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7-13 23:43:30| 人氣1,433|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月夕花朝11---心若蘭兮終不移

推薦 1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盈清御劍而行,緊追著紫氣不放,只是對方道行比她高深得多,只一下子,紫氣便消失在下方的雲霧裡。

 

看不清雲霧下的景致,盈清只好落地,卻再也沒有紫氣的痕跡。

 

和那陣質樸卻凌厲的寒蘭香氣。

 

 

 

盈清在深林裡走著,這附近的景色,她越看越熟悉。

 

這裡似乎是向陽谷,她以前和爹娘一起居住的地方。

 

盈清心中一動,在向陽谷奔走著,尋找梅花,尋找她家的遺跡。

 

 

 

印象中種著兩三株梅樹的地方,成了一片梅林,暗香浮動。盈清走入了梅林,摘下一朵白梅,深吸了一口充滿梅香的空氣,身心舒暢。

 

她沒有想到,沒有人照顧的地方,能夠如此欣欣向榮,比她還生活在這裡時更加好看。

 

穿過梅林,她看見她過去的家。

 

 

 

沒有頹圮毀壞,還是原來木造樸素的樣貌,但圍籬上爬滿了朝顏,一片蒼翠。

 

盈清推門而入。

 

院子裡開滿了花,像一片花毯。她用來運柴的獨輪車,靜靜地躺在角落,上頭有一隻松鼠正在吃松果,還有一隻狐狸,慵懶地甩著尾巴趕蒼蠅。

 

她慣用的小斧,還是像她離家時,砍在那一截木砧上,斧柄如新,一模一樣色澤的木料,上頭用點綴著紫色小花的藤蔓,打了一個漂亮的瓔珞。

 

 

 

盈清不敢相信。在她想像,她已經一百多年沒有回來了,這房子該頹圮得連渣都不剩才是。

 

像是有人刻意做了這些,刻意等這房子的主人回來。

 

盈清打開房門,室內的一切都還像當年一樣的布置。大廳、父母的房間,還有書房。不用說打掃得一塵不染,甚至那些書房裡紙質的書,非但沒有破損,整個書房還氤氳著寒蘭的香氣。

 

她不知道這些書,蘭花都已撫摸過成千上萬次。

 

到底是誰?還有誰會為她做這些?

 

 

 

最後,她回到她的房間。

 

除了乾淨得一塵不染,被衾疊得整齊,就像主人今早剛起床一樣。

 

這裡,也有很濃重的寒蘭香氣。

 

盈清坐在床沿,伸手去摸她的枕頭,輕輕一移,她發現枕頭下多了一樣以前沒有的東西。

 

那是兩句詩。飄逸灑脫的行書,就寫在枕下的床板上。

 

 

 

『氣若蘭兮長不改,心若蘭兮終不移。』

 

盈清知道,這是孔子家語裡的兩句話。

 

孔子喜歡蘭花。

 

這人引孔子的話寫在這裡,不改不移的又是什麼呢?

 

盈清急速搜尋著她認識的,可能來到這裡的人。莫遠死了,不可能是他,這也不是他的字跡。那些隱樵同伴並不讀書,不可能有這手好字,知道這兩句詩。她的同門都不知道她原來住在這裡,更不可能是他們。

 

 

 

盈清再度走出院子。那感覺就好像,百年來,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孤獨的一個人,卻不知道有人其實一直在等她,做好了準備,隨時歡迎她回來。

 

雲度山這裡,還有誰會等她回來呢?

 

 

 

突然,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傳來。

 

循著笑聲望去,是一隻白色的花妖,站在籬笆上笑著。

 

 

 

理論上,盈清總是見妖就殺。但這花妖是籬笆上的朝顏,肯定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妳笑什麼?」

 

盈清問。

 

「我告訴妳,妳不就殺了我了?」

 

朝顏感應得到她七星劍上的殺氣。

 

「我不殺妳。這是我家,妳是我家的朝顏,我不殺妳。可妳要告訴我是怎麼回事?」

 

盈清感應得到,這是一隻氣息純淨,沒有傷過人的花妖,因此承諾。

 

 

 

朝顏笑得更開心了。

 

「正主兒回來了,蘭花躲起來,害羞了。」

 

 

 

「蘭花?妳是說這一切,是蘭花安排的?」

 

盈清道。

 

「蘭花是誰?他在哪裡?」

 

 

 

「妳不是見過他了嗎?我們家的蘭花,長得很好看呢!」

 

朝顏笑了笑,又不見了。

 

 

 

神叨叨地,莫名其妙。

 

對了,她還得找出傷害獵人的罪魁禍首,方才那個長得很像莫遠的妖。

 

他身上有寒蘭的香氣。

 

難道,朝顏說的蘭花,就是他?

