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9 22:12:45| 人氣695|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十月靈雨21---朧夜

推薦 1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部落格專用相簿



不是死刑,只有三世,澄遠天帝的宣判,還是顧及了往日情誼。縱使可能要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見上智,歸霂明白,這判決是夠輕微了。 

對神仙動輒千歲萬歲的生命而言,人界的三世不過百年,轉瞬即過。

玄蒼的堅持不無道理,天帝也不能置若罔聞。

 

「歸霂,你知道我的苦處……」

十越天宮的書齋裡,澄遠與歸霂的私人聚會。

「臣明白,臣替上智謝過陛下。」

歸霂拱手作揖。

 

「咱們從小一塊長大,上智的脾氣你我都清楚,她雖然一直守著索丘閣,生活單純秉性善良,但她是認死理的。自幼所受的教誨要她救人行善,其餘的她便不管不顧了。」

澄遠道。

「讓她謫凡歷練也好,好教她知道世事並非她想的非黑即白如此單純。」

「不過,以兄弟的身分,朕要提醒你,上智和寒燄相處的時間不短,受了多少魔氣的影響還是未知數,會不會因此生了貪嗔痴欲之心,以致失了本性,你得多加注意。」

 

「陛下設想周到,臣會注意。」

 

「這樣最好,告訴她,抄完道藏天經後,誅仙台會吸去她的福德,墜凡為人。你們就趁這段時間好好相處吧。」

 

從十越天宮出來已經是晚上了,歸霂再度來到索丘閣,上智的房間。

 

「一百年,很快,妳就能再回來。」

「這裡的一切,全都不會改變。我會等妳。」

 

接著將是漫長的離別,歸霂擁著上智,洋溢著清冽茶香的空氣靜謐許久。

 

「什麼時候執行?」

上智低聲問。

「完成道藏天經之後。」

歸霂回答。這是天帝的法外開恩。

 

「你不怪我麼?」

上智抬頭,雙眼含著水霧。

 

「我也有錯。沒能好好陪妳,沒能了解妳心裡的想法。總以為妳在索丘閣裡,能有什麼事呢?」

歸霂軟語道。

「等妳回來,我就辭去相職,跟妳父親一樣,在索丘閣當個夫子。咱們還像從前一樣,讀書,品茗,朝迎晨光,目送晚霞,沉浸文字當中,不覺歲月流逝。」

 

還像從前一樣。真能再像從前一樣嘛?歸霂沒有變,而對於神仙生命來說,歲月也幾乎不變,那麼,自己呢?

千萬年一成不變的歲月,真是她想要的嘛?

她從未思考過這個問題,在遇見寒燄以前。

她以為所有問題,都能在書中找到答案。

該安於這樣的命運,期待歲月靜好?

若是不願意,後果又豈是她能承擔?而無辜的歸霂又何嘗該去承擔?

年少時意氣風發,和澄遠暢談天下大事,雄心壯志的印象還歷歷在目。因為自己,歸霂只能選擇放棄相位。

是鷹,就該翱翔於蒼穹,她不想歸霂因為她,愁困在陰冷狹隘的索丘閣。

 


三天後,當歸霂再度踏入索丘閣,頂層的雅緻閣樓,再不見上智清靈飄逸的身影。

 

找遍整個十越天界,歸霂察覺不到上智的氣息。


上智她,不在十越天界。


難道,她去了魔界?不可能,身為仙,絕不可能在魔界生存。


他以為她的生命,除了他便是書,再沒有其他。


他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失去她。


原來,他從未真正了解她。

 


即使是人界,也有這般,美得像仙境的處所。


上智坐在溪邊的一塊平坦岩石上,看著夾岸的山景,看著夕陽灑金在水面上,微帶涼意的夜風拂過,她衣袂髮絲隨風輕揚。


現在的她,誰也不想見,誰都不用見,包括曾糾葛的歸霂和寒燄,人界數月來的生活,她感到無比滿足,無比幸福。


只是,歸霂對她的氣息太過熟悉,即使人海茫茫,他也終能找到,隱居在此世外桃源的她。

 


「非得這樣躲著我麼?」


當背後響起歸霂熟悉的聲音,上智周身一凜。他的政務繁忙,她不認為他會來尋她。


「妳和他約好了,在人界相聚?」

 


「沒有。」


上智背對歸霂,很快冷靜下來。

 


「沒有?那麼妳身上的魔氣作何解釋?」


冷不防歸霂握住她的上臂,扳過她的身子來!

 


時隔數月,再見歸霂,已失卻了那份位高權重,年少得意的神采飛揚,面容憔悴掩去了他的周身光華,當他看見上智那刻,無法承受的憤怒與震驚,令他退了幾步!

