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2 00:39:10| 人氣443|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漢章金劍30---安慶緒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對天朝來說.幽州城處於北方邊陲.已遠離權力核心.相形於長安.洛陽幾個大城.自是不甚熱鬧.

.自從安祿山上任范陽節度使.這個邊陲軍事重鎮成為他的勢力核心.在他勵精圖治的狀態下.幽州城沒有長安的腐化.卻逐漸繁榮.成為一座向上提升的城市.

---
當然.這都是為了成為他起兵後的政治中心做準備.



袁法天總是來去無蹤.札克楚記得.兩兩說他是個雲遊方士.可能出現在戈壁.也可能出現在長安.

---
和札克楚聊完後.袁法天一人一騎.神秘的白色身影.消失在幽州城郊.



札克楚回到幽州城.已是正午時分.街道兩邊市集.店鋪都已開張.顧客絡繹不絕.由於幽州是大唐與突厥接壤的邊陲城市.店鋪裡陳設許多充滿異族風情的商品.如冬不拉琴.箜篌.羌笛.甚至大食彎刀......讓札克楚有回到樓蘭城的錯覺.不同的是.幽州城氣候涼爽.甚至有些寒冷.風沙.也不如樓蘭城大.



得先打聽.徐家如何去.......”

札克楚環顧四方.想找個武器攤.他想.賣武器的商人.應該能提供他徐家的資訊.

來來往往的幽州城居民.尤其是女人.因札克楚褐髮藍瞳.身形高大.輪廓深邃.與眾不同的樣貌.禁不住以目光投向他.

這樣的目光.札克楚早已習慣.偶爾他會向看著他的女孩笑笑.惹得女孩們別過目光.臉紅到頸根去.

---
札克楚覺得這樣很有趣.



從一名武器販子身上.問到了徐家.正位於幽州城北郊.正想往北去.街道前方.突然傳來一陣陣驚呼!

---
有男有女.人數頗眾.事情應該不小!

札克楚往前行去.想看看.是否有需要他幫忙的地方.


正自前行.混亂的人群裡.突然一名老者衣衫破爛.滿身塵土.跌到了札克楚身上!

.......救命.....踩死人了........”

老人神智有些不清.抓住札克楚雙臂.斷斷續續喊著.


老伯.怎麼回事???”

札克楚扶住老丈.忙問.


老人尚未回答.但見人群主動朝兩側慌張走避.有些人不慎跌倒.甚至人踩人.札克楚扶住老者.也差點被人群衝散!


怎麼回事???”

札克楚抬起頭.朝人群望去.但見一名三十來歲的紫袍劍者.騎乘一匹紅馬.紅馬異常高大.左蹬又踏.似不服背上主人.想把人摔下馬.但紫袍劍者也不是省油的燈.幾次幾乎被摔下.尚能抓緊韁繩.翻身上馬!

---
一人一馬的抗衡中.不少百姓被馬踐傷!



那人肯定搞不定他的馬!”

札克楚看得出來.那馬野性難馴.身形高大.不好駕馭.

衝散人群之後.馬仍亂衝.轉眼間.朝札克楚與老者的方向奔來!



小心!”

札克楚大喊.扶著老者想退.卻沒想到.背後便是高牆.退無可退.

那紫袍劍客或許無法駕馭.或許不在乎.總之.大紅馬毫無退意.轉眼便要踹上老者的背!

情勢緊急.札克楚推開老者.馬的前腳就要當胸踢來!札克楚從懷裡掏出銀劍.以他對馬的了解.朝紅馬心臟部位精準刺入!


紅馬一陣哀嘶.方才囂張的氣焰不再.躓踣了幾步.倒地不起!

---
連帶地.將紫袍劍者甩了出去!



烈火!我的烈火!”

紫袍劍者難以置信瞪大眼睛.朝方才摔了他好多次的紅馬屍身奔去!

---
紅馬沒了氣息!

烈火........你這該死的東西.你可知道我花了多大心思.才托伊犁商人帶回這匹汗血馬???”

紫袍劍者看著馬屍.怒不可遏.拔劍直指札克楚!



札克楚莫名奇妙.

---
這馬摔你.我救你.幹什麼這麼生氣???



史將軍......史將軍您沒事吧???”

這時.遠遠落在後頭的.紫袍劍者的兩名隨從才趕上.趕緊扶起紫袍劍者史將軍.



札克楚對史將軍的不禮貌沒什好感.轉身去扶老丈.