 

她見到他的時候,他坐在寒蘭旁邊。

 

寒蘭?

 

可現在,她察覺不到寒蘭的氣息了。

 

 

 

「朝顏,妳說寒蘭在哪?」

 

盈清走過去,扯了扯朝顏的藤。

 

 

 

「唉呦!」

 

朝顏又出現,揉了揉腰。

 

「我不知道啊!但他晚上會回來睡覺。」

 

 

 

睡覺?她想起她枕衾間的蘭花香氣。

 

 

 

「薛盈夕。妳喜不喜歡這裡啊?」

 

朝顏問。她是幫蘭花問的。

 

 

 

很喜歡。她以為她什麼也沒有了,卻沒想到還是有故舊,一直在原地等她,這讓她感覺心裡滿滿的。

 

「喜歡。」

 

 

 

「那我跟蘭花說一下。」

 

朝顏閉上雙眼,使出千里傳音。

 

「他說他在忙,待會再回來,讓妳在這裡等他。」

 

 

 

「朝顏,妳們花草的壽命短暫,不大可能修成精怪。可為什麼蘭花和妳,還有這裡的許多花草,都能夠修練成精呢?」

 

盈清不解。

 

 

 

「那都是因為妳啊!」

 

朝顏笑道。

 

「我們之中第一個修鍊成精的就是蘭花了。那是因為妳每天都讀書給他聽,他就有了靈性。然後他每天都讀書給我們聽,讓我們也有了靈性。」

 

盈清愣了一下,她知道文字有力量,卻不知道文字的力量如此之大。

 

 

 

「好了,我不要說了,我把話都說完,蘭花就不知道要跟妳聊什麼了。妳有問題問他。不要再扯我的藤了。」

 

說完,扭了扭腰,朝顏又不見了。

 

 

 

朝顏不見了,玄誠和靈霄卻來了。

 

「玄誠,你好了?」

 

盈清眼睛一亮。修道者都懂些醫術,她知道玄誠的狀況沒那麼快醒。

 

「嗯,把我弄睡的那隻妖,又把我弄醒了。說妳在這裡。」

 

玄誠道。

 

「師姊,那妖道行不淺,咱們得從長計議。」

 

靈霄也道。

 

「我也見著那妖了,長得很像寂遠上仙,不知道他們有什麼關係。」

 

 

 

「不錯。是得從長計議。玄誠,你身體剛好,先不折騰了,這裡交給我,靈霄,妳先帶玄誠回去,等我調查有了眉目,再回純陽與你們會合。」

 

盈清有太多事,想找蘭花問清楚,人多口雜,她索性先支開玄誠二人。

 

 

 

「妳一個人?不行,師姊我告訴你,這次的對手跟以前不一樣,他的修為起碼四千年,那是不亞於仙的等級,只差一個渡刼了,妳一個人打不過他的。」

 

玄誠搖搖頭。

 

盈清道。

 

「若不行,我也不會魯莽行事,會回純陽搬救兵的。」

 

 

 

好不容易勸退了師弟妹們。玄誠靈霄離開後,盈清想起朝顏說蘭花會回來,便待在屋子裡等蘭花回來。

 

一直到晚上,月出東山,蘭花還是沒回來。

 

薛盈夕待在房間裡,看著窗外冰涼似水的月光。雲度山夜晚的沉靜,是她曾經熟悉的。

 

她原來的生命,也該是如此沉靜的,如果,她不跟著莫遠走。

 

離開前,她幾乎每天都去看寒蘭,後來一次也沒去了,寒蘭不知道會不會想念她。

 

她偶爾會想起寒蘭,卻是不常,寒蘭卻把她的屋子守護得那麼好,這讓盈清有些慚愧。

 

寒蘭守護了這幢房子,在某種程度上也守護了,在萬丈紅塵裡受傷前的自己。

 

那段無憂無慮的記憶。

 

