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0 16:57:47| 人氣9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漢章金劍29---入膝之甲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札克楚翻進節度使府後院的某一處角落.正落在一片薄薄的草坪上.

一支巡邏隊方才走過.札克楚一抬眼.還能見著最後一名士兵的背影.

---
擦身而過竟沒發現.連長生天都幫我.


從草地上很快翻身而起.札克楚壓低身子.幸好今夜有微弱的月光.即使沒有火炬.也能看清深深院落的廊道.

---
節度使府很大.廂房很多.要找到安祿山居住的廂房.談何容易???


---
不管.一間一間找.今晚找不著.明天再來.

憑這股傻勁.札克楚不知不覺完成了許多事.

---
長生天.始終站在他這邊.


貼著牆潛伏向前.節度使府守衛森嚴.即使在這麼深的三更夜.巡狩侍衛仍往來不絕.

---
幸好.他們並不貼牆走.

安然前行了一段.突然.在前方涼亭背面.傳來一陣悉悉窣窣的聲響.像是風吹動草木葉片摩擦的聲音.

---
更像是低沈的人語.

---
若不是沿著牆沒有火光人跡.一片寧靜.這麼細碎的聲音.札克楚也決計聽不出來.


涼亭側邊有個小水塘.岸上有座假山.札克楚潛至假山後.想把聲音聽得清楚些.


怎麼樣.潛進來後呢???”

果然是人聲.說的.還是漢語.札克楚漢語不好.加上聲音微弱.札克楚分外凝神.


根據混進膳房工作半年的老高.向門房打聽.安祿山的廂房.在東廂後進.最裡一間.”

這麼後面???那麼.這段距離很長.咱們都得小心.只是.老高的消息不會有錯吧???”

安祿山家人的口風都很緊.老高放下手邊工作.進了府半年.也才得到門房信任.錯不了!”


對話完畢.窸窣聲再度離札克楚遠去.

---
這次不是說話.是離去時.摩擦草木的聲音.


安祿山罪大惡極.想殺他的.不只我一人.......”

札克楚心裡暗道.

---
而且.得來全不費功夫.連安祿山的居處.都有人代他打探.

於是.兩名殺手留下的窸窣聲.札克楚循聲而去.


途中經過的巡邏隊伍不下十支.兩名殺手似乎訓練有素.他們停.札克楚跟著停.他們走.札克楚跟著走.一路竟有驚無險地沒被發現.

---
殺手們專心凝神.忽略後頭還跟了個來路不明的傢伙.


在黑暗中潛行了半個時辰.終於來到東廂後進最裡層.


先瞧瞧.”

其中一名殺手以口唾沾濕手指.在紙窗上戳出一個小孔.觀察房內動靜.

黑暗中.床上隱約有個高大壯碩的人型.



定是目標無疑.”

殺手觀察後告訴同伴.

---
當然.還有第三位伙伴.一旁稍遠處的札克楚也聽見了.


另一名殺手拿出一支竹管.透過窗上新戳出的孔.朝內放煙.


時間差不多.人該昏了.”

殺手們相視點頭.一人以刀深入窗縫.切開栓子.緩緩打開窗.盡量不弄出聲響.先後躍入!



---
該搶兩位大哥的功嗎???人家總是先來.

札克楚不好意思.伏在窗外.注視窗內動靜.打算等兩位大哥有所困難時.再出面協助.


兩名殺手躍入後.提著大刀.走向床榻.一人往頸.一人刺胸.朝床上一揮.均是要害!


床上的人果真是安祿山.但安祿山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百戰沙場.武藝高強.加上野心勃勃.想殺他的人大有人在.如何對付刺客.他已是識途老馬.

---
也因此.敢一人安然高臥!


冷不防安祿山伸手.彈開其中一名殺手的刀.突然躍起.從被窩中提出一口預藏的朴刀.朝兩名殺手揮去!

---
殺手沒料到安祿山並未中迷煙.一時慌了手腳.連退幾步.躲去安祿山攻勢!


意外麼???每夜睡前.我的床榻.都用九節菖蒲燻過解毒.迷煙這種雕蟲小技.迷得倒本將軍???”

安祿山反守為攻!