老伯.您沒事吧.”


老人沒回答.只是驚慌地看看史將軍.又看看札克楚.連滾帶爬地落荒而逃!

---
得罪史將軍.還能有命嗎???


你這刁民.本將軍同你說話.聽不見麼???”

史將軍失了愛馬.心中又急又痛.札克楚又不當他一回事.箭步搶上.揪住札克楚衣領!

---
好大的手勁!札克楚有快要窒息的感覺!


你的馬.......踐傷了人........”

札克楚看著史將軍.因快要窒息而雙眼發紅!

我不這樣做.......你也會被.....摔死.......”


被摔死???我史思明被一匹馬摔死???”

紫袍將軍史思明不可置信地看著札克楚.冷哼一聲.

---
這個沒見識的拂菻小子.我力敵千軍的史思明.會被馬摔死???


.......放開我........”

札克楚受不了了.用力扳開史思明手掌.咳了幾聲.重獲自由!


輪到史思明一愣.在這世上.能抵擋他力氣的.除了上司.范陽節度使安祿山.這小子怎麼能.......


亮兵器吧.我要為烈火報仇!”

史思明晃了晃手中明亮異常的長劍.

---
對武將來說.兵器和馬.就是他的命.


札克楚不懂.人要為馬報仇.太不可思議了!

有更重要的事.札克楚要走.史思明長劍橫過.札克楚舉起沾了馬血的短劍一擋!


鏘的一聲.兩柄劍一齊彈開!史思明劍長.發出低沉的嗡嗡聲響!


---
竟然沒斷!札克楚和史思明看著彼此的兵器.心理狐疑.

---
自己的劍.原是削鐵如泥!



好ㄚ.看來.棋逢敵手了!”

史思明一陣冷笑.劍花一挽.再度使勁.朝札克楚攻去!

這下.札克楚知道不能大意.舉起短劍.犯險欺近史思明身側!

---
他的兵器不如史思明長.只能使險招!


而史思明不斷躍開.他知道與札克楚距離越遠.他的長劍越吃香.札克楚離自己越近.他的長劍越難迴轉!

一方寸寸逼近.一方以退為進.兩者相鬥.清脆的金屬交擊不絕於耳.一時之間.竟難分高下!


史思明的兩名侍衛.見主子討不到便宜.順手在地上拾了塊石頭.抓準時間.朝札克楚膝窩一擊!

札克楚吃痛.腳下一緩.史思明長劍遞上.架住札克楚的頸子!


你們天朝人.都這麼卑鄙!”

札克楚心中一怒.看了看暗算他的侍衛.又瞪著史思明!


誰叫你們插手的!”

史思明也怒了.這下他雖然贏.但大街上成千上百的百姓.都見證了史將軍是施了暗算才贏.臉面往哪擱???

---
雖然如此.史思明仍不捨把劍放下.他知道再打下去.自己也不見得打得過這拂菻傢伙.索性順水推舟.


”.......
......史將軍.安大人說.您怎麼牽一匹馬牽這麼久.他已經等不及.....要看烈火了......”

侍衛見史思明發火.顫著聲音傳話.


.....看什麼看???烈火都死了!”

史思明將視線投向札克楚.一肚子火.

---
那匹名喚烈火的馬.體力甚佳.反應敏捷.能日行千里.卻性烈難馴.原本.他已將烈火馴服.想在今天獻給安祿山邀功.

---
誰知烈火出廄之際.又故態復萌.發了顛.朝街道上衝.

---
接著.就是札克楚殺了牠.這下.史思明沒馬可現.安祿山沒馬可瞧了!


死小子.殺了你.給烈火填命!”

史思明在氣頭上.長劍朝札克楚喉頭.又遞近了一吋!



史思明.這就是你說的馬???”

千鈞一髮之際.有人叫了史思明.

---
這讓史思明住了手.



眾人朝聲音的來向望去.一群衛兵簇擁著.騎在黑色驃馬上.一身錦袍.身形高大.四十來歲.和札克楚一般.有藍色瞳仁的威猛武將.

---
不正是安祿山???


札克楚周身一陣急凍!


安祿山看著倒臥在血泊中的馬.

---
安祿山愛馬.眾所皆知.史思明將這匹烈火吹捧上了天.安祿山等不及想看.

---
在節度使府苦候不至.安祿山便親臨史思明府邸.聽下人說.馬衝向了市街.便直接朝幽州市街來!

