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7-09 00:32:28| 人氣1,269|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月夕花朝10---追上我

推薦 2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盈清帶著靈霄,回到她成長的地方,雲度山。

 

她已經很久沒有回來,自從和莫遠一起離開後。

 

現在的雲度山,氤氳著一股靈氣,讓人感覺十分舒服。這是她過去還在這裡生活時沒有察覺到的。

 

也許是雲度山改變了,也許是當年的自己沒有道行,無法體會。

 

站在入山的山道裡,盈清有些出神。

 

如果當年的她,沒有和莫遠私奔,今日的自己又會是怎麼樣呢?也許和一般隱樵之女一樣,找個條件相當的對象成親,平凡地過一輩子,也就不會有那些滿懷希望後而又絕望的椎心刺骨。

 

而父母,也不會英年早逝。

 

可沒有這一切,也就沒有今天她的戡破紅塵,得證仙道。

 

 

 

「走吧。」

 

盈清收斂起她的回憶,來到此地,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救出師弟玄誠,殺了為禍妖孽。

 

「師姊,您知道玄誠師兄在哪裡嗎?」

 

靈霄道行尚低,不似盈清擁有望氣的能力。

 

 

 

「玄誠離開時背著泰臨劍,金色劍氣正在東邊山麓。咱們朝東邊走,便能找到玄誠。」

 

說完,盈清七星劍出鞘,往東沒有山路,她必須自己開出一條。

 

靈霄跟著盈清走。她發現這座山上的精怪很多,雖然大部分法力還很低微,只有少數可以化形,但這麼多精怪的山很少見。

 

「師姊,這座山上精怪很多,會不會就是祂們傷害那些獵戶?」

 

靈霄五雷符在手,打算若有精怪發起攻擊,一張符便拍過去。

 

「雖是精怪,但他們手中沒有人命,我們若傷害他們,可會損及道行。擒賊先擒王,還是先找出罪魁禍首再來處理。」

 

盈清一面砍著雜草,開出一道山路,一面回答靈霄。

 

「先找到師弟。」

 

 

 

沿路滿布著雜樹和荊棘、野草,這雲度山早就不是她當年的模樣。盈清路開得有些艱難,光是來到金色劍氣處,就花了她半天的時間。

 

玄誠的樣子讓她愣了一下。

 

他和泰臨劍,一起被藤蔓重重地圍困在一片山壁上。雙眼緊閉,看來沒有意識。

 

畫面有些詭異,盈清提高警覺。

 

玄誠有泰臨劍,一般的藤蔓不可能困得住他,這藤蔓肯定有問題。

 

 

 

盈清提起七星劍,飛向山壁,朝藤蔓砍去!

 

被她砍中的藤蔓非但沒有斷,反而像被驚醒一樣,觸手般地朝她和七星劍攀附而來!

 

「靈霄,火剋木,用霹靂符!」

 

盈清握住七星劍的手同七星劍一起被藤蔓纏住了,一時竟無法動彈,靈霄拿出霹靂符,朝藤蔓上一拍,盈清才重獲自由。

 

 

 

「有用。」

 

靈霄一陣亢奮,拿出更多霹靂符,要往玄誠身上的藤蔓拍去!

 

「不行。師弟目前處於昏迷狀態,身體耗弱,霹靂符會傷害到他。」

 

盈清道。

 

「這些藤不是精怪,而是有人在遠處控制它們。看來這座山上,有著我們不能掉以輕心的存在。」

 

 

 

說完,盈清喃喃持咒,她的七星劍可以隨使用者施加不同咒語而改變五行屬性,盈清持的是火屬性的丙丁咒,但見原本劍氣冷冽的七星劍泛起紅光,盈清小心翼翼地避開玄誠,將藤蔓一一斬斷。

 

玄誠這才掉了下來,意識卻仍昏迷。

 

 

 

盈清望聞問切,卻看不出來玄誠為什麼昏迷不醒,他身上並沒有傷。

 

 

 

「師姐,怎麼辦?」

 

靈霄扶著玄誠的身體,憂心道。

 

「玄誠昏迷肯定和這座山上的精怪脫不了干係,對獵戶們的傷害也是,直接找他們的頭頭必能釐清。」

 

「咱們帶著玄誠行動不便。靈霄妳在這裡照應玄誠,我去找這座山的精怪首領。」

 

 

 

「師姐,我們什麼頭緒也沒有,這樣太過危險了!」

 

萬一那首領是什麼可怕的魔頭怎麼辦?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靈霄,若我兩天之內沒回來,妳就帶著玄誠回純陽,找師父想辦法。」

 

將靈霄和玄誠找了個乾爽寬敞的山洞安置了,盈清再度望氣。

 

這座山最強的氣,是一道紫氣,幾乎直沖天際。

 

盈清御劍,朝紫氣的方向飛去!

