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8-03 00:04:22| 人氣1,212|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月夕花朝14---只是替身罷了

推薦 2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盈清和蘭花走出城門後,沉重的城門,把憂心忡忡的百姓的臉隔絕在城內。

 

兩人根據百姓的說辭,朝十里林走,果然看見郊道旁林子裡,有一幢隱隱約約的大宅子。

 

盈清望了望宅子的氣,卻看不出什麼。

 

 

 

「城裡的百姓說了,在這幢宅子裡發現的屍體都剩下骸骨,皮肉和內臟全沒了,肯定是被吃掉的。會吃人肉的除了野獸,就是惡鬼和妖怪。」

 

盈清喃喃自語。說到妖怪,蘭花這個花妖的表情震了一下。

 

他並不會吃人肉。

 

「惡鬼和妖怪的氣是望得出來的,這宅子卻沒有任何鬼氣或者妖氣,難道是野獸?」

 

 

 

「這一帶是黃土地,如果是野獸,會有足跡留下,但是這附近只有人的足跡,因此野獸的可能性可以推翻了。」

 

蘭花道。

 

「還有一種魔物會吃人,也望不到氣,我看八成是祂。」

 

「什麼?」

 

「夜叉。」

 

蘭花道。

 

「咱們雲度山上,也曾有一些夜叉,他們以血肉為食,吃了不少山上的旅客和動物,被我趕跑了。」

 

 

 

「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呢?」

 

盈清除妖的過程中,較少遇到夜叉這樣的魔物,以至未曾考慮。夜叉以血肉為食,有時會化為俊美男女的形象,魘住人類與之通婚,以生下自己的後代。

 

 

 

「方才那群百姓說了,尹大善人知道門前這條郊道是商旅的必經之所,便著意備下茶水,供來往商客取用。」

 

蘭花將百姓的話再覆述一遍,以便找出關鍵。

 

「有位美女來到尹大善人的家,討碗水喝,喝著喝著就哭了起來。尹大善人問她可有什麼傷心事,美女說,她自小和母親相依為命,在隔壁城裡一個大戶人家幫傭,後來母親死了,大戶人家也家道中落,沒能力雇傭,把她遣了出去,沒地方去的她,坐在一道田埂邊哭泣,田主人見她貌美收留了她,讓她和自己的兒子成親,卻沒想到才剛成親,兒子就得急病死了。夫家認為她是個不祥之女,又把她給趕了出來,想起自己苦命的身世,這才忍不住哭了起來。」

 

「那位尹大善人見美女應對得宜,便可憐她,將她留在家裡幫傭。美女手藝很巧,能做出最好吃的菜,繡出最美麗的女工,尹大善人對她很滿意,恰巧他的獨子出生時生了一場大病,以致行動不便,瘸了一條腿,因而一直找不到好對象,尹大善人便做主讓美女和他兒子成了親。」

 

「成親那天晚上,尹夫人做了一個夢,夢見兒子披頭散髮渾身是血地向她求救,那夢境太過真實,尹夫人夜半驚醒,告訴尹大善人,不如去看看兒子吧。」

 

「原本那晚是兒子的洞房花燭夜,不應該去打擾,但尹夫人堅持要去看看,尹大善人拗不過她,夫妻兩個來敲兒子新房的門,卻沒有半點反應,房門是鎖住的,尹大善人也覺得不大妙,就算睡著了,這麼大的拍門聲怎麼可能沒聽見?使勁撞開了門,卻看見令他們夫婦難以置信的一幕!」

 

「尹公子除了頭部外,全身只剩下森森白骨,和地上淌留四處的血跡,而新婦不見蹤影。」

 

「尹大善人夫婦悲痛欲絕,竟忘了要逃跑,最後,那一夜,也落得和新郎一樣的下場,全身只剩下骨骸。」

 

「這是官衙裡的捕快還原的當時情形,尹公子那場喜酒,城內許多百姓都去捧了場,更增加了傳言的可信度。」

 