---
沒看見日行千里.只看見再也燒不起來的一團火!


史思明一陣慚愧.札克楚見史思明分神.短劍頂開他的長劍.正待逃走.史思明不饒他.追了上去.兩人再度交鋒.打成一團!


---
札克楚的劍頂開史思明的劍.這讓安祿山注意到了!

---
他的手下全配徐家劍.這小子的短劍.難道也來自徐家???

安祿山並不阻止.看著史思明和札克楚一較短長.


在凝神觀察的過程中.安祿山發現.這小子竟和自己一樣.有一雙藍色眼珠!

從小便是孤兒的安祿山.只從他人口中知道.自己母親.是突厥巫師.

---
突厥人.沒有藍眼珠.

---
所以.安祿山曾懷疑.自己的父親.是否來自拂菻.甚至.更西方的高盧.

---
無從驗證.


拂菻人不止有雙水一樣的藍色眼珠.他們的皮膚是白的.頭髮像黃金一樣耀眼.

---
然而這小子和自己一樣.除了眼珠水藍.卻是褐髮黃膚.

---
所以.這小子.也是雜胡???

安祿山從小被人罵雜胡.這樣的屈辱熊熊燃燒.燒成他一腔野心之火!


半個時辰過去了.史思明仍無法取勝!

---
史思明可是安祿山最倚重的大將之一.十幾年南征北討.這初出茅廬的小子.竟能與之平手!


住手!”

安祿山大喝!


史思明沒住手.他已經殺紅了眼!

札克楚沒住手.他沒必要聽這殺人魔王的話!


安祿山拔出腰間長刀.嗖的一聲.朝兩人射去!

---
.直挺挺地插入石版地.也分開了兩人!


安祿山天生神力.劍讓長刀掃過.史思明和札克楚兩人分退兩旁.虎口生疼!


史思明.好馬就像良將難得.回頭葬了牠!”

安祿山一聲令下.史思明應了諾.扶住虎口.只盯住札克楚.


札克楚看著安祿山.紅了眼.

---
要殺的人就在眼前.

札克楚握緊銀劍.明知道他身上有入膝之甲.可這樣面對面的機會是如此難得.札克楚陷入矛盾.


安祿山還道札克楚一臉恨怒.是氣史思明.挺坐馬上.問道.

披著鹿皮的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札克楚靜了一會.他一點也不想回答.

---
李徹和郭定的死狀.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


---
安祿山有千軍萬馬.即使你有漢章金劍.要如何接近他呢???

袁法天的問題.浮上札克楚腦海.

---
安祿山就在眼前.

---
如果.拿到徐家金劍的同時.安祿山也能在眼前.豈不省事???


札克楚.”

札克楚回答.一雙藍眼珠仍瞅著安祿山.


札克楚???大食話的藍眼珠???”

安祿山精通多國語言.包括大食話.他正是以通譯本領.在邊關崛起的武將!

這哪算名字呢???不過是個形容罷了!”

安祿山大笑.


札克楚很生氣.卻不發作.

---
這魔頭.竟取笑父親給他的名字!


札克楚.你知道我是誰麼???”

札克楚竟對自己.這權傾一方的節度使不假辭色.安祿山想.也許他初來乍到.所以不認識自己.



范陽節度使.安祿山.”

札克楚直接報上了他的官職和名諱.



大膽!竟敢直呼安大人名諱!”

逮到機會.史思明長劍.又要往札克楚身上送!


沒關係.我們胡人.認為叫名字親切.沒那些顧忌.”

安祿山手一揚.制止史思明.


你既然知道我誰.也該知道.我隨時可以殺死你.你不怕嗎???”

安祿山又問.


你們這些天朝人萬分奸險.用卑鄙手段殺死我.你們也不光采!”

札克楚看看史思明.又看看安祿山.直覺真是一丘之貉!


聽見札克楚的話.安祿山哈哈大笑.

---
這年頭.還有這麼單純的人.


世局太亂了.不奸險.怎麼活下去???”

安祿山回答.


---
世局亂.都是因為你這種人!

札克楚在心裡罵道.


不過.我欣賞你的誠實.札克楚.你願意跟著我麼???”

安祿山乾脆地問.

安大人.......”

史思明睜大眼睛.他還想.等安祿山走了.他再想辦法幹掉札克楚.

這人來歷不明.太過冒險!”


