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3 00:16:36| 人氣442| 回應6 | 上一篇 | 下一篇

漢章金劍5---帶我去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六年後。

南疆庫車縣,安西節度使李徹府邸。

昌王李徹,為天朝當今聖上,玄宗李隆基之族弟,由於玄宗晚年,邊境不平,尤其大將高仙芝與大食在怛羅斯作戰失利後,原本臣服天朝的四夷漸漸蠢動,為了安定邊境,才派值得信任的宗室出任節度使。

否則,這般邊遠之地,皇室族人說什麼也不願來的。

月光映照著遠處沙丘,庫車城外一片靜謐肅殺。


府邸仍挑燈,李徹夤夜,忙著檢視一年來堆積如山的稅收帳本。

「還是一樣。」

 
李徹抿緊雙唇,蹙起眉頭。

「絲綢交易未見冷卻,國家的絲稅收益卻日漸下滑,難道對這些走私的不法商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啟稟王爺,這些狡獪商人往往從樓蘭走私,可樓蘭為主權獨立之國家,近來漸不受我大唐控制。樓蘭王對這些私運絲綢的不法商人睜一眼閉一眼,前任節度使就曾代表大唐要求樓蘭王嚴懲這些不納稅,以低價獲取暴利的奸商,樓蘭王只是推稱會盡力而為,卻不見改善,對我大唐邊關稅收影響甚鉅。」

 
恭立一旁的高瘦中年人,佐吏陳祥回答。

「他們當然推託,默許不法商人進入樓蘭,樓蘭這個轉運站的商業活動只會更加活絡!

李徹怒而拍桌。


這個動作,也反映出大唐對藩屬國離心的無力。

「不能再這樣下去!絲稅的收入對大唐來說非常重要。」

「王爺,要不要乾脆發兵圍城,給樓蘭王壓力?若樓蘭王不聽從,索性拿下它,設縣治理!

陳祥獻計道。

「如果能這樣當然好......只是發兵,必須要皇上批准,而皇上在楊國忠那老賊的蒙蔽下,當真以為天下太平,所有發兵文檄都會被壓制下來,奏章根本送不到皇上眼前!

李徹仍自忿忿不平。


「看來.....本王.......本王得親自回長安一趟!

說著,離開座位,就要望外走去!

「王爺.....王爺.....就算要出兵,也得從長計議。王爺一走,安西地區也得有人留守才行.......何況,如果楊大人不讓王爺見皇上,王爺又當如何呢?

陳祥拉住李徹衣袂。

「王爺.....陳大人,末將認為,用武力,是最後的方法。如非必需,還是得和四邦維護邦誼。」

一旁擔任安西校尉的年輕武將郭定道。

「郭定,這麼說,你有法子嗎?

李徹問。

「食君之祿,擔君之憂。這個問題,末將思考許久,並藉巡邏之便,多次前往樓蘭城附近查探......末將想,既然樓蘭城,是個法治不伸的國家,咱們或許,可以捨棄官方做法,試試用檯面下的方法來解決,這樣,也不至於,和樓蘭王正面槓上。」

「郭校尉聽來,已經找到方法?

陳祥問。

「官方無法信賴,試試和地方勢力合作。」

郭定進一步說明。

「聽起來,你已經找到適合的對象?

李徹問。

「和其他商業城市一樣,樓蘭城裡有許多非法移民,但特別的是,樓蘭城的非法移民相當有組織,當地居民對非法移民並不排斥,甚至相當倚重,在官府無法主持正義時,他們依賴這群非法移民,執行地下正義。」

郭定仔細說明。

「這群非法移民平時並不侵擾百姓,安分守己,憑自己的能力謀生。但他們有組織,有勢力,樓蘭城裡即使是官兵對他們,也有著不相侵擾的默契。」

「然後呢?

李徹覺得郭定的提議很有意思,耐著性子聽。

「讓他們教訓走私販子,這樣,王爺根本不必親自出手,這些販子過不了樓蘭,就去不了西方,只能乖乖繳稅,索取合法符証。」

畢竟是武人,郭定的建議很大膽。

「他們會答應嗎?如果這麼做,惹怒了樓蘭王,出兵掃蕩,對他們來說可沒好處。」

李徹提出質疑。

「樓蘭王如果想動他們,早就動了,正是因為動不了他們。」

郭定道。

「這群非法移民人數很多,卻不侵犯百姓,反而在百姓有困難處多所助益。他們的勢力不只自己本身,更有受過他們恩澤的許多百姓作後盾,樓蘭王想剷除他們,冒的風險不小,有必要為幾個走私販子,得罪地方勢力麼?

「有理。郭定,你來安排,我要見見,能做主的人。」

李徹毅然下令。

五天後,微服的李徹與郭定,帶著通譯,走在樓蘭城繁榮的市街上。

在樓蘭城街上,很少看見難民或流浪孩子,李徹在西域的經歷頗豐,知道對一夕爆發的商業城市來說,這是很特出的現象。

「那些人,全加入了那個,叫藍眼珠的組織。他們的頭頭,幫助他們得到工作,吃飽穿暖,在這六年間,涵蓋了樓蘭幾乎三分之二的流浪勢力。」

郭定對李徹說明著。

「是麼?要讓那麼多人吃飽穿暖,非常不簡單........如果是容易的事,中原也不會有丐幫存在了..........

