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7-27 19:05:10| 人氣1,34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月夕花朝12---和植物比耐性

推薦 2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盈清在浮泛著蘭花香氣的空間裡醒來。

 

蘭花還是長在床邊的一株蘭花,盈清下了床也不理他,走出戶外漱洗,練了一個時辰的吐納,又練了一個時辰的劍,回到房內,蘭花還是一株蘭花。

 

看你能撐多久。

 

盈清走出戶外,想看看雲度山是否還是她印象中的樣子,沒想到門口聚集了一堆動物和植物精怪,身上都靈氣滿滿地,祂們說要來聽蘭花念書。

 

盈清想著反正她沒事,就跟蘭花耗上了,又念了一個時辰的書給精怪們聽,他們才心滿意足地蹦跳著,飄著離開了。

 

盈清回到房間,蘭花還是一株蘭花。

 

 

 

唉,她腦子有洞,怎麼會想要跟植物比耐性呢?

 

「蘭花,你變回人形吧,我有話想問你。」

 

盈清坐在小几旁,倒了一杯茶喝。

 

蘭花還是無動於衷。

 

 

 

「我嫌棄你的長相,你生氣了?」

 

盈清走到蘭花旁邊,用手指逗了逗他的葉片。

 

蘭花的耐性真是天下第一,宇宙無雙,一點反應也沒有。

 

「最多,我以後不再嫌棄你的長相,你愛像誰就像誰,可以嗎?」

 

盈清磨了半天,蘭花最終才化為一道紫氣,變回人形。

 

 

 

仔細看看,蘭花和莫遠長得還是有些不同的,那是個性影響了長相,相由心生的結果。莫遠因為身世的關係,面容總是罩著一層陰鬱,但蘭花無憂無慮地,他的五官看上去比較舒展。

 

 

 

「妳問吧。」

 

蘭花坐在盈清的身邊。

 

「你為什麼要為難那些獵戶?他們也不過想討口飯吃,不打獵,他們拿什麼養家?」

 

盈清想起此行的目的。要是蘭花說不通,她就得把他滅了。

 

 

 

「這山上的一草一木,所有的動物都歸我保護,這是雪松爺爺的遺言。」

 

蘭花道。

 

「雪松妳記得嗎?下雪的時候,妳怕他身上的雪塊壓壞了我,還幫我造了一間廟,那個雪松爺爺。」

 

「嗯。記得。他怎麼了?」

 

盈清彷彿記得她去找寒蘭時,他背後的雪松成了一塊焦炭。

 

「度刼未成。他是雲度山上道行最高的精怪,已經有三千年的道行。他在死前,把他的修為給了我。我成了雲度山上修為最高的精怪。可能力越強,責任越大,所以我必須保護這裡的一切。」

 

「我們植物有再生能力,春去秋來,就算人類砍斲了我們的身體,我們還是能夠再生,所以,我容許這山上的隱樵存在。」

 

「但是動物不同,牠們沒有再生的能力,死了就死了,不可能再活過來,謀生的方法不只有一種,為什麼要妄造殺孽?」

 

「如果我跟他們一樣用殺戮來達成自己的目的,他們還有那個命,上妳們純陽討救兵嗎?」

 

 

 

就像蘭花所說的,盈清在他身上,感覺不到殺意。

 

但是,獵人們告狀告到純陽來了,她的師門,又不得不處理。

 

不過,如果減少獵人們的傷害,她便有籌碼,可以回去說服師父放棄為難蘭花了吧?

 

 

 

「是不是山下百姓不傷害這山上的動物,你就不會為難他們?」

 

盈清問。

 

「是。」

 

他是蘭花精,也是個修者,他身上的道行還是雪松的道行,他不會讓血腥之氣,汙濁了他的道行。

 

 

 

「那,我有辦法。」

 

盈清記得,蘭花的字是不錯的。

 

 

 

盈清重操舊業,削了一些木板,讓蘭花在木板上寫字。

 

「上天有好生之德,禁止盜獵。」

 

「多為兒孫積德祈福,禁止盜獵。」

 

「殺生之孽惡業墮鬼道,禁止盜獵。」

 

「滿手血腥禍延子孫,禁止盜獵。」

 

「以吃素代替葷腥,洗清體內濁氣,禁止盜獵。」

 

「此山有靈,盜獵者詛。」……

 

還有抄善生經、福德正神金經之類的告示牌,花了蘭花一天的時間。

 

然後,豎立告示牌,又花了他們三天的時間。

 

 

 

「雖然知道這是防君子不防小人,不過勸得一個是一個。」

 

盈清站在她的劍上俯瞰雲度山林,覺得很有成就感。

 

「嗯,這是第一道防線,不聽勸的,我再出手。」

 

和她並肩的蘭花也覺得這點子不錯。而且他發現,萬一他沒空念書給山林裡的精怪聽,牠們會自己來到這些木牌前,讀那些勸誡殺生的經典,這也是一種修行。

 

 

 

寂遠來過純陽兩三次,都沒能見到盈清。他覺得奇怪,遂化為凡人的模樣,向純陽弟子打聽盈清的下落。

 

他們說,盈清去了雲度山除妖,而且,這一去就是一個月還沒回來,有些奇怪。

 

雲度山,寂遠還記得,那是他和盈清塵緣的起點。即使他們都已不再是當年的模樣。

 

重新回到起點,也許能讓盈清想起當時的美好。

 

 

 