兩名殺手不愧職業級.馬上恢復冷靜.銀鋒一轉.左右朝安祿山包抄而來!


廂房內刀光霍霍.三人戰成一團!

---
安祿山果真身手不凡.看呆了札克楚!

---
就算自己上陣.也未必有勝算!

---
兩名殺手訓練有素.安祿山一時也佔不了便宜.雙方力敵!


僵持的局勢.約莫一刻鐘獲得解決!

一名殺手的刀朝安祿山頭部砍去!為了閃避.安祿山後仰.卻造成胸前門戶大開!

另一名殺手趁隙.大刀朝安祿山胸前砍去!

---
看殺手力道.這下.安祿山恐怕心臟都要血淋淋地跳出來了!


札克楚錯估這一著.大刀揮過.安祿山胸前非但不曾皮開肉綻.連滴血都沒流!

讓刀削破的上衣縫隙.露出一片紅色棘狀物.怵目驚心!


什麼???那是什麼???”

揮刀的殺手看呆了.原以為會得手.卻因為那片紅色棘狀物.安祿山非但毫髮未傷.殺手的刀還缺了個口!


札克楚也看呆了.他的腦海中.閃過袁法天說過的四個字.關鍵的四個字!

---
入膝之甲!


安祿山冷笑.趁殺手難以置信因而恍神之際.朴刀一揮.砍下殺手頭顱!

---
滾燙的鮮血.濺出窗子.落了幾滴.在札克楚冰冷的臉上!


另名殺手見大勢不妙.正想逃走.背後讓讓安祿山.由左肩砍向右腰.斷成兩截!

---
安祿山的神力.朴刀的鋒利.......


札克楚吞了口口水.慢慢縮回身子.躲在窗下.屏住氣息.連呼吸聲都不敢發出.

---
兩位殺手大哥的死法.讓他開了眼界.

---
如果不是兩位大哥.今晚這麼橫死的.就該是他札克楚了!


---
安祿山有入膝之甲.你殺不死他的!

札克楚想起袁法天的話.

---
毒也毒不倒.砍也砍不死.該怎麼辦???

---
袁大哥知道安祿山有入膝之甲.他會不會也知道.該怎麼破入膝之甲???


札克楚伏在窗下.一面聽見侍衛們入內收拾的一片混亂.一面試圖釐清頭緒.

---
看來.要殺安祿山.得從長計議才是.


待一切恢復平靜.也已經四更天了.趁天還沒亮.札克楚記得來路.在黑暗裡沿著牆邊.潛伏而去.



次日夜晚.札克楚離開幽州城.在城外郊道上.放起了袁法天交給他的硝火.

---
火樹一般的硝火.竟夜看來.格外像長生天不慎滴落的血痕.


札克楚生起火.就地等著袁法天.

---
他說過.只要我一放硝火.他就會出現.

---
這是真的嗎???我在幽州.而他.也許還在西域.相隔萬里.札克楚實在不敢.抱太大的期望.



半個時辰後.靜夜郊道上.響起一陣馬蹄.白衣白馬.遠遠地.乘風而來的飄逸身影.

---
不正是袁法天???

---
他是神麼???怎麼一放硝火.他就能出現???



許久不見.藍眼珠老弟.”

袁法天笑得平和.

這次.怎麼不見兩兩老弟???”

袁法天牽著白馬.走向札克楚的火堆.



我見過安祿山了.”

札克楚岔開話題.

---
現在.他是沒心思想兩兩在哪了.


.你的銀劍.殺了他麼???”

袁法天撣了撣身上的灰塵.與札克楚隔著火堆.對面而坐.


沒有.......你說的入膝之甲.是紅色.上頭長滿刺的甲冑嗎???”

札克楚直接問.


見到入膝之甲了???可見.你去刺殺安祿山了......還能活著脫身.真是奇蹟.”

袁法天笑笑.覺得札克楚這傢伙真是命大.

---
也許.他真是昂宿.


---
那是因為.有兩位殺手大哥.成了替死鬼.


袁大哥.我信了你的話.......你說過.我的銀劍.也無法破入膝之甲.......請你告訴我.怎麼樣.才能破入膝之甲???”

