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8-21 17:08:01| 人氣1,09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月夕花朝18---以殺止殺

推薦 1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滿天滿谷的葉刃,朝寂遠席捲而去!

 

寂遠取下背上的仙琴,當心一劃,泛出的仙音將葉刃震退,葉刃四散飛落,在林子裡樹幹上畫下了一道道割痕!

 

他不是來和蘭花動手的,但蘭花憤怒的表現,讓他很滿意。

 

他不介意讓蘭花多出點氣。

 

 

 

「讓盈清跟我走,我可以擺平那些修真者。」

 

寂遠故意道。

 

他知道蘭花一定會拒絕,身為男人,怎麼可能靠出賣女人來獲得一時的安穩?

 

但他只要蘭花生氣,生出恚怒的心就夠了。

 

 

 

「那些修真者,根本入不了我的眼。怎麼,仙界這麼清閒,讓你這個上仙一天到晚往我山明水秀、地靈人傑的雲度山跑?看來最近仙界生意不大好啊!」

 

蘭花冷笑一聲。

 

「沒人申請升仙,你們這些上仙是不是該檢討一下,嗯?」

 

 

 

「入不了你的眼?但願如此。」

 

寂遠轉向盈清。

 

「盈清,妳考慮得如何?」

 

 

 

「我說過那些修真者還入不了我的眼,你還在這裡廢話什麼?」

 

蘭花將盈清拉到他身後護著。

 

「盈夕不會跟你走的!」

 

 

 

「你們的對手是人。仙與妖在人類心中的天平,你們很清楚。」

 

寂遠不以為意,好整以暇道。

 

「盈清妳好好考慮吧。考慮好了,隨時告訴我,我會來接妳的。」

 

說完,寂遠收起他的仙琴,長袂一揚,動作如行雲流水,化為一陣白煙。

 

 

 

盈清知道寂遠的意思。人類對妖類基本上採取敵視的態度,要杜絕他們上雲度山來侵擾,蘭花就只能以殺止殺。

 

可如果是寂遠,他是上仙,是這些修真者的偶像,要阻止這些修真者,不過一句話的功夫。

 

只要寂遠肯開口。

 

身為仙,能夠輕易地以德服人;身為妖,便得殘忍噬血,才能達成一樣的目的。

 

然後仁者愈仁,惡者愈惡,人間事,就是如此地不公平。

 

 

 

「盈夕,妳不必替我擔心。這件事,我自己可以處理好,妳不要被寂遠的話術迷惑了。」

 

蘭花轉過身面對盈清,握住她的手。

 

「不管將來我會遭遇什麼,我都希望妳能在我身邊。」

 

 

 

「你想怎麼做?」

 

盈清蹙緊眉頭,擔心地問。

 

 

 

「我會殺人,但不會殺很多,只要收到震懾的作用即可。」

 

「一定要殺人嗎?」

 

「這是為了阻止更大的傷亡。盈夕妳放心,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說完,蘭花將盈清,輕輕地擁入懷裡。

 

還是那陣質樸且凌厲的香氣。

 

 

 

雲度山的妖物們彷彿放飛自我一般,對修真者的侵擾不再採取守勢,開始主動出擊!

 

整個雲度山的妖氣到達鼎盛,天空總是陰陰沉沉的,看不見陽光。

 

對修真者來說,雲度山成了有進無出的恐怖處所。

 

這些修真門派,除了純陽宮,就以真武派勢力最大,他們對國教勢在必得,對雲度山的侵擾最甚,對純陽宮,看在盈清面子上,蘭花多少會手下留情,但對真武派,蘭花則是能多狠有多狠。

 

被蘭花相中殺雞儆猴的門派,就是真武派!

 

 

 

真武弟子在雲度山上死傷尤為慘重,基本上是有去無回,就連掌門屢真之子道臨都死在蘭花手上,原本有上千名弟子的真武派士氣大挫,死的死,退教的退教,情勢眼看就要失控,掌門履真只得下令不准門下弟子再侵擾雲度山。

 

但就算真武不來,還是有其他門派會來。對蘭花而言,就這樣放過真武,震懾效果還是不足。

 

 

 

在某個月黑風高,霧嵐凝滯繚繞的夜晚,雲度山精怪傾巢而出,前往真武派,將真武派餘孽趕盡殺絕!