寂遠降落雲度山時,已經是晚上。

 

他能夠感覺這座山上有滿滿的靈氣,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勸戒殺生,經典的摘錄告示,原來,這山上的精怪是讀書的。

 

許久沒回來了,當時和盈清在這山上的一切回憶,慢慢浮現。

 

 

 

盈清是在那條山道上救了他的。後來,她讓他住在她家的柴房裡養傷。她們家並不富裕,沒有多餘的空間,即使是柴房,她也將它打掃得很乾淨。

 

在她的悉心照料下,他慢慢好了起來,如果沒有她,他是不能活的。如果他那時就死了,渡刼的時間還沒滿,差一年都不行,他就必須再輪迴一世。

 

是她讓他及時回到天界去,不必再折磨一世。

 

她帶他看片這山上的美景,寂遠走在山道上,都能想起她們在這山道上曾有的回憶。他在山林裡,用他贏回來的幽獨琴彈給她聽,現在的幽獨琴,還好好地待在她純陽宮的房間裡。

 

他知道,她對他還是有感情的。

 

他也記得這條山道上,開滿了一種清香的白色小花,名叫茉莉,他曾用茉莉為她織了一個花冠,茉莉戴在她頭上,清新得難以言喻。

 

寂遠想著想著,不知不覺走到了盈清向陽谷的故居。

 

 

 

這裡和以前不一樣了,甚至更漂亮,充滿了生命力,修繕得乾淨又整齊。

 

不是已經過了百年嗎?難道盈清百年來回過這裡?

 

定然是盈清做的,他想不到有其他可能。

 

想給盈清驚喜,寂遠鬼使神差地沒有從大門進去。他記得盈清的房間,繞了過去。

 

 

 

透過窗子,他看見盈清睡著了,躺在床上,面容平和安詳。

 

他不是第一次看著盈清睡覺。在純陽宮時,她總是眉頭深鎖,有時他會伸手,將她眉宇輕輕撫平。

 

 

 

但他今晚並沒有這樣做。

 

因為他發現,盈清的房間裡,還有另一個人。

 

那是另一個穿著紫衣的自己。

 

但,那不是他,只是長得像而已。

 

 

 

「那是誰?」

 

寂遠是上仙,他的情緒並沒有很大的起伏。但紫衣男子的存在,讓他如坐針氈。

 

那是個修為很深的精怪。

 

寂遠開了法眼,看見紫衣男子的真身。

 

一株蘭花?

 

 

 

蘭花道行高深,他同時也查覺了,一股強烈仙氣的逼近。

 

蘭花正在燭光下寫字,當他抬起頭來,正巧和窗外的寂遠打了照面。

 

這張臉,他見過,就是彈琴給薛盈夕聽的那名男子。

 

但那名男子是個凡人。眼前的人仙氣逼人,不是當年的那個人。

 

蘭花不知道怎麼回事。

 

 

 

寂遠眼神示意蘭花,要他出來。

 

就算是個精怪,一株蘭花,憑甚麼和盈清待在同一房間裡,莫不是要傷害盈清?

 

寂遠不想吵醒盈清,他示意蘭花出來。蘭花若不出來,他就要進去逮人。

 

這只精怪修為已達四千年,手上又沒有人命把他打得魂飛魄散不大可能,但挫傷他的靈魂還是辦得到的。

 

 

 

蘭花化成一道紫氣,從窗子飄了出來。

 

 

 

如果此時有旁人在,會以為對峙的這兩道一白一紫的身形,是雙胞胎。

 

 

 

蘭花看著眼前的寂遠,敵不動,我不動。

 

 

 

「你是莫遠?」

 

莫遠曾經彈琴給他聽,他聽過薛盈夕叫他的名字。

 

「莫遠只是個凡人,你卻是個上仙?」

 

蘭花的眼光十分精準,連寂遠的品秩都能一眼看出。

 

 

 

「莫遠是我的前世,我渡刼時的身分。你既然知道我的身分,就該知道,盈清是我的女人,同處一室,就算你只是一隻妖怪,仍舊不合適。」

 

「她是你的女人?那她怎麼不在天界?」

 

蘭花看上去平和無害,一旦開口一針見血。

 

不錯,盈清並不想去天界,不想去到寂遠身邊。

 

她拒絕了很多次,寂遠本想與她慢慢磨,但蘭花的出現,讓他起了警覺。

 

她們同處一室。以盈清的道行,不可能沒察覺她房裡有一只精怪。

 

除非,那是她默許。

 

 

 

盈清從沒跟蘭花說過,離開雲度山後,她遭遇了什麼。

 

但蘭花知道,如果她過得幸福快樂,絕對不會選擇清修這條辛苦的路。

 

她沒有選擇和寂遠在一起。他記得當年薛盈夕面對莫遠時,那股滿足的笑意,如果不是寂遠傷害她,她不可能不和他在一起。

 

這麼一想,蘭花有了底氣。薛盈夕是他的恩人,他保護她,天經地義。

 

 

 

「這裡是雲度山,是我的地方,上仙仙事蜩唐,慢走不送。」

 

簡言之,就是你給我滾的意思,蘭花下了逐客令。

 

 

 

 

 

 

 

 

 

台長: 陳跡
人氣(1,341) | 回應(0)| 推薦 (2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月夕花朝 |
此分類下一篇:月夕花朝13---可以再幼稚一點嗎的上仙和花妖
此分類上一篇:月夕花朝11---心若蘭兮終不移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