札克楚急切地問.


袁法天早料到.札克楚第二次找他.必然是為了這個問題.

你還是想殺安祿山???”

袁法天問.

---
這傢伙.見識入膝之甲的威力.還能不屈不撓???


這原本就是我的想法.你也說過.安祿山會引起戰爭.造成無數人的傷亡.我不能放棄!”

札克楚斬釘截鐵.火光映著他稜線分明的臉.還有臉上的汗珠.


好吧.那麼.我就告訴你.......你知道.入膝之甲的由來麼???”

袁法天輕輕翻動火堆.細細的火花四散.



不知道.”

想當然耳.札克楚不會知道.



入膝.原本是伊水河裡的一隻妖怪.長久在伊水裡作亂.吞食了不少人.”

在五百多年前.那時的天朝皇帝姓劉.國號叫東漢.東漢在章帝即位的時候.入膝為禍最烈.伊水附近的百姓苦不堪言.希望身為天子的皇帝.替他們想想辦法.”

漢章帝找了許多善水的勇士躍入伊水.個個有去無回.找巫師.道士來降妖伏魔.都無法去除入膝為亂.”

最後.漢章帝找人鑄了一口寶劍.希望藉助寶劍的殺氣.能克制入膝的妖氣.寶劍完成後.沉入伊水.伊水從此風平浪靜.”

七天後.入膝的屍身浮上水面.漢章帝命人將入膝的皮剝下.製成甲冑.藏在宮中.那甲冑刀槍不入.除非伊水裡的寶劍再世.否則入膝之甲.算是無敵了.”



伊水在哪???”

專心聽了半天的札克楚問.

在豫州.你幹什麼???”

袁法天問.


我去撈.把寶劍撈出來.”

札克楚道.

”.......
伊水何其大???怎麼撈???何況.過五百年.劍身也早被河水腐蝕得脆了......”

袁法天笑著搖搖頭.



不然呢???真的沒辦法???”

札克楚問得不甘心.


再鑄一柄漢章金劍不就得了???”

袁法天回答.


再鑄一柄???那麼.我去找鐵匠.”


一般鐵匠.鑄不出漢章金劍.”

袁法天阻止札克楚.


誰鑄得出???我去找他.”

似乎沒什麼困境擋得住札克楚.


是不是有其他人鑄得出.我不知道.但當年鑄出漢章金劍的.是徐賁.他的子孫至今還在.也許會知道如何鑄造.”


徐賁的子孫在哪???”

札克楚問.袁法天的答案再困難.似乎都擋不住他.


幽州徐家.”

袁法天望了望幽州城的方向.

你的劍.就是他們打的.”


我的劍........”

札克楚拿出貼身收藏的銀劍.

---
如果是打出這銀劍的人.那札克楚相信.他們也許有能力.鑄出可以刺穿入膝之甲的寶劍.


要破入膝之甲.不只鋒利.還得克制住甲冑上的妖氣.甲冑才能被刺穿.”

袁法天繼續道.

所以.一般的刀劍不行.必須要有劍氣.強烈到足以克制入膝妖氣的劍氣!”


我的銀劍有劍氣嗎???”

札克楚晃了晃銀劍..


沒有.鑄這柄短劍的人.並未將己身精氣灌入劍中.這劍雖鋒利.對徐家來說.卻是普通不過的作品.”

袁法天搖搖頭.


好吧.我會去找徐家的.”

札克楚點點頭.

---
他又想起樓蘭城裡.那個贈劍的小女孩.



就算你擁有可破入膝之甲的神劍.但雙拳難敵四手.你要如何穿越安祿山的千軍萬馬.接近安祿山???”

袁法天提出另一個問題.


”........
我會想辦法.”

札克楚目前沒有頭緒.他想.先找徐家.拿到金劍再說.

---
他目前還在煩另一個問題.徐家.會願意為他鑄劍麼???

台長: 陳跡
人氣(98) | 回應(1)| 推薦 (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漢章金劍 |
此分類下一篇:漢章金劍30---安慶緒
此分類上一篇:漢章金劍28---笑著離去

uni2019
希望故事不是朝自己所想的方面發展吧。
2021-04-14 06:35:2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