 

不錯,真武派,死絕了。

 

就如寂遠所料,蘭花與真武互鬥的結果,純陽宮成了國教。

 

 

 

這讓修真界看清了雲度山的實力,不敢再來侵擾。蘭花的策略奏效。

 

然而以暴制暴獲得的順服,只能是口服心不服,並不是真正的順從。

 

真武滅教讓修真界同仇敵愾,一股對應於雲度山的暗流,在修真界汩汩流動。

 

 

 

盈清並不知道蘭花要滅真武派這件事。蘭花要她相信他,她便相信,蘭花要她乖乖待在他身後,她就待著。

 

她覺得事情一過,蘭花就會恢復成她曾經認識,她喜歡的,那個溫文儒雅的蘭花。

 

 

 

有一天,盈清下山採買書籍,想讀給雲度山上的精怪聽,這天天氣有些熱,她的水沒帶夠,便到了茶樓裡,向店伴要了一壺茶喝。

 

這間茶樓生意不錯,南來北往商旅和江湖客,還有當地居民,一二樓都是滿座狀態。

 

旁桌有三四個拿刀持劍的江湖客在聊天,盈清在雲度山待久了,對外頭的狀況不大清楚,便慢慢地喝茶,一面聽那桌江湖客聊些什麼。

 

 

 

「唉,我說李七啊,你這次怎麼能夠出來跟我們混這麼久啊?你師父不管你啊?」

 

「我師父不在家,帶我師兄和師姐們,去參加純陽真人的國師加冕儀式了。現在純陽宮可是炙手可熱,皇帝欽點的國教,親封的國師啊。」

 

「這也沒什麼好意外的。本來國教不是落在純陽,就是真武派身上,唉,誰知那真武派惹上了雲度山那群瘟神,搞到滅教,我聽朋友說,那真武派真的是滅教,滅到連一隻狗都沒留啊!」

 

「還是純陽宮聰明,不趕著上雲度山殺妖怪的風氣,明哲保身,成了最後的贏家。大家都說純陽真人真是太有智慧了,聽說想拜入純陽宮門下的人啊,擠爆了華山山徑呢!」

 

 

 

「什麼?你們說什麼…….真武派……滅教了?」

 

盈清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忍不住站起身來,走向那桌江湖客,慘白著臉問。

 

「你們說,是雲度山做的?」

 

 

 

「是啊姑娘,妳對修真之事也有興趣啊?」

 

盈清已經很久不穿純陽道袍。她穿的是一般女子的粗布裙裳,加上這些江湖客並非修真者,他們並不認識盈清。

 

「我跟妳說啊,那個真武派可真慘啊!光是在雲度山上就死傷了將近一半的弟子,連掌門履真的親兒子道臨,聽說還曾在無疆道境拔得頭籌的,也死在雲度山上了。這還不夠,那些雲度山精怪還殺上真武派總壇,滅了他們,一隻狗都不留,滿地鮮血,斷肢殘幹啊,簡直就跟人間地獄一樣…….……妖就是妖,一點人性都沒有,出手有夠狠的。」

 

那個叫李七的人嘆氣道。

 

「喂,李七,說的好像你親眼見過似地,有沒有這麼恐怖啊?」

 

其他江湖客邊喝邊問。

 

「我還真的就是親眼見過。你們知道,後來朝廷派人去收拾殘局,但屍體太多了,只得找了真武附近的江湖門派上山支援,我師父帶著我們也上去了,就這樣看到了。我可是第一手資料,你們不信也得信。」

 

 

 

難怪最近,雲度山上平靜得很,沒見到半個修真者了,原來蘭花竟是這樣達成他的目的?

 

盈清簡直不敢相信。上千人的大派啊,就這樣被殺光了?

 

這還是她認識的蘭花嗎?

 

 

 

盈清茶也不喝了,丟了一錠碎銀在桌上,朝雲度山直奔而去!

 

雲度山就在眼前。長時間待在山上,盈清的感覺並沒有很強烈,但現在,抽離的她,抬頭仰望雲度山,卻發現雲度山霧靄凝滯繚繞,沒了以前那種風清雲朗,靈氣滿滿的模樣。

 

那是死在山上的修真者的怨靈,是雲度山上精怪食髓知味的殺意啊!

 

 

 

盈清跑上山徑,不斷望氣尋找,她知道現在的蘭花正在巡山,她一定要找到他,問個清楚。

 

蘭花告訴過她他會殺人,可她始終不相信蘭花竟然殺了那麼多人!

