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下去,始終阻止不了蘭花的推進,純陽宮死傷慘重,但純陽記得寂遠的交代,他必須撐下去,一切的問題才能有所轉機。

 

 

 

問題是,四千年修為的蘭花,純陽宮就快守不住了!

 

等蘭花揪住純陽真人衣襟,把純陽真人弄得快喘不過氣來時,純陽派已經死傷大半。

 

 

 

蘭花找到了被鎖在地牢裡的盈清。

 

此時盈清已經酒醒,卻被困在五行生剋構成的地牢中,一身修為被封鎖,無法逃出。

 

當她看見一身血腥的蘭花,不禁腿軟。

 

 

 

「你…….你又做了什麼?」

 

她不知道外頭的狀況,只覺得很不妙。

 

「沒什麼。咱們回家吧。」

 

此時蘭花身上腥氣雖在,但他雙眼裡的紅光已經退去。他抱起盈清,轉身走出地牢。

 

 

 

出了地牢,並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盈清才看見,以白玉鋪成純陽宮地面,滿滿都是血。

 

山徑上也是,師兄弟的屍身交橫,血流漂杵。

 

盈清無法思考。

 

 

 

純陽宮沒有到滅派的程度,但也死傷泰半。

 

 

 

寂遠看著明臺鏡,悠閒地啜著仙茶,看著人界逐漸密布的烏雲,他知道,天道的容忍已達極限。

 

 

 

回到雲度山後,下起一陣大雨。

 

蘭花將盈清帶回他們的家,告訴盈清,不要離開房子,然後,撫了撫盈清手上那只鐲子。

 

茫茫人海,他們各自浮沉,卻能憑著一只鐲子,回到彼此身邊。

 

盈清想起觀賞蘭陵記時蘭花曾說過的話。

 

 

 

開始打雷了,盈清知道怎麼回事。

 

寂遠說,蘭花即將度劫。

 

「我上山看看。」

 

一打雷便是有妖物度劫。所以當雲度山下雨時,蘭花都會出去巡視,看天雷劫應在哪裡。

 

原本是例行公事,但盈清知道,這次很不一樣。

 

「我跟你去。」

 

盈清堅持。

 

「妳修為尚未恢復……等我回來。」

 

蘭花拉住她,殷殷交代。

 

 

 

「你會回來嗎?」

 

儘管寂遠暗示過她,蘭花度劫會成功的,但盈清還是擔憂得心都痛了。

 

如果蘭花真能度劫成功,那麼真武派、純陽宮這些人命又該怎麼算?

 

 

 

「會。」

 

方才的瓢潑大雨已經洗去蘭花渾身血腥,蘭花的雙眼恢復清明,他在盈清額上輕輕一吻,示意她不要擔心。

 

 

 

蘭花走入雨中,化為一陣紫煙,消失。

 

 

 

雨越下越大,雷也相對的越打越大,盈清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雷,幾乎要將地面劈裂!

 

寒蘭它……受得起這樣的天雷嗎?

 

 

 

因為千日醉和地牢的交互作用盈清的修為和體力尚未恢復,她走出木屋,朝雪松谷的方向爬去!大雨無情地倒在她身上,闌干在臉上的雨水讓她幾乎無法呼吸,她只能慢慢地爬,像一個凡人,幾次仆倒又幾次爬起,全身是泥,好幾處挫傷,但她不能放棄,是成功是失敗,她都要陪在蘭花身邊!

 

她想起第一次遇見蘭花,他用雪地裡堅毅的身姿迎接著她,彷彿已經等了她很久。

 

當她遇見莫遠,當她山下紅塵走過一遭回來,發現蘭花還是在等她。

 

百年千年不管她去向哪裡,雲度山上那株寒蘭總會一動也不動地等她回來,這讓她無比心安。

 

她認識蘭花,在莫遠之前,蘭花陪著她,在莫遠之後,與她的一生相始相終。

 

何其有幸,最初最後都是你

 

寂遠說,她只是他的一個劫,盈清覺得,莫遠也不過她生命中的一個劫罷了,蘭花才是她的一生,她最終的歸宿。

 

這樣的認知,讓盈清覺得,她的生命沒有遺憾了。

 

 

 

當盈清到達雪松谷時,她已經聽不見雨聲。漫天的雷鳴麻痺了她的聽覺。她看見蘭花的背影。

 

他站在他的真身,和雪松面前。

 

「蘭花!」

 

盈清大叫一聲,但巨大的雷鳴,掩過了她的聲音!

 

蘭花沒有聽見,他沒有回頭,一道其粗無比的紫金神雷,照得夜晚如同白晝,朝寒蘭的方向劈下!

 

 

 

「蘭花!」

 

這麼大的雷,蘭花不可能避得過,寂遠一定是騙她的!