李徹點點頭,倒要會會這個藍眼珠首領,是何等豪傑人物。

郭定領著李徹,來到一家,生意鼎盛的酒樓前。

「就約在此處?

李徹望了望酒樓門面,店名懷安,是漢人開的酒樓。

「不是......那人......就住在此處......

郭定說完,李徹跨過門檻,走進酒樓。


一進酒樓,但見一名高壯中年人,身著錦衣,容色光煥,瞧其氣勢,定是老闆無疑。

「咦,這位貴客,打天朝來的吧?

他鄉遇故知,老闆見李徹身著光滑唐式絲綢長袍,氣宇軒昂,知同是天朝人,錦衣老闆備感親切,即使面孔生,也馬上迎前去。


「喔?原來也是漢人,那便好說了......

李徹點點頭,朝郭定道。

「郭定,尋個隱密處,和這位店東懇談一番。」

「隱密處啊......不錯,小店樓上人字號廂房位於邊界,地屬僻靜,最是隱密,三位客官請隨我來。」

老闆熱心地招呼。

「王......老爺......不是他.......

郭定見李徹,似乎把店東認成了藍眼珠首領,忙在李徹耳邊道。

「嗯?

李徹看了郭定一眼。

「對了......札克楚......到酒窖裡,端上那醰陳年女兒紅,我這幾位天朝貴客,讓他們回味回味故鄉佳釀..........

老闆想到什麼似地,朝裡頭吆喝!

「是他!我們要見的人是他!

聽老闆叫喚,郭定指著老闆視線落下的方向!

李徹朝郭定所指的方向看去,卻見一名十五六歲左右的俊美少年,深褐髮色,身形高大,輪廓深邃,穿著與店內其他店伴的短衣無異,但出眾的外貌和氣質,卻怎麼也藏不住。

他扛著一醰酒,走到老闆面前。

近看之下,李徹終於明白,為什麼那個組織,就叫做藍眼珠。

因為,這個異族少年,有一雙深邃卻明亮的碧藍色眼珠。

怎麼可能?這麼年輕,會是樓蘭最大地下組織的首腦?

札克楚察覺李徹的眼神。

他對著李徹,從容地微笑。

「這是小店裡最好的酒了,貴客,請跟我上來吧。」

老闆引著李徹一行人,走上階梯,來到走廊盡處的人字號房。

札克楚扛著酒,跟在他身後。

「札克楚,他們想見你。」

引著李徹等人進房後,老闆笑著,拍拍札克楚的肩。

「都說過,在樓蘭城,你比我這第一大酒樓的老闆出名太多了! 

看老闆的態度,對有客人來找札克楚早就習以為常。

無妨,總之多賺幾個子兒,人字號房變札克楚個人招待所亦無妨。

「他們都是天朝人,是我的同胞,你們好好談吧。」

老闆替眾人關上房門。

「喝吧。」

札克楚坐了下來,給三人和自己斟上了酒,用生硬的漢語道。

「你就是,藍眼珠的首領?

李徹與札克楚對面坐下。

郭定與通譯隨侍在側。

通譯將李徹的漢語,翻成了大食話。

太複雜的漢語,札克楚不懂。

札克楚看了站在一旁的兩人,知道眼前的李徹定然不是一般人物。

「不是,他們只是願意聽我的話。」

雖然這些年來,經過他的手擺平了不少事,札克楚從不認為自己是什麼首領。

有一天,他還是得去天朝,他答應父親的。


「我是天朝安西節度使,李徹,負責南疆事務。」

李徹亮出自己身份,也好接續下面談話。

札克楚頓了會,原本深如清泉的雙眸綻出光芒!

天朝......

「我想請你幫忙一件事,若能答應,條件任你開。」

李徹對這個十五六歲就擁有自己勢力的少年很感興趣。

「天朝來的大官,我能幫上什麼忙呢?

札克楚試探地問。

「阻止絲綢走私,你能答應嗎?

李徹簡短地說。

「為什麼要這樣做?

札克楚問,一面,似乎思考著什麼。

他不是有求必應的人,一切利害關係,以及弟兄們的安危,他必須衡量。

「非法的絲綢走私,嚴重傷害天朝財政收入,身為南疆節度使,食君之祿,這個問題,我不能坐視不理。」

李徹的年齡,該是眼前少年的三倍有餘,地位比起他亦不啻天壤,然而,李徹必須拜託札克楚出手。

「為什麼不和樓蘭王交涉?

札克楚的聲音依舊深沉,他不能輕易答應。

「沒有用,樓蘭王不管。你若能答應,將使事情簡單許多。」

李徹不死心地繼續說服。

「你為天朝做事,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條件任你開,只要能打擊這些奸商。」

札克楚沒回答,他站起身,開始在房間裡踱步。

李徹知道他在思考,耐著性子等候。

「你說的事,我們會去做。」

許久,札克楚回過身,面對李徹。

「什......什麼?

