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8-19 11:14:25| 人氣763|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月夕花朝17---蘭花的異狀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因為寂遠會下凡,去純陽宮找盈清,純陽真人若在純陽宮中,也會過來謁見寂遠,所以純陽宮和寂遠之間,向來維持不錯的關係。

 

自從上次在雲度山對陣蘭花,被真武派截胡而導致失敗後,純陽又帶人闖了幾次雲度山,結果都是失敗。不說蘭花的修為比他高出甚多,就算修為相當,還有偶爾殺出來從中做梗的真武,純陽煩不勝煩。

 

純陽真人也直接找過盈清。盈清對他態度雖然恭順,但在蘭花這件事上,盈清不肯對付蘭花,也屢屢勸純陽放手,並保證她一定會看著蘭花,不讓他殺生。

 

不讓妖怪殺生的方法就是殺了妖怪,怎麼會是陪在他身邊看著他呢?但純陽也知道盈清小事上雖然乖順,是師弟妹們的榜樣,但在大事上可是極有主見的,畢竟她的生命,也是大風大浪裡過來的。曾經隱居,曾經被人追殺,曾經入主椒房,也被廢黜,距離升仙只一步之遙,世面見得多了,很清楚自己要什麼。

 

還有真武派緊咬著他不放,鐵了心要奪下國教的殊榮。當然純陽也能理解,若是成為國教,有了國家資源的挹注,何愁不能發揚光大,門徒滿天下?

 

蘭花、盈清、真武派、國教,一樁樁一件件都不是易與之事,饒是成了地仙,純陽腦子還是快燒壞了。

 

不得已,他上了仙界,前往浩然居,拜謁寂遠。

 

 

 

純陽到的時候,寂遠正在審視這一屆申請升仙的名單,還是沒有盈清,臉黑得快滴出血來了。

 

硃筆一揮,名單上的人全都不准升仙!

 

 

 

「上仙。」

 

純陽宮恭敬敬地朝寂遠作揖。

 

「是你啊純陽,坐吧。」

 

看見純陽,寂遠闔上名單,臉色稍緩。

 

侍從前來奉茶。這仙茶茶味清香,喝了通體舒暢,當場增加近百年修為,是好東西。

 

 

 

純陽將他目前面臨的困境全都告訴寂遠。

 

 

 

「你說的事我明白,只是純陽,你不妨順勢而為吧。」

 

寂遠道。

 

「那花妖有四千年的修為,離升仙只差了一個度劫,加上雲度山靈氣滿滿,所有精怪皆為他所驅使,這樣的蘭花並不好對付。所謂其鋒不可觸,你不妨先放下蘭花的事。」

 

「但是……那個花妖誘惑我徒兒盈清,盈清她……可是您在凡間的妻子啊!」

 

純陽的話,的確觸動了寂遠的痛處。他從明臺鏡裡,能夠看到雲度山上的情況,當然也包括了蘭花和盈清在雪松谷的那一場激吻。

 

蘭花在盈清她家布了結界。明臺鏡沒法顯示兩人在房子內的互動,他卻能輕易地腦補。

 

蘭花,他是一定要處置的,但不是現在。

 

當然他可以強硬地滅了蘭花,以他的修為即使困難些,要殺掉蘭花也不是做不到。

 

但,他想順勢而為,他不能為了對付蘭花而折損他的修為。

 

蘭花不配。

 

寂遠手一揚,讓純陽別再提這件事了。

 

 

 

「那花妖,我已經想到對付他的辦法,他的結局已經註定,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你不必擔心。」

 

寂遠道。

 

「至於真武派,你更不必介懷。他們不知死活地想嗑下蘭花這顆大石頭,也得看自己消不消化得了。純陽,你就等蘭花滅了真武,到時,國教還不是純陽說了算?」

 

 

 

純陽豁然開朗。的確,以蘭花的修為和雲度山的勢力,真武屢屢進犯不是找死嗎?就讓他們鷸蚌相爭,得利的可不就是純陽?

 

 

 

「上仙聖明。只是,這麼一來,小仙在凡間應該再做些什麼?懇請上仙指示。」

 

純陽拱手道。

 

「盈清是我在凡間的妻子,你要好好護住她,等時機成熟,我會接她回仙界。」

 

寂遠道。

 

等蘭花魂飛魄散的時機。

 

 

 

「既然上仙已經有所謀畫,小仙定當遵從。只是,敢問上仙,您會怎麼對付蘭花呢?」

 

純陽忍不住好奇地問。

 

寂遠微笑。

 

「再等等,你總是見得到的。」

 

 

 

純陽派減緩了對雲度山的攻勢,倒是真武派越挫越勇,三天兩頭上山找麻煩,盈清又不准蘭花殺生,弄得反而是雲度山的精怪死了不少。

 

競爭國教的當然不只純陽和真武兩派,其他修真門派見真武派在雲度山嘗到甜頭,也紛紛跑到雲度山來殺精怪,想著搞不好天命在我,能讓他們殺了蘭花,國教就非他們莫屬了。

 

搞得蘭花很煩,心浮氣躁。

 

 

 

「如果一開始就以殺止殺,那些蠢貨也不敢這樣造次。」

 

晚上,就寢的時候,蘭花忍不住抱怨,盈清看得出,他的眼神裡有殺氣。

 