「血食、美女、望不見氣,兇手很可能是個夜叉女。」

 

蘭花推論道。他是和夜叉實戰過的。

 

 

 

「既然夜叉女手下這麼多條人命,必然會繼續害人。若要處置她,就得一擊必殺。」

 

盈清點點頭。

 

「蘭花,我便假裝是路過此地的旅客,因錯過城門關閉的時間,只好投宿在此。你現出真身,待在我身邊,等夜叉女進來,你便布下結界別讓她逃出,咱們在你的『春泥護花』裡,殺了她。」

 

「是,春泥,定是要護花的。」

 

蘭花看著盈清,眼帶笑意。

 

 

 

今夜滿月,月光明亮,也照亮了盈清在尹宅後院涼亭裡,獨自喝酒的身影。

 

她用符布將七星劍裹了起來,掩飾劍氣。

 

涼亭外滿布雜草,其中有一株,開著紫褐色的花。

 

 

 

時間進入子時。夤夜的凶宅沒有半點人氣,風聲呼呼,草葉窸窣,除此之外,靜得嚇人,樹和草的影子投射在斑駁的灰牆上,像一道道魅影。

 

「唉,今晚不知不覺喝太多了,頭好暈,睡了。」

 

盈清想,或許要她睡了,夜叉女才會放鬆戒備出現,於是喃喃說了幾聲,便趴倒在石桌上。

 

 

 

夜叉無氣,盈清不容易感應,不過還好,她的身邊有蘭花。

 

「來了!」

 

蘭花提醒過她,夜叉的動作很快,盈清趴倒時手上就握著七星劍,當蘭花一提醒,盈清跳起來的同時七星劍出竅,和她打照面的,是一只醜陋的藍色夜叉女!

 

若是男人,夜叉女會變成美女慢慢勾引,但盈清是個女人,夜叉女打算一上來就把她撕了吃,因而露出原形!

 

夜叉女原本已經來到盈清身後,但七星劍削來,她也不得不狼狽地倒退幾步!

 

 

 

「七星劍?是純陽弟子?不好!」

 

夜叉女這才發現不妙,她當然可以殺了眼前的盈清,不過後續純陽派的報復,她也不得不考慮。

 

夜叉女轉身朝圍牆外飛去,盈清追上一面叫道。

 

「蘭花!結界!」

 

 

 

越出圍牆的夜叉女,撞上了蘭花所布的結界,又改變方向,嘗試了許多次,這才確定這座宅子已經被看不見的結界密密圍住!

 

身後盈清緊追不捨,夜叉女不逃了,翻身心一橫,朝盈清心臟抓來!

 

盈清正朝夜叉女飛去,夜叉女突然不逃了,這一招出其不意,盈清差點沒閃過去!

 

祭起七星劍,盈清和夜叉女激鬥起來!

 

夜叉不怕符咒,盈清手裡能和她抗衡的只有七星劍氣,夜叉女十指如針,雙眼能魘惑人,盈清的七星劍挫傷了夜叉女,盈清的身上也留下了幾道劃痕!

 

而酣鬥中難免四目相接,只要看見夜叉女的眼,盈清就會被定住,險象環生,看樣子只能以聽覺抗敵了。

 

盈清閉上雙眼,只憑聽音辨位,雖然攻勢依舊凌厲,但比起五感清明的時候還是弱了許多,盈清節節敗退,但屢敗屢戰,漸漸地,她灌輸在七星劍上的真氣也越來越弱!

 

夜叉女佔了上風,心一橫,她決定殺死盈清,否則讓盈清活著回純陽派告狀,她可抵不過純陽派的車輪戰術!

 

 

 

夜叉女一運氣,指甲帶起一道道紅光,朝盈清的頸子扼去!

 

突然嗖的幾聲,幾片樹葉俐落如刀,射了過來,直取她雙眼!