 
李徹沒想到,札克楚這麼輕易就答應,這並不是容易之事。

「我有些弟兄,跟著他們的老闆販賣絲綢,他們的老闆做的,是合法繳稅生意,因為走私猖獗,讓這些合法的生意人虧損甚鉅,我早就想出手。」

札克楚道。

「合法的人虧錢,非法的人賺錢,這並不公平。」

「確是如此。」

眼前少年的話,讓李徹欣喜不已。


郭定的話不錯。所幸樓蘭城裡,仍有這一股地下正義。

「我們會讓走私商人出不了樓蘭城。」

簡單一句話,道盡「藍眼珠」在樓蘭城的影響力。

「除非他們和我弟兄的老闆一樣,取得合法的繳稅符證。」

「果真少年豪傑!郭定,這一趟,咱們不白來!

李徹看著眼前年輕卻又氣勢沉穩的藍眼珠首領。

一語雙關。除了達成目的外,更多的,是對札克楚的欣賞。

「你想要什麼?條件任你開!

李徹豪邁地承諾。

「我們靠自己的雙手,什麼也不缺。」

札克楚委婉拒絕。

「是麼?太可惜了.......

札克楚無所求,反而讓李徹有些失落。

「如果........

在李徹離去前,想到什麼似地,札克楚喚住了他。


「如果,你真想給我什麼,那麼,帶我去天朝吧!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陳跡
人氣(442) | 回應(6)| 推薦 (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漢章金劍 |
此分類下一篇:漢章金劍6---地下正義
此分類上一篇:漢章金劍4---削鐵如泥

uni2019
塞外龍鷹!版主能文能武!夠意思!把接頭的穩隱都寫到骨節眼了!
2021-03-01 18:50:38
版主回應
謝謝你的肯定啦~~~
只是這種文章如果放到大陸論壇上一定會被罵死~~~
唐代沒有樓蘭叫善鄯啦~~~
唐代沒有一個叫李徹的王爺啦~~~
樓蘭城裡沒有流浪組織啦~~~
回紇族沒有偎郎大會啦......之類的.....
所以我現在不寫歷史背景的作品了......
沒空考究~~~
都寫架空~~~
2021-03-01 19:26:49
uni2019
我仔細的看了自己的留言都沒找到半個打算提出讓你放到北京之春哪啊的字啊~~~

文人相輕打有文字記載就有的遊戲,別太在意,別太著緊,又是歌詞~~~

反正唐代你隨便放一個姓李的就有歷史淵源,你就算放異鄉李老闆進去我也會爭著買單的。

對了,索哥寫過賤奴的家書裡有一句我看不懂...
2021-03-02 06:48:54
版主回應
哪句?
2021-03-02 07:33:58
uni2019
有提到朔的那句。我以為你本意是要說索,朔,幾近同音。我還在想是不是我錯過了另一主角的加入...
2021-03-02 11:22:55
版主回應
朔是農曆初一
沒有月亮的夜晚
所以那封信是朔的晚上寫的
2021-03-02 11:51:18
uni2019
這還不夠考究?
2021-03-02 18:46:12
版主回應
大陸那些讀者的嘴跟刀子一樣~~~
才不管我寫對了多少典故~~~
錯一個就被罵到臭頭了~~~
新聞台不穩定~~~
本來我有想把作品放到大陸網站上去~~~
但它一定要我用簡體字~~~
床戲只要脖子以下就被禁~~~
還有那些大砲讀友~~~
我才不想自討沒趣~~~
我寫作是為了寫爽的~~~
2021-03-02 19:19:01
uni2019
OK,看我這比喻可不可以接受。一塊玉石是應該經過幾下刀嵌釜鑿才最終成為良玉吧?

曹營那邊的都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在搏眼球,評頭論足的最厲害的也就最沒墨水!

至於滾床單的限制,可以用語帶雙關的描述?
簡體字,這我也沒徹~~

最後就把陳字改一改,改為「紅跡陳述」,你肯定馬上成為團寵,團單位不夠,方面軍寵吧~~~

當然軍長是您,軍政委就我來暫當。如何?軍長?
2021-03-03 06:46:12
版主回應
我沒有要成爲良玉啦⋯⋯
只是寫爽的而已⋯⋯
所以不想給自己招不愉快⋯⋯
至於床戲我想語帶雙關就語帶雙關⋯⋯
但我想寫露骨ㄧ點的時候也別想我改⋯⋯
所以我需要ㄧ個絕對自由的空間⋯⋯
不讓我照心情創作⋯⋯
我就寫不出來了⋯⋯
所以我這輩子大概不會登陸了⋯⋯
2021-03-03 07:32:56
uni2019
海底五萬哩歷險記?
誰要登陸?
做艦長也不錯!
加大馬力,全速前進,艦長!
2021-03-04 00:18:0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