 

盈清用盡所有的力氣奔向蘭花,將蘭花推開,弓身護住寒蘭!

 

就像她第一次遇見蘭花,替他遮風擋雪。

 

 

 

最大的一道天雷,打在盈清身上!

 

她甚至來不及有任何感覺,便這樣消散在天地之間!

 

 

 

「盈夕!薛盈夕!」

 

蘭花難以置信,所有發生的一切都只是一瞬間,來不及阻止,那道天雷太強,把盈清的身體和靈魂,打成飛塵,什麼也不剩!

 

大悲大痛,蘭花狂吼著盈清的名字,他的七竅流出了血!

 

 

 

天雷尚未止息,始作俑者還未消失,天道不肯罷手。

 

在雷電和大雨中,蘭花顫抖著走向他的真身,盈清消失的地方,那一只鐲子落到地面上,寂然無聲。

 

 

 

他拾起那只鐲子,身上的血沁入了鐲子,原本清朗的綠化為紅色。

 

蘭花撫過鐲子,用他畢生的修為,在鐲子內側,鐫下了八個字。

 

「願與所愛,隔世相遇」

 

茫茫人海,各自浮沉,盈夕,妳說天下萬物,唯圓不破。

 

唯緣不破但願我們終能憑這只鐲子,回到彼此身邊......

 

 

 

一道力度不亞於方才的天雷再度劈下!

 

 

 

寂遠算盡了一切,但他沒算到,盈清竟然會替蘭花擋劫!

 

他以為蘭花死了就一了百了,時間一久,盈清就能忘記蘭花,回到他身邊。

 

盛怒之餘,寂遠砸了明臺鏡!

 

 

 

雨後的雲度山,空氣一片清新。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要說有不一樣的,就是雪松谷少了一株寒蘭,地上多了一枚血色玉鐲。

 

 

 

三百年後,一位樵夫上山砍柴,走得累了,靠在一截被雷打過的,雪松樹下歇息喝水吃糕點。

 

待他吃完糕點,想挖個坑,把包糕點的荷葉和繩子埋起來,突然發現泥土裡,有一只紅色的鐲子。

 

那鐲子非常漂亮,鐲子內側的符文寫的不知道是什麼,花一樣的。

 

 

 

那樵夫開心地將鐲子上的泥土擦拭乾淨,想著帶回家送給老婆。他家境貧困,老婆跟了他後就沒戴過什麼漂亮的飾品。這隻鐲子水頭極佳,看上去價值不斐,送給老婆,她一定很高興。

 

當他回到家,把鐲子拿出來戴在老婆腕上,老婆果然心情極佳。

 

「哎呀,老沈你發財了?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鐲子?」

 

「我上山撿的,聽說玉認主人,它既然被我撿了也算是有緣,妳看妳皮膚白,戴著多美啊!」

 

 

 

後來,這位姓沈的樵夫和妻子生下了一名女嬰,取名沈蘭歌。

 

後來,他們所住的村莊被青龍旗流寇入侵,夫婦倆帶著沈蘭歌逃亡,經過七秀坊,眼見就要被流寇追上,他們把鐲子放在女兒的襁褓中,在襁褓裡寫下她的名字,若能安全逃過這一劫,以後再回來憑此相認。

 

他們將沈蘭歌藏在七秀坊門口石獅子後,想著她能被七秀坊的人發現,就能安然無虞。

 

而他們夫婦則往反方向逃,引開了流寇。

 

沈蘭歌安然無恙,成了七秀弟子,卻再也等不到她的父母,回來與她相認。

 

陪著她的,只剩那隻,曾見證雲度山三百年前,那個慘烈夜晚的符紋血鐲。

 

 

                                                                                                    ---全文完

 

 

 

台長: 陳跡
人氣(578) | 回應(3)| 推薦 (15)|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月夕花朝 |
此分類下一篇:月夕花朝後記
此分類上一篇:月夕花朝20---手上的命比血食的夜叉還多

陳跡
七夕情人節結局啊~~~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雖然情人節寫悲劇有點狠~~~

但這個故事本來就設定為悲劇~~~

才會冒出個符紋血鐲在[玉半彎]裡作怪啊~~~

因為是前傳~~~

結局沒法改~~~

不要罵我啦~~~
2020-08-25 13:44:36
uni2019
L
2020-08-27 14:36:33
版主回應
恕我資質駑鈍~~~L是啥意思啊???
2020-08-27 22:29:29
uni2019
你多的送人的~~~~L夾啊,醒目D先得㗎,小陳~
算你啦,你按了讚~

你魯鈍?魯鈍可以燉出幾萬字來?這燉字(雞)湯可怕也可抵得上老佛爺的早餐那頓了~~~

黃鼬鼠狼拜節,哈哈
2020-08-28 11:52:25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