 

霎時,他全明白了,上智身上的魔氣來自何處!


他曾經極力說服自己,必須相信上智,現在,他明白了,上智必須離開他的理由。很多事,再也回不去了!

 


「是他的孩子?」


歸霂將眼神從她隆起的腹部別開,咬牙問。


既然她並未和寒燄重逢,那麼她身上的魔氣只有一個解釋,那肚子裡的魔種。

 


上智默認。

 


「他知道嗎?」


歸霂語氣,比萬年寒冰還要冷。

 


上智搖搖頭。

 


「妳不能生下這個孩子。」


歸霂恨不得馬上殺進魔界,揪出寒燄,千刀萬刮仍不解氣!


「這是神魔之子,沒有前例,我們無法預計他會對妳的身體造成多少傷害!」

 


「不為了任何人,只為他是一條生命,我不會扼殺他。」


上智語氣平靜,卻堅決。


「自己的身體,我很清楚,即使生下他,我也有能力好好撫養他。」

 


「妳有可能入魔,也有可能會死,我不能再縱容妳!」


歸霂劍指誓天,開始持咒。



上智識得,那是噬魂咒!強制吞噬靈魂的咒語!雖是十越天界的仙術,但一旦施展出來,施展者的福德將會減少一半!


以歸霂的修為,即使減少一半福德,也不至於被誅仙台謫落凡間,但始終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

 

上智無法破解噬魂咒,為了護住腹中胎兒,她兵行險招,開始吟誦「寂滅咒」!


那是永生的神靈,想解決自己生命時,所用的極端咒語!


上智以死,來要脅歸霂!

 


「妳…….


歸霂連忙停止持咒,而上智因為寂滅咒的作用,身體一陣虛弱,差點從石台上墜下,歸霂扶住了她。


「妳……我該拿妳怎麼辦才好?」


歸霂聲音顫抖。


在天界,他可以呼風喚雨,可對上智,他的權謀和手段都只是枉然。


「在妳對生命的規劃裡,就從來沒有考慮過我麼?」


位極神臣的他,在她面前顯出他的脆弱。

 


「歸霂……我已經不是過去的上智。這樣的我,只能成為你的累贅。」


上智咬緊下唇,面容蒼白。

 


「妳要離開我?」


那呼之欲出的答案,令歸霂感到絕望。


「妳要生下那個孩子,因為那是妳和他之間的唯一繫聯?」

 


「離開你,離開十越天界,這是我的選擇。我要生下這個孩子,不是因為我或寒燄,而是,他有這個權利,看看這世界。」

 


歸霂凝視著上智,看進上智空靈的眸光深處。突然,他頓悟了一件事。


他是什麼從時候開始,失去上智的?難道是因為寒燄的出現?


不,他想,也許,這三千年來,她從未屬於過他。

 


「好。我尊重妳。」


歸霂澀然一笑。


「妳還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對不起。」


明知道歸霂的理解可以讓她卸除心裡的負擔,但上智卻沒有因此變得輕鬆,另一股無形的沉重,令她痠痛了眼眸。

 


五個月後,歸霂站在河邊,春雪初融,夾岸粉色的梅花,疏影映在水面上,綻放她最後的艷姿。


上智沒有熬過去,沒有如她的承諾般,好好撫養那個孩子。


隨著孩子長大,魔氣侵蝕她的身體,沉疴終於不起。


原來,生下神魔之子,會要了母親的命。

 


他遵守對上智父親的承諾,即使上智拒絕了他,仍舊不離不棄地照顧她。


當上智的魂魄化成一股紫煙,消失在三界之內,陪在她身旁的,除了那哭聲宏亮的孩子,便是歸霂。

 


上智就這麼消失了,除了這孩子,什麼也沒留下。


歸霂呆立在溪邊,從清晨到黃昏,從黃昏到深夜。


這是個無月無星的夜晚。天的臉,朦朧而幽深。

 


「走吧。朧夜,十越天界的孩子。將是你唯一的身分。」


歸霂用難以言說的複雜眼神,看著懷裡的朧夜,將他帶回十越天界。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陳跡
人氣(695) | 回應(4)| 推薦 (1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十月靈雨 |
此分類下一篇:十月靈雨22---新王
此分類上一篇:十月靈雨20---三世

威 威 先 生
嗨 ,, 早 上 好.
2016-12-20 10:05:10
版主回應
你好阿~~~祝福你順心如意.
2016-12-20 10:32:59
威 威 先 生
暑 假 開 心 ,, 健 康 愉 快.
2017-07-20 16:08:45
(悄悄話)
2021-07-21 10:37:29
uni2019
三世而已。真的要謝主隆恩了。三十年呢?
2021-07-21 10:39:1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