 

這是蘭花絕學『葉刃』,閃過了兩片還有四片,四片過後還有八片,夜叉女不得不分神去擋那些樹葉,蘭花恢復人形,走向盈清,握住她的手,一著『春風吹又生』,助她恢復真氣。

 

盈清但覺一股柔和的暖意,緩緩淌進她的手心裡。

 

 

 

夜叉女被葉刃困得逃無可逃,蘭花對恢復體力的盈清道。

 

「眼睛是夜叉的弱點,她現在沒有反抗能力了。」

 

「我記得她,就是被我趕出雲度山的夜叉之一,當初一念之仁饒她一命,沒想到給尹大善人帶來禍端,也不必再給機會了。薛盈夕,給她最後一劍吧!」

 

蘭花知道殺妖殺魔,能增進修真者福德,他把機會給了盈清。這夜叉道行不低,又滿手血腥,罪孽深重,若能殺了祂,盈清的修為能有二百年進帳。

 

七星劍氣與天上的北斗七星輝映熠耀,直取夜叉女心臟!

 

為禍多時的尹宅鬼祟,終於平定。

 

 

 

仙界,浩然居。

 

那天離開雲度山,天薦令的事務又令他分身乏術了一陣子,直到人界修者的福德名單送到寂遠眼前,他發現盈清的道行已經到了一千兩百年。

 

可是,她並沒有提出飛升的申請。

 

她最近一直和雲度山那株蘭花在一起,難道是樂不思蜀了嗎?

 

寂遠本來對盈清和蘭花走得太近十分介意。可是後來想想,蘭花長得和他如此相像,她和他的前世莫遠曾有的刻骨銘心,讓寂遠覺得盈清還是愛他的,才找了和他相似的蘭花來移情。

 

說穿了,蘭花只是他的替身罷了。

 

這麼一想,寂遠的心情才好些。但他還是不希望盈清和他以外的男人太過親近,就算是替身也不行。

 

「得有人去提醒純陽子,他少了個得意弟子了。」

 

寂遠喚來他的仙君使者,把任務交代了下去。

 

 

 

盈清的師父純陽真人,目前是地仙的品階,他會定時離開門派出去遊歷,為的也是人界的和平,斬妖除魔。

 

這趟剛回到純陽宮內,就有人來告訴他,盈清前往雲度山除妖,已經三個月沒有回來的事。

 

 

 

「三個月?難道是出了什麼意外?」

 

這是以前的盈清從未發生過的情形。純陽找了玄誠來問。

 

「沒有,師姐人好好的,這段期間也殺了不少妖怪,她說雲度山是她凡塵時的故鄉,她想多待一陣子。」

 

「那只為禍獵者的妖怪呢?」

 

純陽子又問。他上次離開前,派了玄誠和盈清去雲度山,就是為了處理獵人們的陳情,這件事必須解決。

 

看來三個月過去了,事情還沒解決啊!

 

盈清不是那麼沒效率的人。

 

 

 

「師姊說,那只為難獵者的妖怪是有苦衷的。他是為了保護雲度山上的眾生免受屠戮,師姊待在雲度山,也能順便觀察那只妖怪說的是不是實情。」

 

玄誠回道。

 

「妖就是妖,沒有人類的善性,他們善於利用各種幻象和話術來蒙蔽人類,獲取利益,以盈清的資歷,怎麼會犯下相信一只妖那樣的錯誤?」

 

純陽真人有些不悅。

 

「走,去雲度山,看看盈清到底在那裏搞些什麼!」

 

 

 

 

 

 

台長: 陳跡
人氣(1,212) | 回應(2)| 推薦 (2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月夕花朝 |
此分類下一篇:月夕花朝15---反應最快的草本植物
此分類上一篇:月夕花朝13---可以再幼稚一點嗎的上仙和花妖

緋裳女
早啊!

颱風剛過 一切安好?
2020-08-04 06:38:08
版主回應
沒啥事
就是騎機車上班
風大雨大很困擾
2020-08-04 09:23:15
(悄悄話)
2020-08-08 10:54:59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