 

 

 

那個殺了一只鹿妖的道士被解下,蘭花幾乎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但他沒再操控藤蔓纏人,他想著也罷,既然有人來救人,便跟對方說清楚,雲度山上的精怪,不是他們想傷害就能傷害的。

 

他坐在雪松爺爺早已碳化的身軀旁,雪松爺爺去世前,他答應過他要保護這座山,基於這樣的使命感,蘭花的神情變得清冷。

 

想傷害這座山的人類太多了,那些獵戶勸也勸不退,他只能動手。

 

 

 

盈清查覺紫氣來自雪松谷一帶,只是整個雪松谷雲霧繚繞,沒法瞧得清楚底下狀況,盈清便御劍降落,步行朝紫氣前去。

 

這條往雪松谷的路她走過很多次。只是,她已經百年沒有回來,地貌全變了,若不是那股強烈的紫氣,只怕她會迷路。

 

她嗅到一陣熟悉的香氣,質樸中帶著凌厲。

 

想起一件很久都沒有想起來的事。

 

她曾在雪松谷,遇見一株寒蘭。

 

那是寒蘭的氣味。

 

她的生命中曾失去很多人事物,父母、莫遠,唯她孑然一身。

 

難道,寒蘭也還在?

 

 

 

盈清加快了腳步,記憶一一回來。幸好松樹壽命很長,雪松谷裏的樹種變化不大,她終於能憑著記憶,找到那株雪松樹下。

 

盈清有些遲疑。那株高大且姿態優美的雪松變成一條黑黝黝的炭了。

 

會有這樣的變化,大概是天雷造成的。雪松度刼失敗了。

 

想到度刼,就想到總理升仙事務的寂遠。也是祂大筆一勾,就決定了雪松的命運了吧?

 

 

 

想到寂遠,就想到莫遠。想到莫遠,來到雪松樹下的盈清愣住了,久久不能自己。

 

莫遠正坐在雪松樹下,寒蘭的旁邊,還換上了紫衣。

 

祂是那股紫氣的來源。

 

寂遠的仙氣是白色的,就算換了衣裳,氣的顏色也不會改變,眼前冒著紫氣的寂遠,到底是怎麼回事?

 

 

 

蘭花看到了盈清,祂也愣住了。

 

雪松爺爺說過,他們還會再相見。

 

緣分就是這樣華麗枯燥,措手不及!

 

 

 

「薛盈夕?」

 

蘭花站了起來,看著盈清,微笑道。

 

薛盈夕?寂遠不會這樣叫她。

 

「你是莫遠?」

 

盈清的聲音在發抖。莫遠已經死了,可眼前穿著紫衣的莫遠又是誰?

 

 

 

蘭花沒有解答她的疑慮。他瞧見她穿著跟那名道士類似的衣裳,問道。

 

「那名道士,是妳的朋友?」

 

「你到底是不是莫遠?」

 

盈清急切地走向蘭花,握住他的手腕。

 

一陣冰冷。

 

那不是仙,不是人,而是精怪的氣息。

 

盈清茫然。

 

 

 

「我不是他。」

 

蘭花看著盈清握著他的手。

 

 

 

「那麼你是誰?為什麼長得跟他一模一樣?」

 

一名精怪變成莫遠的樣子出現在她面前,盈清沒來由地感到生氣。

 

 

 

雖然是期待已久的重逢,但薛盈夕看起來不是很開心。

 

不要緊,他早就準備好了見面禮,要送給薛盈夕。

 

 

 

「妳想知道嗎?那就追上我!」

 

蘭花玩興忽起,化成一道紫氣,沖天而去!

 

 

 

 

台長: 陳跡
人氣(1,269) | 回應(2)| 推薦 (2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月夕花朝 |
此分類下一篇:月夕花朝11---心若蘭兮終不移
此分類上一篇:月夕花朝9---痴漢寂遠

陳跡
蘭花難道不怕盈清不追祂很糗
不怕
因為只有祂能把玄誠弄醒
突然想到
這情況很像
有些歌手開演唱會時唱到一半會把麥克風遞給台下歌迷
萬一歌迷不領情沒反應就很尷尬
至於蘭花為什麼會長得像莫遠
下集再說
2020-07-09 20:09:59
uni2019
不是來抬槓,
你把mic遞過去,除非一大片粉絲不領情,如真有,歌手也會執生(隨機應變)扮看不到遞給另外千萬隻手上的啦。變魔術的都有看邀請台下互動的,你看過嘛,那就有麻煩如果遇上害羞的,但,台下的偶遇都是內定的僱員~~~還蠻多功課要趕進度的。seeya
2020-07-11 17:34:51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