 

 

 

盈清在某條山徑上截住蘭花。

 

「我等一下就回去了。這麼急著找我,是想我了嗎?」

 

蘭花看見盈清很開心,伸出一雙長臂想來抱她。

 

盈清退了兩步,蘭花撲空。

 

 

 

「你滅了真武?」

 

盈清語氣冷漠。

 

蘭花遲疑了一下,似乎沒想到盈清會知道這件事。

 

 

 

「就算是以殺止殺,殺雞儆猴,有必要殺這麼多人嗎?」

 

盈清紅了眼眶。

 

「你以為眼前的和平是和平嗎?其他修真門派,不會善罷干休的!」

 

 

 

「有本事就來啊,人類不是都說妖類殘苛無情,缺乏人性,不坐實了他們的想法怎麼對得起他們?」

 

蘭花怒道。

 

「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你說的是氣話嗎?為了坐實人類對妖的偏見而殺人?」

 

盈清難以置信,搖頭道。

 

 

 

「盈夕,我不是沒勸過他們,待之以禮,妳很清楚。但他們給過我們機會嗎?殺雲度山的妖怪成了風氣,人類只是為了一股風氣,為了利益,剝奪我們的性命,妳現在是認為我們錯了嗎?」

 

「你答應我的,不會殺太多人,只要收到震懾作用就好了……可是你滅了一派,天道不會容你的!」

 

盈清自己也是修真者,比誰都知道因果,天道的反噬,不是蘭花可以承受的!

 

 

 

「天道?什麼是天道?那個寂遠嗎?如果真有天道,那些殺了妖魔的修真者為什麼可以升仙?妖魔殺人有天道主持公道,但妖魔被殺呢?又有誰主持公道?」

 

蘭花覺得自己並沒有錯。

 

盈清覺得蘭花的問題比她想得還要嚴重。

 

 

 

「蘭花,你聽我說,不要再殺人了。」

 

盈清扯住蘭花的衣袂,啞著聲音道。

 

「天道不會放過你,那些修真者也不會放過你。你可以不認同我的話,不認同寂遠,不認同我師父,不認同天道,但是…….

 

……我不能失去你。」

 

這句話,直白且真實,沒有太多隱含的意義,卻給了蘭花當頭一擊。

 

 

 

不知道為什麼,蘭花突然有種從渾沌中清醒過來的感覺,明明他原來就是醒著的。

 

他知道過去的盈清在寂遠身上,受了太多的傷害,她失去了莫遠,遁入空門,原來無論如何,都不想再度動情的。

 

他不能讓盈清,經歷第二次失去。

 

第一次,還有空門可以遁入,那麼,第二次呢?

 

 

 

「對不起……盈夕,我,我不會再殺人了,我就守著雲度山,守著妳……

 

蘭花的眼神,由嗜血恢復清明,盈清能感覺,過去的蘭花又回來了。

 

 

 

「真的嗎?蘭花?」

 

盈清伸出雙手,圈住蘭花的腰,紅著眼眶道。

 

「你要好好保護自己。如果你再讓我失去你,我會去死。」

 

 

 

這天晚上,兩人平靜地相擁而眠。今晚是滿月,月光很亮,斜斜照進窗櫺。

 

盈清睜開雙眼,但見蘭花睡得很熟,月光灑在他側臉,乾淨俊美且無邪。

 

 

 

雖然蘭花答應了她不再殺人。可盈清還是擔心。

 

她是被蘭花滅了真武一派嚇壞了。她一直相信蘭花,卻沒想到他做出了那樣的事,完全不像她所相信的他。

 

現在的蘭花,又恢復了過去的溫文平和,可若修真者再殺上雲度山,蘭花再度受到刺激呢?

 

 

 

蘭花不對勁,盈清這樣覺得。但她不明白為什麼。

 

也許他是為無辜犧牲的雲度山精怪而憤怒,他可以報仇,殺那些雙手染血的修真者。

 

但真武派有很多是沒有上雲度山的無辜者,侵門踏戶他連那些人都殺了。

 

過去,蘭花修的是正道,承襲自雪松身上的道行也是。開啟他靈性的還是書本,沒有精怪的道行比他更純粹。

 

既行正道,不可能嗜殺。

 

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

 

盈清也不知道。難道問寂遠嗎?

 

 

 

想到這裡,盈清睡不著了,悄悄下了床,走了出去。

 

 

 

 

 

年紀大了眼睛不好,每次看到葉刃兩個字,都會看成菜刀,「滿天滿谷的菜刀」……恐怖的蘭花XD

 

 

 

 

 

 

 

 

台長: 陳跡
人氣(1,090) | 回應(0)| 推薦 (1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月夕花朝 |
此分類下一篇:月夕花朝19---三毒藤
此分類上一篇:月夕花朝17---蘭花的異狀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