她剛剛和蘭花重逢的時候,他身上充斥著平和閒遠的氣息,讓人感覺很舒服。而現在的蘭花卻越來越褊急,也許,是那些修真者,真的鬧得太過分了吧。

 

盈清也曾出面勸那些同行不要太過分,畢竟雲度山精怪並未殺生,但她的影響力有限,雙方的衝突越來越尖銳,也不能只死精怪,最近精怪們也開始反擊,修真者也死傷不少。

 

面對這樣的矛盾,盈清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連她身邊的蘭花都開始變了。

 

 

 

「蘭花,不要管這些事了,我們離開雲度山,好嗎?」

 

盈清躺在蘭花的臂彎裡,她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抽離混亂的現狀。

 

「我不能。雪松爺爺把整座雲度山託付給我。我走了自然自由自在,可是雲度山的眾生呢?那些修真者會繼續屠殺他們。我能放下祂們嗎?」

 

蘭花語氣堅決,他從未考慮過這個選項。

 

「所以,你想怎麼做?」

 

盈清覺得很不妙。

 

「殺。」

 

 

 

「不,蘭花,你的修為這樣高深,若你用你這樣的修為去殺生,你會墮入魔道,你不能……

 

盈清很緊張,她緊緊抓住蘭花的前襟。

 

曾經那樣平和溫潤的蘭花,那樣美好的蘭花,她不能眼見他陷入這樣的境地。

 

 

 

盈清眼裡的企求,讓蘭花心頭一軟,眉頭也舒展了些,仍是那個俊美儒雅的蘭花。

 

「讓妳擔心了。」

 

蘭花伸出手來,撫了撫盈清的臉頰。

 

 

 

這天醒來後,蘭花不在身邊。盈清知道,蘭花去殺人了。

 

蘭花身上好聞的寒蘭香氣,摻雜了越來越重的血腥之氣。

 

她不能眼見蘭花如此墮落下去。

 

 

 

盈清知道,也許有一個人能夠救他。

 

雖然她很不願意和那個人打交道,但面對眼前混亂的情勢,為了蘭花,她不得不為之。

 

 

 

盈清記得,那個人告訴過她,如果想找他,面對天上某顆星辰,喚三次名字,他就會出現。

 

她從來沒主動找過他,都是他來找她,盈清沒想到,自己也有主動找他的一天。

 

 

 

寂遠來到盈清面前。

 

他知道盈清為什麼找他,他也的確有化解雲度山困境的能力。

 

一切,就看盈清的態度了。

 

 

 

「好久不見了,盈清,怎麼想到找我?」

 

星光下,廣袖翩翩,一身仙氣的寂遠,溫潤地笑道。

 

其實對盈清來說,就算和寂遠處在同一空間裡,都會令她全身爬滿螞蟻似地難耐。

 

可,誰要她有求於人?

 

 

 

她將雲度山和蘭花目前的狀況大略說了,其實寂遠都知道,但他還是耐著性子聽盈清說。

 

他只是想聽盈清說話而已。畢竟,度劫後,盈清從沒對他說過那麼多,那麼久的話。

 

 

 

「妳想我出手救蘭花?」

 

寂遠笑道。

 

「我的確有這樣的能力,但盈清,妳知道,就算是上仙,也不能介入因果。」

 

「是不能介入因果,還是不想救?」

 

盈清冷哼一聲,介不介入因果根本是自由心證的事。

 

 

 

「介入因果折損的,會是我的道行。而我和蘭花非親非故,我為什麼要出手救他?」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身為上仙,不該濟生渡苦?」

 

「身為上仙,應該超脫生死,生死並非必然,一段死亡,可以成就另一個新生,盈清妳不該執著於肉身表相……

 

 

 

「你要怎樣才肯擺平這件事?」

 

盈清沒心思跟寂遠在那裏談玄,說了一大堆,寂遠就是覺得救蘭花沒好處,不願意出手。

 

 

 

「妳申請升仙,到我身邊來。」

 

寂遠這倒直爽了,天知道他在仙界等盈清等了多久。

 

 

 

盈清攢緊了拳頭,有些抖。

 

她對寂遠真的有障礙,可如果非要她待在寂遠身邊,蘭花才能得救……

 

 

 

「你會守信用嗎?」

 

盈清咬牙問道。

 

 

 

「我可以讓所有修真門派不來找雲度山麻煩。」

 

寂遠道。

 

至於蘭花現在的精神狀態,他可不想管。

 

 

 

如果他們不來找麻煩,蘭花估計就能恢復吧?盈清單純地想著。

 

 

 

盈清還想說什麼,突然漫天漫地的葉刃,朝寂遠激射而來!

 

 

 

 

「你來幹什麼?」

 

突然出現的蘭花站在盈清和寂遠之間,手下不稍停,朝寂遠喝問!

 

 

 

 

 

 

台長: 陳跡
人氣(763) | 回應(1)| 推薦 (1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月夕花朝 |
此分類下一篇:月夕花朝18---以殺止殺
此分類上一篇:月夕花朝16---四千年的花妖也還是一朵花

陳跡
最近寫作速度會加快
因為快開學了要把握時間
而且
月夕花朝快結局了
先把蘭花寫完
再回去寫小白
2020-08-19 13:32:1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