 

 

想著想著,盈清趴在窗櫺上,不知不覺睡著了。

 

 

 

半夜的時候,蘭花回來了。見了盈清,確定那個道士是她的朋友後,蘭花趕到山洞裡去,救醒他,再例行巡了雲度山一遍,這是他每天都得做的事,保護雲度山,這是他答應雪松的。

 

他不知道離開的這段期間,盈清經歷了多少事。

 

貪嗔癡慾,喜怒哀樂,一切都會過去的,回來就好。

 

 

 

他看見房間裡正睡著的盈清。她睡得很沉,好像很累的樣子。

 

蘭花伸出雙臂,將盈清抱回床上,守在床沿,看著窗外如水的月光。

 

 

 

當晚,盈清做了一個夢。她夢見莫遠彈著幽獨琴,仍然是那首『空谷有佳人』。她聽得正陶醉時,莫遠抬起頭來,告訴她。

 

「純陽派的盈清,妳意志不堅,心魔纏身,我的修為,不能給妳這樣的修道者!」

 

 

 

盈清醒時,沁出了一身冷汗!她為了莫遠,離開了原來的生活,父母都死了,自己也因為被王巧兒陷害而終身不育,連莫遠自己都棄她而去。

 

為了見莫遠,窮碧落下黃泉,這一腔執著,卻被寂遠親口判了死罪。

 

她不配。

 

她只是他度刼時認識的一介凡人。過了便沒再想起。

 

她從不願承認,從那場無疆道境之後,她的人生有多麼絕望。

 

看清了寂遠的本質,至於後來寂遠的痴纏,對她來說,多餘得就像秋天的扇子,夏天的火爐。

 

 

 

盈清醒來後,便看見床邊的蘭花,那張和莫遠一模一樣的臉。

 

她拿起枕頭,朝蘭花的臉丟了過去!

 

蘭花愣了一下,拿臉去接她的枕頭,砰的一聲,結結實實。

 

 

 

我......我做錯了什麼?

 

蘭花撫著鼻子,一臉無辜。

 

 

 

盈清又冷靜了一下,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不是莫遠,是白天那個雪松樹下,穿紫衣的少年。

 

朝顏說他就是蘭花。

 

 

 

「蘭花?」

 

盈清恍惚著語氣。

 

 

 

「嗯。薛盈夕妳生氣了?不喜歡我布置妳的房子?」

 

 

 

盈清生氣並不是為了蘭花。

 

「沒有。我只是想問,你可不可以換一張臉?」

 

她對蘭花印象很好,對莫遠則是印象極差。蘭花長著一張莫遠的臉,讓她覺得不大舒服。

 

 

 

「妳討厭我的臉嗎?」

 

蘭花道。

 

「我化形的時候,妳恰好帶了那個男人過來彈琴給我聽,妳朝著他一直笑,我以為妳喜歡他的臉,就化形成他了。不好看嗎?」

 

 

 

「不能改嗎?你不是妖嗎?」

 

「可以。但都有時效性,無法長久。化形的模樣會跟著我一輩子。」

 

蘭花不知道她和那個男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只好道。

 

「如果妳不喜歡,那我就變回我的真身。妳開心了我再變回來。」

 

 

 

「嗯,你試試。」

 

剛做完噩夢的盈清覺得這點子不錯。

 

蘭花愣了一下,大家都說他化形化得好看,沒想到盈清那麼嫌棄。

 

盈清一眨眼,蘭花不見了,一株寒蘭從床底下討好地伸出來,看上去不倫不類的。

 

盈清噗哧一笑,還真的恢復真身啊?

 

 

 

蘭花一動也不動,質樸的香氣瀰漫在房間裡,讓盈清的心靈感到安定。

 

這次,她是笑著入夢的。

 

 

 

台長: 陳跡
人氣(1,433) | 回應(2)| 推薦 (1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月夕花朝 |
此分類下一篇:月夕花朝12---和植物比耐性
此分類上一篇:月夕花朝10---追上我

陳跡
老是有痴漢看她睡覺
薛盈夕表示
可以讓我好好睡一覺嗎???
2020-07-14 12:23:28
旅人
巧筆生花
小說情節
抑楊頓挫
2020-07-14 14:57:23
版主回應
謝謝您的稱讚~~~
2020-07-14 19:00:27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