我軍正是用人之際.史思明.你不是自負武藝高強麼???札克楚和你平手.你都能當將軍.我收札克楚當侍衛.也不至辱沒了你!”

安祿山暗示史思明閉嘴.

札克楚.你怎麼說???”


札克楚沒回答.

---
他怎麼能.替殺人魔王做事???

---
可是.如果答應.他每天.都能見到安祿山.一定能找到破綻殺死他!

---
很大的誘因.


札克楚.你別擔心.若你答應.就留下來.若不答應.你可以馬上走.我保證.史思明不會為難你.”

安祿山懷柔道.

史思明一肚子悶氣.握緊長劍劍柄.緊得燙手.



---
這麼朝夕相處.也許.用不著漢章金劍.我也能殺死安祿山.

札克楚抬起頭.仇恨佔滿他的理智.

”..........
.我答應你........”



是麼???”

安祿山微笑.


還不叩謝安大人!”

侍衛中.有人對札克楚的無禮看不下去.既然願意當安祿山的手下.君臣之禮豈可不守???


札克楚咬緊牙關.

面對安祿山.他實在彎不下他的腰.


大人.這小子連行禮都不願意.不會忠於您的!”

史思明趁隙叫道!


安祿山沒說話.他也認為.札克楚既答應了.當然要學著.向他低頭.


札克楚冷汗直冒.

---
不行.為了殺他.這點屈辱.我必須忍下.


一拱手.一彎腰.札克楚朝安祿山作揖.

”.......
......參見安大人.......”

---
心裡卻道.等到那天.得多捅幾刀.以洩心頭之恨!


平身吧.”

安祿山看來龍心大悅.

札克楚.我們的眼珠.都是藍色的.”

---
在天朝.藍眼珠的人太少了.正是這點.讓安祿山對札克楚倍覺親切.



.”

札克楚也觀察了安祿山不算短的時間.這點.他知道.



我們也許.有同樣的祖先.”

安祿山道.

札克楚不算名字.我給你個漢名.和我一樣.姓安.平安的意思.”


---
還要改我的名字......

札克楚火又起.

---
不過.這也表示.安祿山喜歡他.


我的獨子和你差不多歲數.叫慶延.而你.......就叫你慶緒吧.....緒是線索.你為我帶來.勝利的線索......”

安祿山笑道.

---
雖然沒了好馬.但眼前收了位安慶緒.也可抵上好馬了!


---
安慶緒......

札克楚在心裡默唸一遍.

---
我是你勝利的線索麼???

---
安祿山.你將因此而後悔
..............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陳跡
人氣(443) | 回應(5)|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漢章金劍 |
此分類下一篇:漢章金劍31---蘿月春
此分類上一篇:漢章金劍29---入膝之甲

Camille
我認為這部小說的主軸,很明確
有時候,化繁為簡,也是一種功力
譬如說,整部只講一個重點,但是用很多東西慢慢堆疊
比一部小說裡面塞很多梯子,最後讀者抓不到星星好
像時間之城,主戲是男女主角的自卑感
姊用很多戲去講這個自卑,就容易產生一種深化作用
如果融入太多旁支,看完會容易四不像,變成大鍋炒
要有預設讀者群,想吃法國菜,不可能端漢堡薯條(誇飾)
當然,也有什麼都吃的人,XD
2021-02-09 18:00:01
uni2019
故事會著墨李豬兒這人嗎?
2021-04-17 23:12:56
版主回應
沒有
2021-04-17 23:29:04
uni2019
想必那高力士也沒份了。兩大憾事~~
2021-04-18 06:18:14
版主回應
有一部小說男主是高力士的女主是梅妃江采蘋 你應該會喜歡 搜尋關鍵詞「高力士、江采蘋」就可以了
2021-04-18 07:46:47
uni2019
哇!一定一定!

你最近除了去墾丁都宅在自家版寫稿對吧?我隨便問問而已。
2021-04-18 08:42:09
版主回應
因為小孩子要月考還要登台表演
所以最近進度有慢下來
沒空去墾丁了

有一些大陸的網路寫手
寫男主是太監或和尚的
我真心接受不能
寫得再震古鑠今的好
我還是接受不能
2021-04-18 09:29:35
uni2019
登台表演?哪一位!公子還是千金,吹圓號的那個?

有些版站還是暫時別去走動~~為妥。你忙去吧~~

高力士本來就是閹黨的,當時的外科手術還沒有發達到可以廢物再用的地步吧。
2021-04-18 11:03:0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